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十章 玉棺材里的东西

姓易的2018-12-08 11:17: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沁阳市,医院。

    “饿社(说)为撒(啥)饿觉得自己要死咧”胖叔脸色煞白的靠在枕头上,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脸上戴着个呼吸面罩,完全就是一副重病不起的模样,床边还有一个嘀嘀嘀的高科技仪器,貌似就是电影里的那种观察病人心跳还是脉搏的高科技。

    海东青跟我就坐在床边,一脸难受的看着胖叔,只感觉鼻子里酸得慌。

    胖叔已经没了往日的气色,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言语的神态,无一不是在往将死之人的那边儿发展,照这样下去,胖叔的身子骨可能就会

    “唉牛肉咋又涨价咧”胖叔冷不丁的冒了句。

    “啊?”

    “油条也涨价这日子抹油法子过咧”胖叔痛心疾首的说道,一脸的忧国忧民。

    海东青拍了拍我,指着电视说:“新闻。”

    我转头一看,顿时豁然开朗。

    被静音的电视机正在播报新闻,主要内容就是围绕着涨价这两个字展开的,无论是吃喝玩乐还是猪肉的价格再度上涨,这新闻里都善祷善颂了一遍。

    最让我喜闻乐见的一句话就是:“群众喜迎猪肉价格上涨,尽是拍手称快。”

    “您能靠谱点吗”我摇了摇头,心说胖叔这不靠谱的德行到底是谁惯出来的?

    “滚球饿又不四(是)即将千古咧扯着表情摆一脸悲伤滴造型你觉得很有艺术感么”胖叔有气无力的瞪了我一眼,想抬起手敲一下,只不过他好像没力气收拾我了,抬起手还没两秒就放了下去,手都是颤的。

    我揉了揉鼻子,干笑着把脑袋凑到了胖叔手边,伸出手帮他把手抬起来,然后敲了敲我自己的脑袋:“叔,等您身子养好了可不能收拾我,你看,我现在多自觉。”

    “瓜皮”胖叔笑得无比灿烂,仰头看着天花板,忽然问了我一句:“想要把阵局里损失滴阳气养回来不容易啊”

    “您别着急,我已经给陈叔打电话了,他明儿就到郑州,我让鸟人去接他。”我笑道。

    “细伢子,你可知道,养这些阳气得要多久?”胖叔笑呵呵的问道,脸色一紧,忽然就咳嗽了起来,眼神里的困倦越发明显。

    “你赶紧睡觉,好好休息休息,其他的事有我跟鸟人呢!”我急忙安慰道,帮胖叔拍了拍胸口顺气,见他咳嗽渐渐停歇,我这才松了口气。

    胖叔呼吸有点急促,似乎又有点呼吸困难了。

    “饿照这样子养着,少说也得等过完年才能养回来啊”胖叔苦笑着,看了看我们,摇摇头:“你们真以为养阳就四(是)几天滴事?”

    我张了张嘴,没说话。

    养**体需要的时间,这我肯定说不准,毕竟我又不是当事人,更不是帮人养阳的医生。

    吗的一开始我还以为只要一两个月的样儿看来是我高估自己的第六感了

    “现在四(是)九月中旬咧,估计得养到明年三月。”胖叔咳嗽了几下,指了指窗外的太阳:“饿们十月回贵阳,这太热,闷滴很。”

    我点点头:“行,这几天您先歇着,我叫陈叔过来看看,到了十月咱们一块儿回去。”

    胖叔说的话可没水分,河南这地方啥都好,就是天气热了点,准确的说是

    这么些年我去过这么些地方,气候最好的貌似还是贵阳,冬暖夏凉嘛,虽然我在那儿住了这么些年还没注意,但只要一去外地,立马就会想起贵阳的好。

    “木头,你说那人为什么要帮我们?”海东青坐在床上,满脸疑惑的看着我,语气里全是不解的意思:“那人难道就不是来拿宝贝的?”

    “说不准人是雷锋。”我耸耸肩。

    说来也怪,海东青对于那老头子似乎有很大的警惕性,胖叔也是如此,但在我看来,那左老爷子貌似不是坏人,这是我的直觉,虽然我的直觉就没准过,但是这次我还是这么觉得。

    挺傻逼的吧,我也觉得自己挺傻逼的。

    “小鬼子够狠,先拿赤颅之孽示弱,诱敌深入然后一次性围剿,这些狗日咧,坑死饿们咧”胖叔咳咳嗽嗽的笑着:“你们社(说)滴那个赤颅化术,饿听过,但都记不清咧,只不过现在被那人提起来,饿还真想明白咧。”

    话音一落,胖叔一边咳嗽着,一边给我们简短的解释了一下所谓的赤颅化术。

    “赤颅之孽,不入孽属,孽若阳人,其魂离体,自永世不得超生哉。”

    “阴非孽,其阴之盛,可制大阳,十阴若,三若,人触阴,大阳崩解,至死不能言也。”

    “赤颅化,起于宋末,盛于清初,以孽寄,必令眠,若孽亡之,阴自出,制孽之人自不能逃也。”

    (注释:摘于野史古籍《行云水录》,由清末文人成子藩所著,成子藩,字文与,号好生,生卒年已不可考究。)

    这三句话可不是那老头子的原创,据胖叔所说,这就是关于赤颅化术的唯一记载,当然,这记载的内容相当模糊。

    简单来说,这些阴跟赤颅之孽的关系,就如共生的关系一般。

    阴寄生在赤颅之孽的体内,在赤颅之孽受到外力打击而“身亡”之后,阴就会破开赤颅之孽的身子而涌出,帮赤颅之孽“报仇雪恨”。

    所谓的报仇雪恨水分肯定很大,但换个方面想,说不准那些阴并不是给赤颅之孽报仇,而是无差别的攻击周围人而已,谁离得近就先搞死谁,这种说法还比较靠谱。

    毕竟阴不是冤孽,不是人,也不是魂魄这么说吧。

    各位觉得硫酸会有思想吗?

    在胖叔看来,赤颅之孽的缺点,或者说是死穴,就是它们的魂魄!

    若是魂魄离体,那么赤颅之孽恐怕就真的会死,哪怕是不死,它们所表现出的状态也与死无二,或许这就是阴出来的原因。

    “古人本事真滴大,可不四(是)吹牛逼咧。”胖叔一脸笑容:“这种术法都失传咧,连饿都不知道其中滴原理,那群日本鬼子竟然知道,老天爷真四(是)不开眼。”

    “胖叔,这群鬼子是不是有点问题啊,他们在外面埋的人是中国人,但是在那密地里死的可全是日本人,他们既然要冤孽护阵,何必要拿自己人去浪费?干脆一股脑全拿咱们中国人加工成冤孽保护密地不就好了?”我满头雾水的问道,心说,那群鬼子可都是属畜生的,要真是良心发现了,那可就算是千古奇谈了。

    胖叔没来得及回答,海东青就给了我答案。

    “荣耀。”海东青靠在床上,看着我说道:“对于有武士道精神的小鬼子来说,荣耀比他们的命更重要,为天皇保护秘宝,那可是难得的机会,这种荣誉可不是能随便给外人的,更何况中国人在他们的眼里档次很低,不配给天皇保护重宝。”

    “这群***有点不要脸啊,那么干脆直接把外面埋的人换成自己人得了。”我骂骂咧咧的往窗外看了一眼,见没护士来巡查,我就

    “想抽么?”我拿出烟在胖叔眼前晃了晃,胖叔眼珠子一瞪,说,饿要!

    “饿不给!就四(是)不给你抽!”我陕西口音飙了出来,大笑着起身,打算去上个厕所顺便过过烟瘾。

    忽然,海东青叫住了我。

    “木头,你说那个老头子到底是谁?”海东青望着天花板,百思不得其解。

    “我咋知道呢?我又不是蓝猫!”我没好气的回道:“咱们别想那么复杂,想简单点,那老头子就是个雷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人红尘中,脱身百万里,你这么想他就对了。”

    “也是,想多了也想不出答案。”海东青说道,看了看我:“对了,等你回来,我们就研究研究那几个玉棺材,我们还没打开看呢,你快去”

    “吗的不去了。”我双眼一亮,几步就跑到了胖叔的床边,蹲下身把背包给拿了出来。

    一分钟后,装的有东西的玉棺材就被我找了出来,其他两个空空荡荡的棺材我没拿,毕竟我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这棺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真香,要是里面是灵丹妙药,咱们一人一口全吃了。”我抱着棺材吞了口唾沫,强忍着舔一口棺材的**,坐在了床上。

    这可不是我丢人,主要是吧,这棺材,太他吗的香了!

    “抽出这盖子,咱们就能看见”这是我。

    “快点,不要磨蹭,饿心都四(是)痒痒滴!”这是胖叔。

    “里面应该是吃的。”这是海东青。

    棺材盖子被抽出来的时候没有一点阻碍,也没有古物该有的卡顿感,就跟打了润滑油似的,用手扣住凸出的部分,还没怎么用力,这盖子就被我给抽出来了。

    说真的,我很好奇啊,这棺材在前面的颠簸中怎么就没被弄开呢?!

    “这是”我满脸疑惑的看着棺材里的东西,脑子彻底打结了。

    在棺材里,有一层近似于油状的物体,就附着在棺材的底部。

    透明,有香,凝固的程度非常高,只要不是使劲晃荡玉棺材,这些油状的东西就不会改变形态,只要它们不改变形态,看起来就跟块发香的玻璃一样,外人压根就看不出这是液体。

    “好香,真他大爷的香”我皱着鼻子闻了闻,欣慰的说:“这可比咱们找到的青铜人像有意义多了,起码能洗洗咱们的鼻子。”

    “能吃吗?”海东青问我,我愣了愣,把这问题推给了胖叔:“叔啊,这玩意儿能吃么?”

    胖叔一脸的苦大仇深,应该是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半响后,他的理智战胜了吃货的本质,咬牙切齿的说:“关上关上,吃哈气(下去)也不怕毒死你们!亲娘咧这味儿绝咧!”

    *******************************

    起这么早,想死,嗯,妈蛋,想死啊啊啊啊!!!!!

    对了,刚无意中那么掐指一算,明天这卷百分百收尾了,嗯哼,还会有个坑出来。

    ==好吧,其实到处都是坑,希望大家要HOLD住!!!

    (PS:话说是不是有人在背后黑我来着?为啥这两天总感觉有人在我背后嘀嘀咕咕的唱歌呢?小狐狸呀,你写的歌我已经看见了,那啥,你把你地址给我说一下,我晚上磨完刀过去,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