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章 你是不是想跟我找乐子

姓易的2018-12-08 11:19: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街边,我们遇见了正往花圈店走的周岩。

    他好像有点心不在焉,走路的时候眼神都有点恍惚。

    “三口,您今儿这造型有点装逼啊。”周岩看见我们,脸色一变便哈哈大笑着迎了过来,给了这群老兄弟一人一个拥抱,一边拥抱,一边损人。

    被损的最厉害的莫过于三口。

    “小周同志,我们都是国家的好干部,脏话,粗话,那是说不得的。”三口义正言辞的说着,满脸正气:“信不信我让人查你家水表?”

    “去你大爷的,我家就是负责查人水表的。”周岩笑着说,但笑容有点不自然。

    一边聊着,我们就分开打了两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的某大饭店,据说今儿有人请客请在那儿,让我们带着自己去就行了,甭带钱。

    周岩跟我,大黑,咱们三个是一辆。

    三口,菲尔普斯,成子,他们三个一辆。

    也就是个前脚停后脚到的事儿,半小时后,我们一起到了饭店门外下车,然后等人。

    说真的,我不得不说说一件事。

    吗的我跟他们在一起就觉得自个儿的档次在蹭蹭的往下掉,真心的。

    “你们几个孙子真没素质。”我看着正蹲在花台上抽烟的他们,一脸忧国忧民的说:“要全中国的人都跟你们一样,咱们的中华美德就基本上挺尸了。”

    说完,我没在意他们鄙夷的目光,跟着蹲了下去,点上烟抽着。

    这是我们第二次开同学会了,开会的气氛绝逼很不和谐,随便猜都能猜出来。

    上一次开的同学会就跟炫富大会似的,如果不是周岩力挫群雄并且教育了某个人一顿,我估计那天开会的人都能打起来。

    这不,几年过去了,被教育的人混牛逼了,听大黑说孙超那混球开了家公司,身价也有个好几百万了,更别提他上头还有个身价千万烟厂高层的爹。

    被教育了,孙超那王八蛋绝对的怀恨在心,我们估摸着,这次他要跟周岩继续拼拼。

    拼的项目就是个人实力,毕竟他爹跟周岩他爹不是一个档次的,有钱不一定牛逼,有权才牛逼。

    如果不是周岩他爹不爱搞歪门邪道,我估计他爹的身价也能上千万。

    “你周岩不是牛逼么?还不是一个吃稳定工资的法医?能跟我比?老子白手起家!”孙超的想法很可能是这样的。

    除去他爹的帮助还有行里人的帮助还有无数后门,嗯,他确实是白手起家,连本钱都是亲自从他爹那儿搞来的。

    “孙超那孙子我是真不爱说他,一个专业的同学,他装个JB啊?草他吗的。”成子的东北口很重,比当初大学时的东北口重多了,连草(cao第四声)他吗都变成了草(chao第四声)他吗。

    “人牛逼呗。”大黑笑呵呵的说道。

    三口耸耸肩:“如果不是我退出江湖了,我非得把他送上菊花台让他看看满城尽带黄金甲。”

    “我估计他今天要开车来。”菲尔普斯一脸的专业:“还得带他媳妇,当然,也可能是年轻貌美的小三。”

    “必然啊,人都放话要请我们吃饭了,肯定得把本钱装回去啊。”我笑着,抽了口烟,缓缓吐出去:“大黑,游泳哥,在北京待得咋样?”

    “还行吧,合租呢,房价挺稳的。”大黑抽着烟说道。

    “妞儿不错,就是成本高了点。”菲尔普斯言简意赅,直插重点。

    就在这时候,周岩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向着不远处的公厕走去,骂骂咧咧个不停:“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聊着,这***也不把包房先订好,真是故意让我们等啊”

    我见周岩起身,便给大黑他们打了个招呼,跟上了他。

    在公厕里,周岩站在了一个靠里的位置,我站在他旁边。

    表情不一但动作异常整齐,拉开拉链,掏家伙,洒水。

    “孙子。”

    “怎么了?”

    “你他吗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呢?”

    “没。”周岩说道,语气隐隐约约有点变化,但并不是很明显:“走吧,出去了,再墨迹三口就得说你膀胱有问题了。”

    我拉上拉链,转身,跟上周岩,趁着还没跟大黑他们汇合,忍不住说道:“咱们是兄弟,有事就别瞒着我。”

    “不会瞒着你,放心吧。”周岩摇摇头,笑容忽然又恢复了以前傻逼呼呼的样子,搭着我肩便向外面走去。

    很久后我才知道,周岩说的那句话后面,其实还有一句,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

    “能不瞒着你我就不会瞒着你,被逼无奈才瞒着你,木头,别怪我。”

    “主角”出场总是特别的慢。

    等我们一行六人蹲在街边抽了一盒烟,其余人才来姗姗来迟,见到我们的时候很是惊讶啊,个个都在惊呼“哎呀不是七点才集合吗你们来得这么早果然同学之情重于天啊。”

    周岩是负责联系我的人,也是负责联系大黑的人,也是负责

    我只想说周岩我草你大爷,你他吗不是说五点吗?!

    “记错了,哎呀,最近记性差。”周岩这么给我们解释道,随即便哎呀一声装作异常惊讶的样子走到了几个老同学面前,客气的打着招呼:“小云变漂亮了诶,结婚没?老张你看看你这造型,果然是有老板范儿了!”

    见到那些陆陆续续赶来的老同学,我们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虽然笑容里没了当初在学校里的纯粹,但却多了一分怀念。

    孙超是最晚来的一个,开的是一辆路虎揽胜,具体价格我倒是摸不清,但目测这算是上百万的车。

    停了车后,孙超便搂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向我们走来,脸上的笑容看似真挚,但只要是明白这孙子个性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说句“我草你他吗能笑得再假点吗?”

    “大家这么些年没见了,今儿可得好好喝一顿。”孙超笑着,看了看穿着一身休闲装的我们,又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岩,咧嘴笑道:“走吧,去包间。”

    看见他眼里隐隐约约的不屑我就有种扭头走的冲动了,装蛋呢?!

    半小时后,人差不多到齐了,大包间里的两桌刚好坐满,一桌是孙超跟一些穿着西装的成功人士还有成功女士坐的,另外一桌就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坐的了。

    谁都没谈怎么分桌,一切都自然而然,或许这就是因为圈子跟圈子之间的不和谐导致了不少人都爱找跟自己差不多的人坐在一起。

    不少人都这么觉得,跟比自己混得好的人坐一起有压力,跟比自己混得差的人坐一起感觉丢人不入流。

    现实有时候就这么现实,挺操蛋的,但谁也改变不了。

    隔壁桌的孙超跟那些成功人士聊得不亦乐乎,笑得满脸菊花开,等服务员开始上菜了,他才站起来做出点东道主该有的姿态。

    “大家都这么些年没见面了,都有变化,但咱们的感情还是在的。”孙超笑着对所有人说,除了我们六人帮之外,其余的人要么就礼貌的应了一声,要不就像某几个成功人士跟女士一样开始捧臭脚。

    我笑了笑,低声对大黑他们说:“瞧孙超这演讲技术,都快赶上咱们导员的水平了。”

    “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晓薇。”孙超估计是要开始装逼了,而且是从自己女人身上入手,想要以早有女朋友的身份来打击某些单身汉。

    那个名叫晓薇的年轻女人对我们礼貌的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转过头跟身边的人聊了起来。

    “孙超啊,咱们是不是该喝了?”周岩看不下去了,但我觉得他是饿了,忍不住对孙超说:“咱们的感情都在酒里呢,走走走,喝!”

    “行,喝。”孙超脸色不变的笑着。

    接下来的一切都照本宣科,互相敬酒,互相聊过去的事,都希望从大学的那段时间里找到共同点,以便让同学会的气氛不再那么尴尬。

    在吃饭的同时,我也在观察这些过去的老同学。

    每个人的变化都很大,天翻地覆吧。

    不说我们寝室的六个,就说说别的。

    原本斯斯文文的姑娘现在穿得比电影上的明星还性感,化妆用的粉底可真是跟不要钱似的。

    大学时的万人迷,也就是咱们专业的鲜花陈薇,现在已经看不见当初性感青春的样儿了,穿着很本分也很朴素,笑容里多了些难掩的沧桑。

    至于那些男性老同学变化就更大了。

    喝着酒的事后,互相跟同桌的人吐露着心声,要么就是在骂老板不是个东西,要么就是在抱怨现在的物价跟房价,声音并不大,似乎都害怕隔壁桌的人会听到。

    事实上很多人都不如意,毕业后都被社会冲打得头破血流,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正当我吃着饭跟人聊着的时候,孙超发话了。

    “神棍啊,最近都在干什么呢?还在开花圈店?”孙超开玩笑似的说道。

    周岩瞟了他一眼,低声对我说:“估计这丫的是被我教育过头了,现在不敢跟我碰,要对你开嘲讽了,要不我”

    我给了周岩一个眼神,示意他别冲动,好歹是同学,然后就随便答了句“你猜对了”,随即继续埋头吃饭。

    “你家那老头儿呢,还在跟你一起卖花圈啊?”孙超笑呵呵的问我:“我们公司有个下属的亲戚去世了,正需要这方面的东西呢,要不我叫他来找你?照顾照顾老同学生意啊。”

    “行啊。”我笑道。

    孙超见我面不改色,他也蛋疼了,显然是对自己的嘲讽能力不够满意,然后

    “你家现在状况咋样?还是原来那样子?”孙超还在笑:“要不就别开店了,现在开花圈店找不了几个钱,来我公司,叫上你家老头子一起来。”

    “我家老爷子身体不好,恐怕得拖你们公司后腿啊。”我拉住了周岩的袖子,以避免周岩忍不住把手里的筷子扔到孙超脸上。

    “没事,老人就得照顾,帮公司看看仓库或者去看看车库,挺好的。”孙超一脸真挚的说道。

    “姓孙的,别以为你姓孙你就是我孙子了,今儿爷爷我不想惯着你。”我打着酒嗝,脸色通红的擦了擦嘴,平静的看着他:“你是不是想跟我找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