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章 钱四

姓易的2018-12-08 11:19: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二天一早。

    我本来是不想醒的,但头真疼得不行,也就是早上八点多的样儿,直接就把我给疼醒了,比自然醒还精神。

    “我草下次不喝这么多了”我揉着太阳穴,满脸的悔不当初,心说昨晚上咋就这么被灌了呢?!

    我不是记得应该是我在灌他们啊吗的难道是我记忆力出现偏差了?

    事后我问过当天晚上的人,他们给我的答案是:你喝了两杯白的就上头了,结果你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灌,谁要拦着你你就跟谁急。

    一切都证明是我太高估自己了,真的,二两的量非得喝一斤,那不是找死么?!

    天气很好,太阳高悬在半空中,懒懒散散的散发着让我头晕的阳光,我倒也不感觉闷,就是热得有点闹不住,没醒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

    胖叔懒洋洋的坐在床边的木椅上,跟个老头子似的,抽着烟靠在椅背,一脸笑容的看着窗外天空中温暖的太阳。

    似乎是听见我嘀嘀咕咕的声音了,胖叔头也不回的问了句。

    “醒咧?”

    “啊,醒了。”我点头笑道。

    胖叔乐呵呵的拿出烟盒,丢给我一支烟,自己没点,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着,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随着啪的一声,火机上猛然窜出了一缕火苗,等我点燃后深吸了一口,胖叔已经开始张嘴催促了:“快气(去)做饭!饿都饿咧!”

    “好嘞,您坐着,小人这就去给您弄好吃的。”我狗腿子的笑着,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毕竟胖叔是伤员嘛,总得有点优待不是?大清早的可得吃点营养的东西!怎么都得给胖叔好好补补。

    这么想着,我理所当然的拐进了花圈店旁的牛肉粉馆子,花了二十五来了两份加卤猪蹄的牛肉粉。

    等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张庆海的电话来了。

    “小易啊,出来吧,咱们一起过去。”

    “行,我现在就出来。”

    说着,我把早就准备好的背包拿上,给胖叔招呼了一声,说是要出去办点事,晚上或者明天回来,胖叔也没多问,嘱咐了我一句小心点就没再多说。

    出门的同时,我给周雨嘉打了个电话。

    “雨嘉啊,你能来店里一趟不?”

    “怎么了?”

    “我得出去办点事,你来帮我照顾一下胖叔成不?”我打着电话关上门,左右看了看,见张庆海正站在街口冲我招手,我点点头,对着他走了过去。

    “行,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车边,抬手接过张庆海递过来的烟,笑了笑:“走吧张哥。”

    “走着。”张庆海帮我拉开车门,哈哈大笑着拍了拍我肩:“你这次可得整好点,给你张哥挣点面子!”

    钱四,咱们贵阳商业圈里的某个名人,生意做得挺大,主要是干房地产的,身家比谢天河的家底大上一些,但还是比不上张庆海。

    在车上,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回忆着张庆海给我说的话,想了许久也没琢磨出钱四家闹鬼是属于什么个情况。

    按理来说,老人寿终正寝之后,魂魄自然会归入地府,等待投胎轮回,除非是有特殊情况,例如去世的人是被害死的,导致魂魄怨气冲天,无法入地府轮回。

    当然,特殊情况都很少,大部分的人的魂魄在头七之后,都会直接被拉入地府。

    说到这里我也不得不说两句,关于人死魂魄下地府的这事,其实并不是像许多电影里演出来的那样,真实的情况很复杂。

    老爷子给我说过,人死的同时,就会看见有几个阴差在附近站着。

    等魂魄离体之后,这些阴差就会给魂魄说些话,大多都跟“规则”有关,这所谓的规则,自然就是指在头七之前,阴差所规定的允许魂魄做的事跟不允许魂魄做的事。

    如果出了点差错,或是魂魄不听话想要强留在阳世,那么就会被阴差中途强制带入地府,进入轮回。

    以上是老爷子给我说的关于魂魄入地府的第一种说法,他还说了第二种。

    “地府就像是吸铁石,人的魂魄在头七之前就是普通的魂魄,但在过了头七之后,魂魄就会变成“铁质”的,直接会被吸入地府。”老爷子当初是这样给我打着比喻说的。

    人死后到底会看见什么,这点好像真没人仔细的研究过,包括老爷子也是,他一直都有研究的机会,但似乎从来都不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话说回来,俗话说心愿未了的魂魄不入地府,这点是有依据的,也是没依据的。

    这么说吧,一百个去世的人,其中有九十九个心愿未了的。

    心愿或许是放不下家人,想亲眼看着自己的后辈长大,或是有什么事没有做完,所以不能去投胎。

    如果真按照心愿未了不能投胎的说法来看,那么留在阳世的魂魄可能就得比现在的魂魄多上几千倍或是上万倍。

    事实告诉了我,现在的阳世所存在的魂魄其实并没有那么多,但是却还是有一定的孤魂野鬼,这点又跟上面所说的冲突了。

    魂魄留在阳世到底是为了什么?它们是怎么逃脱阴差追捕或是地府吸引留下来的?

    这点我真说不清,恐怕老爷子也说不明白。

    也就是四十多分钟的样儿,车就已经到了龙洞堡附近的一个别墅区,张庆海笑着指了指前方一个正站在大门外徘徊的中年人,给我说:“那就是钱四,你一会儿叫四哥就行。”

    就在这时候,钱四似乎是遥遥认出了张庆海的车,对着我们招了招手。

    “张哥你可算来了!!”

    停车,开门,张庆海没跟他寒暄,直截了当的就把我介绍了出去。

    “这就是我我说的小易,他可是这方面的大行家。”张庆海一脸自豪的指着我:“人可是给你请来了,等给你解决了这事,咱几个出去好好吃一顿。”

    钱四是个四十多五十的中年男人,此时的他正穿着衬衫,满脸愁容,听见张庆海这么说他立马就露出了一丝激动,急忙走过来跟我握了握手:“小兄弟,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客气了,要不咱现在就进去看看?”我客气的笑着,摆出了一副义不容辞的造型对他说:“这事可拖不得,咱们得早点解决。”

    “请请请!!”

    说真的,我现在有种爱跟张庆海这类似人打交道的感觉,和他们混熟了,很多麻烦事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

    就像是昨天闹的那事,如果不是张庆海来帮我解决了,那么后面必然还是得周岩出面,或者是我鱼死网破的搞孙超他家一道。

    当然最后的那条是实在不行才出的下策,随便弄人可是要遭天谴的,我的命还长着呢,可不能乱浪费了。

    “小佛爷他们不是要来贵阳吗要不然我就找张庆海帮我把小佛爷这事给办了?”我一边想着一边跟着钱四往里走,想到这里,立马就自言自语似的摇了摇头:“不行,那孙子属于不要命的类型,如果真把他逼急了,这***放我黑枪,那可真闹不住。”

    “老四,你家人都搬出去了?”张庆海拿出烟分给了我们,自己则点上了一支。

    钱四点点头:“都搬出去了,包括工人我都叫走了,就怕出事。”

    两分钟后,钱四将我们带到了一栋靠近山林的别墅,我随意打量了一下这地方所处的位置,心说有钱人就是好,住的地方都是依山傍水的。

    别墅后一百多米就是围栏,后面则是几座青山,三四个保安亭就立在旁边,陆陆续续的有着保安进去休息,有着保安出来巡逻,几乎随时都能看见不少保安在别墅区里游荡,由此可见这里的保卫力度还是挺牛逼的。

    “就是这里了,小兄弟你看你是?”

    “没事,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我进去看看。”我见钱四面露惧色,便笑着帮他铺了台阶:“这地方你们还是别随便进比较好,免得出事,我进去就行了。”

    “诶!好嘞!”钱四担心的嘱咐着:“你进去可得小心点。”

    “老本行了,您就放心吧。”我摆摆手,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张庆海,就是前文里出现过的人物,第一卷的黄鼠狼那部分,嗯,见有的人已经忘了,特意提示一下。】

    【明天还是两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