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八章 谈谈

姓易的2018-12-08 11:19:2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怎么回事?”我揉了揉眼睛,希望仔细看看那老太太的模样,但等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那道枯瘦的人影却已经失去了踪影。

    我皱紧了眉头,心说这情况有点不对劲啊,感情还带游击战的?一会出来一会玩隐身?!逗我呢?!

    一边想着,我一边把喜神锣拿了出来,毫不畏惧的往楼上走去。

    这魂魄肯定是头七刚过的魂魄,没跑。

    但是她的本事却比普通阴魂厉害得多,这点我就摸不清头脑了,是变异了还是基因变种?

    “咚。咚。咚。”

    清晰的脚步声,木地板被踩过的闷响,种种声音都似乎混合在了一起,窗外夕阳依旧,并没有先前我幻觉中的那种黑暗。

    可就是这种夕阳,却让我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害怕,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紧,当然,这可不是紧张很难描述我当时的感觉吧

    就跟老爷子去世的时候,我的感觉一样,只不过没那么严重,要轻很多很多。

    “嘶”

    邪龇声断断续续的在走廊里回荡着,没有了往日的阴森,似乎只是一种单纯的信号声,在我看来,这声音好像并不是在代表危险,而是代表了阴魂的出现。

    在走上二楼的第一时间,我就遥遥看见了站在钱四卧室门外的老太太。

    说真的,我真挺佩服这阴魂的,头七刚过,天还没黑,这鬼就不要命的敢出来乱窜,这胆儿可不是普通冤孽能有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看着她,手紧紧的握了握喜神锣的木槌,随时准备着敲击铜锣,以便随时制住她。

    对于这种道行不是太高的阴魂,喜神锣应该能有作用,当初的罗大海还不是被我这锣声给镇住了好一会儿?

    那哥们真要跟这老太太比起来,估计他们俩的本事是差不多的,能搞定罗大海,自然就能搞定这老太太。

    出乎意料,现在的老太太并没对我展开任何攻击,连“魔法攻击”貌似都没,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看着我,眼神很是阴森。

    “你怕这个吗?”我摇了摇手里的喜神锣,问她。

    老太太眼神有点迷茫,似乎是在思索,良久,她点了点头。

    “那么你就自觉点走了呗?非得要我动武啊?”我无奈的说,这鬼也许是才死不久的缘故,活人的意识很多,但好像也能感觉到对自己不利的东西,冤孽的第六感可不是咱们凡夫俗子能悟透的。

    老太太眼神顿时就变得阴狠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我,神经质的不停低吼着:“杀了你你想让我走杀了你”

    “您到底想怎么样,摆个道吧。”我脑袋都大了,这活祖宗又不好直接弄死,更不能直接打下去,可我劝也劝不动啊,这该咋办?

    听见我的问话,老太太没回答我,依旧死气沉沉的盯着我。

    “您是舍不得家人是吧?”我按照老爷子教我的套路问着话,见她表情有了些迷茫,急忙追问:“要是您真舍不得,我就让您见您家人一面,然后您安安心心的走,成吗?”

    老太太一扫先前阴冷的表情,犹如普通的老人一般,猛点着头。

    得,看来这事儿办成了,兵不血刃就能搞定这活儿,看来我龙山一霸的这外号真不是浪得虚名。

    “您先去卧室等着,我现在就叫您家人进来。”我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狗腿子的德行暴露无遗。

    只听噶吱一声门响,钱四卧室的房门幽幽一开,随即,便又咚的一声关上……

    下了楼,走到大门前,拉开了大门。

    钱四跟张庆海正站在外面抽着烟,一个是满脸的自信,另外一个,则是满脸的担忧。

    见到我出来,张庆海立马就迎了过来,钱四也是如此,丢了烟急匆匆的走到我身边,拽着我胳膊问我:“我妈走了吗?!”

    “没呢,老太太想要见你一面,她舍不得你。”我耸耸肩。

    一听这话钱四的脸就变了,霎时间,难掩的惊惧就从他眼里冒了出来,我估计他是被他老妈吓出后遗症了。

    “哎呀,你墨迹啥呢,赶紧滚进去见你老妈一面,送走她老人家,你也就安稳了不是?”张庆海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劝解着钱四,偷偷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意思是:你牛逼。

    钱四哆哆嗦嗦的问我:“要见我老妈啊?”

    “是啊,咋了,你不想见?”我有点奇怪的看着他,要是有机会能让我见老爷子一面,我估摸着自己真能豁出命去,可是这钱四好像是

    想到这里,我又回忆了一下那老太太的造型,顿时了然。

    那老太太的皮肤皱褶很严重,呈惨白色,还有一些让人心惊胆颤的尸斑,那双眼睛早已没了活人的光彩,略显干瘪,全是惨然的死气。

    老人穿的寿衣就跟我扎出来给纸人穿的寿衣一样,看起来可不是普通人能够闹得住的,如果大半夜的被这老太太吓一跳,绝对够一乐的。

    “能不能不见啊”钱四说出的话真够让人无奈的,张庆海眼珠子一瞪,充斥着东北口的话就喷出来了:“你他吗连自己老妈都怕?!还是不是爷们?!”

    钱四想要辩解,但张庆海显然没给他这机会,仗着一米八还要多的魁梧身材,抬手拎着钱四的脖子,往前一扔,钱四就这么轻松飘逸的进去了。

    “我跟他进去看看,张哥你先抽烟歇会儿,没事,甭担心。”我说道,见钱四踉踉跄跄的样子颇为狼狈,我真忍不住开始鄙视这孙子了。

    “吗的!真他吗丢人!!”张庆海怒骂道。

    随着一声门响,我叹了口气,走上前扶住了双腿发软的钱四。

    “你真的害怕你老妈吗?”

    “我”钱四迟疑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我。

    我笑了笑:“你不是孝子吗?”

    这话就纯属是在打人的脸了,但我现在是真忍不住,你他吗缓个精神劲儿咋现在还没缓过来呢?那可是你老妈!

    忽然,我表情一愣,老妈。

    虽然我活了二十多年。

    虽然我上过大学受过教育。

    虽然我看过各式各样的电影跟小说,但是

    母亲这两个字真是对我有点遥远了,别看我比谁都明白,其实我真不明白。

    老妈在每个人的人生里,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

    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但我没有得到答案,可老爷子给我说过。

    “就跟我一样,每个人的老妈,就跟我对你一样的重要。”老爷子的原话。

    当时我笑得没心没肺,差点没把眼泪笑出来,老爷子的这话可是有很大漏洞的,每个人里,可不包括我。

    老妈,那是什么东西?

    在我想着的时候,竟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冷颤,这不是因为我感觉到了阴气或者是其他超自然的原因,就是单纯的感觉冷。

    被丢到龙山外的时候我不过是个婴儿吧?

    那好像是一个能够冷死活人的冬天,我

    “真冷啊。”我揉了揉脸,自言自语似的笑着。

    被我扶着走的钱四疑惑的看了看我,仿佛是害怕我被鬼上身了一般,试探着问了我一句:“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我摇摇头,在走上二楼走廊之前,我随口问了句:“你老妈对你重要吗?”

    钱四没有迟疑的点头。

    “那么你为什么害怕她?”

    钱四沉默了一下,苦笑着说:“被吓出后遗症了,你别笑我,我看见我老妈这样,真的是有点怕。”

    “是因为陌生吧,她看起来跟你老妈原来的样子不太一样了。”我安慰道,扶着他上了走廊,拍了拍他背:“走吧,去卧室。”

    “真要去啊”钱四腿肚子又有了发软的迹象,语气都颤了起来:“要不您帮我跟我老妈谈谈吧?”

    “你胆儿咋就这么小呢?!”我感觉有点烦了,没跟他多说,连推带拉的拽着他往卧室的方向走着,嘴里不停的安慰着:“你老妈又不能害你,怕什么呢?!”

    就在钱四要跟我继续探讨是去还是不去的时候。

    卧室的门,开了。

    ****************************

    明天是星期五了,也是这星期里我最轻松的一天,不用加班,所以想请个假休息一天,当然那天还是一更哈,不是不更。

    星期六跟星期天就和上星期一样,还得被那丧心病狂的老板安排做些惨绝人寰的任务,郁闷。

    明天开始,接连三天一更吧,下星期一恢复,请各位谅解啊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