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章 接活

姓易的2018-12-08 11:19:2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十分钟后,我们一行七人浩浩荡荡的就出了饭店,在张庆海的提点下,直奔附近的某家低档烧烤摊。

    注意,对于有钱人来说,只要是随意摆在路边的烧烤摊都是低档的。

    “这摊子的位置二十年没变,牛逼不?”张庆海叫来一打啤酒,豪气千云的用牙齿咬开了瓶盖,然后捂着嘴叫了半分钟:“我草质量牛逼了!”

    在这里我说几句话吧,几年后的我有了个结论。

    有钱人的德行还真不能一概而论,当皇上的不也有明君?哪会只有昏君?

    就拿这么些年的经验来说,有钱人主要分为以下的几个类型。

    第一,装逼无限度,眼珠子比天还高,代表这一点的人就是孙超他爹,还有谢枫的老爸谢天河,只不过准确的说,谢天河属于第二种。

    第二,在该装逼的人面前装逼,在不该装逼的人面前不怂,但能不卑不亢。

    谢天河就属于第二种。

    至于第三就少见了,这种有钱人大多是平民出身,为人处世非常极端。

    要么就跟暴发户一样目无余子,要么就跟张庆海一样有着一颗普普通通的心。

    “张哥,今儿谢谢你了。”我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本来想敬张庆海一杯,但我一想,要是这杯酒喝下去就吐了那得多丢人?

    于是我就拿雪碧一杯干了,豪情万丈。

    大黑他们谁都没说话,也许是在张庆海这种有身份的人面前,他们很不适应,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一个个都在埋头吃着烤肉,谁都没说话。

    “你们这群小孩子啊就是爱闹,但也应该闹,这说明你们年轻。”张庆海哈哈大笑的看着大黑他们,热情的招呼道:“你们几个小伙子赶紧吃啊,一会儿烤肉就凉了。”

    “张哥,二十年前有烤肉吗?”我好奇的问,心说二十年前的贵阳还有烤肉摊?我不是记得那时候的贵阳应该挺穷的啊

    “我的意思是这摊子二十年没变,但没说他们是一直卖烤肉的啊。”张庆海笑道。

    我拿出烟递给了张庆海一支,又分给其他人,自己最后才点上。

    就在我打算要找个话题活跃气氛的时候,张庆海忽然说了起来。

    “小易啊,哥得拜托你件事儿,前几天才去找你呢,但我去找你的时候花圈店里没人。”张庆海抽着烟,期待的看着我:“能帮张哥一个忙不?”

    “您说。”我点点头,没直接答应,毕竟有的事能干,有的事儿不能干,这是老爷子所说行里的规矩。

    张庆海拍了拍我的肩,站了起来,走到了不远处的墙角,跟个混混似的蹲了下去。

    “咋了张哥?”我跟着他蹲了下去,疑惑的问道。

    就张庆海这副模样,外人一看绝对就知道他是老板,西装革履外带劳力士这些就不说了,最主要的就是他的气质,那可不是普通人能表现出来的。

    当然,就是因为如此,来来往往的行人才把他当猴儿看。

    “我有个哥们家闹鬼。”张庆海低声说,语气有点颤,估计他是想起来黄鼠狼那件事儿了,毕竟他是个普通人,或者说是一个有钱的普通人,对于神神鬼鬼的事张庆海现在还是蛮害怕的。

    “让我去帮忙收拾了?”我问道。

    张庆海点点头,又摇摇头,低声说:“这事儿也挺闹腾的,也不是让你去收拾吧,但是吗的这鬼把我那哥们吓得可不轻”

    随之,张庆海抽着烟,缓缓就把这事大概的始末给我说了说。

    他的那个哥们姓钱,叫钱成,在贵阳这片的商业圈里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比不上张庆海,但身家也绝不比那个孙振家差。

    圈里的人都爱叫他钱老四,因为这人在家排行老四,前三个都是姐姐,他是最小的也是家里唯一的男丁。

    “他爹在十年前就走了。”张庆海抽着烟说:“一个月前吧,他老妈也去世了,就在他老妈的头七过后,家里就开始闹鬼了。”

    “这么巧?”我吹着风感觉有点凉。

    “就这么巧,那鬼好像就是他老妈。”张庆海点头:“他听见过那鬼的声音。”

    在钱四老妈的头七过后,钱四的别墅里就经常有人在走道哭哭啼啼,似老人的哭声,听起来好像不大,但实际上这声音却大得让人不敢相信,连在别墅外的保安都能听见。

    当时钱四也是有点怕了,鬼嘛,谁不怕,然后第二天就找了几个所谓的能人,让他们去帮忙把这鬼收拾了。

    对了,那时候他并没发现那鬼是他老妈。

    结果很是让人无奈,三个能人有两个进了医院,说是癔病,疯疯癫癫的直接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了,剩下的一个运气不错,那孙子跑得快,但貌似有点慌不择路,莫名其妙的就从二楼跳了下去,腿折了。

    见到这种情况钱四也没办法啊,正准备先搬出去再找能人去收拾那脏东西呢,没想到就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钱四发现了一件让他不敢相信的事。(那时候是大中午,属于大阳成阴的时辰,钱四之所以会选大中午搬家那就是怕鬼,他觉得鬼怪大中午不能出来,但显然是错了,准确的说很多普通人都会犯这种错误。)

    那时候不过是中午一点,钱四正收拾东西呢,忽然感觉内急,于是就跑到了卧室的洗漱间里进行五谷轮回,刚擦干净屁股出来,他就看见了一个他不想看见的东西。

    一个瘦弱的老太太正阴森森的坐在床上,满脸怪笑的盯着钱四,那老太太穿着的衣服是死人穿的寿衣,似乎还是纸做的,胸口一个大大的寿字格外刺眼。

    “当时钱四就被吓晕了,忒丢人。”说到这里,张庆海摇了摇头:“事后钱四才想明白,坐在床上的那老太太不是别人,就是他的老妈。”

    “钱四的老妈?”我有点摸不清状况了,按理来说过了头七阴魂就应该下去了啊,感情还能留在阳世闹腾家里人?

    不对啊,如果没点怨气,这鬼不应该会留在阳世啊。

    “张哥,钱四跟他老妈的关系咋样?”我问。

    “好得很啊,钱四可是咱们圈里出名的孝子,他孝敬自己老妈可是从来不记成本的。”张庆海满脸赞叹的说。

    我把烟头扔在了地上,笑道:“这事交给我办了,保准让老太太安安心心的下去。”

    “就知道你行!”张庆海大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肩,挤了挤眼睛:“搞定了,哥请你吃饭,再封个大红包给你。”

    “甭,今儿这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呢。”我苦笑道。

    张庆海瞪了我一眼,东北口很正:“滚犊子,少跟我扯淡,既然都叫一声哥了,张哥能不帮你?红包收也得收,不收也他吗得收。”

    得,张庆海绝逼是黑社会出身的,不管外人信不信,我是信了。

    看这口气跟狠话,真是太黑了

    见他一脸的坚持,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咱们能换个方式吗?”

    “啥意思?”张庆海一愣。

    “我那几个哥们毕业几年了,工作”

    我话说到一半,张庆海摆摆手,起身,带着我走回了烧烤摊,坐回原位。

    “小伙子们,最近我公司缺人,你们有心气过来拼拼吗?”张庆海笑道。

    大黑跟三口互相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一愣一愣的菲尔普斯,最后跟成子一样把目光都转到了我身上,意思很明白:这事是你牵的线?

    “张哥人实在,公司有实力,你们去好好干,吗的,有钱了老子还靠你们养活我呢。”我骂骂咧咧的吃着烤肉,对他们眨了眨眼睛:“开花圈店不容易啊,以后你们可得救济救济我。”

    “我草!!”成子是最沉不住气的,激动的看着张庆海:“张哥啊不不,张总,我们一定会努力的,您放心!”

    “没问题,小易介绍的人,我信得过。”张庆海笑着,凑到我耳旁低声说:“明儿我打电话给你,你等着我电话,成不?”

    我点点头,见我答应了下来,张庆海便松了口气。

    “走着走着,走一个!”

    “走着!!”

    夜,十一点整。

    跟他们喝完之后,我感觉酒精又有点上头了,脑子一个劲的发晕,等我摇摇晃晃的回到花圈店的时候,貌似已经吐了三次了。

    “咚咚咚。”

    “开门儿诶~~~查水表了~~~”我扯着嗓子喊着,跟个酒疯子似的,跟烂泥一般坐在门边傻笑了起来。

    没一会儿,门就被里面的人打开了,我歪着头一看开门的人。

    哎哟我操,这谁啊?

    闻着这人身上淡淡的香味,我不自主的打起了哈欠,傻笑得更傻逼了。

    “下次少喝点吧。”周雨嘉无奈的走了过来,扶着我起身。

    “你咋来了?”

    “胖叔说他身体不好,不能随便出门,就麻烦我帮他带宵夜了。”周雨嘉笑道。

    感情胖叔脸皮也挺厚的啊,给人分配宵夜的任务还真不脸红,要是我的话,我肯定没脸干出这种事儿,妥妥的。

    “叔呢?”

    “看电视呢。”

    “背我进去呗。”我傻逼呼呼的笑着,把头靠在了她肩膀上,跟个偏瘫似的往里走着,事后我想起这场景都不由得一身冷汗。

    还好周岩不在,要是周岩看见这场景,他能活吞了我。

    周雨嘉无奈的笑着,笑声很温婉,没有往常的样子:“以后少喝点吧,要是没人给你开门,你就得睡大街了。”

    “吗的不是有你么!”我没好气的说道,皱了皱鼻子:“对了,我要问你个事儿。”

    “什么事?”

    “你是不是”我打了个哈欠,倦意越来越明显,眼皮子都睁不开了。

    剩下的话我也不知道问出来了没有,但我觉得,应该是问出来了,否则周雨嘉也不会沉默了下去,在我看起来人事不省的时候,她低声念叨了很久,似乎是在回答我的话,但我一句都没听清。

    我问的话很简单,也用这话问过周岩,但都没有得到答案。

    “你是不是有事在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