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三章 白玉棺材

姓易的2018-12-08 11:17: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草,咱们胆儿真大。”我冷不丁的醒转了过来,哆哆嗦嗦的说道:“这可是那群日本畜生的藏宝地咱们来之前咋就没想到毒气这一说呢”

    一听我这话,胖叔也傻眼了,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半响才干笑出声:“饿社(说),饿们好像不会这么倒霉吧?”

    海东青看了看我们,无奈的摇摇头:“你们就没点常识?”

    “在二战时期,毒气的种类跟现在应该差不多,也就那么几种。”海东青往石室中扫了一眼,淡淡的说:“芥子气,沙林毒气,VX毒剂,梭曼毒剂,塔崩毒剂,路易氏气,还有其他的几种少见的毒气。”

    “这些东西的味道都跟现在我们闻到的味道完全不一样。”海东青皱了皱鼻子,低声说:“那些味儿要么就是大蒜味儿,要么就是特刺鼻的臭味,还有臭鸡蛋的味道,哪怕是有些毒气是有花香跟水果香,也绝对跟现在我们闻到的味道不一样。”

    闻言,我立马就松了口气,胖叔也是把心放了下去,笑呵呵的说:“饿就社(说)么,饿们运气好滴很。”

    海东青拿手电晃了晃,照着石室尽头的石台问道:“这香味好像是从那石台上传过来的,那上面放着的,应该就是宝贝了吧?”

    “应该是。”我说道,随即,皱着眉打量了一下呈长方形的石室,疑惑的嘀咕着:“这群日本鬼子咋就这么穷酸呢,藏宝地还真挺简陋的。”

    “那时候打仗呢,谁有时间花功夫来布置这里?”海东青说道。

    胖叔有点好奇,皱着鼻子闻了半响,眼睛里的疑惑都快压不住了,只听他问了我们一句:“这宝贝还有散发香气滴功能?”

    听见这话,我跟海东青都摇了摇头,异口同声的说,谁知道呢。

    按理来说,所谓的宝贝应该就是珠光万丈的神物,或者是看起来特复杂的玩意儿,退一百万步讲,哪怕是再超出点我们的想象,也不应该跟当初我们在奉天府里拿到的铜像有太大出入吧?

    散发香气的宝贝,长生的东西,这

    我脑子里飞快的回忆起了曾经看过的玄幻小说,从东方修真回忆到了西方玄幻,各种天马行空的东西都从我脑海里蹦了出来。

    长生果?!黄金龙的蛋蛋?!

    “我检查了,这里没机关,可以过去看看。”海东青忽然说道,胖叔跟我都没反对,毕竟对于机关这类的东西,他比我们熟太多,好歹人也是刨祖坟的专业户不是?

    在向目标前进的过程中,其实我们谁都没彻底的放下心,总会觉得要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但事实告诉了我们,你们几个孙子,全他吗是想多了。

    走到石台前的时候,我还有点不敢相信的意思,感情这一路就这么轻松的走过来了?

    “宝贝这确实是宝贝”海东青眼睛都亮了,不光是他,连我们也是如此。

    石台高约莫是一米五六的样子,通体呈立着的长方形,面积不过一平方米的样儿,顶上是斜着的,有一个正正方方的凹槽。

    先不说凹槽里的宝贝,光是说这石台子表面刻满的咒文,那就足以让我跟胖叔膜拜了。

    不仔细看,恐怕我们会认为这石台表面全是一个个芝麻大小的黑点,但当我们凑近一看才发现,这些全是密密麻麻的符咒,全是道家的东西。

    平常有个一尺来长的符咒,现在彻底被微缩了,还没一个小拇指的指甲盖大,这种手艺真的算是巧夺天工,整个石台一看,总感觉是件艺术品。

    (事后我们也琢磨过石台子的质地,很像是玉石,但石台表面的颜色却是灰色的,甚至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不规则花纹,这就让我们怎么都琢磨不出头绪来了。)

    当然,越是完美的东西,只要是稍微有了一丁点瑕疵,那么这点瑕疵,肯定会无限度的放大以导致人人都会注意到它。

    在石台的顶面,有几句话,不对,是几句诗,被人用利器刻在了上面。

    “字迹我不会认错,这个人,就是当初在大清重地里,你老太爷的尸骨旁刻诗的人。”海东青说,语气异常的错愕跟惊讶。

    经过海东青的这么一提醒,我跟胖叔立马就是一哆嗦,看着那些笔力苍劲的刻字,脑子里真有种神经错乱的感觉,真的,这点毫不夸张。

    吗的这人到底是谁?!!怎么到处都有他?!!

    “夜来无事观雨飘,雨水落地寻不着,手举残灯出屋望,雨过月明静悄悄。”

    “道为何?何为道?”

    “大雪可变风雨飘,风卷残叶可扶摇,因果寿数苍天定,说道是道道非道。”

    “青灯碎,长生渺,死复还阳不逍遥,酒肉穿肠心不乐,该是欢喜心却忉。”(dao第一声)

    “苍天有眼亦有道,命数天定莫徒劳,但行好事不为恶,莫问前程自逍遥。”

    (以上的诗句,在石台上并没刻出标点符号,此处所标出的符号,均是我自己推测后按照常理加上去的。)

    胖叔脑门上的冷汗接连不断的冒着,擦了又擦,依旧没把自己的汗给擦干净,嘴唇颤颤的半响没说一句话,还是海东青打破的僵局。

    “那人很厉害。”海东青语气越发疑惑:“你太爷是1916年左右去世的,这地方的建造,应该是在行动录里记载的,日军发现宝贝之后,也就是1939年左右”

    “中间隔了二三十年”说着,海东青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是陷入了一个死圈,想要琢磨出真相,却又怎么都想不明白:“不对,这不对,那人也可能是日军撤退之后才进来的,到底是”

    “想不明白就包(不要)想咧。”胖叔叹了口气,难得一见的做出了明智的决定,挥了挥手:“拿宝贝,饿们走,此地不宜久留。”

    我点点头,目光不由得从那些诗句上,移到了石台摆着的宝贝上。

    这宝贝,是真宝贝。

    虽然表面隔了一层玻璃,但摆放在凹槽里的三幅小型白玉棺材,却清清楚楚的映入了我们眼中。

    如果我没猜错,这几个棺材的材质,就与我们当初在大清重地里拿到的玉盒子一般,都是羊脂玉。

    就在我跟胖叔准备要仔细观察观察的时候,只听一声玻璃碎裂脆响,海东青的拳头就已经砸了上去,虽没有砸在玉棺材上,但足以让我们心惊胆颤了。

    “我草?!你他吗不怕砸坏宝贝啊?!”我忍不住骂道,颤颤巍巍的埋下头看了看,见海东青的拳头距离玉棺材还有半指的距离,我总算是松了口气。

    还好,要是玉棺材被他一拳头砸废了,我们真得哭。

    “刚我看了,这是普通的玻璃,力度好把握。”海东青说道,收回了手。

    我没搭理这脑子缺根筋的鸟人,先仔细看了看,随即便伸出了手,将摆在最中间的白玉棺材拿了出来,胖叔跟海东青也有样学样各自拿了一个,好奇的摆弄着。

    说来也怪,我刚拿起这白玉棺材的时候,只感觉手里沉了一下,摆弄白玉棺材之间,还能清楚的感觉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香味好像就是你这棺材发出来的。”海东青冷不丁的说道,好奇的看着我手里的棺材:“打开看看,里面好像有东西。”

    “饿这里面好像四(是)空滴。”胖叔拿着白玉棺材摇晃了一下,说道。

    “我这也是。”海东青说。

    我愣了愣,感情就我手里的棺材装着东西?其他都是空的?

    正想着,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当即脑子轰的一下就死机了。

    在先前我看见这几个白玉棺材的时候,还以为这跟花圈店里的那个破铜像没什么关系,起码卖相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可

    果然这些东西都有联系,而且联系还不小。

    白玉棺材的棺盖上,清清楚楚的刻画着一个老人的坐像,无论是神态还是坐姿,都跟我们所拿到的青铜人像毫无差别。

    此时我才发现,这棺盖不是盖上去的,是卡上去的,两边都有凹槽,平整的棺盖就如纸片一般,从长方形的一头往里卡,想要打开棺材,只需要轻轻一抽,把玉棺材的盖子抽出来就成了。

    就在海东青他们催促我打开盖子看看的时候,我不经意的就看见了老人坐像下的几行字。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我凑近了往坐像下方一看,念念有词的嘀咕着下面刻着的几句话,脑子里的疑惑越发浓重,稍微顿了顿话,随即又满脸疑惑的把剩下的话给念了出来:“青灯还阳,天赐长生”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这两句话,我记得是跟道家的《度人经》有点关系啊。

    (注释:《度人经》是个简称,此经文有许多称呼,例如,《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或是《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或称《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撰写人不祥,是道家重要经典著作之一。)

    “别在这里搞研究,我们得走了。”海东青拍了拍我,示意让我把盖子打开看看,先满足一下他们俩观众的好奇心。

    我点点头,没再继续磨蹭,稍微摸索了一下,便摸到了棺材盖的凸出部分,然后往外一抽

    “轰!!!!”

    别误会,这一声巨响可不是我们搞出来的,是入口那里传出来的。

    虽然我还没回头看,但我知道。

    今儿这篓子捅大了。

    我回头看了看,脸色霎时难看了起来。

    “现在想出去,好像有点不现实了”

    ****************************************

    大家记住投投票,嗯哼~~~明天继续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