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三章 又被抢先

姓易的2018-12-08 11:17:0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事后我们曾研究过,这巨蟒之所以能长得这么大,恐怕就跟那几个阵台有关。

    “十阴若,地无生,不闻虫鸣。”

    这是关于阴之地的记载,虽然那几个阵台都是人造的阴之地,可其中聚集的阴气,却不比普通的阴之地弱太多,起码能到三分之二的程度。

    畜生修炼靠的是什么?

    无外就是“气”,如,活人或者是聚阳之地的阳气,聚阴之地的阴气等等。

    民间的那些妖精吸人气修炼或是苍狼拜月的传说,大多都源自于此。

    阴之地是不可能有活物存在的,但这几个阵台可不是外放的阴之地,而是内敛的阴之地。

    这么说吧,普通的阴之地所散发出的阴气是呈现扩散状,而这些人造的阴地,阴气则是聚集了起来往下走,形成“管道”,运输地气。

    这些阴气肯定不可能是一丝不漏的往下走,多多少少还是遗漏了一些出来。

    虽是遗漏出来的阴气,但也比普通聚阴之地的阴气更加纯厚,哪怕如此,也不至于把阴之地四周的活物杀死,这便是巨蟒跟周围的其他动物能活下来的原因。

    青艮台,徐震台,都在这附近,两个阴之地的阴气让这畜生吸收了,牛逼是必然的。

    当然,我也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就它牛逼了,其他的动物好像并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除了巨蟒之外,其他的畜生顶多也就看起来聪明点,但绝对没有到“妖孽”的地步。

    这个问题的答案,当时我就知道了。

    因为被它用尾巴卷上半空的缘故,此时此刻,它跟我算是零距离接触。

    借着月光一看,我都能看清楚这蛇尾巴上的鳞片是啥样的,更能看见一些给我答案的东西。

    “这是”

    眼前的东西让我从那一声“惊雷”中醒转了过来。

    在巨蟒的蛇尾处,有一道道人为刻上去的痕迹,没错,是刻上去的,很像是用刀一笔一划弄出来的

    有日文(我不懂日文,但我能感觉那些刻在蛇尾的日文很是复杂,密密麻麻的一片),还有一个混合英文数字的编号。

    最让我捉摸不透的,则就是蛇尾后的一个符咒图案。

    这符咒看似跟道家的符咒差不多,但里面的字全是日文啊

    “小鬼子的东西?”我疑惑的看着符咒,半响没有回过神来,最终让我清醒过来的是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蛇尾正在收紧,巨蟒好像是要勒死我了

    巨蟒的头颅高高抬着,脸一直没有转过脸,双眼就这么遥遥的看着先前“惊雷”所响起的方向,眼神中闪烁的尽是茫然的光芒,蛇信吞吐之间,一声声咳喘的声音就幽幽传了出来。

    它好像感应到了有人镇压了阵台,阴之地的气息,并没原来那么强烈了。

    “家没了”

    “你们想杀我杀我们”

    在外人听来,这些声音不过是咳喘哼唧的声音,但在我听来,这就是催命符。

    “这跟我们没关系!!!我们还没到你家的位置呢!!”我急忙大吼着解释,这句话显然给了智商忽高忽低的巨蟒一记重击,它沉默了,没再继续收紧蛇尾。

    随即,就在我们以为这巨蟒要跟我们玩命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这巨蟒冷不丁的便把蛇尾甩在了地上,震得我脑袋一阵发晕,如果不是它用蛇尾紧紧缠绕住了我的身体,恐怕我已经被这么一下子摔死了。

    它默然的把蛇尾松开,然后甩了甩尾巴,似在自言自语。

    “好像能去出去”巨蟒的话很让人捉摸不透,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只见这巨蟒猛然就转过了头,尾巴仰天重重一甩,扭动着庞大的身躯便从右侧的树林钻了进去,随之就是一连串的鸟鸣还有树木倒地的声响从林中传出。

    那场面很震撼,真心堪比好莱坞的大片。

    虽巨蛇在林中穿梭的身形我们看不清,但那一溜如多米诺骨牌般倒下的大树,却清楚的说明了一切。

    那蛇好像是在林子里撒欢呢,跟脱缰野狗(还是马来着?)一样,声势浩荡的样儿堪比强拆队收拾“违规”民房。

    在我发愣的同时,海东青一把将我拉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

    “没事吧?”

    我摇摇头,没跟他多说,直接转头向胖叔问上了正题:“阵台又被?”

    话没有问完,但胖叔明显是听懂了,他点点头:“不敢说四(是)两个都被镇压咧,但起码有一个被镇了,绝对抹油错,这声音,饿清楚滴很。”

    “我们现在过去看看。”海东青有点不放心,估计他也是个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主儿,不亲眼看见事故现场,他肯定不安心。

    我刚要说一声好,但不经意的往四周一看,此时的场景就让我清醒了。

    我们三个人还在蛇堆里,跑人“家里”转悠,找死呢?

    “先想办法出去,要不然,就炸出条道来。”海东青今天背的行李算是轻量级的,多余的东西也没带,就弄了一些压缩饼干还有水。

    哦对了,他身上还有炸药。

    从奉天府回来之后,大家都多多少少的有了后遗症。

    比如我,我看见水,脚底板立马就得抽筋,下了水不出三秒就得变成死狗状态,如果不是那天情况紧急,我估计也不能克服心理障碍下水去救海东青。

    其实怕水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在奉天府的那条水道里我差点被淹死,能不怕水吗?

    海东青的后遗症就轻多了,他现在一出门就爱带着家伙,哪怕是在贵阳也是,出去买个烤肉腰间就别着把匕首,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用他的说法:总感觉外面有尸首要蹦出来掐我,还是随身带着家伙比较保险,对了木头,我能不能带点炸药在身上?

    到了野外他就更夸张了,背包里除了吃喝的东西还有医药必需品,其他的全是炸药跟弹药,不说别的,光说这次他带的炸药量就差点没把胖叔给吓晕过去。

    炸药也不多,就是比奉天府那次带的多了一倍而已,出个门背着包也能当是负重训练了。

    “你们退后,我开道。”海东青把雷管摸了出来,说道。

    “别啊,要是那活祖宗半路回来了,咱们不就得死啊?”我急忙劝住了他作死的举动,苦口婆心的说:“咱们要以德服人,那畜生是去撒欢了,说不准一会就回来了,然后一高兴,咱们不就能走了吗?”

    胖叔点点头,指着在前几秒就忽然变得沉寂无比的树林:“它好像抹油走远,饿们包(不要)轻举妄动,看情况行四(事)。”

    “嗷嗷”

    忽然,我感觉有几个小东西跑到了我脚边,不停的撕扯着我的裤腿,低头一看,正是那几个圆滚滚的小狐狸。

    “我草,真可爱。”我忍不住感叹道,本想蹲下去摸摸这几个小家伙,但一看周围那群蛇暗示性的目光,我还是讪笑着站直了身子,不敢有动作。

    这几个小狐狸压根就没在意场中情况,貌似是对我们三人很好奇,一脸的走近科学想要研究一下我们是啥物种。

    除开最小的那只狐狸,其他几只的胆儿都大得没边,挠着我裤子就想往上爬,真把自个儿当猴儿了。

    努力了半分钟,依旧无果,它们几个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笑而不语的看着它们。

    你们又不是猴子还想翻山越岭,开玩笑呢?

    “咚咚”

    伴随着一阵巨物撞击的闷响,那林子齐齐的颤动了几下,不过一会儿,巨蟒又在林边露了头,缓缓的向我们靠近了过来。

    “谢能我出去了”巨蟒的话还是那么的难以理解,我稍微在脑子里拼凑了一下,它的话应该是:谢谢我能出去了。

    我问道:“你能出去了?去哪儿?原来你出不去?”

    “离家不太远太远不去”巨蟒断断续续的说。

    “你能让我们去你家看看吗?我们真的没有恶意。”我叹了口气:“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们现在转身就走。”

    巨蟒看了看我们,沉默了一下,缓缓说:“家没了出去我能出去走你们可以”

    我愣了愣:“你的意思是我们能去看看?”

    巨蟒点头。

    “谢谢你了。”我笑着,自来熟的拍了拍它的蛇背,想套套近乎,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收了回来:“谢谢哈。”

    如果这巨蟒不愿意让我们去看,那么我们也没必要去看,就胖叔的说法,阵台都被镇压了,不能看也就不能看吧。

    我们之所以现在想去看看,那就是为求一个心安,还有

    几分钟后,我们到了阵台所在的地方。

    灌木丛后面果然别有洞天,怪不得能藏住巨蟒的身子。

    那后面是个人工挖出来的,类似于战壕的土沟,挺深的,约莫有个一米多的深度,宽也是一米来的样儿,长度目测不下于三十米。

    土沟的两个尽头各有不一。

    一头是一个人工建造的石台子,跟在地面贴了层瓷砖似的,并不高,但很显眼。

    另外一头则是个洞窟,下面有流水的声音,海东青说那下面可能是地下暗河。

    “吗的,吗的!!”我忍不住骂道。

    洞窟旁,石台上,都竖着一个个铜钱,无论是铜钱的种类还是质地,或是竖着的造型,我们都很眼熟。

    镇压了子房湖阵台的人又抢先一步镇压了我们要镇压的阵台他他吗的到底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