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十一章 分离

姓易的2018-12-08 11:17: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07年,十月,二十日。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胖叔的气色显然是恢复了些许,起码没当初那么夸张要靠氧气罩维持呼吸了。

    在出院的那天,所有我们遇见的医生跟护士,看着胖叔的眼神,就像是我看见自己初中数学考试得个五十九分的眼神一样,那么的惊为天人,那么的不敢相信。

    用他们的话来说:就这么一口气的人现在就出院了?!

    “饿社(说)啊陈三是故意整饿滴吧”胖叔被我跟海东青扶着上了车,直奔郑州的新郑机场,他的脸上除了难掩的后悔之外,剩下的就全是杀气了。

    毫不夸张的说,胖叔现在对于陈三的态度,就是欲杀之而后快,哪怕不能鱼死网破,也得拖着陈三共赴黄泉。

    或许大家都不会明白,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陈三怎么说也都是胖叔的救命恩人啊,胖叔为啥就想杀了陈三呢?

    很简单。

    各位应该没忘吧?

    当初陈三是怎么教我解除豺虫蛊的?那一瓶子东西真是

    总而言之,在我们看来,陈三跟恶心之间的关系就属于形影不离,有他在的地方,那就必然得出现一些稍微让人有那么一丁点不适应的状况。

    嗯,没错。

    这一次胖叔用来养阳的东西,比那个还恶心。

    虽然胖叔没有多问自己所喝的“粥”是怎么做出来的,更没机会亲眼目睹“粥水”的制作过程,但当胖叔在碗里意外发现肉食之后,他吐了。

    蜈蚣头若干,生鸡冠子若干,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虫等等。

    “一天三次,连服七天,以后多晒晒太阳,多吃点牛羊肉,少喝冰的东西,半年就差不多能养回来,这段时间不能剧烈运动,更不能用什么阴阳术法,你的体内阳不压阴,用术法就是找死,指不准半路就被反噬了。”陈三在临走之前这样嘱咐着我们,脸上的表情异常兴奋:“我还是第一次给人用蛊养阳呢!”

    “我草!”

    上面那两个没素质的字可不是我说的,是胖叔在听见陈三的那话后,字正腔圆的说出口的。

    悔不当初,痛心疾首,这两词儿用来形容胖叔当时的表情,真的是恰如其分。

    在送走陈三前,我塞给他了一个一万整的红包,当时陈三可差点没开口骂我,他就在医院门口问我,是不是看不起他了?是不是想打他的脸?

    听见这话我可找不着说的了,任由我再怎么解释,陈三还是那一句:是不是在打我的脸?

    最终,我只能把红包收回来,然后强行塞给了他五千块。

    美名曰:这是路费,要是您不拿这钱,以后我有事也不敢找您了。

    “那香水拿气(去)托运,应该不会弄坏吧?”胖叔靠在椅子上问我,我摇摇头:“肯定不会,包装得天衣无缝,这绝逼坏不了。”

    胖叔所说的香水,自然就是当初那棺材里的油状液体了。

    为了把这些玩意儿带回贵阳,海东青特意去沁阳市的古玩市场订做了一个檀香木盒子,上面刻着“珍藏纪念品”五个大字,然后他又花了五块钱跑到附近的复印店里,叫人彩色打印了一张纪念证书。

    短短一天的时间,我们拼死拼活搞来的宝贝,就成海东青加工出来的现代仿品纪念物了。

    在看完那个彩印出来的纪念证书之后,我一时间,依稀在脑海中意淫出来以下的画面

    “您好,请问您这些是”

    “香水。”

    “哦那么为什么这些东西的样子有点”

    “哦,那三个是香水瓶。”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咧嘴笑了笑,一会儿要是有人找麻烦,那么直接就叫海东青上去顶住,反正他那死人样战斗力够足,一般还真没人敢跟他闹。

    就算闹,也不一定闹得起来。

    就算闹得起来,也不一定打得过他。

    “你笑什么?”海东青忽然问我,眼里满是好奇。

    “对了胖叔,我还真忘了问你个事儿。”我猛的一拍脑门,想到了一个绝佳的话题转移海东青的注意力:“那天你在下面用的那个,就是那个山河化气,是啥招数啊?”

    “大阳镇阴,山河脉术里滴某个绝招,跟你们易家滴阳镇差不多,但应该没你们那个威力大。”胖叔摇摇头低声说道:“大阳镇阴,用了死不了,阳镇,用了就有很大滴可能哈气(下去)报道,威力跟风险是呈正比咧。”

    我哦了一声,心里对于“大阳镇阴”这招数,多少有了个概念。

    海东青旁听着我们的讨论,然后转头看向了我:“阳镇的风险很大吗?”

    “挺大的吧,看运气,运气好就死不了,运气不好说不准就挂了。”我笑着。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周岩打来的。

    “喂?”

    “孙子!你大爷的打算在河南玩儿多久呢?!”

    “老子今儿就回去了,你激动个毛,正准备给你打电话说这事呢!”

    “你今天回来?啥时候到?”

    我估算了一下时间,说道:“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到,你来”

    还没等我问出口,周岩直截了当的就说道:“老子来不了,晚上要加班呢,明儿记住请我吃饭,大爷的,我就说”

    忽然,电话那头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周岩好像是捂住了话筒在跟别人说话,模模糊糊的我也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大概过了两分钟的样儿,电话那头又恢复正常了。

    “今儿晚上雨嘉去机场接你们。”

    “啊?”

    “啊个屁,就这样,我先挂了。”

    我一愣一愣的拿着手机没反应过来,周雨嘉这丫头不是都快无视我了吗?!

    打电话不怎么接,发短信就直接不回,这是浪子回头啊呸,这是恢复正常的节奏?!

    “回去了得好好问问,这丫头到底是咋了”

    我心里嘀咕着,把手机放回了兜里,转头看向了窗外。

    胖叔已经睡着了,呼噜声惊天动地,一点都没在乎外人翻飞的白眼。

    对了,这是机场大巴,车上除了我们少说还有二十来个人。

    “叮铃铃”

    霎时间,一阵诺基亚特有的铃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海东青的手机铃声。

    “谁啊?”我好奇的问了句。

    海东青拿出手机看了看,猛的皱起了眉头。

    “我爷爷。”

    鸟人的爷爷?师爷他们口里的海老爷子?

    我本想八卦的偷听一下海东青跟他爷爷的通话内容,但天不遂我愿,海东青一句话都没说,就那么安静的听着电话那边的人说话,然后

    “我现在就回来。”海东青的脸上全是激动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种不受控制的表情,用个比喻,就跟他在不经意间,忽然知道了自己是国家主席的亲儿子一样,激动得不能自已。

    “我不能跟你们回贵阳了,我回一趟天津卫。”海东青激动的说道,转头看着我:“还记得我让你帮我的忙吗?!很快了!”

    “什么意思?说清楚点。”我疑惑的看着他。

    “等我办完这事回来你就知道了,很快了。”海东青莫名其妙的笑了笑,仿佛是卸下了全身上下的重担,轻松得不行。

    见此情景,我并没多问,耸耸肩就靠回了椅子上,闭目养神。

    反正这孙子嘴紧,任由我再问他还是不会说,何必浪费口水?

    在下午的时候,机场大巴在新郑机场外停了下来,我们拿着行李下了车,表情各不相同。

    (海东青这鸟人的武器都拿去“销毁”了,据说是被他扔在了山上的坑里埋着,以作为现代古物留给百年之后的人类瞻仰。)

    “你要回气(去)啊?”胖叔满脸惊讶的问海东青:“你爷爷回天津卫咧?”

    海东青点点头:“叔,你们先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我去买票。”

    “行,那么我带胖叔拿票去了。”我点头:“一切小心,有事打电话给我们。”

    “放心吧,没事的。”海东青说道。

    当时我并不知道,海东青这一走就走了半年的时间,没错,是半年。

    “走了。”海东青摆摆手,转身进了大厅。

    胖叔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走,饿们也该走咧,上飞机继续睡。”

    “行,走,回家。”

    我们谁都想不到,从今天开始,之后的一切都已经变得超出我们想象了,更变得不受控制了

    不久后,小佛爷来了湘西救我一命

    不久后,海东青被我一刀捅在了大动脉上丢了半条命

    不久后

    命运,这两个无比简单的字,或许谁都说不清,也猜不透。

    “轰”

    在进大厅的同时,天空中忽然就传来了一阵闷雷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天色已在不知不觉中发乌了,看样子是要下雨。

    “不知道贵阳下雨抹油(没有)。”胖叔与我一般,抬头看着天空。

    我笑着,拖着行李箱,转身进了大厅,胖叔随即跟上。

    “进去吧,要下雨了,估计飞机现在不能起飞,咱们慢慢等吧”

    ****************************

    先淡定,别急着掀桌而起,肯定有人对于木头捅海东青一刀这点疑惑了,甚至是想拿西瓜刀砍死我

    剧透一下,木头捅了海东青这一刀,那是有原因的,绝不狗血的原因,跟感情这方面没关系,这一刀可是

    嗯哼,还是不剧透了,大家慢慢看吧,友情提示,大多数时候,每当各位觉得猜对的时候,总会猜错,所以就别乱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