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六章: 失手

姓易的2018-12-08 10:30: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如果说喜哨是施法成功的表现,那么邪龇(zi第一声)肯定就是邪灵煞鬼出没的表现。

我不知道在所谓的道家或者其他玄学传承里,喜哨跟邪龇分别叫做什么,但在老爷子教我的门道里,这两玩意儿的名字就是这样。

喜哨跟邪龇这两种声音是恰好对立的,喜哨带来的是好运,而邪龇则会给人带来麻烦。

邪龇的声音很特别,也很容易被人识别,它就是像那种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听一下都会让人头皮发麻。

在楼下响起邪龇的声音之后,整栋别墅霎时都安静了下来,一时间我都能清清楚楚听见自己的呼吸声,那种沉闷的气氛真的很折磨人。

“啪!”

忽然,一声脆响从楼梯口的下方传了过来,我听得很清楚,这就像是那种用手掌拍地面形成的脆响。

我握了握手里的蚨匕,皱紧眉头盯着楼梯口,等着那玩意儿进我的套子。

王雪属于恶鬼,这玩意儿应该是见着活人就开干,我的泥人就放在楼梯口旁边的墙根下,那孙子一上来就能看见泥人,恐怕第一时间就得进我的套。

现实跟电影不同,电影里的鬼怪能掐死人,或者是像美国1987年拍的《鬼玩人2》一样,各种血浆乱飞,各种虐待主角,啥本事都有。

那些都是电影,现实就比较美好了,鬼如果想害人,那就只有两种方法。

第一,给人制造幻觉,让人自己干掉自己。

第二,冲身,也就是常听人说的鬼上身。

罗大海就是被鬼怪冲身死的,他硬是把自己肚子给剖开了,还憋着气把自己憋死,正常人能干出那些事儿吗?

说来也是谢天河运气好,啊不对,是谢天河全家的运气都好。

他昨晚上出去应酬了没回来,他媳妇跟丈母娘出去旅游了,今天早上才到的贵阳,别墅里晚上也没什么佣人,貌似就谢枫一个人在别墅里。

死也只死了他一个,谢天河一家的运气都怪好的。

要知道,王雪这种恶鬼,基本上见着活人就开干,跟打了鸡血似的,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在她眼前晃悠的活人。

如果昨天谢天河也在别墅里,我估计昨晚上死的就不止谢枫一个了修仙高手在校园最新章节。

“啪!”

又是一声脆响,我脑门上已经见汗了,看着拐角的楼梯口,我心跳越来越快,就像是要从胸腔跳出来了似的。

我不知道一会楼梯口那里会出现什么,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啪啪的响。

人为什么害怕黑暗,就是因为未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你压根不知道黑暗中潜藏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虽然别墅里有着灯光,但楼梯口那里是一个拐角,也是视角盲区,我完全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在往楼上走。

只能屏气凝神的听着那种离我越来越近的脆响,静静等待那东西露出真面目。

“啪。”

这一声脆响实在是离我太近了,她也许已经到楼梯口了,但我的位置是在拐角的后面,压根就看不见这玩意儿。

只需要再响一声,再近一点,这东西就出来了......

可事实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一切都是我太过于理想化了。

下一声的脆响不是在楼梯口响起的,而是.....在我身后响起的......

“啊......”

听见这一声诡异的嘶喊,我头皮一炸,一股子冷气立马就在脊梁骨里窜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右手紧握住蚨匕,猛的转过了头去。

看见站在我面前的这东西,我舌根子都快凉了.

亲娘咧.....这玩意儿是个什么东西......

在我身前半米处,一个女人正裸着身子站着,双眼紧紧的盯着书房的大门,脚步轻抬,一步一步的往大门那儿走去。

先前的脆响就是她走路发出的,这女人压根就没穿鞋!

皮肤已经是一种焦黑色,仿佛是被大火烧过一般,不少地方的皮肤都开裂了,从裂口处还能看见里面血淋淋的肌肉组织。

一双圆睁着的眼睛格外醒目,也许是因为她全身漆黑的缘故,眼白看起来格外凸出,甚至是有了一种鱼泡眼的感觉。

虽然有藏身符帮我掩盖自己的身形,但我还是心里没底,看见这种近在咫尺的恐怖画面,真的有种崩溃感。

“不按常理出牌啊。”我咬紧了牙,按理来说这种恶鬼是逮着人就开干啊,她怎么不去冲泥人的身子呢?!

难道是没注意到泥人?!一心放林佳他们身上了?!

嗯.......这还真有可能!

我想了想,没再犹豫,把兜里的打火机拿了出来,使出全力砸向了走廊尽头,也就是泥人所在的地方。

虽然我是坐着的使不出全力,但火机这东西只要使点劲砸到了墙上,一般都得爆执掌花都。

果不其然,火机很成功的在泥人身旁爆炸了开,随着爆炸声响起,王雪的脚步也顿了顿,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向了泥人。

我所看见的王雪其实是自己的幻觉,这个烧焦的躯体,就是王雪的幻身。

只有等待她冲了泥人的身子,我才能找到她的真身,只有这样才能干掉她。

“啪......啪......啪......”王雪一步一晃的对着泥人走了过去,所走过的地面都出现了一个个黑乎乎的脚印,而王雪的身形则越来越虚幻,刚走到走廊中间时,整个人就不见了。

现在可算是体现出我撒桃木粉的作用了。

桃木显鬼踪,这是老爷子教我的旁门左道,而不是湘密一书中的方术。

普通的阴魂都是悬浮在地面一尺之上,脚从来都不落地。

而恶鬼则不同,怨气过重会导致它们踏地而行。

我紧盯着地面上不断向泥人延伸的脚印,心也提了起来。

快进去啊,傻看着干啥呢?!冲它的身子啊!别带犹豫的啊!

见黑色脚印在泥人身前停住,我心里霎时就呐喊了起来,快点别犹豫,冲进去咱们不就完事儿了吗?!

约莫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泥人的身子忽然有变化了。

先是双手处膨胀了一下,再后整个泥人似乎都颤抖了起来,用蚨匕雕刻出的嘴也微微张开,发出了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

“啊!!!!”

在这种时候可不能犹豫,耽误一秒,说不准就得出现变动。

见泥人已经被恶鬼冲身,我拿着蚨匕猛的就站了起来,直直的对着泥人冲了过去。

泥人只是在一个劲的惨叫,却没其他动作,这是泥人镇成功镇住了恶鬼的表现。

虽然是镇住了,但也只是暂时的镇住。

对付王雪这种恶鬼,泥人镇顶破天也就能撑个一时三刻,半小时如果我没去把她收拾了,她就能从泥人体内破腹而出,把我收拾了。

几个呼吸的时间我就跑到了泥人身旁,拿出了先前让谢天河帮我准备的玉片,朝着泥人张开的嘴就塞了进去。

我用手捏了几下泥人的脸部,将其他部位的泥往嘴上捏了捏,死死的封住了泥人的嘴。

此时此刻,泥人剧烈的颤抖才缓缓停下。

玉自古以来就是辟邪的东西,但前提是经过雕琢的玉,例如玉佛,玉貔貅,这些玩意儿才是辟邪的。

而没有经过雕琢的玉则没有辟邪的功效,玉属阴,一些置放在阴暗处的玉,反而会招来阴魂让她藏觅其中。

谢天河给我找来的玉片就是一块普通圆形的玉片,成色不错,但没经过雕琢,这正是我想要的阴阳艳医最新章节。

泥鳅钻豆腐这道菜大家都知道,先把泥鳅放进温水里,再把冷豆腐放进热水里。

等开火后,水慢慢变得滚烫,泥鳅就会自己钻进豆腐里避热,最终变成人的盘中餐。

而我用的泥人镇正是跟泥鳅钻豆腐有异曲同工之妙。

恶鬼冲了泥人的身子之后,她会发现自己被困住了,而且这泥人是借喜神的力量开过光的,她在里面就像是活人在硫酸池里一样的痛苦。

越挣扎,泥人镇就会给她带来更大的痛苦。

为了避免这种痛苦,她会选择靠近玉片不再反扑,起码这玉片中些许的阴气会给她带来少许的舒适感,而且不反扑了自然也会舒服许多。

说白了,这玉片就是为了让她安心才放进去的,目的就是让她暂时不再反抗,而是乖乖的呆着,等我把她给收拾了。

恶鬼临死的反扑不简单,我不能给她反扑的机会。

现在我只需要照着玉片的位置一匕首插下去,借助了泥人镇的力量,以阳煞破开她的爽灵关,王雪估计就交代了。

拿着蚨匕,我轻轻在指头上划了一下,鲜血霎时流出。

蚨匕每次动用之前都必须要经过开锋,老爷子所教我的开锋就是用人血开锋,这也是最简单的一种方法。

我用自己的血抹在了蚨匕的两刃,双手紧握蚨匕,一边大喝着,一边使出全力插了下去。

“破!!!”

匕首插进泥人嘴部的时候,我清楚的感受到了刀尖抵住了一个硬硬的东西,这玩意儿就是玉片,而我先前塞入玉片的位置,正对着的就是泥人的爽灵关。

爽灵关位于人体的后颈部,在太阳穴后半寸,蚨匕虽然不长,但我一匕首下去还是能穿透泥人脖子的,从嘴部就能插到泥人的爽灵关。

“咻!!!!”

喜哨对于我来说不亚于天籁之音,听见这声音我就松了口气,吗的搞定了!

我低下头仔细看了看泥人,抽出匕首,又从泥人嘴部往里看了一眼,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先前的一匕首下去我直接把泥人爽灵关给捅穿了,那鬼应该也交代了.....

不对!

既然恶鬼被除,那么泥人应该会彻底裂开啊!

不应该是这样啊.......

“啊!!!”

泥人猛的一颤,先前已经被我掰裂的嘴大大的张开,一声刺耳无比的嘶嚎猛然就传了出来。

我愣愣的蹲在原地,突然间,一股寒气从脊梁骨骤然就窜到了脖子里,我脸上的惊色也慢慢变成了恐惧。

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