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八章 赤颅化

姓易的2018-12-08 11:17: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临死之前,人脑子里所想的内容,其实就只有一件事。(当然,自杀的人除外。)

    我他吗要怎么样才能活下去?

    在一个将死之人的面前,一切异变或许都会给他带来希望的曙光,那曙光的名字,叫“活着”。

    “轰!!!”

    “轰!!!轰!!!轰!!!”

    听着外面走道回荡的爆炸声,我们全都傻眼了,包括胖叔也是如此,犹如回光返照一般,看着门外的双眼里满是不敢相信的意味。

    就在这时候,我还没从这异变中反应过来,呆愣愣的回头一看,表情顿时就僵硬住了。

    只见围堵着胖叔的阴竟然开始后退,甚至有的阴还翻起了阵阵波浪,翻涌着向石门外涌动而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我一看海东青还愣在门边没动作,急忙大喊。

    “让开!!!鸟人!!!快闪开!!!”

    海东青的反应确实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望其项背的,在听见我大喊声的同时,海东青双脚猛的在地上一蹬,整个身子就跟是飘出去的一样,直直往石室的角落里飞去。

    在即将落地的时候,海东青就地滚了几圈减少冲击力,等他稳住身形的时候,那些阴就已经从门口冲了出去,过了拐角,再无踪迹。

    “怎么回事?!”

    “我去看看,你去救胖叔出来。”海东青说道,随即,还没等我回他的话,这鸟人猛然站起身就冲到了门边,拿着手电往外一晃,仿佛是看见了什么不敢相信的场景一般,或是,看见了一个不敢相信的人。

    “站住!!!”海东青大吼道,但语气并不是充满敌意的那种意思,而是有种莫名其妙说不清的意味。

    就在海东青要冲出门的时候,他似乎是忽然想起了石室里还有个处于发愣状态的我,还有一个即将要去下面报道的胖叔。

    “外面有人。”海东青先跑到了胖叔身边,低头看了看胖叔被蚨匕洞穿的手掌,然后咬了咬牙,没等胖叔反应过来,一把就将蚨匕抽了出来,但他似是控制好了力度,蚨匕只是从地下抽出,而没彻底从胖叔手掌上抽出。

    不得不说海东青很有脑子,给各位举个例子吧。

    如果有个人被敌人捅了一刀,那么必然不能把刀给拔出来,只是送医院,让医生来操作。

    因为刀在刺入人体的之后,流血的速度看似很快,但并不是快到了极限,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已经很慢了,如果有人自作主张的将刀从那人身上抽出来,那么被捅的人,估计就离死不远了。

    刀被拔出之后,所收缩的肌肉血管就会放松,血液自然会大量流出。

    当然,如果这一刀是刺中了大动脉,那么拔不拔都是个死。

    胖叔运气还是不错的,从他的流血量来看,这一刀貌似没什么要命的地方,况且阴已经退了。

    也就是说,他得救了。

    “饿操你个瓜皮轻点轻点”

    胖叔眼皮子一翻就晕了过去,再无声息。

    “快走。”海东青把先前放在地上的白玉棺材捡了起来,递给我,让我扔进背包里放着,又将自己包里的炸药雷管强行塞进了我包里,说是一会有用。

    “你看见什么了?!”我还是满头雾水,没从前面的情况缓过来。

    “那老头子,钓鱼那个,刚看见他了。”海东青说,在我的帮助下,他成功的把吨位级的胖叔背在了背上,一马当先的往外走着:“虽然只看见个背影,但我还是认出来了,就是那个老头子。”

    “外面到底是怎么了?”我不解的问。

    海东青低声说:“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出了门,我们并没敢闷头往藏宝地的外面冲,而是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的点点头,靠着边往外走,用手电不停在前方晃着,小心翼翼的扫视着走道中的情况。

    等我这么一看,立马就傻眼了。

    走道里横七竖八的全躺着日本尸首,也就是先前的赤颅之孽,在它们的脑门上无一不是钉着一枚钢钉,中间还穿插着一张用红墨黄纸画出来的符咒,咒词似乎很是复杂,打眼一看,上面的字符挤得密密麻麻就跟一群蚂蚁似的,看得那叫一个头疼。

    最让我捉摸不透的就是这些尸首的面部。

    先前我们进密室的时候,它们的脸怎么说还算是个人脸,但是现在完全看不出半点人的模样

    原本五官所在的位置,现在全是一些布满绿色粘液的窟窿,那些应该存在的器官,仿佛是被人为的挖了出来一般,空空荡荡样子的看得人心惊胆颤。

    “我们来的时候,那墙上是没字的,估计这些字是刚才那人写的。”海东青忽然说道,抬手指向了前方拐角的石壁,我稍微一愣,随即便顺着他所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因为距离较远的缘故,我看得并不清楚,只是迷迷糊糊的看见了有几行字,具体是什么内容,那就只能等我们过去了才知道。

    我看了看那些躺着不动的尸首,咬了咬牙:“走,咱们从它们让出来的路子出去,胖叔的情况不容乐观,咱们得拼一拼,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去。”

    “没事,胖叔的血都止住了。”海东青说,他也有点意外:“刚把他从那阵局里拖出来,这血马上就止住了,跟自然反应一样。”

    “屁,他流那么点血肯定死不了,但是”我咬紧了牙:“他流的不光是血,还有自身的阳气,如果不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以后肯定得落下病根,说不准这辈子他就得坐在轮椅上歪着脑袋欣赏夕阳的余晖了。”

    我说的这话并不是没有理由的,阴阳二气是人的根本,如果某种气散失太多,那么这人必然就得出点状况,要么就是成昏迷不醒的植物人,要么就是偏瘫。

    当然,也有可能会有其他的症状,只不过常见的也就是这两种。

    这么说吧。

    一个男人,身子里的阳气是百分之百。

    散失的阳气在百分之十以下,这可以自身慢慢修补回来,到了百分之二十之后,那可就很难补回来了,只能找行里人帮忙。

    说到这里,我也给各位说说,散失阳气的多少,与人体健康的关系。

    如果阳气的散失程度是百分之三十至四十,那么这人的身子骨就弱,容易生病,无论天气的冷热手心都是凉的。

    如果散失了百分之五十至六十,估计他就得重病不起,甚至越来越严重。

    如果散失阳气的程度是七十至八十,偏瘫,植物人,这两头衔就已经开始向他招手了。

    要是散失的程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这人准死,没跑。

    反之亦然,阳气散失会有严重的后果,阴气也是如此,只不过我们还没遇见这种情况,所以在此就暂且不提了。

    就我看来,胖叔弄了这么一会儿,气色完全就有点跟死人这两字搭边的意思了。

    我估摸着他的阳气散失程度,应该是在四十左右,或者更高一点,但绝对不会高到六十,要是真流失了百分之六十的阳气,他还有力气跟我们在那哼哼曲子?

    现在唯一能把胖叔“养”回来的方法,就是让他在医院里好好休养,然后“补阳”。(这可不是壮阳。)

    具体怎么补,这点我不知道,胖叔也应该不知道,但有人知道。

    陈三。

    下蛊人,祝由科的传人,这两种职业所学的门道里就有补阳的方法,当初老爷子就跟我说过,想要补阳,那就必须去找这两种行里人,有他们出手,只要不是太严重的“阳气损失症”,基本上都能给你补回来。

    看到这里,恐怕有的人就会有疑问了,损失的阳气补回来之后,那么病人的病,是不是就能好过来了?

    说直接点吧,病是肯定好不过来了,但要是及时把阳气补回来的话,那么还是多多少少能挽救一些的。

    胖叔流失的阳气不多也不少,要是有了陈三的及时救助,就算落下病根,也绝对不会太过的严重。

    现在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跑出去,然后将胖叔送到医院修养,再将陈三给弄到河南来。

    “别踩着尸首,小心点。”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海东青身前,领着他往走道的拐角处行去,目不斜视的造型不是因为我感觉凝重而严肃了起来,只是吗的不敢看那些尸首啊!

    看它们一眼,我就觉得它们要蹦起来掐死我,俗话不是说得好么,眼不见心不烦。

    在往拐角前进的途中,我胆儿都是提着的,心里祈祷着:“你们这群孙子可千万别给了我希望又让我绝望,要是你们真诈尸了,老子非得跟你们拼命不可。”

    等我走过了第三具尸首时,心稍稍松了些。

    走道里并没有异变,这些尸首应该是被人镇住了,而镇住尸首的人,目测就是将门打开,“救我们”出来的人。

    我实在是想不清楚这人是想干嘛,是想在外面埋伏我们夺宝,还是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救我们出来?

    无论怎么说,我宁愿跟他对上手,也绝不想回到那个密封的石室里。

    在阴蔓延的时候,那石室里给我们的感觉就只有绝望,真的,我看不见一丝生的希望。

    “好像能看清楚那些字了。”我小心翼翼把脚往前一迈,用手电的灯光照向了墙壁上那人所写的几行字,最上面的几个字是大号的,很显眼,至于下面的字则就还是有点看不清。

    那几个我所能看清楚的字好像是

    赤颅化术。

    ************************

    好惆怅啊,昨天貌似很多人都想砍死我,或者是弄死我,唉好悲伤的感觉

    某书友还说让我自挂东南枝你丫就不怕我半夜吊死在你家门口吓死你吗?!

    大家终于放松点了吧?嗯哼?

    明天一更哈~~~大家记住投投票~~~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