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五章: 泥人镇

姓易的2018-12-08 10:29: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张立国忽悠人的技术还是挺高的,见林佳他们跟着周岩上了楼,张立国转身看了看我,眼里的担心不言而喻。

我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

见状,张立国也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这种时候他确实帮不上大忙,只能帮我把林佳他们支开,勉强保护一下人质的安全。

数分钟后,谢天河带着两个壮汉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堆我先前点名需要的东西。

“易先生,我家里没桃木粉,这点桃木粉都是拿家具用锉刀锉出来的,能用吗?”谢天河担心的问我,我点点头,说能用。

“香蜡纸烛,桃木粉,面粉,还有您要的圆形玉片。”谢天河数了数这两壮汉抱来的东西,转头问:“还需要什么吗?”

我仔细想了想,见时间还早,又补充道:“去外面院子里挖点土来,一小团就够。”

话落,其中一个壮汉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地上,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从腰间掏出一把军用匕首铲着土,几分钟就拿了一小团土进来。

接过泥土,我看了看,笑道:“你们先上去吧,记住,无论是听见了什么声音,都别出来。”

“麻烦易先生了我的女神校花最新章节。”谢天河很客气的对我抱了抱拳,随即把东西放在地上,带着两壮汉上了楼。

“等一下,把这些拿去。”我忽然叫住了他,嘴里喊着,手里则用双掌使劲的摩擦了几下贡香,一把把香灰就这样散落了下来,零零落落的散在了桌上,打眼一看就是黄橙橙的一片。

鬼爱吃香,前提是那香是燃烧过的,如果是没有燃烧的贡香,那么鬼可就不喜欢了,甚至是讨厌这种生香灰的味道。

我要利用的,恰好就是这一点。

“拿着袋子包着去,撒在窗户前面,记住了,每个窗户都得撒。”我说道,谢天河点头,叫那壮汉过来拿走了香灰,一行人就上了楼。

鬼走门,喜爬窗,这是老爷子给我说过的道理。

鬼魂多少都保留着一些为人时的习惯,例如走门,或者是从窗户进屋,总而言之就是不会随便穿墙过去,我估计他们是不习惯用穿墙这种高科技的技能。

之所以让谢天河把香灰撒在窗户边,其目的就是让那鬼不走窗,而走门。

如果我在门外守着,鬼从窗户进去,那我不就傻逼了吗?

一边有讨厌的香灰,一边没有,鬼自然就选择从门走了。

虽然香灰不会对它造成伤害,但它讨厌这玩意儿,宁愿走门也绝对不走窗,这确实是挺像强迫症的。

“有钱人啊。”我感慨道,估计先前那两个汉子就是传说中的保镖,看那身形就应该是保镖,满脸凶相的造型确实是挺有威慑力的。

等他们上去后,我默默的把别墅大门关上,锁死。

坐在一楼的大厅里,我把背包里的杂物都拿了出来,仔仔细细的加工着一会儿要用的东西。

易家五大门的镇邪一门中,恰恰就有一种方法是专门用来对付王雪这种恶鬼的,名为泥人镇。

没错,是镇,不是阵。

因为老爷子教我的东西不是传统道术,也不是所谓的道家方术,所以镇这一门的东西,跟道家的阵法又有些许的不同。

如施法的符咒、咒文等等,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太一样。

在《湘密》一书中,关于泥人镇的记载也有不少。

“泥人镇,泥人作饵,诱鬼冲之,继而阳煞破关,若溃,则以真火一焚,恶鬼不得超生哉。”

整句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用泥人当诱饵,引诱恶鬼冲泥人的身子,随即再用阳煞之器破开泥人十关诛除恶鬼,如果这过程中恶鬼想要冲破泥人,那就用真火焚烧泥人,恶鬼必定不得超生。(真火,以桃木或符咒做燃料所烧的火)

话中的十关,自然就是,尸狗关,伏矢关,雀阴关,吞贼关,非毒关,除秽关,臭肺关,胎光关,爽灵关,幽精关。

阴魂的形体其实跟电影里不一样,他们真实的形体并不是人形,而是一团拳头大小的雾气。

在那团雾气上,我要是想找到它的十关无异于天方夜谭,之所以让它冲泥人的身子,正是因为我需要确定它十关的位置首席缠爱小女佣最新章节。

你一团的造型我确实是找不到,但你冲了泥人的身子,那就是人形了,我还怕找不到你的十关?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现实跟电影别实在是太大了。

有的人看见鬼魂,大多的都是看见人形鬼魂,几乎没有看见一团雾气状的鬼魂,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觉得鬼魂的样子就跟人差不多。

错,完全错了。

鬼魂的真身都是一团雾气,人们看见的那些人形鬼魂,其实就是幻觉,鬼怪给你制造的幻觉,这种幻觉名为幻身。

小时候我觉得阴阳眼特牛逼,随随便便都能看见鬼,但后来一仔细琢磨,不对劲。

要真有阴阳眼了,估计牛没了,就剩下逼了,还是傻逼的逼。

阴阳眼看见的鬼魂都是幻身,而不是真身,你要打幻身也就等于打空气,那么还不如不看,看了就只有找刺激,一点大用都没。

想要伤害鬼魂,那么就必然得打它的真身,打幻身纯属浪费精力。

这里就跟某些电影不谋而合了,打鬼等于打空气。

幻身跟真身的位置是不定的,有可能它的幻身在十米外,真身在二十米外。

也有可能幻身跟真身在一起,真身就在幻身的脚部,这都是说不定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也是一种必然的规律,想要冲身,那就只有真身能冲,幻身没作用,就只能看着。

今儿我就是坐等王雪冲泥人身子,她进套了铁定得死。

我把桃木粉跟面粉倒在了地上,面粉几乎全倒了出来,而桃木粉则只倒了三两的样子,剩下的则被我放在袋子里,留着一会用。

跟小孩儿玩泥巴一样,我将桃木粉跟面粉混合到了一起,待我把这些粉末弄匀,又将桌上的矿泉水拿了下来,倒进了粉末之中。

不一会儿,这团东西就变得粘了起来,而我也开始了接下来的工作,捏泥人。

别以为这工作轻松简单外加随意,其实挺难的。

毕竟我要捏出的泥人,是个像模像样的泥人,不是那种只能看出四肢的扑街货。

我捏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捏出个人模样,用蚨匕雕出泥人五官之后,我点燃了一支贡香,用香头在泥人身上虚画了起来。

“天苍苍,地苍苍,喜神为你照神光,得此神光身不伤。”

“泥捏金指,桃木人身。”

“视之可见,听之可闻。”

话落,我用香头点了点泥人的眼睛。

点睛之后,我把贡香扔到了一旁,将蚨匕拿了过来,皱着眉头轻轻的在中指戳了一下,几滴鲜血霎时就流了出来撩性成欢最新章节。

“五谷做尔脸,桃木为尔身。”

一边念叨着,我一边将流血的中指插进了泥人的身体里,而插进指头的位置,正是泥人的十关。

人血带阳气,把血滴抹在泥人十关,这会让恶鬼产生错觉,它会认为泥人是活人。

现实的鬼怪可没电影里那么聪明,它们都没什么脑子,基本上就是靠着直觉视觉听觉行事,过了头七,做人时的记忆大多都会忘去。

比如罗大海,虽然他没过头七,但智商一样不高,只会叫着拿命来,连逃命都不会。

当时,罗大海被喜神锣控住,虽不能靠近我们但他一样能跑,可他却停在原地没跑,最终被我给收了,这就是智商不高的下场。

如果真有电影里的那种高智商鬼怪,我估计就离人类灭绝不远了。

啥招儿它都不吃,啥圈套它都不钻,你能拿它咋办?还不是只有等死了么!

做完这些,我把指头抽出,又将泥人十关的窟窿捏好,起码一眼看过去,是绝对看不出痕迹的。

我把泥人放在了桌上,伸手拿过先前让那壮汉去挖的泥土,双手合十的念叨着。

“泥人有身却无衣,阴魂恐要心生疑,望请祖师赐人衣,镇邪真法必然灵。”

念完,我把泥土均匀的抹在了泥人的体外,嘴里低声念叨。

“未开光便是泥,开了光变神通。”

“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我轻轻拍了拍泥人的脑袋,随即大声喝道:“开!!”

“咻!!!”

一声尖锐的嘶鸣猛的响起,我松了口气,这是喜哨,看来捏泥人这项工作是完美结束了。

我擦了擦汗,看了一眼落地钟,见时间不早,还有十分钟就得七点了,我急忙拿着家伙上了楼,在书房门前放下,又跑下楼拿了一堆东西上来,来来回回的跑了大概四五趟才把东西搬完。

泥人被我放在了走廊尽头,而我则拿着剩下的桃木粉撒在了地上,又把贡香点燃,放进了面前的玻璃杯里。

握着蚨匕,在木地板上歪歪扭扭的画起了藏身符。

“天有乾坤,地分阴阳,以阴掩阳,以阳治阴,符咒有灵,助吾藏身,阴魂不见,恶鬼不闻,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念叨完,又用匕首沿着身子画了一个圆,完完全全的将自己罩在了里面。

就在这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嘶鸣忽然在楼下客厅响了起来。

这声音就像是用指甲划过黑板的那种声音,让人难受得不行。

我把目光放在了楼梯口,心跳逐渐加快。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