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七章: 冲身制孽

姓易的2018-12-08 10:31: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常言道,神明漫天星,鬼怪尽不同。

世上的鬼怪可不只有常见的那么几十种,真正的数量种类,恐怕连祖师爷都不太清楚。

比如恶鬼这一种类,其中包含的鬼怪实在是太多了。

怒孽,豓(yan第四声)替,银冠,赤殂(cu第二声),种类实在是数不胜数。

在《湘密》一书中,有几种较为厉害的阴魂被特地举了出来,甚至还用朱砂笔画了圈,特意勾出让人谨记。

其中有一种恶鬼,名为真身。

这个真身跟我先前所说的,阴魂的幻身真身不同。

这里的真身,是指一种鬼怪的名称,当然了,它也隶属恶鬼一科。

“大怨至死,尸不瞑目,任破其九关无碍,唯十关破尽才亡。”这几句话是在《湘密》中对于真身的记载。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王雪貌似就修了真身,而且这可能性很大。

按照老爷子以前对付普通阴魂的情况来看,只要破了阴魂的一关,那基本上就完事了媚骨天成:小仙女要上位最新章节。

要么阴魂散去七魄,彻底消散,要么就会失去战斗力,沦为跟孤魂野鬼差不多的渣渣。

先前我已经破了王雪的一关,但是.....好像没什么用啊!

散了七魄她肯定叫不出来,失去战力更不可能,鬼怪皆有趋吉避凶的本能,她知道我在外面还敢闹腾?

说白了这就是我不够小心,一手贱就把匕首给抽出来了,抽出来不要紧,但问题是王雪能从这裂口跑出来啊!

吗的....一听见喜哨就放松了...我真傻逼......

刚才的一声喜哨,所代表的不是鬼怪被消灭,而是我成功破了她的一关。

按照书里所记载的内容来看,我最少也得破了她十关才行啊,没见书里说任破其九关无碍吗?!

此时也容不得我怕疼了。

见麻烦要来,我急忙咬破了舌头尖,使劲一吸就从舌尖吸出了不少血含在嘴里,猛冲到了书房门前站着,小心翼翼的看着沉寂的走廊。

舌尖血又名阳尖,这玩意儿虽不必蚨匕厉害,但对阴魂这种东西造成的伤害也不小。

毕竟阳尖是人的体内阳气最盛的血液,大阳制阴,把这血喷在阴魂身上,就跟对活人泼硫酸的作用差不多。

蚨匕的攻击距离还是短了点,在这种不明敌人方位的时候,远距离的攻击才是王道,更何况这攻击还有溅射效果,要知道,远攻比起近身跟阴魂肉搏可轻松多了。

“祖师爷保佑......”我心中念叨着,右手紧握着蚨匕,警惕性已经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她想进去弄死林佳他们,那么必然得走门,而且她已经看见我了,肯定得先逮着我往死里干。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敌不动,我不动,等她先露出破绽,然后我再一举......

“啊......”忽然,我感觉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一只烧焦的手臂从我右肩慢慢探出来,抚摸到了我的脖子上。

冰冷,恶臭,种种感觉让我都绷紧了神经,但我没有动作。

这是幻觉,这是王雪给我制造出的幻觉,只要我定住心神.....那就没事.....如果定不住.....就得自己把自己弄死了.....

就在这时候,让我腿肚子发软的一幕开始出现了。

“咔....咔....”

王雪烧焦的头颅慢慢从后面探了出来,脖子仿佛是被拉长了几尺,一道道干裂的痕迹布满了她的脖子,那种血腥的场景加上刺鼻的腐臭味真的.....我怂了.....

看着她突出的眼白,我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强撑出来的镇定也渐渐开始消退了。

王雪的脸几乎是贴在了我的脸上,眼睛睁得异常大,似乎是想把自己眼球挤出来一般,那种眼神我真的无法描述,里面好像充满了怨恨....寡毒.....还有其他我说不出来的东西妖孽难缠,悍妃也妖娆!最新章节。

“冷静....要冷静.....”我闭上了眼睛不再继续看她,剧烈的喘息着,细细感受起了四周的情况。

也许是不看她就没那么怕的缘故,闭上眼后我反而冷静了许多,刺鼻的腐臭也忽然消散了些许。

邪有十关,人有九穴,这所谓的九穴,就是阴魂冲身必须要经过的九个穴位,分别是百会,神庭,太阳,耳门,晴明,人中,哑门,风池,人迎。

据老爷子说,阴魂冲身,必然是自脉门而上,阴魂冲至人迎,进九穴,达百会而停。

冲身的入口就在两只手的脉门上,只要是被阴魂冲身了,那么两只手的脉门就会有发冷发麻的感觉.....

我现在没有这种感觉,说明王雪还没动手,只要她动手了我必然能察觉到。

先前我说过,鬼要害人就只有两种方法,一,冲身,二,给你制造幻觉,让你自己掐死自己。

第一种普通人很难抵挡,但第二种,普通人只要心定一点,胆子大一点,鬼制造出的幻觉自然不攻而破。

此时此刻王雪也应该明白了,幻觉对我不起作用,想要干掉我,那就只有冲身!

冲别人的身子没问题,但要是想冲我的....那可就有好玩的了.....

没点金刚钻,我敢揽瓷器活吗?

想要帮人抓鬼,第一点就得学会怎么不被恶鬼冲身,如果不会这个门道,估计遇见鬼了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说句废话,比起老爷子的手段我还是差了太多,要是今天对上王雪的是他,顶破天也就是十分钟的样子,王雪肯定得交代在这儿。

在老爷子给我说的故事里,他就没少对付过“真身”。

几十年前的中国可跟现在的中国不一样,那时候还没经历过文.革,牛鬼蛇神多的程度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也只有在老爷子的故事里我才能隐隐约约了解到,当时的中国是有多骇人听闻。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想要遇见王雪这种程度的阴魂,几率恐怕连万分之一都不到,甚至还要更小,可我偏偏就遇见了.....吗的我咋这么倒霉呢?!

“老爷子.....你可别忽悠我......”我心里喃喃个不停:“现在我可没辙儿了,刚开始我就没预料到现在的情况,谁知道她这么牛逼啊。”

“我现在也没什么准备了.....只能靠你给我弄的那东西混过这关.....你要是骗我......我死了可得找你算账......”

正当我心里嘀咕个不停的时候,只觉得双手忽然一凉,一种莫名的阴冷从手掌开始缓缓往上延伸......

就像是你用手握住两块冰一样,那种感觉很难让人忘却。

王雪已经开始冲身了.......

“赌一赌了.....”我咬紧了牙,细细感受着双臂的阴冷魔法学院之绝色甜心。

这种时候不能怕,更不能放松心神,要不然就得被这恶鬼给迷住,等被鬼迷住之后,那可就真的没招了。

双臂中传来的阴冷正在不断的移动着,自脉门开始,阴冷的程度忽然加剧,慢慢向着胳膊处延伸.....

就在阴冷感快到胳膊这地方的时候,跟我脸贴脸的王雪忽然惨叫了起来,直震得我耳膜一阵生疼。

没等她的惨嚎停下,我猛的睁开了眼,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笔,飞快的在双手脉门上画着符咒。

这符咒不是别的,正是前几天用来收拾掉罗大海的神锁符,只不过是简略版的。

收了罗大海魂魄的镇法名为神锁镇,而那张三尺三的符咒则就是神锁符。

如果像我这样不用符纸画符,也不用贡香当镇眼,那么肯定就起不了收鬼的功效,最多只能暂时镇住她。

“天清清,地灵灵,一指束符,再指破心,三指鬼门上神锁,四指邪灵困此厅,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拿自己的身体当容器镇住恶鬼,这种事估计没多少人敢干,我也是被迫才敢冒险一搏。

毕竟自己已经没招了,所准备的那些玩意儿没起多大用,有的招数我压根就没想用,更别说准备好材料了,所以现在只能跟她玩命。

当然了,在这里可得说明一下,拿人体当容器镇鬼,这可不是能随便干的事儿,除非你能保证鬼的真身过不了你的胳膊,否则阴魂进了你的九穴,那可就够你喝一壶了。

之所以我能保证鬼过不了我的胳膊,那可得感谢老爷子帮我弄的那玩意儿.....

在我小时候,大概是四五岁的样子,老爷子就照着易家传统,在我背面纹了一副彩绘,名为喜神降魔图。

具体的样子我也照镜子看过。

浑身罩着灰雾的喜神在我后背耀武扬威,脚下踩着一只青色恶鬼,右手则抓着一只恶鬼往嘴里放,咧嘴笑着的样子除了喜庆之外,还有一些难得一见的暴戾。

据说这幅图是易家一代代传下来的,纹了这幅图,可保自身不被妖邪冲身。

虽然这幅图的作用也就这么一个,但总比没有好,起码现在不就起作用了?

王雪想往胳膊里钻,但死活过不去,想退出来,但脉门被我封住了,现在她只能乖乖的呆在我手臂里,等着我慢慢料理她。

“我草.....好冷.......”我哆哆嗦嗦的把笔丢在了一旁,看着渐渐泛白的手臂,我眼泪都快下来了,这跟把手臂放冷冻库里冷冻有什么区别吗?!

“开门开门!!!快点!!!吗的速度!!!!”我猛拍着书房的门。

“无论听见什么我们都不会开的!”回答我的是周岩这傻逼。

“我是你祖宗易林!!快点!!那东西已经被收拾了!!速度开门!!”我都快给他们跪下了,你们再不出来支援我,我这两只手就甭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