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四章 七天后

姓易的2018-12-08 11:17: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七天后。

    不出意料,有人在跟我们抢着镇压阵台,而且连破九局的机会都抢了。

    如果我们没猜错,这人估计已经直奔宝贝所藏的怀庆府了,或者是在跟着我们。

    这些天发生的事儿很多吧,得一件件的说。

    话先说回去。

    破解九局的方法在我们看来只有一个。

    先在九个阵台的地方布置好邃脉阵,布置好之后,再让胖叔将邃脉阵弄成半启动的模式。

    之所以我们在前文中说是镇压阵台,而不是破阵台,正是“半启动”这个原因。

    以邃脉阵置于阵台之上,没有真正的启动,那么这只能算是个摆设,或者比喻一下,这就是一把上了膛的枪,就等着胖叔扣扳机了。

    扣扳机的时机我们早就想好了,就在布置完九个邃脉阵之后,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冀(ji第四声)乾台,位于红石峡,东南方。

    兖(yan第三声)坎台,位于子房湖,西方。

    青艮(多音字,在此读gen第三声)台,徐震台,位于青龙峡,东方。

    扬中台,荆巽(xun第四声)台,豫离台,位于茱萸峰西边山谷三里处,三点一线,距离一斗水村也有一段距离,但不是很远。

    雍坤台,幽兑台,位于猕猴谷右方山林,两点一线。

    当初胖叔的师父之所以不能破了九局,那就是因为人手不够,经过胖叔的计算,想破这么大的一个局,少说都得三个人。

    就我们的安排,胖叔位于局首,在红石峡的冀乾台开局,他一个人就得负责,冀乾台,兖坎台,青艮台,徐震台。

    我位于局中,负责的任务猕猴谷的那两个阵台,也就是雍坤台,幽兑台。

    海东青任务就大了,他在局尾,负责扬中台,荆巽台,豫离台。(本来这地方是我抢着去的,但这孙子不让,我也无奈啊。)

    一个不懂方术的人,想要帮忙开局,那就是在考自己的记忆力跟胆量。

    经过我跟胖叔的一番培训之后,他也算是毕业了,起码我们能勉强放心的让他去开局。

    (吗的其实一点都不难,想启动邃脉阵很简单,只需要把位于邃脉阵最中间的那个铜钱给翻下去,就大功告成了,海东青这傻逼硬是学了三天啊我草。)

    或许有的人会不明白这些阵互相之间的作用,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能够在同一时间开启所有的邃脉阵破九局。

    要知道,除开运气好时遇见的阵台互相挨着之外,大部分阵台都有个几里路的距离,最短的起码也有上百米,想同时间开启邃脉阵,没点邪门歪道的东西那可是不行的。

    这么说吧,我们每个人负责的阵台数量都不一样,但可以把它们整合起来看,嗯,就是三根大炮仗,我们一人一根,阵台多的炮仗就大点,阵台少的炮仗就小点。

    其实都一个意思,没什么区别。

    胖叔的邃脉阵是经过他修改了的,只要相隔的距离不是太远,那么附近的阵局就会有所“感应”,在第一个邃脉阵引动之后,其他的阵局自然而然就会在同一时间“爆炸”而开。

    就像是点燃的炮仗一样,轰的一声,在瞬间,炸成粉碎。

    胖叔的局首,我的局中,海东青的局尾,虽阵台数量不一,但都有一个特点。

    在自己的负责区域之中,所有阵台的相隔距离都不算远,虽有的也不算近,但胖叔说过,这些距离已经足够被引爆了。

    到时候我们打着电话翻铜钱同一时间点燃自己区域的炮仗这就相当于整个云台山的邃脉阵一起被“引爆”了!

    当然,事实没那么简单,在我们加快速度一个阵台一个阵台的“巡视”之后,无比蛋疼的发现了一件事。

    九局,已经被破了。

    各位没有看错,整个云台山的九局阵台,都被人用了邃脉阵“上膛”,然后在我们的不知不觉中

    吗的我们正一个个的找着阵台呢!那畜生直接把“枪”给开了!一“枪”就把九局给“崩坏”了!

    想到九局被破的事儿,我心里就一个劲的郁闷。

    “我草,这事怎么就这么麻烦呢”

    “别想了,我们直接去怀庆府,然后进山,把他引诱出来,我找机会崩了那人。”

    “只怕那人抹油这么笨,社(说)不准,他想坐收渔翁之利啊。”

    在前往沁阳市的长途车上,我跟胖叔的唉声叹气就没停过,海东青表现的很淡定,他的想法可比我们简单多了。

    “呵呵,我们去我们的,光明正大的去,他敢来?”

    “真敢来?”

    “来了就一枪打死他。”

    简洁的三部曲,让得胖叔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这鸟人也是该骂了。

    真的,暴力并不能解决一切,这句话是至理。

    如果是光明正大的干一架,我们肯定不怕那孙子,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说不准那孙子在我们最危险的时候就横插一脚进来,或者是在暗中偷袭,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不管怎么说,我跟胖叔都觉得那人不简单。

    枪这东西,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更何况那人应该还不会傻逼到光明正大出来跟我们干的地步

    鸟人他想得咋就这么简单呢?!怪不得胖叔要骂这个爱出馊主意的孙子!该!还光明正大的去,那不是作死么?!

    “叔,你觉得那人战斗力有多少?”我忍不住把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虽然胖叔回答了我很多次,但每一次我都不愿意相信那答案,真的。

    “不哈(下)于老爷子。”胖叔的陕西话依旧喜感,但我却笑不出来。

    不下于老爷子,这是什么概念,我很清楚。

    “能破九局滴人,肯定不四(是)凡人啊。”胖叔苦笑道:“从阵台上遗留滴迹象来看,四(是)同一个人滴手笔,而且”

    说到这里,胖叔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下去。

    我没打断他,等着他往下说。

    “邃脉阵被他改咧,饿觉得”胖叔牙疼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语气里虽满是不敢相信的意味儿,可眼里却有了肯定的意思,紧接着便说出了一些我没听他说过的话:“很有可能,他四(是)一个人破滴九局。”

    “而且你想想,在青龙峡那里都有巨蟒护阵台,子房湖还有百足桃花护阵台,其他滴地方,难道就抹油护阵台滴东西?”胖叔摇摇头:“绝对有,只是饿们不知道,那个人不光把这些东西收拾咧,还把九局给破咧,真四(是)”

    我草。

    “我草。”我忍不住重复了一遍这感叹词。

    这孙子是从哪儿钻出来的?!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也不带这么牛逼的啊?!

    海东青看了看我们,面无表情的说:“没事,估计他还在云台山呢。”

    “怎么说?”我不解的问,心说鸟人是从哪儿得来的小道消息?感情那人没跟着我们?

    海东青挠了挠头,满脸的困意,低声说。

    “第一,我们离开云台山的前两天,我都在四周寻找跟踪我们的人,但没找到,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酒店里也没奇怪的人入住”

    “你怎么知道没奇怪的人入住?”我疑惑的问。

    海东青耸耸肩,说了一个群众喜闻乐见的答案,给钱人就说了。

    “我们附近就三家酒店,其他的全在别的景区位置,离我们十万八千里,如果想要监视我们的话,那人肯定不会选择那么远的地方监视我们。”海东青哈欠连天:“第二,我们离开云台山是半夜,是我花钱找的人把我们送出景区,然后坐上长途车。”

    “对了,在上车之前我检查过了,附近就我们这一辆长途车,其余的长途车上都没人,其他的司机貌似是在休息,现在”

    说着,海东青把头转向了窗外,看着渐渐被朝阳染红的天空。

    “天亮了。”

    “这么说我们还算是安全。”我说,眼神不停在车厢里扫视着,见没有那个老人的身影,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我不能肯定那老人就是破九局的人但是

    吗的,总感觉他是个危险的人物。

    话说回来。

    在长途车上,除去我们跟司机,车厢里就八个人,五个大人三个小孩儿,看他们大包小包的样儿就知道他们是来旅游的。

    目前来说,我们还是很安全的。

    “抓紧时间,拿了东西马上走。”海东青说道:“沁阳这边我有认识的人,到时候就让他开黑车送我们回去,直接回贵阳,或者去郑州转机回贵阳,都行。”

    “嗯抓紧时间吧”我点点头。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要是因为那孙子的尾随导致我们不敢随便去拿宝贝,那他吗得多扯淡?

    在这种应该安全的情况下,时间可是宝贵的东西,早一分钟去拿了宝贝,那人跟上我们的几率就小了一分。

    或者说

    等他跟上来了,我们早就把宝贝拿走满载而归的回贵阳了,还用得着对他上心?

    “对了,那条蛇跟那群动物,应该都进深山了吧?”海东青冷不丁的问了句。

    我笑着说,是,肯定进深山了。

    “小鬼子也没想到吧,那群傻逼。”我低声笑着:“那群孙子肯定没想到,用来护阵的东西,却没起到多少护阵的作用,反而想一个劲的出阵,这真是”

    *************************************

    说三件事。

    一,云台山阵台的地图,闲得无聊已经弄出来了,就在下面。

    二,咱们小说的宣传视频我也剪辑出来了,连接就放在下面了,想看的点击一下就好,或者去百度一下“《鬼谷尸经》宣传片”

    三,明天两更,嗯哼~~~喜闻乐见吧~~哈哈哈哈~~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