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五章 天气真好

姓易的2018-12-08 11:17:0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有思想的畜生是最麻烦的东西,这不是开玩笑。

    或许那群小日本的打算是用九局的阵台困住巨蟒,让其不能离阵台太远。

    就因为它不能随意游荡的缘故,这巨蟒应该会产生怨气,变成爱害人的畜生,这应该就是那群小日本想看见的。

    无论是动物还是人,被困在一个地方不能出去,总是会有怨气,这是绝对的。

    智商低点的动物恐怕就不会想那么多,跟人的宠物一样,逆来顺受,出不去也就出不去吧,无所谓,就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人进来就弄死他。

    但智商稍微高点的,例如这条巨蟒,它的想法可就不一样了。

    “我想早去出”巨蟒当时是这么跟我们说的,稍微翻译再添点字凑一下,它的答案就让我们豁然开朗。

    这条蛇早就想出去了。

    身在曹营心在汉,这话就是巨蟒的心理写照,何况它还很有“安全意识”,有人进了它的领地,恐怕它还真不一定会动手。

    “人躲开”当时,巨蟒说这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它对我们的警惕。

    也不知道是哪个畜生,哦对了提醒各位一下,畜生是真畜生,不是骂人的话。

    那畜生貌似是给它灌输了人都很危险,见着人就得躲,要不然就得死,这类似的“生活常识”,也不知道那畜生是给巨蟒洗了多少次脑,还真成功了!

    巨蟒的身子有多大胆儿就有多小,呈现了绝对的反差,我就说怪不得我们一行人刚进它地界的时候,这孙子就没露头,只是鬼鬼祟祟的在后面看着我们

    说白了它就是不敢随便出来,怂成蛋了。

    估计它当初吃那几个人的时候都是壮着胆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吃的,没跑。

    况且这条巨蟒的心性不坏,如果老爷子在这儿,恐怕都得夸它一句有慧根。

    平常它不吃别的动物,对于它来说,好像别的动物都是家人一般,它吃的东西,除开少量的树果之外,就是阵台窟窿处那下面的地下河白鱼了。(窟窿下的水面离地面有半米左右的落差,水流平稳,鱼很多,海东青一伸手就捞上来了两条,我也不知道那鱼到底叫什么,看起来就跟汉白玉一样,眼珠子黑得纯粹,异常显眼,体型就跟巴掌差不多大小。)

    我感觉吧,这护阵蛇的种类挺特殊的,貌似还不会冲身,可能就是它的基因变异了,我还真没听说过吃树果的蛇呢

    话归正题。

    在离开青龙峡的时候,我们也差不多摸清楚这巨蟒的习性了,没跟它多说什么,就说了三句话,然后它就翻山越岭的带着一票小弟搬家了。

    第一句:哎呀,听说最近会有很多人进来的,你住的这地方不安全啊。

    第二句:子房湖后面的那座山,人烟稀少,要不你带着小弟们搬过去?

    第三句:哦,不搬也没事,就是想着子房湖里的大鱼多让你去尝尝鲜呢,看来你是

    我的话没说完,那巨蟒就有决定了,它说,要搬家。

    “吗的,有点后悔了。”我忍不住骂了句。

    “怎么了?”海东青问我。

    “我们应该弄只小狐狸回家养着。”我咧了咧嘴,无奈的说:“那几个小家伙看起来比隔壁家的狗还可爱,可惜了,可惜了”

    海东青歪了歪头:“要不我去给你买一只?”

    “算了,这种小东西还是留在大自然里比较好。”我耸耸肩,笑着看向了窗外,见天渐渐大亮,我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刚要说话,手机铃声却打断了我的话头。

    “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了!!”

    “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了!!”

    这尴尬的铃声让得现在的气氛尴尬无比,然后尴尬的我,又用尴尬的目光看向了脸色正渐渐发黑的海东青。

    “我接个电话。”我说,强装镇定的瞪了海东青一眼,示意他别急着挑起人民的内部矛盾,现在有正事,接电话么!

    拿手机一看,是师爷打来的电话。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电话给接通了。

    “喂?师爷?”

    在我说出师爷这两个字的时候,海东青的眼神霎时就变了,变得很警惕,看样子师爷那老谋深算的造型是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易先生,这么些天没有联系了,甚是想念啊。”师爷在那头笑呵呵的说道。

    我被他这话客气出了一身鸡皮疙瘩,龇着牙花子问他:“你是来恶心我的?有事说事,甭扯淡了。”

    师爷哈哈大笑着说:“您可真是会开玩笑,好了,咱们说正事。”

    “您还记得答应我的那事吗?”

    我草。

    我拿着手机没出声,一愣一愣的回想着在奉天府答应他的那件事

    吗的,我当时怎么就嘴贱答应了他这么一个操蛋的要求呢?!

    天知道这孙子在设计什么让我往里跳呢!

    “您肯定不会忘的,我相信您的记忆力。”师爷彬彬有礼的笑着说。

    “你赢了,想让我干嘛,说吧。”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心说,只要这要求扯淡,我立马就翻脸不认人。

    想到这里,我还是提示般的补充了一句:“你可别为难我,看着提吧。”

    师爷笑了笑,没跟我多说,他直截了当的切入了正题:“还记得我在奉天府请你们干什么吗?就是进墓里”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不敢相信(也算是怒发冲冠)的低吼了一句:“你他吗不会是让我们再去个狗屁不通的地界冒险吧?!”

    “怎么可能呢,哈哈。”师爷的这话让我松了口气,然后下一句话,让我骂翻了天。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地方肯定比奉天府那里安全。”

    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师爷这***就是在耍我。

    “我就是给你们说说这消息嘛,没别的意思,起码是给你们个心理准备对不对?”师爷呵呵笑着,一副“老子就是耍你你他吗咬我?”的语气。

    没等我说话,师爷就说了句:我先帮你们搜集点东西,过段时间就把资料给你们送过去,希望到时候一切顺利啊。

    随即,挂断电话。

    他这话其实就两层意思,第一层,希望我们去冒险的时候一切顺利,第二层,希望送资料过来并让我们去的过程中一切顺利。

    要是不顺利,那就代表我们跟他有点冲突了,有点冲突了,那就代表

    “怎么了?他说什么了?”海东青拍了拍我的肩。

    “没什么。”我摇摇头,不由苦笑道:“这俩孙子还真是狗皮膏药了,甩都甩不掉,这不,给咱们安排任务呢。”

    胖叔继续呼噜威震天,丝毫没有被我们闹醒的迹象,睡得那叫一个踏实。

    “想摆脱他们也不是没办法。”

    “什么办法?!”我惊喜交加的问道。

    海东青一本正经:“弄死他们,一切就都解决了。”

    我强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挤出了一丝笑容,问他,你是傻逼吗?

    海东青委屈的看了我一眼:“我说错话了吗?”

    “睡觉睡觉,吗的一会还得下车呢。”我万分没好气的靠在了椅子上,打着哈欠,缓缓闭上了双眼。

    阳光似乎还能透过眼皮照射进来,照进我的眼里,那种感觉既温暖又难受,害得我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

    就在我想躲在车后面抽支烟解闷的时候,海东青忽然说话了。

    “木头?”

    我没搭理他,这鸟人说话不靠谱,刚差点没气死我。

    几分钟过去了,他又喊了句。

    “木头?”

    我没说话,只听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似的说:“好像是睡着了。”

    “包里的零食应该还没吃完吧”

    “但我记得昨晚上就把剩下的泡椒凤爪全吃了现在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算了等他睡醒了再问问”

    听着海东青自言自语的在一边念叨,我笑了笑没出声,静静听着,然后脑子里莫名其妙的闪现出了当夜跟巨蟒对峙的场景。

    巨蟒,树林,我们。

    “斩妖除魔,还是装作不知道这事?”

    这话在那时候就开始在我心中盘旋,我犹豫了很久,本打算跟胖叔偷偷商量一下这事的,但是

    看着那几个小狐狸在巨蟒身上爬来爬去的场景,我还是忍不下心,最终,我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一个斩妖除魔的术士不该有的理由。

    人杀畜,畜杀人,这是相互的,立场不一样而已,没有对错。

    这事,就当不知道吧?

    “天气真好。”

    我笑着没说话,微微睁开眼,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似乎在不经意间,我看见了巨蟒,看见了那几只小狐狸,看见了

    海东青的自言自语已经停下,他貌似也闭上眼开始养神了,呼吸非常轻微平缓。

    “今天之内把那东西拿出来,最迟明天,然后”

    我心里默默思索着。

    “回贵阳。”

    **********************

    书的节奏貌似变快了,也许是剧情需要吧,后面的剧情,要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