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章 子欲养而亲不待

姓易的2018-12-08 11:19: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客厅里,三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闷头抽着烟,谁都没有吱声。

    张庆海抽了口烟,看了看钱四,摇摇头:“老四,你别难过了,阿姨都这么大岁数了,也是到了该走的年纪”

    没等张庆海说完,钱四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我就是个畜生,真的。”钱四面无表情的说着,眼泪依旧在往外流。

    一边说着,钱四一边把烟头掐灭,又点燃了另外一支烟,默默抽着。

    “张哥,你应该知道,我跟我妈都是农村人。”钱四深深的吸了口烟,见张庆海点头,钱四笑着:“能拼到现在这一步,也算是我家的祖坟冒烟了。”

    他没在意我们是不是想听他的故事,钱四笑了笑,自言自语似的说了起来。

    在钱四上学那会儿,他就算是个顽劣的孩子了,偷鸡摸狗啥事都干过,就因为这样,钱四几乎上半辈子就扔在外面玩儿了。

    等他刚到二十的时候,钱四才反应过来,这样玩儿下去好像不是个办法。

    “那时候运气不错,意外搞到了第一笔钱,然后”钱四摇了摇头,满脸苦涩:“一切顺理成章,发财了。”

    在钱四的故事里,他做的生意一帆风顺,连点风险都没,一路发家直到两年前。

    也就是两年前的七月,这运气没了,貌似老天爷注定他的家产就只能有这点,赚多了不出一个星期就得赔出去,无论怎么赚钱,都还是只能保持原来的样子。

    这么说吧,打个比方,他运气结束前的家产有五千万,那么从运气消失后,他的家产只要超过了这五千万立马就得赔出去,赚多少赔多少。

    “从开始做生意直到现在,我都没怎么陪我妈。”钱四把烟头按进了烟灰缸里,埋着头苦笑着:“我也想让她老人家过好日子,赚到钱,买了房子,我第一时间就把我妈接到了城里,好吃好喝的供着,首饰衣服也没落下过,但我妈好像从来都不会高兴,现在我才知道”

    钱四的眼泪又涌了出来,眼里的悔意已掩盖不住,身子颤抖的说:“我妈就想让我多陪陪她,就想让我多回家吃顿饭啊”

    “四哥,既然你对你老妈这么好,那么你为什么会怕你老妈?”我忍不住的问道。

    “那天被吓晕之后,我就被吓出点毛病了,觉得那鬼看着像我妈,但绝不是我妈。”钱四双手抱着头,坐在沙发上颤抖着:“我以为那鬼要害我,张哥你应该明白吧!”

    张庆海看了看他,怜悯的点点头:“我懂。”

    “每个圈子都不像你看见的那么简单,无论是官还是商,缺了警惕性的话,这人早晚都得翻船。”张庆海低声给我解释道:“有的人就是警惕过头了,越有钱越胆小,越有权越怕死,老四就是这种人。”

    “你不是?”我问。

    张庆海摇摇头:“我的警惕性不比他低,但我胆子比他大,胆小的做不成大事。”

    钱四没在意我跟张庆海的问答,他咳嗽了几下,又点了支烟抽着,断断续续的给我们说:“如果不是我妈把我日记本还有相册拿了出来恐怕那时候我也冷静不下来”

    “日记本”我皱了皱眉头。

    “对,我妈是个半知识分子,在我小的时候,我妈就经常教我写字,让我写日记。”钱四似哭似笑的说:“那里面记的都是小时候的事,一本日记,全写满了。”

    说着,钱四毫无顾忌的把手里的日记本递给了我,意思是让我自己看看。

    接过后,我没有多想,翻开了第一页。

    *****************************

    四月十一日,晴。

    今天,我起得很早,娘给我做了粥,真好喝,晚上给我做了鱼,虽然鱼肉少了点,但是还是很好吃,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四月十二日,晴。

    昨天,我写了第一次日记,很多字不会,是娘帮我写的,以后我要学会很多字,这样就能自己写了。

    四月十三日,阴。

    今天,娘问我以后会不会照顾她,说她老了就不能给我做饭了,让我做饭给她吃。

    我一定会照顾娘的,给娘做一辈子的饭,娘听见我这样说,她很高兴。

    快乐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四月十四日

    *****************************

    我默然的翻看着钱四所写的日记,每当我翻过一页泛黄的纸张,心里的难受便又多了一分。

    说真的,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难受,也许这是可怜那老太太的表现吧?

    “我妈好不容易能留下来多看看我为什么我他吗就不知道珍惜啊!!!!”钱四抬手抽着自己的耳光,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我他吗就是个畜生啊!!!”

    张庆海见状急忙拽住了他,把他劝了下来。

    “早知道我妈这么想我,我当初还做什么生意啊?!忙忙忙,我忙个JB我忙!!!”钱四跟个娘们似的坐在沙发上嚎啕大哭着,没一会声音就变得嘶哑了起来,可他还是没有停下哭喊,语气依旧那么的痛彻心扉。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不知道的人很少,但真正明白且又改变自己做法的人,有几个?

    亲人总有去世的那一天。

    在他去世之前,或许你会毫不在意的上着班,或是跟朋友出去聚会,跟另一半一起出去吃饭游玩,可当亲人寿数到头的时候,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后悔。

    为什么当初不多陪陪自己的家人?

    无论是钱四还是我,其实我们都有这种悔不当初的感觉,他想的是,应该多陪陪自己老妈。

    而我想的是,我应该多陪陪老爷子,真的

    “你个小白眼狼啊爷爷我什么时候才能享你的福啊”老爷子经常这么跟我念叨,脸上全是笑意:“等你让老子享福了那可就扯淡了”

    正当我沉浸在自己回忆的时候,忽然,我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四哥,老太太对你重要吗?她平常对你咋样?”

    张庆海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很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问这个问题。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问,只是对所谓的母亲,很好奇。

    “我妈对我可好了,真的。”钱四揉了揉眼睛,笑了起来,脸上除了自豪就他吗只有自豪了:“我小时候想吃什么,我妈就给我做什么,我小时候跟人打架了,我妈就没骂过我,连我上学的时候逃个课,我妈还帮我打假条。”

    “哦,真好。”我笑着道。

    话音一落,我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笑道:“张哥,四哥,我先回去了,家里还有点事呢,四哥这事我已经解决了,要是还有什么麻烦,打电话给我就行。”

    “小易我开车送你啊。”张庆海连忙站了起来,但又被我劝了回去:“四哥还在这儿伤心呢,你多陪陪他,我家里实在是有事要去办,这不,时间都要到了。”

    “小兄弟,这次的事”钱四想要说什么,可刚说到一半,便被我打断了:“你可甭说谢,张哥的朋友就是我朋友,客气了。”

    “走了。”

    我是骗他们的,嗯,家里其实没事。

    我也没有直接回家,嗯,因为我想安静一下。

    我想安静一下。

    “别人的父母多慈祥,吗的,我的爹妈可真他吗狠心啊。”我点了支烟,乐呵呵的压着马路往花圈店的方向走,并不觉得累。

    “轰!!!!”

    就在我漫无目的走着的时候,伴随着轰的一声雷响,天上猛然就降下了倾盆大雨,霎时就把我给淋成了落汤鸡。

    我没躲雨的打算,抬头看了看乌黑的天空,摇摇头,继续走着。

    烟已经被雨水打湿了,任由我怎么抽,尼古丁还是进不了肺里,可我还是乐此不疲的抽着。

    你说为什么烟已经熄了可我还是觉得呛眼睛呢?

    雨下了很久,真心是很久,起码我从郊区走到了花圈店的时候,这雨还没停。

    “咚咚咚。”

    我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抬手敲了敲门。

    门开的瞬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窜了出来,然后做着我熟悉的动作。

    “下雨的时候你就不能带伞吗”周雨嘉无奈的看着我,轻轻踮着脚,用毛巾给我擦着脑袋:“饭快做好了,你先去洗个澡,别感冒了。”

    “知道了。”我挠了挠头,往里走了一步,冷不丁的问她:“雨嘉啊,你说父母对一个人重要吗?”

    周雨嘉愣了愣,说,重要。

    “哦。”我耸耸肩,转身就要往里走,但在这时候,我听见了周雨嘉说的下一句。

    “虽然你没父母,但有我们,老爷爷,胖叔,我,我哥,海哥,还有很多人。”周雨嘉笑着跟上了我:“很多人都在陪着你,不是吗?”

    “也对。”我笑着揉了揉周雨嘉的头:“有你们呢。”

    之所以我能在这个操蛋的世界用这种操蛋的方式活下去,或许就是因为有他们在陪着我,如果没有他们,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