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章 那几个兄弟

姓易的2018-12-08 11:19: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三天后。

    “你就穿这身气(去)同学会?”胖叔看着正在整理衣服的我,满脸的不可置信:“你活傻了吧?”

    “啊?”我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标准的T恤牛仔裤造型,好像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不知道同学会四(是)干撒(啥)滴?”胖叔忍不住要过来给我做一番思想教育,但还是被我摆手打断了。

    “知道,同学会又称装逼大会,我懂。”

    我打着哈欠,把烟盒掏了出来,在胖叔眼前晃了晃:“这个够装逼了吧?”

    “黄鹤楼1916,还行。”胖叔点头称赞道,想了想,走进了里屋,拿出一叠钱:“来,这些钱你拿着,身上抹油现金装个蛋啊?”

    当时我差点没哭出来。

    胖叔拿出的钱全是一百一百的红钞票,大概有个两三万的样子,拿出装逼那就不是装逼了,纯属是傻逼啊。

    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我他吗就是暴发户啊?!”

    “我钱包里有银行卡呢,还有五千多现金,够了。”我婉言谢绝,随即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了门,生怕胖叔追出来塞钱给我。

    人啊,就是贱,有钱的时候怕人塞钱,没钱的时候怕兜里没钱,做人真是难啊

    话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咱们中国的一个词语:惊喜。

    什么是惊喜?

    惊慌欲绝之后,又表现出喜闻乐见,这便是惊喜。

    在打开门的那一秒,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一个身形消瘦穿着T恤的猥琐汉子,朝着我飞起来就是一脚,直踢我的下三路。

    招式之狠辣,套路之猥琐,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这一脚,是冲着要我的命来的。

    “嘭!!!”

    “啊!!!!”

    各位肯定以为我中招了,起码有百分之五十的孩子会这样认为,姓易的你丫绝逼中招了。

    我能说你们太单纯了吗?

    最直白也是最有根据的证据在此。

    如果我中招了,那么必然泪流满面的得含笑九泉,既然含笑九泉了,那么还能坐在这儿给你们写这故事吗?

    那一声闷响,是我关门的声音,后一声惨叫,是

    “我的绝(脚)!!!”菲尔普斯在门外惨绝人寰的叫着,估计让不少路人都为之侧目了,对了,你们别问我他是哪儿的口音,我琢磨了这么些年,还是没搞明白这菲尔普斯到底是哪个国家的高人。

    听见惨叫,我漫不经心的开了门,故作一脸惊讶:“哎哟,我的娘咧,这不是咱们寝的游泳健将菲尔普斯么!”

    “王八蛋啊老子辛辛苦苦从外地赶回来参加同学会你他大爷的”这个一脸“我很风骚”的男人,就是菲尔普斯。

    “木头,这些年还过得好吧?”

    说这话的人是个黑大个,皮肤黑,身高一米九左右,在我们寝室里他就是最讲义气的一个,也是咱们寝的老大哥,很实在的一个人。

    “必须啊大黑!”我哈哈大笑着。

    “嘿!!孙子!!!”

    我下意识的朝着骂我孙子的人踢了一脚,他灵活的闪躲开了,一脸贱笑。

    这人就是成子,东北人,每次看春晚的时候,我只要看见赵本山上台表演就会打电话嘲讽他:“成子诶,你师父上台了,你不跟着上去扭两下?”

    “我就说木头这人最阴险了,你们看看,刚见面菲尔普斯的绝(脚)就被木头废了,这可真是”一个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过来,很自然的跟我互相拥抱了一下:“木头兄,别来无恙否?”

    “我去你吗的。”我客气有礼貌的说道:“你他吗再装得遭雷劈。”

    这个文质彬彬的人就是三口,他是我们这群人里装逼装得最牛逼的爷们,说起来他,恐怕我们那一届的毕业生就没不认识他的。

    三口,顾名思义,骂人的时候他就跟长了三张嘴一样,语速之犀利旷古烁今,脏话更是层出不穷凡人望尘莫及,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他骂人的时候。

    按照常理来看,语速很快的人骂脏话,一般人都听不明白,但三口骂人就不同凡响了,他语速是快,但能保证被骂的对象真能听明白,还能听出语词里的抑扬顿挫,连我们导员都夸他有当相声演员的潜质。

    当然,这只是他出名的一点,他之所以能让这么多人认识他,还是得归功于他的成名之战。

    各位都应该明白,在学生时代,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同学之间总是会有互相得罪的时候。

    就我们来说,得罪那种打一场就一笔勾销的人,那就得算我们运气好,最怕得罪的就是小人,特别是毫无节操且又丧心病狂的小人。

    三口当初就因为骂人太狠得罪了我们专业的一个同学,然后吧,那同学也没找人办三口,更没找他单挑,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任由这事过去了。

    一个星期后,三口收到了一个包裹,我们那时候就在场,吵吵嚷嚷的让他打开包裹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

    打开包裹的同时,三口,啊不对,所有在场的人,包括路人,都他吗石化了。

    “丧心病狂。”我痛心疾首的感叹道。

    “丧尽天良。”其余人痛心疾首的感叹道。

    三口沉默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低声吼了出来,千言万语就融合成了一句经典国骂:“我草!”

    包裹里的东西,是个充气娃娃,嗯。

    男版。

    我们隐隐约约都能看见那娃娃肚子上的八块腹肌。

    当时我们都能猜到这是谁干的,三口自然也能,但他没什么过激的动作,骂完后,笑呵呵的把娃娃收了,然后去隔壁街的超市买了盒避孕套。

    “老子得让他万菊不复。”三口在上寝室楼的时候这么跟我们说,随即,他一个人偷偷摸摸的钻进了“凶手”的寝室。

    那天,那寝室里,就那人自己在。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三口不到三分钟就出来了,笑呵呵的对里面的人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阳台。

    “三口是我大爷!!!”那人满脸惊恐的站在阳台上对下面的人大喊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三口的孙子。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话就是三口的座右铭,据他说,他进了寝室就干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脱自己裤子,一丝不挂。(包括三角裤都脱了)

    第二件事,拆套套。

    第三件事,给那人说:“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喜欢男人的,所以我决定让你万菊不复,免得你老送那些东西勾引我。”

    当时凶手就被吓哭了,捂着屁股差点没叫救命。

    综上所述,三口,是我们这群人里最猥琐最没节操也是最狠的人,没有之一。

    当然了,他也有弱点,他的弱点,就是我们心甘情愿认的老大,大黑。

    每次他犯贱或者来猥琐我们的时候,大黑就会挺身而出(挺是动词),义薄云天的帮我们收拾三口。

    天知道三口被吓成什么样子,看见一个一米九的壮汉赤着上身挺着腰往自己进发,虽然距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但是那种压迫感

    “我感觉我多年的痔疮都被治好了。”曾经三口这么心惊胆颤的说过。

    其实我跟周岩都明白,大黑是我们这群人里最聪明的一个,他明白一个道理。

    “人啊,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大黑喝酒的时候这么教育我们,还摆出了例子:“你们看,三口猥琐吧?想要吓唬他,想要让他服气,那就得比他更猥琐!”

    回想着过去的事,我脸上的笑容不由多了起来,伸手进兜里,想要拿出烟分给他们,但我犹豫了一下,又回了屋子。

    在胖叔奇怪的目光中,我拿了一包蓝黄出了门,嗯,五块一包的那种烟。

    “走,找周孙子去。”我自己点上了一支,直接把烟盒扔给了三口,三口笑着接过,也点上了一支,随即将烟盒扔给别人。

    毕业后大家混得都不是风生水起,有人工资稍微高点,有人工资低点。

    成子和三口都混得不错,一个月的工资快六千了,在那时候,这数目还是挺高的,菲尔普斯跟大黑混得不咋样,这点我知道,虽然他们打电话给我说的时候没多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现在他们还是挺窘迫的。

    他们工作不错,有升职空间,但还是得熬几年,毕竟他们没关系走后台,也没去找周岩办这事,更别说找三口他们了。

    社会就这个B样儿,如果你没关系,大学毕业后你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熬过去你就活了,熬不过去你就千古了,是爷们就得挺着,这是大黑经常跟我说的话。

    “走着,咱们今儿得好好喝一顿。”我拍了拍大黑的肩膀,他咧着嘴笑了笑,没说什么。

    忽然,菲尔普斯可怜兮兮的凑了过来,指着自己的脚:“孙子,我的绝(脚)被你废了,你得负责。”

    “行啊,三口,你那还有套套吧?”我义正言辞的说:“你们先走,我跟菲尔普斯去干点事儿,晚上来。”

    “我草!你他吗三口上身啊?!”菲尔普斯忍不住怒吼道。

    “我草!你他吗才三口上身呢!”我也忍不住了,三口是什么人物?他如果变成魂魄上了别人的身,我估计被他上身的人,真得万菊不复了。

    三口本来还在一脸怪笑的看戏,但听到这里,脸立马就黑了,好像是社会的沙石磨平了他的菱角,岁月的蹉跎让他骂人的技术也沧桑了起来。

    “你们俩孙子!!!老子”三口骂了半天也没把下面的话憋出来,急得一脸通红,最终还是怒火战胜了理智,冲上来想要以一敌二。

    然后就被我跟菲尔普斯联手揍了一个狠的。

    三口的单挑技术,连周岩,不不不,连周雨嘉都能险胜他。

    “我草你们大爷的”三口欲哭无泪的拍着屁股站了起来,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站在大街上,就那么傻逼呼呼的指着对方狂笑了起来。

    好几年了,总算又见面了。

    虽然现在天各一方,虽然现在

    还是那句话,操蛋的人身边总有一群跟着操蛋的人,今天跟他们闹了闹,忽然感觉自己就回到了大学的时代。

    那个年少轻狂傻逼呼呼的时代。

    ******************************

    第五卷登仙池台已经开了,这几天应该都是两更,嗯哼~~

    还有,写在这后面的字不用掏钱的,钱是按照一千字一千字的掏,你觉得我这儿到一千字了么?

    ==至于为什么不用附加语,那就是跟我强迫症有关了,要么一次性在一个版块弄完,要么就不弄,各位见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