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章 赤颅之孽

姓易的2018-12-08 11:17: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怪不得先前进洞的时候没有尸臭味儿,这感情是冤孽出现时所散发的味道?!

    走道里本是异常安静,但在炸响那一声邪龇之后,彻底乱套了。

    “走!!!”

    “怎么回事?!!”

    “让开!!”

    海东青猛然转过身子,抬腿一记侧踹就踢向了正在颤抖的尸首,伴随着一声闷响,这尸首直接就被踢飞出去了三米远,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海东青就开枪了。

    “砰!!砰!!砰!!!”

    “好像没什么作用。”海东青叹了口气,默然的走到了我跟胖叔身前,将我们挡在了身后,低声说:“我拖住它们,你们想办法解决,抓紧时间。”

    就在这时候,只听走道中缓缓回荡起了一种奇怪的嘶嚎声,这种声音就像是活人被掐住了脖子,临死挣扎所发出的那种低嚎一般,有种声嘶力竭的意味儿,听了只让人感觉心里一阵发毛。

    胖叔拿着罗盘看了看,脸色一阵发青:“不四(是)冤孽这抹油冤孽出现滴迹象”

    “什么意思?!”我拿着喜神锣看着那群跪在地上颤抖的尸首,心都提了起来。

    “你自己看”胖叔把罗盘递给了我,我接过一看,脑子有点发晕,完全看不明白现在的情况了。

    只见天池内的指针动作犹如平常,既没有转圈的迹象,也没有颤抖的迹象,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那般,一动不动的停着。

    在前文中就提到过,罗盘,特别是老盘子,对于阴阳的流动变化是绝对有反应的,哪怕是尸气的流动也能反应出来,只是反应的大小不同而已。

    在当初的奉天府,罗盘一样的有反应。(当然,反应太大的话就会像奉天府那次一样,导致失灵,最终无法辨别阴阳流动的方位以及流动的路数)。

    此时此刻,谁要说那群尸首不是冤孽,我绝对一个嘴巴子就抽过去了,你他吗见过会乱动弹的尸首?!那还不是冤孽?!

    但是为什么罗盘没有反应?!

    “啊”

    这群尸首又是一阵嘶嚎,在这瞬间,我清楚的看见它们把嘴张开了,一些莫名的黑色液体缓缓从它们嘴里流了出来,散发着难掩的恶臭。

    “退回来!!!”胖叔大吼着,一把将海东青拉到了身后,动作一扫常态的迅速,脸上的表情只有凝重。

    胖叔伸手在上衣口袋里摸索了几下,拿出了十几枚铜钱,丢落在地,然后找我要去了蚨匕,右手紧握刀柄,脸色难看的在铜钱上方比划了起来。

    “青蚨藏阳,冤孽茫茫,行至此阵,阴阳自当”

    在念叨咒词的时候,胖叔又伸手从海东青手中拿过了贡香,将贡香围着这些铜钱绕了几下,凑到嘴边轻轻一吹,地面上立马就响起了一阵类似于爆竹声响的劈啪声,随即,地上的铜钱一个不落的全立了起来。

    “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开!!!”胖叔怒吼着,将蚨匕的刀尖朝下,死命往地上一插,伴随着一声巨响,地上的铜钱又倒了下去。

    “退后,饿们看看这些东西四撒(是啥)来历”胖叔带着我们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对面那些尸首。

    “你想用青蚨假阳吓唬吓唬它们?”

    “罗盘反应太怪。”胖叔摇摇头:“饿想看看,它们四(是)不四冤孽。”

    说到这里,胖叔也觉得自己的话有点矛盾,皱了皱眉头:“它们体内难道就抹油(没有)阴气?连尸气好像都抹油”

    青蚨假阳,全称青蚨假阳阵,有人说这是道家的东西,但也有说是堪舆家的独特阵局,起源于宋朝开宝年间。

    此局以铜钱为眼,局开之后,阳气便会从铜钱里涌出,十几枚铜钱的阳气汇聚于局中,形成一个阳气极重的假人。

    人的阳气重,普通冤孽自然不敢侵犯,甚至避而远之,这道理不少人都知道。

    就因如此,古代的术士就琢磨出了青蚨假阳阵这玩意儿,成本低,见效快,效用虽然不是太厉害,但保质期可长了,少说都是三五年往上。

    谁家的屋子常年不见阳光,导致阴气重引来鬼魅,他们就会在那房子里布个这种阵局,让这个阳气重的“假人”在里面呆着。

    只要这房子里的阴气引来的冤孽不是太棘手,那么肯定能靠着这假人把冤孽吓唬出去,绝对的绰绰有余了。

    当然,如果吓唬失败,反而让那冤孽靠近了这阵局,那么乐子可就大了。

    这阵局属于纸老虎,轻轻一碰,基本上就得报废。

    胖叔用这阵局的时候我还挺奇怪,心说,这阵局可不是什么牛逼的招数,对于平常来说,这阵局的作用还算可以,但对于我们现在来说完全鸡肋啊!

    我们遇见的冤孽有哪一个是能被随随便便吓唬走的?

    但仔细一想,我好想明白了。

    “如果冤孽不害怕这假人,反而堂而皇之的靠近了阵局,那么这阵局自然得破。”我心里暗暗嘀咕着:“阵局破了,铜钱就应该会被阴阳相冲的余力蹦飞”

    (注释:尸首不光有尸气,还有阴气,尸首不腐的地界大多属于聚阴之地,也就是阴气汇聚的地方,由此就能看出一二,如果没有阴气光有尸气,那么尸体就会腐烂,如果光有阴气而没有尸气,尸首就诈不了尸,这两种气是共存的。)

    “胖叔是想确定它们是不是冤孽?!”我被我这想法给弄懵了。

    不是冤孽,还能是活人?胖叔是逗乐呢?!

    “来了!”

    忽然,被海东青一脚踹飞的那尸首冷不丁的坐了起来,手已经从武士刀的刀柄上松开了,双眼无神的望着我们,干瘪的眼球里没有半点生气。

    还没等我们有动作,跪在地上的那些尸首毫无预兆的就把头转了过来,看着我们,然后

    “啊”

    “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些尸首的动作整齐如一,尽皆是猛然松开了紧握刀柄的双手,随之,它们带着一阵骨骼摩擦的咔咔声,抬起手,拿掉头盔,一把抓紧了头发

    “快走往里走快”胖叔愣愣的说道,猛的大吼了一声:“这他吗是赤颅之孽!!快往里面走!!!”

    我看着那些正在撕扯脸皮的尸首,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只感觉有股子凉风在背后窜,想逃跑的**多过了想呕吐的**。

    尸首的皮肤似是粘上去的一样,在它们用手撕扯头皮的时候,脸上的皮肤竟然也莫名其妙的随之动了起来,由脖子处断裂而开

    不过几秒的样子,整张人皮就直接被它们用手扯了下来,扔到了地上。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描述当时的情景。

    真的,那时候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全都怕了,哪怕是海东青这种胆儿比较大的人,照样被吓得有点哆嗦。

    嘶嚎,撕扯,人皮

    人的脸在没有人皮遮盖的时候,比鬼怪还要恐怖,这不是开玩笑。

    整个牙龈全都被露了出来,脸上的肌肉还有近似于血管的神经,在手电灯光的照射下无比显眼,也许是死了已久的缘故,它们皮肤下的血液早就凝结成块了,呈黑色。

    “赤颅之孽这名字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我暗暗吞了口唾沫,壮着胆仔细的看了那些尸首几眼,往后退了一步,问:“胖叔你说的赤颅之孽是”

    我的话都还没说完,只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闪过了一样,好像是

    “蜕孽?!”我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胖叔沉着脸点头。

    “这些东西都是蜕孽”我打心底里有了种无力感,脸色难看的没有再多说什么,但脑子里却飞快的回忆起了当初老爷子给我说的故事。

    没错,是故事。

    甚至连老爷子都觉得,关于蜕孽的传闻全是人杜撰出来的。

    老爷子当初给我说这故事的时候,完全是一种说书的口吻,逗着我玩儿呢。

    “传说古代有种特殊的法术,叫做赤颅术,这种法术啊,就是用来收拾你们这种不听话的孩子的,知道么?”老爷子说这故事的时候哈哈大笑着,似乎是很喜欢见到我被他吓得半死不活的表情,对了,那时候我才七岁。

    “那些道士啊术士啊,遇见看不顺眼的人,就做法把那人弄死,等那人死了之后,又会变成冤孽,听从施法者的使唤,据说这种冤孽就叫赤颅之孽,也叫蜕孽,脸上没有皮肤,看起来老吓人了,”

    记得后来我也问过老爷子关于蜕孽的事儿,他给我的答案很简单:“都是人编出来的,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这种东西,蜕孽的传闻还是民间传起来的,据说是晚上止小儿啼哭用的,你信了不就傻逼了吗?”

    在历史上,关于蜕孽的记载,基本上没有。

    哪怕是有那么一丁点关于蜕孽的故事,也多是以民间趣闻流传,说是这种故事就映射了当时人与社会之间或是平民与朝廷之间的紧张关系等等。

    “我试试能不能控住它们”我说道,然后抬起手,打算敲响手中的喜神锣,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就在我即将要敲响铜锣的时候,前方的一个尸首猛然站了起来,用突出的眼球死死的盯着我们,张开了散发尸臭的嘴。

    “八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