鬼谷尸经

第十四章 出发前

姓易的2018-12-08 11:19: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忉,形容忧愁,焦虑。

    如果把那句诗通篇来看,再加上胖叔的观点,翻译过来就应该是

    青灯已经碎了,长生飘渺无踪,死复还阳之后,原来(或者是:我发现)也没那么逍遥,酒肉穿肠依旧心里沉闷不乐,该是欢天喜地的事,却心里有了忧愁。

    听着我的解释,胖叔想了想,点头说:“没错,也有这种可能。”

    “如果他真的长生不老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沉闷的东西在诗里?”我摊了摊手,继续往下说着:“苍天有眼亦有道,命数天定莫徒劳,但行好事不为恶,莫问前程自逍遥,这话就好理解多了。”

    “老天爷有眼,也有所谓的“道”,每个人的命数都是上天注定的,不用徒劳的去改变命数,只要是做了好事不做坏事,那么也就不用担心自己以后的前程,自然逍遥。”胖叔抽了口烟,缓缓吐出烟雾:“你说他写了这些,是想告诉我们这些后人什么?”

    “谁知道呢,教导咱们向善吧。”我耸耸肩,转过身继续整理起了衣服。

    “你说这人到底是谁啊”胖叔苦恼的把烟头掐灭,就跟强迫症患者一样,死活都想把答案给想出来:“娘的留个名字也行啊”

    “做好事不留名,说不准他是雷锋。”我笑道:“就跟在日军密地里救我们的老头儿一样,都是雷锋。”

    “滚球,你给饿滚边儿气(去)。”胖叔的口音又切换了回来,双喉结系统浑然天成。

    “饿就不滚,你咬饿呀~~~”我哈哈大笑着,见胖叔还打算继续往下想,我连忙开解他:“咱们刚才想出来的就是答案,绝逼没跑,你就别想了,反正咱们又不是搞科研的,琢磨那么多没用。”

    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胖叔也是,都觉得这首诗应该这么解释。

    但不久后的一切都告诉我。

    我错了,错的离谱。

    话先回来。

    周雨嘉说是这段时间学校放假,她家里人也大发慈悲,让这丫头出去旅旅游啥的,经过一番思索(我估计也就是三分钟想出来的主意),她决定让我带她去息烽的花海玩几天。

    息烽那地方我从来没去过,连路线都是找人问的,套用句稍微文艺点的话:这他吗就是一场说走就走还有几率迷路但却是美好又和谐的旅行。

    等我跑到客车站买好票回到花圈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明天还需要带啥啊?我去买,你说就行。”我打着电话往花圈店不远处的超市里走着,不停的向周雨嘉询问明天要带的“装备”。

    “没事,该带的我都带了,牙刷毛巾牙膏”周雨嘉在那边嘀嘀咕咕的数着,半响,她补充了句:“你再带点吃的就好。”

    “行,零食是吧?”

    “嗯,就买那个”

    我笑了笑,忍不住打断她:“好多鱼,是吧?”

    周雨嘉在电话那头愣了愣,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

    “经常看见你买这玩意儿吃。”我说着,走进了超市,听着电话那头周雨嘉的笑声,我也不由自主的傻逼呼呼笑了起来。

    挂断电话,进超市买了一大袋子零食,回家。

    一气呵成。

    “嗯,明天早上的车,要早起,要早起。”我心里这么说着,把手机的闹铃调到了凌晨五点整,心满意足的去睡觉。

    发车的时间是八点,为防止迟到我准备五点就起床,由此可见我这人是多守时,这绝对跟我激动难耐恨不得现在就出门无关。

    我不激动,我不兴奋,我不我发现我失眠了,我操。

    这他吗怎么就跟小时候去郊游的前一晚上一样睡不着觉呢。

    我瞪大眼睛,望着埋没在黑暗里的天花板,脑子里就跟过年放炮一样,蹦的我眼冒金星,脑海中不断编(yi)排(yin)着明天的可能发展的剧情想象着可能发生的事情与对话傻呵呵的乐个不停

    原谅我这么没出息,我其实也在费解我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与兴奋难耐,又不是没和女生出去过。

    但是我再怎么数羊数饺子也安抚不了我那颗激(sao)动(dong)澎湃的心。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饿操啊!!!打仗咧?!!!”

    “没见识,这是闹钟。”我一脸死相的呵呵笑着,盯着黑眼圈把手机闹铃关了,起床洗澡,丝毫不在意胖叔想要杀了我的眼神。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洗澡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就是一件事:时间咋就还没有熬过去呢?

    跟周雨嘉约好的时间是七点,现在是五点多,目测还有两个小时左右,就算我再磨叽,这两个小时也是生生的挨着,那种感觉就跟

    就跟有人拿刀生生的刮着我的蛋一样

    正当我感觉度秒如年的时候,我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拿起一看,是条周雨嘉发来的短信。

    “易哥你睡醒了吗”

    我没多想就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响了两声后,那边接通了。

    “哎哟丫头你睡醒了啊?咋不多睡会儿呢?”我一边搓着澡一边以一种极度风骚透顶的姿势打着电话,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应该不是一般人能搞定的。

    淋浴的过程中既保持了全身连头都能被淋着,又保持了电话不进水,这种难度啊真是

    不对啊,我记得诺基亚好像没防水功能啊,我他吗买到山寨货了我草?!

    “太激动了睡不着,跟小时候出去旅游似的,失眠了。”周雨嘉低声笑着,听我没说话,她便随口问了句:“你怎么起这么早呢?”

    “哎呀,那不是激动么!”我边搓着澡边说着话:“咱们这还是第一次一起出去玩儿呢。”

    周雨嘉一愣:“我们原来不是也一起出去过吗?”

    “那能一样吗?你哥那个电灯泡啊真是”我一时嘴贱的调侃了起来,但说着说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真不对劲。

    没等周雨嘉发话,我就莫名其妙的心虚着转移了话题:“既然都起来了,那咱们一起去吃个早饭?”

    “行。”

    “你半小时后到你家小区门口等着吧,我打车来接你,时间够用吗?”

    毫不夸张的说,在周雨嘉说完时间够用然后挂断电话后的第一秒,我就自动开启了平生第一次的加速模式。

    一分钟内完成了搓澡外加打泡沫再加冲澡,就这速度洗完澡,我浑身冰清玉洁啊不对,我浑身干净得让人发指,这应该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

    事后我把这事儿吹嘘给成子他们听,一时间这群傻逼把我奉为天人,都异口同声的说:求教求学求点拨。

    他们丝毫不知道我这是因为什么,只觉得我每次都是这样的高效率,完爆他们清早起床人均五分钟的洗澡效率,这也是怪他们傻逼,上班又不是走秀,每天早上洗澡那不闲得慌吗?

    在胖叔“给饿滚你个傻逼包吵饿睡觉!”的怒骂声中,我拿上装着换洗衣服的背包跟一袋子零食,兴高采烈的出了门。

    随手打了辆出租车,上车后,我还不忘转头看向了车窗玻璃捋了下头发。

    “衬衫配牛仔裤嗯我是邻家大哥哥”

    时间在我自我感觉良好的同时,就跟突然开了外挂似的过得飞快,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已经停了下来,就停在周雨嘉所居住的小区大门外。

    招呼了司机让他等我一下,拉开门下车,转头一看,我就看见了遥遥对我招手的周雨嘉。

    她穿得很简单,却让我看愣了好一会儿,浅绿色的碎花裙配着白色凉鞋,一缕青丝俏皮的伏在耳边,这清新脱俗的犹如一朵我真是他吗的文艺爆了。

    “走吧,去客车站附近吃。”周雨嘉也没在意我傻逼的愣神,走了过来,轻笑着把行李包扔进了后座,自顾自的坐了上去:“快上车,司机师等着咱呢。”

    “啊好”我一愣一愣的点头上车,心里感慨万千。

    这人的基因啊就是说不准,怪不得科学家都说这是一个难以攻破的未解之谜。

    就周岩那种气质傻逼无疑的人怎么会有周雨嘉这样的妹妹呢大自然可真是不可琢磨啊

    “吃肠旺面吧?”周雨嘉侧着头问我。

    “都行,听你的。”我点头说道。

    闻言,周雨嘉笑了笑,轻轻靠在了座椅背上,满脸的笑容。

    “咱们玩儿一个星期就回去吧,太久了然我家人不放心呢。”

    “能能玩一个星期啊你爹妈这是要普度众生了?”

    “你才要普度众生呢。”周雨嘉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让我不解的问题,随即缓缓问出:“你的爱好够特别的啊,向日葵不就是个大花盘嘛,凑近了全是葵花子啊,你没有密集恐惧症么”

    在周雨嘉无奈的目光下,我深切的感到了自己的庸俗,痛心疾首的表示我以后一定要培养自己小清新的意识,提高自己的档次绝不跟周岩同流合污。

    司机忍不住笑得咳嗽了起来:“小兄弟,男人啊就是得有点情调才行,想当初我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