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九章 突如其来的尸臭

姓易的2018-12-08 11:17: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胖叔的指点下,我们低头就发现了一些刻在地面上的符咒与咒词,当然,也看见了一些包括胖叔都摸不着头脑的东西。

    “这四(是)”胖叔走到了洞壁旁,用手电照着洞壁上的刻画,嘴里喃喃:“这人穿着有点奇怪啊,是小日本?”

    “好像是日本的阴阳师。”海东青点点头,见胖叔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意思,他又缓缓善诱:“也就是日本的道士。”

    顿时,胖叔豁然开朗。

    洞壁上的雕刻其实就是一个彩色的人像,画人像的那人水平不错,无论是衣服褶皱还是面容五官,俱是刻画到了极致。

    这人是个短头发的中年男人,身形壮硕,双手贴于腿侧而放,身上穿的衣服倒是挺奇怪的,要是我没看过《阴阳师》那部电影的话,恐怕我也看不出来这是小日本的阴阳师。

    “我记得电影里那阴阳师戴了个高帽子啊”我好奇万分的看着那彩绘,心里暗暗嘀咕了起来,这玩意儿刻在这里是起个什么作用?

    “走了,别在这儿浪费时间。”海东青催促着,一马当先的向前走去,在路过那几具跪着的尸首时,他还是怂了,默默的绕开了尸首,是贴着洞壁过去的。

    我跟胖叔跟了上去,在路过尸首时,也是有模有样的学着海东青贴墙走,顺便用眼睛仔细的看了几下尸首,心里隐隐有点打鼓的意思。

    尸首没腐烂,但其他的异象却什么都没。

    胖叔说过,这里有阴气的存在,堪比聚阴之地,尸首在这儿不腐是很正常的事儿,但是

    只要是没腐烂的尸首,那么就有可能诈尸,只是可能性的大小而已,这不是开玩笑。

    “抹四(没事),要做了法或四(是)身子里有魄,尸首才会诈尸。”胖叔见我有点紧张,便安慰道:“要不饿们检查一哈(下)尸体再继续走?”

    “没事,他们要是起来了,我能控住它们。”我把腰间的喜神锣解了下来,稍微想了想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给了胖叔一个模糊的答案:“三秒至十秒,我最少也能控住这么长的时间,只要它们不是金胄裹尸那种要命的祖宗,那就应该没岔子。”

    “他们四(是)被灭口咧,如果四(是)真滴有危险,饿能让你们继续走么?”胖叔笑着:“饿刚才就看咧,抹油做法滴迹象。”

    我嗯了一声,还是没放下心,继续往里走着。

    这条走道约莫有二十米长,用手电一照就能看到头,尽头就是个石壁,死路一条,想继续往藏宝的地方走,那就必然得选一条路走。

    没错,在尽头的左右,各有一条路。

    “等饿研究哈(下)。”胖叔拿着罗盘在走道里转悠了起来,半响后,他摇了摇头,说是看不出那条路有危险,也看不出哪条路安全万分,只能蒙。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咱们走左边。”我试探着说出了自己蒙的答案,胖叔瞪了我一眼,骂我不靠谱。

    “男左女右,我们走左边。”海东青试探着说出了自己蒙的答案,我清楚的看见,胖叔的牙都快咬碎了。

    胖叔沉着脸看着我们,不停的喘着粗气,估计是在愤怒之中寻求自己想要的答案,我估计他应该会选右边,毕竟他可是

    “左边。”胖叔说。

    我草。

    海东青走到了我们前面,小心翼翼的贴着墙往里走着,等到了左边洞口外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用手电照着,探出头往里看了看。

    “安全。”海东青说道,我们松了口气。

    洞里还是走道,尽头依旧是死路,只能在尽头处右转

    反反复复的走道看起来就跟迷宫似的,起码我当时是这么认为的,但等我们到了第二个转角的时候,无论是谁,都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脸色发白。

    在走道里,密密麻麻的都跪着一群人,一群日本人。

    “这也是灭口?”我满头冷汗的干笑着,问道。

    这些日本人的尸首依旧如洞口的那几具尸首一般,双手紧握一把小武士刀,刀刃已彻底插入了腹部,就留个刀柄在外面。

    走道本就只有两三米宽,这群人还分开了队伍,相对而跪,我们要是想走过去,那就得从他们中间走。

    “交给你咧,你把它们稳住。”胖叔低声说:“搞得定饿们就继续走,搞不定饿们就回家,这东西不拿咧。”

    我沉默了下去。

    看了看那群跪着的尸首。

    又看了看胖叔。

    我说,我试试。

    话音一落,我把包里用塑料袋包好的贡香拿了出来,点燃之后,递给了海东青,示意让他帮我拿着。

    “锵~~~”

    “湘西赶尸~~~生人回避啊~~~”

    “锵~~~锵~~~锵~~~”

    锣声在走道这种近似于密封的环境下,异常刺耳,每敲一下喜神锣,走道里就会回荡好几声锣响,让人觉得气氛分为的沉闷。

    “一声铜锣响叮当,喜神怒目镇四方,弟子自有神明护,邪灵煞鬼莫要猖。”

    “锵~~锵~~锵~~~”

    唱着这些词儿,我不禁看了那些尸首一眼,见他们没有异状,我这才放心了些许,缓缓接着唱了起来。

    “尸者必听喜神命,若不听命自当亡,顺者喜神自来渡,逆者违者魄必伤。”

    “锵~~锵~~锵~~~”

    会诈尸的尸首就已经有当冤孽的潜质了,准确的来说,它们就是半冤孽,跟普通太平间里的尸首那可不一样。

    如果尸首会诈尸,那么听见了我的唱词后,必然得有一些反应。

    颤抖,嘶嚎,猛然起身,这些都有可能。

    当然,无论是哪一种反应,我都不希望看见。

    “魄离身消肉亦烂,埋入黄土虫噬骨,不敬神明喜神怒,落入地府当受苦啊~~~~”

    “锵~~锵~~锵~~~”

    我再度猛敲了几下喜神锣,希望不断变得刺耳的锣声能够激起那些“半冤孽”。

    “喜神到此~~~逆亡顺昌~~~”

    “锵!!!”

    锣声回荡不止,气氛再度沉凝,陷入了死寂。

    除了我们三人彼此的呼吸声之外,再无其他的声音。

    就这么安静了几分钟,我才给了他们答案。

    “没反应,可以过去。”我说。

    海东青似乎也松了口气,耸了耸肩,把背包放在地上,将吃喝的东西全拿了出来,剩下还装在包里的,无一不是违禁物品。

    “还好,没进水。”海东青拿着散弹枪检查了一下,点点头,低声说道:“你们把背包放下,别背着了,好像这里打的不是消耗战,搞那么多负重装备没必要,一会跑起来都不好跑。”

    闻言,胖叔是第一个把背包放下的,二话不说就拉开拉链,将里面那些零零散散的密封小吃还有喝的饮料啤酒拿了出来。

    就是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胖叔的那包少说轻了十斤。

    “舒服,真舒服。”胖叔笑着,满脸欣慰。

    “您可真是够找乐的,还带酱猪蹄呢?这都放几天了?”我无奈的看着散落在地的小吃,摇摇头,也将背包整理了一下,拿出了些不必要的东西。

    “走吧,进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只感觉心猛跳了起来,好像是有什么事即将要发生了一般,可等我反应过来并四处扫视走道情况的时候,这种感觉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觉得今儿的事儿,难了了。

    “怎么了木头?”

    “没事,走你的。”我勉强笑着,把那种心里发慌且又不舒服的感觉压了下去。

    这时候可不能给胖叔表现出什么来,要不然他害怕我们冒险,觉得这儿摸不准情况后,拽着我们转身就走,那可咋办?

    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我可不想随便回去,就算我答应了,我这一身沾满烂泥的衣服裤子也不答应。

    由我打头,海东青断后,胖叔走中间。

    队伍很和谐,就是这么小心翼翼的往里走着,在走到那群尸首前的时候,我们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生怕这群孙子发飙。

    但事实却给了我们莫大的安慰,他们没发飙,很安静,就如普通的死人一样。

    “十八个,左边九个,右边九个。”海东青说道。

    我脸色难看的闻着走道里的尸臭,不停用手在鼻子面前扇着,希望能把这些气味扇出去,吗的这味儿可真是

    “完了。”我眼神一变,呆愣愣的看着胖叔跟海东青。

    “嘶!!!!!”

    ********************************

    忽然发现快五十万字了,哎呀我擦,这必须得自我崇拜一下,姓易的,你怎么就这么牛逼呢,这么快就写到五十万了呀!(原谅我的死不要脸,我得给自己信心,我码字真快,嗯,我不是龟速。)

    最近的打赏我都有看见的有木有!!!各种泪流满面的感谢啊!!这特么就是爱啊!!

    来来来,都让易哥抱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