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四章 阴

姓易的2018-12-08 11:17:1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海东青是个盗墓专业户吧?

    没错,是这样。

    海东青是个以挖人祖坟为业的复合型人才吧?

    好像这点也没错。

    无论怎么说,他对于古墓里的机关布置还有普通格局,应该算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可是

    这孙子怎么就能让我们陷入了现在的困境呢?!

    入口已经被一块石板给严严实实的封住了,厚度未知,但我感觉这块石板绝对不薄,光是看上一眼我就觉得“我草我们肯定出不去了。”

    “这石板好像是从上面夹缝里掉出来的,应该不厚。”海东青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就打破了我的推测,脸色很平静,说道:“炸开门出去,我们现在”

    “那门不可能被炸开。”胖叔摇了摇头,语气很无奈:“这不四(是)古墓,四(是)抗日战争时期留下滴遗迹,那时候都有飞机大炮了,咋会用石板来当门呢?”

    闻言,海东青稍微愣了愣,点头说:“对,有道理。”

    这么说着,然后在下一秒,海东青猛的把腰间别着的手枪拿了出来,没怎么标准,抬手朝着那扇“石板门”就是一枪。

    子弹击中“石板门”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很奇怪,不像是子弹击中石头发出的声音,反而像是那种金属交击的声音。

    “里面是金属的,打不穿。”海东青叹了口气,把身上加工好的炸药拿了出来,三根圆筒子炸药,雷管已经插好了,一切蓄势待发,但他压根就不敢拿去搞爆破。

    先不说能不能炸烂那扇门,就说这石室的结构,要是塌了那可咋整?

    就在此时,那扇门外莫名其妙的传来了一股子臭味儿,不刺鼻,也不让人恶心,就是难闻。

    当时我还纳闷呢,这是什么味道?但等我仔细一琢磨我草!

    这他吗不是当初在罗大海家闻到的阴吗?!

    可当我仔细一闻的时候却发现不对劲了,这味道里似乎是多了股阴冷,没错,是人能闻出来的那种阴冷,就像是大冬天,你在零下十多度的地方用鼻子吸气所感觉到的感觉一样,只感觉鼻子发酸,鼻腔里全是冷冰冰的感觉。

    “原来杀招在这儿啊”胖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霎时就白了下去,双手哆嗦了几下,走到了我身边:“细伢子,把蚨匕给我。”

    “啊?”我没反应过来。

    “把蚨匕给我!”胖叔忽然大吼了一声,吓得我颤了颤,忙不迭的把蚨匕从腰间抽出,满头雾水的递给了胖叔。

    在胖叔接过蚨匕的同时,只听海东青低喊了一句:“有东西进来了,看地上!”

    闻言,我下意识的便把目光转了过去,顺着海东青手电照射的方向一看,腿肚子立马朝前了,就差那么一点“扑街”。

    那扇门并没把出口(也是入口)堵死,只是留了一条缝,一条不过巴掌厚的缝

    说真的,我现在还真希望这门把入口堵死,最好一点缝都别给我们留下。

    “那些东西是什么”

    一些不知名的绿色液体正在从缝隙里往石室中流动,我不知道这些液体到底有多少,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在石室里呆着,纯属是等死。

    不过两分钟的样子,这些幽幽冒着绿烟的液体就已经流到了石室最边的地面上,少说已经占据了整个石室六分之一的面积。

    就算如此它们却还在不断的蔓延,涌动,似是无穷无尽的一般,继续向着我们流过来。

    它们好像是想把整个石室的地面全都铺满,一丝不漏。

    “阴(yu第四声,烟气的意思)妈了个逼的!!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胖叔脸色难看的骂着街,表现得很歇斯底里。

    当时的情况可以说是危急到了分秒必争的地步,我跟海东青谁都没再多问,毕竟现在可容不得我们当好奇宝宝,更不可能给出时间,让胖叔充当教授给我们解释太多东西。

    几年后我在古玩摊子上碰巧收到了一本古籍,看完了那书,我才清清楚楚的知道了阴这东西究竟是个什么来历。

    阴气从某种角度来说,它也算是一种气体,充满能量,却又让人捉摸不透。

    光凭肉眼去看是绝对看不见阴气的,但若是等这阴气“液化”完成,恐怕就没人看不见了。

    液化后的阴气,便是阴。

    “生之于阳,触之即亡。”

    “常人触之,身裂肉烂,血水暴涌。”

    “道者触之,命殂道消,肉身烂尽。”

    “若邪孽,逐阳以害人,然,速不及牛马,常人见此物,即逃之,可免难也。”

    (注释,以上的殂(cu第二声),都是死亡的意思。)

    根据记载,死于阴之祸的人可不少,那书其实也挺有意思的,很像是正经格式化的年代大事记载,只不过其中的记载可跟官方的那些大事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其中记载的,全是骇人听闻的奇特事件。

    就因为它记载的格式很清晰化,所以我的印象也很深刻,特别是历史上的三次阴之祸。

    第一次的阴之祸,发生在唐朝武则天执政时期的神龙元年。

    第二次的阴之祸,发生在宋徽宗执政时期的崇宁三年。

    最后一次的阴之祸,则是发生在明朝时期,朱元璋执政的洪武年间。

    无论是哪一次阴之祸,都是引起了当时朝廷的震动,死伤人数也是骇人听闻,就比如神龙元年的那次事件。

    “天象险生,大邪将至,秽气冲斗,帝星殂亡。”

    这是武则天手下术士给她的消息,出人意料的是,这消息不光武则天知道了,没过多久,连朝廷里的不少官员都听说了这消息,当时武则天可是气得半死。

    虽然气,但那时候的武则天可不比以往,她在元年正月初的时候,就已经身患重病卧床不起了。

    也许是她知道自己命数将近的缘故,她并没怎么责罚那个术士,只是问了术士一句:“邪祟生于何地?”

    “祟若泉涌,生于西江,显于东南三百里。”

    果不其然,在这术士得到结论的第二天,距离帝都三百里之远的东南地,某个并不繁荣的山村里,忽然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天坑。

    (注释:天坑,地面塌陷而出的大坑,深浅不一。)

    那个坑并不算深,不过两丈深浅,其中的容积也不大,似是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但等官府接到消息前往山村的时候,众人都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在坑洞的地步,有着一层浅浅的绿水,看似浓稠,却给人一种莫名的透彻感。

    天色渐晚,官兵们也就在山村中驻扎了下来,说是要等朝廷里的“特派员”前来观察,这地方得暂时封锁了。

    当时谁都没想到,就是这么一掉以轻心,却让得三百余人死在了这一次的阴之祸里。

    第二天一早,附近的县令又调集了不少官兵前往山村,这群官兵也没多想,就那么听话的进了山,进了村落,然后

    “南至山岭,北至松头,长三里之地,尽盖血秽也。”

    “烂肉遍地,秽气熏天,来人闻之欲呕,心惊胆碎,惧至不能行焉。”

    光是这几句话就足以说明当时的场景了。

    其实也怪那些死者太倒霉,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看见阴也不认识,就那么在旁边扎了营地,晚上阴来了也没人通知,我估计那些在山村里守夜的官兵要么是睡着了,要么就是注意力不集中,等守夜的人注意到这事,恐怕阴都已经蔓延到他们脚下了。

    阴确实阴险可怕,出现消失,从不出声,只是有股怪味儿,但却没那么刺鼻,算是个“刺客型”的角色,就喜欢在不知不觉中偷袭你。

    至于之后这事是怎么解决的,那本书上还真没说清楚,就是说了有这么一件事而已,还说了一些不着关系的事,例如,这次的阴之祸就是武则天要驾崩的征兆等等。

    阴之祸的第二次出现,与第三次出现,都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出现阴的位置都距离帝都不过三里远,而死伤的人数,也都是在六百余人左右,这点就让我有点费解了。

    原书是这么记载的。(大段的就不搬了,具体的东西也就暂且不提了,字面理解差不多是那个意思)

    “崇宁三年,七月十七午时,烈日之下,地涌碧水,破土而出,自东河径至西昌府,两里之地再无生者也,碎尸层叠,怨气冲天,碧水忽入地缝,然,踪迹难寻焉。”

    “洪武七年,三月初三子时,清月皎洁,城外忽来悲号,须臾悲号大盛,去人只闻腥风扑面,恶臭来鼻,鸡犬亦尽,南角无复行人焉。”

    (注释:以上内容,皆摘抄至《三朝通史》,撰书人为明朝末期的一位野史学家,名吴思江,字长水,)

    “麻烦了,往后退,这些东西暂时过不来。”胖叔咬着牙说道,

    “这东西本事很大?”我见胖叔的脸越来越白,忍不住问道:“咱们吸到那些烟气没事儿吧?!”

    说句毫不装逼的话,我跟海东青还真有点害怕那些绿色的烟气,要是那些烟全是毒烟,那么我们可没地方哭去了。

    “烟气没事,但那些绿水不能碰,碰一下,立马就死。”胖叔手微微颤着,从兜里拿出了三枚铜钱,用蚨匕割破手指,将血沾在了那几个铜钱上,然后远远的抛向了正在蔓延的绿水

    只见胖叔飞快的用蚨匕在地面上悬空虚画着,似乎是在画什么符咒一般,随即,他从包里拿出了一炷贡香,点燃放在地上,抬头看了看已被绿水淹没的铜钱,没有迟疑,高举蚨匕,猛的插在了地面上。

    当时我还害怕这蚨匕被他一下子弄断了,但等我们仔细一看后,顿时,我跟海东青惊讶的不能自已。

    蚨匕的刀刃就跟插进了豆腐里似的,毫无阻碍的插进了地面石板一指长,只留下了些许的刀刃还有胖叔紧握的刀柄在外面。

    没等我们惊讶完,胖叔忽然叹了口气。

    “没用,这东西不是道术能搞定的,不,应该说”胖叔自言自语似的念叨着:“这不是普通术法能搞定的东西,是因为它的阴气太重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