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二章 财神爷

姓易的2018-12-08 11:19: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财神爷是什么人物?

    这么说吧,不久后的一切都告诉了我,财神爷的脑子不比师爷差,真要拼起来,他们俩不相上下,这点毫不夸张。

    在知道自己手下被人拿枪崩了后,财神爷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小佛爷,说要谈谈。

    其实这事可大可小,他们都是一个当铺里的伙计,真要硬碰硬的话双方都没好下场。

    财神爷想要和谈,顺便在小佛爷的手上捞点好处,这好处可不是真好处,而是,面子。

    如果在自己的手下被人枪杀后还屁都不放一个,我估计财神爷也就混到头了。

    就在小佛爷开枪打死刘成明的一小时后,当铺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了这消息,财神爷自然也不例外,二话不说就打了个电话给小佛。

    财神爷给小佛爷打电话的时候,小佛正在车上睡觉,是大牙给他开的车,直奔师爷所在的地方,那个海滨小城。

    “小佛,咱谈谈吧?”

    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低沉的中年男人声,小佛爷一愣,没反应过来:“谈你麻痹,你哪个孙子啊?”

    事后小佛爷说,他当时是没听出来那头的人是谁,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出口成脏啊。

    但事实却不一定是他说的那样,我一直都觉得,这孙子是故意的。

    “我财神。”那头的中年男人笑了笑,没在意小佛的出言不逊。

    小佛哦了一声,打了个哈欠:“是你啊,咱有什么好谈的?”

    “你办了我的手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行啊,既然你都说就这么算了,那么肯定得算了啊。”

    由此可见,小佛爷的语文老师死得很早,他完全就分不清陈述句跟疑问句的区别,当然这也可能是小佛故意恶心财神爷的。

    “出来见一面,你现在应该是在高速路上吧?”财神爷问道,小佛爷也没在意这孙子知道自己的行踪,直截了当的说:“不见。”

    “怂了吧孙子?”财神爷笑呵呵的问他。

    听见这话,小佛爷皱了皱眉头:“你他吗是要跟我找死是吧?”

    先前他说的不见并不是害怕财神爷下黑手,而是他不想在财神身上浪费时间,毕竟师爷那边还在催他回去。

    只不过现在好像有人要找死了。

    “前面高速路出口右转,三县儿,我在金桥店等你。”财神爷说道,随即,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管小佛爷是不是答应了下来。

    看着手机,小佛爷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对开车的大牙说道:“前面右转,走三县儿,跟老子去办个人。”

    “佛爷,财神可不是能随便办的,掌柜之间不能明着内斗,这你应该”大牙忍不住劝解道。

    没等他说完,小佛爷抬起脚,重重的就从后面踹上了司机椅的后背,力度之大,连大牙都往前猛撞了一下,差点没把头碰方向盘上。

    “我说了,走三县儿。”小佛爷笑呵呵的看着大牙。

    大牙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小佛,顿时就打了个冷颤,按照小佛的吩咐开车,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此时此刻,大牙的眼里只有害怕,并没有愤怒,连隐隐约约的怨气都没。

    很久之后,我无意中知道了某些关于小佛爷过往的事,那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大牙跟其他手下都害怕小佛爷,而不敢去恨小佛爷。

    大概是在几年前的样子,小佛爷有个手下叫老三,那人脾气挺暴躁的,经常口不择言,但他对小佛爷可以说是忠心耿耿。

    某次喝完酒后,老三迷迷糊糊的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例如“佛爷就是他吗的脾气差了点按照这样下去他早晚得JB吃亏。”

    当时小佛爷就坐在他对面,听见这话笑了笑,没什么过激的反应,然后起身走了过去,手里拿着个啤酒瓶,照着老三的后脑勺就是一下子。

    据在场的人说,老三在挨了小佛爷一酒瓶之后,还被踢断了三根肋骨,最后脾摘除。

    之后老三就失踪了,没人再见过他,有人说是被小佛爷刨坑埋了,也有人说老三是暗暗潜伏着准备报仇。

    小佛也跟我说过这事,但他并没细说,也没说老三的去向。

    事实上,一切都那么的莫名其妙。

    那天他动手就是因为喝多了,真的,是喝多了而不是故意的。

    不管怎么说吧,我还是相信小佛爷的这话,虽然他有吹牛逼的嫌疑,但我还是相信他。

    因为我很少能见到他眼里有后悔的神色。

    “佛爷,到了。”

    车停了下来,小佛爷揉了揉眼睛,满脸疲倦的下了车。

    大牙紧随其后,与小佛一般,手里都拿了个长方形的黑布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五连发。

    等他们进了金桥饭店,不过一秒钟,小佛爷就用极其牛逼的眼神找到了坐在大厅里财神爷。

    哦对了,店里就一桌人,其他的地方都是空着的,服务员全站边上围观了,要是进去还看不见那个“万花丛中一点绿”的中年男人,小佛爷真该配眼镜了。

    “坐。”唯一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中年男人招了招手,示意让小佛爷他们过去。

    小佛爷满不在乎的带着大牙走了过去,坐下。

    桌上的菜式极其丰富,海鲜,山珍野味,基本上常见的菜式都应有尽有,除了财神爷在埋头苦吃之外,其他穿着黑衬衫的男人都在站着,顺便看着。

    “加双筷子。”财神爷说道,随之,他身旁的人就从一边桌上拿了双一次性的筷子,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小佛爷。

    小佛爷接过筷子,与财神爷一样,埋头吃了起来。

    谁都没说话。

    半响后,财神爷先放下了筷子,笑呵呵的看着小佛:“咱谈谈呗?”

    “说。”小佛爷继续吃着。

    “你办了我一个人,还没给我打招呼,这事怎么算?”财神爷笑问道。

    小佛爷放下筷子,咧咧嘴:“你想怎么办?”

    “你觉得呢?”财神爷把问题推了回去。

    小佛爷拿出烟点上,抽着烟看着财神,满脸玩味:“我觉得吧,请你吃个饭,这事就算了了,成不?”

    财神爷沉默了,脸色很难看,手指头轻轻在桌子上点动着,似乎是在思索。

    就在双方都没继续往下说的时候,有人开口了。

    “不给财神爷面子是不是?!!”

    随着骂声响起,那人还重重的拍了拍桌子,用手指着小佛爷鼻子说:“你再跟财神爷叨逼叨一句,老子今儿就把你的腿卸了!”

    小佛爷乐呵呵的看着他,侧头问大牙:“这傻逼谁啊?”

    “好像是新出头的一个红人,挺能打的,平常都帮财神爷照顾生意呢。”大牙皱着眉头想了想,也没回忆起那人姓甚名谁,只能模模糊糊的回答道。

    财神爷也没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没阻止那人的意思。

    经过师爷事后的分析,他觉得,财神爷是想看情况下棋,如果小佛见人多软了,那就必然得被财神爷硬欺负一次,如果小佛爷硬着来

    话说,小佛爷的性子软过吗?

    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了外人,财神爷有点低估小佛爷的心气了,低估了太多。

    抽着烟,小佛爷打着饱嗝站了起来,慢悠悠的把五连发从包里拿了出来,上膛,对准了刚才说话的人。

    “你叫啥来着?”小佛爷问。

    所有人都笑了。

    其他人笑的意思都是:你他吗吓唬谁呢?

    而大牙笑的意思就简单多了:这群傻逼。

    听见小佛爷问自己名字,那人愣了愣,张口就要回答小佛的话,可话到嘴边,随着一声啊不对,随着好几声枪响,他再也说不出话了。

    一时间,四周尖叫声四起,但没人敢报警。

    “跟我装逼呢?”小佛爷把五连发放在了桌上,毫不在意一群人围着自己,晃晃悠悠的就走到了那个倒地孙子的面前,用脚在他血肉模糊的胸口踩了踩,满脸不耐:“你个犊子是不是跟我装逼呢?”

    “小佛,别太目中无人了。”财神爷不动如山的坐着,举起杯子,喝了一口酒。

    小佛爷笑了笑,用脚在那孙子身上蹭了蹭,走回了原位,但没坐下。

    “今儿早上的事儿吧,也怪我。”小佛爷后悔的叹了口气:“没睡醒的恶果啊,那人一撞我,我还以为是找事儿的,也就顺手崩了他两枪,这事吧”

    忽然,财神爷的手机响了,只见他拿出手机看了看,脸色略显诧异了起来,然后接通。

    “师爷?”

    “行。”

    “你确实比你弟靠谱,这事就这么算了。”

    三句话,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一切就那么简单的解决了,连小佛爷都有点好奇,自己的大哥到底是许诺什么好处给财神了?

    “你走吧,这事了了。”

    小佛爷一愣,点头,然后猛的抬手,毫无预兆的一拳头砸在了木桌上。

    这是实木圆桌。

    这是桌面厚度足有十厘米还多的实木桌子。

    伴随着一声闷响,桌面靠边的位置就被小佛爷用拳头砸穿了一个洞,霎时间桌上汤水四溅。

    “我就说一次,再装逼,我弄死你。”小佛爷笑呵呵的看着财神爷。

    “你早晚得后悔。”财神爷笑道。

    小佛爷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打着饱嗝转过了身,一脸无所谓的带着大牙出了饭店。

    与此同时,我在这边也接到了一个电话,当然,这跟他们无关。

    “易哥,这两天有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