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九章 娘

姓易的2018-12-08 11:19: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啊”

    老太太摇摇晃晃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见钱四来了,面色一喜,稳了一下身子就要抬脚往我们这儿走,但钱四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没错,是我们,连我都他吗没想到这孙子会这么怂!

    在见到老太太出来的一瞬间,钱四就已经愣神了,等反应过来,拔腿就往楼下跑,脸上的表情除了已经不能用惊惧来形容了,我觉得这不应该是看见自己亲人的表情。

    如果能有机会见到自己逝去的亲人,那是多少人的奢望?

    哪怕自己的亲人已经变成了面目可惧的冤孽,或许其他人也不会像钱四这样表现得如此不堪,吗的

    “你跑个JB呢?!!!”我此时也顾不上他是客户了,大声骂着就一把拽住了他,瞪着他说:“这他吗可是你妈啊!!!不赶快跟老太太说话你跑什么?!!再说了有我在这儿呢!!你怕JB呢你怕?!!”

    此时钱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看他的样子已经不是正常的神态了,他不停的甩动着胳膊,想要从我手里挣脱出去,嘴里不停的哀嚎着,声音都是颤的:“快快快!!快让我出去!!让我出去!!!有鬼啊!!鬼!!!”

    普通人见到鬼是个什么反应,钱四很有职业道德的表现了出来,就是他这反应,毫不夸张。

    虽然此时那老太太已经是阴魂不是活人了,但我还是很明显的从老太太的眼里看出了失望的意味,还有种莫名的心痛。

    “我进去儿子不怕”

    老太太的身子颤颤巍巍的,张口哑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进了屋子,轻轻关上了门。

    我面无表情的拽紧了钱四,一言不发的就把他往卧室的位置拽,丝毫都不在意他的叫喊声,任他哀嚎。

    钱四听不懂老太太说的泐睢文,所以压根就不明白刚才他眼中的“鬼”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依旧是一脸的惊恐,拼死了想要往外跑,可无奈我拽得太紧,死死的拖住他不让他挣脱出一分一毫,这孙子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卧室移,双腿一颤一颤的跟我说:“小兄弟,我求你了,你就放我走吧”

    “你到底是在怕啥呢?!我就草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心里就窜起了一股无名的火气上来,恨不得现在就给这钱四两耳刮子,我没再跟他墨迹,直截了当的把他拽到了门前,扭动了一下门把手。

    门开了,我也拽着他进去了。

    卧室里的灯光很昏暗,窗帘都被人拉上了,床头柜上的台灯处于打开的状态,整个房间都摇曳着橙黄色的灯光,懒懒散散的往外散着,给我的感觉很温暖,给钱四的感觉却是“真他吗吓人。”

    在房间的角落,一个瘦弱佝偻的身影正坐在那里的椅子上,身子颤颤的似乎是在等待着,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们,脸已经隐没在了灯光后,我们压根就看不清她的脸。

    就算如此,我们还是能看出来,这就是钱四的老妈。

    我没开口说话,偷偷的踹了钱四一脚,给他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开口。

    “妈啊”钱四吞了口唾沫,脚步不自主的往后退了些许,牙根颤颤的说:“您您怎么还没下去啊?”

    老太太把手掌从灯光后伸了出来,轻轻的抚过床头柜的抽屉,拉开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泛黄的日记,还有一本破破烂烂的相册。

    那日记应该很老了,估计是九十年代的东西,封面很老套,就像是老款的小学教科书封面一样,正正的写着《儿童日记》这几个字。

    钱四身子一僵,脸上的惊惧顿时消退了些许。

    “这是真身,幻身应该拿不起阳间的东西。”我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默然不语。

    老太太用手不停的抚摸着这两件东西,嘶哑的笑着,声音里全是回忆的意味,钱四仿佛是缓过了神,没再大喊大叫,也没有想要拔腿跑的意思,就这么愣愣的站着。

    “四儿啊娘就是想让你以后多注意注意自己的身子你的命还长着呢要好好过日子啊”老太太忽然开口说道。

    这老太太神智恢复清醒了?

    咋感觉她现在就跟活人一样呢?!

    我愣了愣,下意识的说:“四哥,老太太说”

    没等我说完,钱四猛的拽住了我的胳膊,急切的问我:“我妈说什么呢?!”

    “老太太叫你以后注意身子,说你的命还长着呢,叫你好好过日子。”

    钱四的动作彻底僵住了,没再说话。

    “咱娘俩都是村里人能活到现在这地步咱还求个什么呢”老太太的声音很低,也很颤抖:“可是四儿啊现在你也忙了是做大事的人娘很理解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多回家来看看呢”

    我逐字逐句的给钱四翻译着老太太说的话,他的脸色渐渐苍白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却不知为什么,他的话又咽了下去。

    “小时候啊你最爱吃娘做的红烧鱼那时候咱们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现在有钱了能经常吃了娘多想做给你吃啊为啥你就不回来吃吃娘做的鱼呢”老太太轻轻的翻开了相册,在灯光的照射下,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了相册第一页的照片。

    那照片是黑白的,上面只有两个人。

    一个衣着老土的农村姑娘,一个穿着遍布补丁衣服的孩子。

    如果我没猜错,那个人就应该是钱四了,那个很是眉清目秀的农村姑娘,就应该是他的母亲了。

    “娘这辈子没做啥亏心事该走了也就走了”老太太长长的叹了口气:“四儿啊娘是真的舍不得你啊”

    我没有把这话翻译给钱四听,因为我脑子里很乱,真的很乱。

    这老太太到底是为什么能留下来?是心愿为了还是留恋阳间?!

    不对啊,有几个死人不留恋阳间的?

    如果真有阴差勾魂,那么这老太太也不可能让阴差网开一面啊,个个都让阴差网开一面,地府的轮回不就乱了?!

    “这是第二天过了今晚就到第三天了娘就得走了”老太太缓缓把相册合上,用手拍了拍:“昨天娘还想找你聊聊天来着可惜娘没注意吓着你了四儿别怪娘啊”

    钱四使劲的摇晃着我的胳膊,不停催促着:“翻译给我听!!快!!!翻译给我听!!!”

    “老太太说”我头也不回的把老太太先前说的话全翻译给了钱四听,心里忽然有了种莫名的悲哀。

    这老太太回来貌似就是想看看儿子,看看家人,结果这儿子怕她怕得不行,见着老太太拔腿就跑,真他吗

    “四儿”老太太呜呜咽咽的喊着,钱四虽听不懂泐睢文,但他貌似是感觉出老太太是在叫他了,出乎我的意料,钱四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娘啊”钱四泪如泉涌的捶地哭喊着。

    没等我拦住他,钱四连滚带爬的就跑到了老太太身边,伸出手想要抱住老太太的腿,但任由他怎么抱,双手所碰触的依旧是空气,根本就摸不到老太太的身子。

    或许钱四是脑子清醒了,他明白,现在坐在椅子上的并不是让人心惊胆颤的恶鬼,而是他自己的亲妈。

    钱四为什么开始会害怕他老妈?答案有很多,但我不知道正确答案是哪一个。

    怕鬼?怕他老妈害他?还是别的什么?我猜不到。

    “四儿以后好好过日子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老太太用手拍了拍钱四的脑袋,轻轻抚摸着钱四的头发,乐呵呵的说道:“娘这辈子没干过啥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能网开一面让娘在这儿多看看你知足了”

    没错,她是用手在抚摸钱四的头发,很奇怪吧。

    钱四摸不到她,但她能摸到钱四。

    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着钱四嘶哑的哭喊声,我静静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桌上微弱的灯光在我看来很刺眼,没了先前的温暖,反而让我觉得有点凉。

    “小兄弟!我妈说什么呢?!!”

    “老太太说她这辈子没干过啥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给她网开一面,让她能在这儿多看看你,老太太说她知足了。”我一脸不解的说着。

    老天爷网开一面?这是什么情况?为啥老爷子就没被网开一面呢?!

    “娘啊你别走啊四儿知道错了四儿是个混蛋娘求你别走”钱四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我就是个畜生啊!!!娘!!!我不该被吓着不敢见你啊!!!我不该躲着你啊!!!”

    “四儿以后少喝酒少抽烟多注意身子”老太太忽然笑了起来,语气里全是欣慰的意思。

    在她笑声落下的时候,只见她身子猛然膨胀了一下,随即,老太太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凭空消失了,连点踪影都没留下。

    钱四呆愣愣的看着空椅,眼泪不自主的流着,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走了,四哥你”

    “娘啊!!!”

    ***************************

    昨天我不经意间知道了一些关于咱们书的传言,嗯,都说咱们书友的素质好。

    哎呀,我听见这消息的时候真是欣慰万分激动莫名啊,可是仔细一想吧,这传言有漏洞。

    素质好应该等于=不骂姓易的不打姓易的不欺负姓易的不威胁姓易的不会拿西瓜刀砍姓易的不会勒死姓易的(后省略一万字)

    各位呀,为了让这传言的漏洞消失,为了给咱们书的书友正名,你们是不是应该把手里的菜刀还有准备勒死我的绳子先放下

    和谐嘛,和谐。

    (咱们的书已经写了一百天了!要不是昨天蜗牛提醒我,我都没想起来,蜗牛啊,你丫的记性真好!来让易叔抱一个先!)

    (都百天了,嗯,你们这群可爱的魂淡们是不是该记着给我投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