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五章 搏命

姓易的2018-12-08 11:17:1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胖叔你刚才是在”

    我话还没问完,胖叔摆了摆手:“炸阳,这手段对付普通冤孽还行,对付厉害的冤孽,哪怕是当初的阴之孽,也肯定会有反应,但是对这玩意儿好像没招啊”

    (注释:炸阳,不属于正统道家术法,也不属于堪舆一脉的东西,起源于民间,创出这种术法的人不可考究,据说是一民间奇人,以铜钱聚集少量的阳气,在瞬间迸发出来,以此达到击伤冤孽的目的,当然,威力不大,对付普通冤孽还行,对付稍微厉害点的东西,炸阳就没杀伤力了。)

    “这阴跟赤颅之孽很像,不惧术法,但比赤颅之孽还难对付。”我皱着眉头说道,见那些绿水蔓延的速度渐渐加快,我不由得心凉了起来,左右看了看,问:“咱们不是穿着鞋的吗?没必要怕吧?”

    胖叔叹了口气,摆摆手叫我们别急,随即,他低了低头,似乎是在墙边发现了什么,只见他走过去弯腰伸手一抓,掌心里便多了一只蟑螂。

    “这矿泉水瓶就像是饿们滴鞋子。”胖叔说道,把矿泉水瓶里的朱砂全倒了出来,将肢体颤动的蟑螂放了进去,盖上盖子。

    “正好让你们看哈(下),这些东西”胖叔说着,转脸看向了已蔓延到石室中间部分的“绿水”,毫无预兆的便站起身跑了过去,连我们都没反应过来,等海东青闪身上去想要制止住胖叔的时候,胖叔已经把该做的做完了。

    他只是给我们做了个演示。

    一只被“保护好”的蟑螂,一滩“绿水”,它们碰触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嘶砰。”

    在矿泉水瓶碰触到绿水的时候,只见绿水的表面猛然膨胀了起来,出现了一个“气球”,这个球瞬时间就把矿泉水瓶紧紧包裹了起来,其实就跟在上面罩了层塑料薄膜一样,透明的,能让我们看见里面的情况。

    绿水并没有渗透进瓶子里,但是瓶子所在的位置,却有了一种近似于导火索燃烧的声音,然后。

    砰。

    随着一声轻不可闻的闷响,那蟑螂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被炸成了一小团夹杂着绿色浓汁的肉末。

    瓶子依旧完好,在蟑螂爆炸之后,“气球”便霎时消失而去,只留下一个装着蟑螂碎尸与浓汁的矿泉水瓶子在水面上飘荡。

    这就是阴,在这种密封的环境下,它真的能要人命。

    “我们用石砖垫着过去?”海东青低头看了看,双眼不停打量着我们正踩着的长方形灰色石砖,向胖叔问道。

    “抹油用,地砖又不四(是)铁,阻隔不了阴阳。”胖叔好像对于阴这玩意儿很是了解,满脸难看的盯着那些绿水,随口说:“包(不要)想着冒充蜘蛛侠扣着天花板躲阴咧,你们看看那边滴石壁。”

    一边说着,胖叔一边用手指了指对面的石壁,我跟海东青没多想就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拿手电晃了过去,这光是看了一眼,我顿时就有了种双腿发软的感觉。

    绿水不光是在地板上蔓延,连带着四周石壁,天花板,全都在被它慢慢覆盖

    “命里该有八角米,走遍天下不满升啊”胖叔忽然笑了起来,无论是眼神还是表情,都莫名其妙的平静了下去。

    绿水依旧在蔓延

    此时此刻,它们已经蔓延到了石室中间的部分,所占据的面积甚至比石室的二分之一还要多了些许。

    臭味扑鼻,阴冷越盛。

    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彻底密封没有出路的石室,全方位不断蔓延的阴

    种种让人压抑的现象似乎一下子都出现了吗的

    这一次,恐怕我们真得死在这里,这不是开玩笑。

    突然我有了种不甘心的感觉,就如同亲人毫无预兆的逝去,就是那种不甘心。

    在这种不甘心和后悔的气氛里在绝望和焦急的夹杂下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现在的密室里,可是掉根针都能听到落地的响儿,我干涩的咂了咂嘴,想说一些安慰他们的话,但在即将说出口的时候,我发现这些所谓的理由,安慰人的言语,连我自己都安慰不了。

    挺可笑的,来之前我们都是兴致勃勃,但到了现在

    真的要死了吗

    “饿想四四(试试),看看山河脉术能不能搞定它。”在寂静中,胖叔的声音忽然响起,他的语气放松了下来,好像是找到了收拾眼前绿水的办法,

    他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我们:“我想到的办法,绝对就跟爷爷收拾孙子一样,轻松随意没有风险,放个屁说不准就能把这绿水给解决了。”

    听见胖叔的话,我和海东青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胖叔,在这瞬间,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了他眼里一种从未出现过的东西。

    事后我才明白,那东西,叫做决绝。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感觉到应该有的希望,而是莫名的心慌了起来,好似即将要失去了什么一般。

    阴距离我们更近了,最近的绿水,距离我们不过五米远。

    此时我们都靠在了尽头的墙边,拼着命想要跟那些绿水拉开距离,但貌似这跟苟延残喘没区别了,早晚都得死,不是吗?

    “胖叔你”海东青话没说完就被胖叔打断了。

    “你们滚边上角气(去)。”胖叔的口音不知不觉中变了回来,脸上的表情很无奈,指了指先前摆放宝贝的石台子:“滚过气(去)站着,包过来(不要过来)。”

    “胖叔你要干嘛?”我没听他的话,很直接的一把拽住了胖叔的胳膊,重复问了一遍:“胖叔,你要干嘛?”

    胖叔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海东青,咧着嘴一笑:“饿要做法,把这些阴全搞定咧。”

    “我们不是傻逼。”我死死的盯着胖叔,咬着牙低吼着:“你到底要干嘛?!!”

    “阴其实并不四(是)那么厉害滴东西,逃开就好咧,可惜啊,在这种密封滴环境里,阴,比阴之孽还要让人无可奈何。”胖叔说着,甩开了我的手,转身自顾自的走到了墙角,背靠着石壁蹲下了身子。

    “只要四(是)有能借力滴地方,它们都能追上,哪怕你四(是)蜘蛛侠,扣着天花板吊着也得死。”胖叔似乎是被自己的笑话给逗笑了,乐呵呵的用蚨匕在地板上刻画了起来,嘴里喃喃自语的给我们解释着:“阴就是一种特殊滴东西,不四(是)冤孽,四(是)邪物,它们算“生物武器”吧,饿还真抹油想到小鬼子搞到了这东西“

    “遇见阴之孽,饿们起码还能有地方周旋,但四(是)现在”胖叔在我们发愣的时候就已经坐回了墙角,点了支烟抽着,满脸无奈:“只能玩儿命了啊。”

    在胖叔说出这话的时候,我们齐齐的打了个冷颤,这石室里的阴冷感好像更重了

    毫不夸张的说,我在那时候,真的感觉到了死亡即将来临的压抑。

    那种感觉不是外人能想象到的,就像是有人用手掐住了你的脖子一样,但没用力,也没松手,就是这么慢慢的掐着,慢慢用力

    在你该死的时候,掐住你的脖子的人,就会毫不犹豫的扭断你的气管,无论你恐惧与否,该来的,总会来。

    “你们包(不要)过来,阵局已经完成咧,你们过来触动了阵气,饿会死咧。”胖叔无奈的笑容掩盖不了他眼底的严肃,就是因为这点严肃的存在,才让我们停下了脚步。

    正打算阻止胖叔的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反应不一的看着胖叔。

    “叔,你出来。”海东青双眼紧盯着胖叔,语气里隐隐约约有着哀求的意味:“你先出来,我们会有办法的,你别拼命。”

    “你们俩真四(是)瓜皮啊,饿胆儿有多大,你们又不四(是)不知道,咋可能随便拼命咧,这不四(是)走投无路了么。”胖叔无奈的看着我们,笑容里全是欣慰:“小海,你以后还四(是)多笑笑,一脸棺材板滴样儿,饿见着,心里闷滴很啊。”

    “叔你快出来”我的语气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看着地上那些被胖叔刻出的咒词,只感觉心都是颤的:“你快出来不要拼命我学的东西不是正统道术能解决它们的一定能你快把蚨匕还给我让我来”

    “叔!!!你出来啊!!!!”

    海东青的怒吼声在石室里格外震耳,与怒吼相搭配的应该是愤怒的表情,但海东青没有,他的脸上只有哀求,真的,是哀求。

    我跟海东青都不傻。

    胖叔如果真是拼命而不是去送死,那么他不会摆出现在托付遗嘱的造型,顶破天就是一脸的凝重或是冷静,而绝不可能是平静。

    此时此刻,他平静的眼神跟脸上的笑容都告诉了我们一句话。

    恐怕我得走了。

    “瓜皮啊,饿还抹油社撒(没有说啥)呢,你们激动个撒(啥)?”胖叔拿着蚨匕在地板上比划了几下,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平静。

    “饿还有点四(事)抹油做完,你们俩瓜皮记住帮饿做完咧。”

    “这三个玉棺材都四(是)饿师父想找滴宝贝,饿今天找到咧,虽然命不一定能带出气(去),但饿觉得,送你们出气(去)咧,也不算给他丢人。”

    “记住,帮饿把玉棺材带到陕西气(去),在坟头上拿给老道士看看,让他看看,这是(四)他徒弟找着咧,他抹油本事拿滴东西,被饿拿到咧。”

    “细伢子,你个瓜皮以后要好好滴,日子嘛,只要好好过,肯定就美滴很!”胖叔呵呵笑着:“小海,你个瓜皮太傻逼,以后注意点,包(不要)随便被别人骗咧,这年头,坏人多。”

    “饿社(说)啊饿滴运气咋就这霉么真四(是)”胖叔摇头笑着,语气越来越放松。

    就在我跟海东青愣愣的看着胖叔的时候,胖叔毫无预兆的就把握着蚨匕的右手抬了起来,然后将左手贴放在地面上,一脸狰狞的用蚨匕插穿了手骨,将手掌钉死在了地板上。

    这里地面所铺盖的都是石砖,但在蚨匕插下去的时候,石砖仿佛全都变成了豆腐,这种现象完全就不能用科学来解释。

    血霎时流了一地,胖叔的脸色也猛然白了下去。

    “你们快走!!!!绕开阴炸开路子出气(去)!!记住饿给你们社(说)滴话!!!快走!!!!”

    胖叔声嘶力竭的大喊着,用手重重一按蚨匕的刀柄,高声嘶吼。

    “天现三奇!!刀插九冥!!”

    “山河化气!!大阳镇阴!!!!”

    “开!!!!”

    “咻!!!!”

    ****************************

    不知道这章写得咋样,好蛋疼,总感觉没写好。

    要是真没写好,大家可别急着骂我,我已经尽力了

    明天一更吧,有很多东西得构思一下,这卷马上要收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