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二章 香味

姓易的2018-12-08 11:17:1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走道里的声音很杂,嘶嚎声,怒吼声,金铁交击的声音,还有枪声,全都混合在了一起,比交响乐还交响乐,听得我脑袋那叫一个大。

    海东青仗着身子灵活反应敏捷,就在前方给我们当肉盾,不停的拖延着尸首进攻我们的脚步,少说顶了好几分钟,这鸟人硬是没受多大的伤,见红的地方也就脖子上那一道,除此之外再没有一道见红的伤口。

    “这些鬼子的武士刀,质量不错。”海东青颇有闲情逸致的夸赞着敌人,把被砍得坑坑洼洼的散弹枪丢到了一旁,拿出匕首就要继续跟赤颅之孽玩儿命,我还没来得及拉住他,这孙子双腿一蹬就窜了出去。

    只见海东青飞身一脚踢倒了挤在墙边的赤颅之孽,然后便高举起了拿着匕首的手,用刀尖狠狠的插进了身旁尸首的脸部,霎时,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就从那尸首的伤口处传了出来。

    没等后面的赤颅之孽跟上动作,海东青双脚一蹬墙壁,立马就换了个位置。

    说真的,海东青不去演生化危机真是屈才了。

    “看起来还真有种丧尸爆发的感觉”我一边往地上摆放着铜钱,一边嘀咕个不停,见七枚铜钱都照着北斗七星的位置摆放完毕,便暗暗松了口气,但心却是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

    这里可是小日本的藏宝地,连九局都被那群畜生弄了出来,难道守护藏宝地的冤孽就这么好对付?

    不对劲啊!

    但是吗的不想了,先把现在的情况稳住再说,其他的全是扯淡,如果还没进去就被这群鬼子弄死了,我估计老爷子能在下面拿大嘴巴子抽死我。

    “大鸟!!退回来!!快!!!”我大喊道,把蚨匕握在了手里,胖叔则拿着贡香站在一边,帮我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听见我的喊声,海东青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即便掉转了方向,借力使力的朝着某赤颅之孽的胸口上一蹬,也就是眨个眼的功夫,这鸟人就已经窜到了我们身前。

    “这次不会出纰漏了吧?”海东青忍不住的问道。

    “放心,原装的,我没改良过。”我有点脸红,尴尬的解释了一下,便将他拉到了身后,用眼神示意他别问那么多废话,大敌当前还问那么多,作死呢?

    “八嘎!!!”

    “吼!!!”

    在见到海东青退回我们阵营之后,那群赤颅之孽可谓是急眼了,瞪着眼睛拿着刀就想过来剁了海东青,看它们那表情吧,我估计它们是想把海东青弄成生鸟片,蘸点芥末活吞了。

    (原谅我只写这句日语,因为我就只找到了这句的拟声词,其他的还是难以描述啊,惭愧惭愧。)

    靠前的几个赤颅之孽高吼着就向着我们冲了过来,脸上的肌肉跟类似于血管的神经似乎有融化的迹象,没错,是融化,都在腐化成黑水往下流淌。

    “你们捂住耳朵。”

    我不知道这是好现象还是坏现象,我只知道,自己该动手了。

    “北斗七星耀生**天罡地煞佑我降魔”我念念有词的拿着蚨匕在铜钱上方比划着,海东青见那几个赤颅之孽正在向我们猛冲,手捏得死紧,如果不是胖叔死死拉住他,恐怕这鸟人已经出手前去拦截尸首了。

    赤颅之孽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现在已经到了我们身前两米处的位置,估计放个屁的功夫它们就能冲过来。

    此时此刻,我高举起了匕首,怒吼着就把刀尖朝着阵中摆放在天枢位的铜钱插了下去。

    “开!!”

    “轰!!!!”

    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对面的赤颅之孽就如被风吹到的纸人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了地上,霎时便毫无声息。

    整个走道里的尸首全倒了下去,此时我才有机会粗略的数一下刚才敌人的数量,这不数还没事,一数我就对海东青肃然起敬了。

    虽然吧,他是仗着地方狭小居于后面的敌人冲不上来,所以才能跟它们周旋这么久,

    虽然吧,他是仗着身子灵活,所以他

    吗的,海东青真挺牛逼的。

    倒在地上的尸首一共有十八具,仔细一数,确确实实的是十八具。

    这走道里的小鬼子们一个不落的全被我放倒在这儿了,嗯嘿哟我草!

    这么一想,我好像比海东青更牛逼啊。

    “这下子耳朵可算是废了。”我龇着牙花子倒抽冷气,耳鸣的感觉让我咬紧了牙,好一会儿才缓下去。

    我敢保证,刚才的这一声巨响,绝对比海东青在奉天府引爆炸药时的那爆炸声还响,哪怕是我耳朵被捂住

    “怎么回事?”我看了看自己紧握着蚨匕的双手,又感受了一下耳边传来的感觉,心说这是哪个孙子不要命当雷锋帮我捂耳朵呢?

    转脸一看,我恍然大悟。

    是鸟人。

    “你耳朵是不是不要了?”海东青耳朵里塞了两块布片,一看他残破的衣袖,我就知道这布片的来历了,估计是刚撕下来的。

    “啥?你说啥?”我一脸要死不活的笑着,听他说话有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干脆直接装没听见比较好,懒得去猜他模模糊糊的话里说的是啥玩意儿。

    海东青嘛,是个鸟人,各位请注意,我现在说的鸟人,这是个贬义词。

    他好像是听清楚我的话了,也看见我一脸的贱笑了,然后吧,他不动声色的就把捂着我耳朵的手给松开了,凑了过来,一脸平静的怒吼着:“我问你!!!!你是不是不要耳朵了!!!”

    “你给老子滚!!!”我捂着耳朵嗖的一下就跳了起来。

    先前我耳朵没聋,但现在好像是真要聋了。

    “包(不要)闹咧,饿们赶紧气(去)里面看哈(下),抓紧时间。”胖叔没好气的拍了拍海东青的脑袋,坐在地上看着我们,拿出烟盒,抽出了一支烟,点燃烟后便把烟盒扔给了我。

    “这里的东西好对付啊,没什么难度。”我抽着烟,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

    藏宝地里的东西好像并没有那么难对付,甚至连九局中的某几个阵台都比不上,如果让巨蟒来这里面窜一遭,估计这群日本鬼早他吗完蛋了。

    胖叔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疑惑的嘀咕着:“饿觉得不对劲啊,这群王八蛋也不四(是)省油滴灯,阵台都那么厉害,何况四(是)藏宝地捏”

    “想那么多没用,过去看看,在这里浪费时间很不理智。”海东青说着,站了起来,抬脚就要向我们身后的走道深处行去。

    见此情景,我跟胖叔对视了一眼,尽是无奈的站起身跟上了他。

    海东青说的没错,在这里浪费时间,纯属是不明智的举动。

    七阳震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属于能够杀人的东西,魂魄没了,半个时辰那人自然就会身死,除非是有人及时帮他把魂魄招回来

    这群赤颅之孽会不会死,那我可说不准,如果一会儿它们的魂魄自己回去了我草!

    还是那句话,迟则生变,我们进去之后小心点就行,坐在这儿扯淡,那不就是傻逼了么?!

    要抓紧时间了。

    走道的尽头是死路,左边也是,拐角的出口是在右边,那后面就应该是通向目的地的路了。

    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着,然后现实给了我一记响亮的嘴巴子。

    拐角后面的两米外就是一个石室的入口,在那石室外的墙壁上,画的尽是一些日本风格的彩绘,有天皇的,还有阴阳师的,更多的貌似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巨兽。

    “进去看看?”我嘴里问道,眼睛不停的扫视着墙上的彩绘,心说这些小鬼子画画的技术还不赖啊,看这天皇的小人脸多惟妙惟肖。

    海东青点头:“进去看看。”

    既然决定了下来,我们也就没多墨迹,一行三人打着手电就往里走,刚走到入口边,往里一看我们就傻眼了。

    日军所谓的藏宝地,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复杂,甚至还很简陋。

    石室约莫有一个篮球场的大小,呈横着的长方形,长有二十来米左右,宽只有十米不到的样儿。

    我们位于长方形的一头,另外一头则是死路,看来我们运气不错,在进这地方的时候就选对路子了,要是走那边,估计还得折腾。

    在石室的尽头,也就是我们正对着的地方,有着一个石台,上面似乎是摆放着什么东西,因为光线不足外加距离我们有点远的缘故,我们并没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好香啊。”胖叔皱了皱鼻子,满脸好奇:“这四撒(是啥)味儿?”

    不光是胖叔好奇,我们也很好奇。

    刚走到这入口边的时候,我们就闻到了一股子奇怪的香味儿,毫不夸张的说,我从来就没闻到过比这还香的味道,哪怕是以后也是如此。

    那种味道真不是人间能有的香味,似花香,是一种沁人心脾的甜香味儿。

    “不会四(是)毒气吧?”胖叔不停闻着,担心的问道。

    我好笑的看着他:“是毒气你还闻,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