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三章 长生不老的人

姓易的2018-12-08 11:19:3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电话我打了三分钟,嗯,就三分钟。

    挂断电话,我在张立国奇怪的目光下,干咳了几声,然后整理起了衣服,意思是“你大爷的瞎看什么呢真是!”

    “刚才是?”

    “个人隐私,这能随便说么。”我一本正经的说道:“咱们还是继续说说刘成明那事儿,我给你说,我有个叫小佛的朋友,他也是行里人,掐指一算,就知道刘成明今儿要死。”

    张立国将信将疑的看着我,没说话。

    “真的啊,你不信就让人去查查,看刘成明死没死。”我一脸真挚的看着张立国,心说,就算刘成明没死,我也能扯犊子,就说是我朋友算错了,反正这事我感觉吧,应该搞定了。

    小佛这人说一是一,真说办完了,那么那人肯定就挺尸了,没跑。

    光从上次他来贵阳办那几个渣滓的事儿就能看出来,小佛爷下手,那绝逼就是死手,刘成明要是在小佛说“办完了”的情况下还能活着,那就真牛逼了。

    “行吧我去查查”张立国点点头,估计他也觉得我不是个爱吹牛逼的人,虽然心里还是有点怀疑,但他好歹还是暂时相信我了不是?

    我哎呀一声,装作很忙的样子,拿出手机看着:“那啥,张叔啊,咱们过段时间一起吃个饭吧,我今儿还有点事”

    “行,过几天咱们一起吃个饭,我也得回去忙了。”张立国点头,站起身就要往大门的方向走,但猛的又转了过来,恶狠狠的瞪着我:“你小子是想赶人吧?!”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毫无礼貌”

    “尽扯淡,走了。”张立国哈哈笑着走了出去,没等我送他,只听一声门响,咱们异常有眼力见的张叔就先行告退了。

    我扭了扭腰,以一种风骚透骨的姿态,转身进了里屋。

    然后在三秒后,我的脚准确无误的撞在了柜子上,小脚趾是重点,疼得我当场就跪下了。

    “哎呀我草!!!!”

    那时候天气挺热的,我穿的是凉拖,露脚趾头那种。

    各位应该懂了,我当时是个什么感觉。

    “逼不能随便装啊”我泪流满面的看着脚趾头,见小脚趾红肿了起来,急忙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坐下,重重的一拍熟睡中的胖叔:“给饿醒来!!!”

    “咋咧么?”胖叔迷迷糊糊的用手挥了挥:“包(不要)闹饿睡觉哈,要不然饿收拾你。”

    “赶紧的赶紧的!”我又推了推胖叔,满脸的痛苦:“起来商量个事儿。”

    几分钟后,胖叔在我的推搡下还是无奈的坐了起来,一脸“我要杀人”的模样,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不说话。

    “那啥雨嘉让我一起去息烽花海玩几天”

    “然后咧?”

    “咱们一起去呗?”

    “饿不气(去),饿要养身子,你懂个卵子。”胖叔的陈述句中,最后一句话绝逼是四川话,或是贵阳话,没跑。

    那陕西口音跟四川话的转换,真他吗绝了。

    “那么我自己去?”我试探着问。

    胖叔瞟了我一眼,摇头苦叹着:“你可真四(是)个瓜皮啊,人叫你气(去)玩,又不四(是)叫饿气,你这木鱼脑袋咋就不开窍咧?”

    “人说是这段时间没课,想去看看息烽的向日葵花海,哎呀,这周雨嘉的爸妈也是大发慈悲了,真让这丫头随便出去野。”我一边感叹着转移了话题,跑到了衣柜前拉开门,将我所有的衣服都给弄出来扔在了床上。

    上至冬天穿的棉衣,下至我去年买的红内裤,我一件件的精挑细选着

    “细伢子。”

    “啊?”

    “你滴脚趾头好像肿咧不会四(是)自己傻逼撞着了吧?”

    我哈哈笑着,故作轻松的吹起了口哨,一边说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傻逼事,一边偷偷的抽着冷气。

    简单的说,概括的说,这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该洗洗鼻子咧。”胖叔笑呵呵的说着,伸手把床头柜的玉棺材拿了过来,抽开盖子,一股清香霎时就在屋子里弥漫了起来。

    说起来怀庆府的那一次行动,我们最大的收获就莫过于这一棺材香油了。

    早上起来闻一闻,神清气爽。

    晚上睡觉闻一闻,安稳长眠。

    最牛逼的用法,莫过于胖叔琢磨出来的,上厕所的时候厕所里有味儿,打开棺材盖子,整个厕所就芬芳扑鼻了。

    “这些个古人也是够扯淡的,一个长生不老的东西还分这么多地方埋着。”我站在镜子前试着衣服,跟胖叔聊着:“这跟咱们拿到的铜像没关系,但又有关系,真闹不明白了。”

    “管求它四(是)做撒(啥)滴,饿们就此一次,以后不气(去)咧。”胖叔满脸笑容的靠在床上抽烟,一脸轻松:“等饿身子骨好点咧,饿们就气(去)陕西,看看饿师父。”

    “行啊,我顺便给老前辈上柱香,再给他说说你这些年傻逼的事迹。”我一脸坏笑的说道,胖叔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抽了口烟。

    “当铺里滴那俩王八蛋,还要找饿们办事,是吧?”

    我动作一僵,随即,自顾自的继续整理着衣服,笑道:“没呢。”

    “那就好。”

    因为我是背对着胖叔的,他并不能看见我的脸,只能从我的语气来判断我是否在骗他。

    就我四年大学对付导员的经验来说,在这种紧要关头,吹牛逼那是信手掂来。

    “对了叔,你说这棺材里的油水到底是干嘛的?”我转开了话题,但我万万没想到啊,胖叔竟然比我还能转。

    “饿觉得,这不四(是)重点,重点四(是),在石台上刻字的那个人。”胖叔低声说,眼睛微微眯着,自言自语道:“奉天府有他,怀庆府也有他,他到底四(是)想干嘛咧?”

    “这人挺牛逼的,但这次他写的东西我都没看懂。”我无奈的说。

    胖叔皱了皱眉头:“那首诗确实四(是)抽象了一点,但四(是)饿觉得,写诗滴那个人,很可能就知道长生的秘密。”

    话音一落,胖叔自言自语似的念叨了起来。

    “夜来无事观雨飘,雨水落地寻不着,手举残灯出屋望,雨过月明静悄悄。”

    “道为何?何为道?”

    “大雪可变风雨飘,风卷残叶可扶摇,因果寿数苍天定,说道是道道非道。”

    “青灯碎,长生渺,死复还阳不逍遥,酒肉穿肠心不乐,该是欢喜心却忉。”(dao第一声)

    “苍天有眼亦有道,命数天定莫徒劳,但行好事不为恶,莫问前程自逍遥。”

    从怀庆府回来后,我们就没怎么研究从山里拿来的那些东西,当然,某些意外得来的资料我们肯定也没去琢磨。

    累。

    胖叔跟我一样懒,海东青也是,所以

    反正东西都拿到手了,研究那么多干嘛?对吧?

    我估计,如果不是我今天意外提到了这事,估摸着胖叔也不能跟我说这些,前段日子他不是吃就是睡,能有心思跟我搞科研?

    “夜来无事观雨飘,雨水落地寻不着,手举残灯出屋望,雨过月明静悄悄,道为何?何为道?大雪可变风雨飘,风卷残叶可扶摇,因果寿数苍天定,说道是道道非道。”胖叔字正腔圆的用普通话给我说着:“我觉得,这部分说的意思其实就很抽象,很有可能是那个人的某种感慨。”

    “然后呢?”我装出一脸听懂的样子往下问着。

    “青灯碎,长生渺,死复还阳不逍遥,酒肉穿肠心不乐,该是欢喜心却忉。”胖叔面露疑惑的抽了口烟,看了看我,说出了一句让我心神巨震的话。

    “细伢子,我觉得这个人,很有可能已经长生不老了。”

    我前两秒还背对着胖叔没看他,但现在我已经傻眼了。

    猛然转过身子,一愣一愣的看着胖叔,语气有点颤:“你的意思是,真有长生不老?”

    “说不准。”胖叔埋头抽着烟,给我解释着:“这句诗里的青灯,应该就跟玉棺材上面写的青灯还阳有关,就这里看来,这盏灯好像是碎了。”

    话音一落,胖叔忽然抬起了头,双眼定定的看着我:“那个奉天府里拿出来的青铜人像,或许就是青灯。”

    “啥?!”我脑子彻底乱了。

    “小海说过,我也检查过,那铜像确确实实是个残破物,在人像手掌高举的地方,有破损的痕迹,说不定上面就是灯盏。”胖叔不确定的说道。

    “你怎么确定它们之间有关系?”我还是不太相信这玩意儿能让人长生不老,秦始皇都跪了,四处留字的那人还能长生不死了?开玩笑呢?

    “第一,它们都跟长生还阳有关,第二,在发现它们的地方,都有那人留下的字迹,第三,这些人都是在用地气养宝。”胖叔眼睛发亮的说:“很有可能啊,真的很有可能。”

    “咱们先别说它们之间的关系了,那首诗的后面可不像是欢天喜地的东西。”我摇摇头,看着胖叔说:“青灯碎,长生渺,这两句咱就不说了,说说后面那几句,死复还阳不逍遥,酒肉穿肠心不乐,该是欢喜心却忉,这几句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