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一章 忽然发难

姓易的2018-12-08 11:17: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不知道各位看见一条巨蟒猛然从对面的灌木丛中冲出,带着刺耳的嘶鸣并且向自己袭来,各位会有什么感觉。

    当时我的感觉很简单。

    吗的差点吓尿了那脑袋比水桶都粗一圈看着不是一般的吓人

    “北斗七星,耀生**,天罡地煞,佑我降魔。”我满脸焦急的用蚨匕在铜钱上方比划着,嘴里念念有词,海东青想要抬手对那巨蟒的脑袋开一枪,但被胖叔叫住了。

    见那条巨蟒掠行的速度越发加快,我脑门上的冷汗也越来越多,到了念后半段咒词的时候,我语气都哆嗦了起来。

    体积虽然不跟本事成正比。(详情请参考本书未出的外传《阴之孽大战蟒蛇精》。)

    但威慑力可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是当初的阴之孽,它给我们的视觉冲击力也没这条巨蟒带来的冲击力强。

    “开!!!”

    我大吼着,把蚨匕的刀尖对准了其中一枚铜钱,双眼紧盯着对我们急速掠来的巨蟒,不敢耽误,使出全身的力气便插了下去。

    这不插还好,一插我虎口都差点被震裂了。

    地面是泥土沙石构成,不是水泥,可我这一刀插下去就跟插到了水泥上一般,震得我手掌一阵生疼,不光如此,竟然连七阳震成功的迹象都没出现,这就告诉了我们

    得跑路了。

    “你玩儿饿们?!”被我拽着狂奔后,胖叔的骂街声层出不穷,海东青也是一脸的意外,估计他也没想到会是如此的场景。

    “失算了,貌似出了点纰漏。”我脸色难看无比,无奈的说:“好像是规模大了惹的货,吗的,蚨匕插不进去啊。”

    海东青叹了口气:“现在怎么办?继续耗着?”

    “那蛇好像不想伤害我们,对吧?”我问,海东青没回答我,胖叔摇摇头,说:“说不准,要四(是)它看饿们看烦咧,一口一个把饿们活吞咧,也四有可能滴么!”

    我想了想,顿时就有了个主意,虽然很冒险,但我觉得应该靠谱。

    巨蟒已经有了灵性,那么也就是说,它有一定的思考能力。

    而且这畜生一直都是追我们,而是没想要伤害我们,甚至是开始的时候还好好跟我们说“你们都给老子滚出我的家”。

    怎么看都觉得这畜生是个和谐的东西。

    “要不然咱们摆出点诚意,跟它谈谈?”我说。

    “谈个屁啊?!”胖叔一脸铁色,往后看了看,见那巨蟒还在不远不近的追逐着我们,低声吼道:“饿们抹油撒(没有啥)好跟它谈滴,先跑路再社(说)。”

    我毫无预兆的停下了脚步,转身,然后哆哆嗦嗦的望着正对我们飞速掠来的巨蟒,用近似于咳咳喘喘的泐睢文,大声喊道:“能不能别追我们了?!”

    事后我回想了一下这件事,总觉得我当时说的那句话很傻比,我怎么就会有这么傻逼的时候呢我草

    当然,在每个人自认很傻逼的时候,总会有个更傻逼的“人”来衬托出你优越的智商。

    伴随着几声蛇吐信子的嘶嘶巨响,那条巨蟒在离我们二十多米的位置停下了动作,寡毒的盯着我们并且支起了身子,嘴里发出了与我一般咳咳喘喘的声音。

    “你们离开我的家”

    “我们只是想要找个东西!找到了我们就走了!”我大声说道,海东青跟胖叔都皱着眉头站到了我身旁,做好了随时拉着我跑路的准备。

    “我不信你”巨蟒眼中不停的闪烁着暴戾的光芒,声音犹如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充满了嘶哑感。

    “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们?”我把这问题推给了它,希望这脑子不太灵活的畜生能给我们一个答案。

    事实告诉了我们很多事,例如,有一种智慧,叫大智若愚。

    巨蟒盯着我们,半响没有出声,似乎是在思考答案,就在我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它发话了。

    “你们过来”巨蟒断断续续的说道:“过来”

    听见这话,我脑子里顿时就出现了一个问号,随即,就有了两个答案。

    一,这孙子叫我们过去,是想一口一个活吞了我们,过去了就傻逼了。

    二,这是想让我们表现出点诚意,说不准一过去,咱们就能和谐了。

    选择题总是那么的让人讨厌,就如我大学考试的时候,看着那些犹如天书的题目,选择答案时总是会在ABCD之间徘徊导致迟迟拿不定主意。

    胖叔跟海东青听完我的翻译,他们都连连摇头,胖叔甚至直截了当的说出了“饿们又不傻,傻逼才会过去”这句话。

    “我们过去了,你会吃我们吗?”我想继续用智商去压制巨蟒,但显然我被反压制了。

    “过来你们就知道了”巨蟒说。

    我犹豫了很久,不停回想着老爷子所给我说的那些故事,回忆来回忆去还真没回忆出有阴险狡诈的畜生出现过。

    比起人,畜生肚子里的坏水好像并没有那么多。

    “要不然咱们搏一搏?”我低声跟胖叔他们商量着:“你们看,这畜生从一开始就没有表现出想弄死我们的意思,先放话然后就假装追杀我们,不就是想借此吓唬我们,让我们不敢过去吗?”

    海东青想了一会,点头不语。

    “饿社(说),咱们过去咧,要四(是)被它一口吞咧咋整?”胖叔紧张的问我。

    不光他有这种想法,其实我也有,如果不是那畜生没表现出太大的敌意,恐怕我也不敢跟它在这儿墨迹探讨怎么表达诚意。

    我们此时所处的位置是山溪旁的一块空地,那巨蟒的身子也是完全暴露在了月光下,让我们看得非常清楚。

    这条巨蟒的身长恐怕不下于二十米,蛇皮底色似乎是灰褐色的,其上布满了黑色网斑状的花纹,很像是网纹蟒,不开玩笑,它要是张嘴想要吞人,或许一张口就能同时活吞下去两个。

    (注释:蛇的嘴可张开130度左右,大概是原脑袋三倍大小,森蚺等蟒蛇类的巨蟒,嘴可张开180度左右。)

    “这眼珠子都快赶上灯笼了”我看着那双散发着暴戾的眼珠,脑门见汗了。

    海东青低声说:“我过去,没必要咱们一起过去,表达诚意,一个人就够了,有了突发状况我觉得自己能跑掉。”

    哎哟我草,这自信,绝了。

    说完,海东青耸耸肩:“或者咱们现在就跑,跟它耗上,然后找机会搞定它。”

    “你觉得自己真能跑掉?”我不放心的问道。

    海东青点点头:“它速度不快,只要我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它肯定勒不住我,对我自然就没威胁了。”

    这话有点靠谱,那蛇的速度确实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快,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迟钝,按照海东青先前跑路的速度跟以往的反应力来看,巨蟒想要捆住他还是有点难度的。

    “这蛇貌似不是毒蛇,应该是属蟒蛇这类的,靠咬人出击的速度不快,想要干掉敌人,它们靠的就是缠绕以让敌人窒息。”海东青把枪递给了我,又将背包放在了地上,转身走向了那条目光寡毒的巨蟒,丝毫没有害怕的迹象。

    胖叔跟我都想要拦住他,但却被他劝了下来。

    “一条蛇而已,谈不拢,我就跑,没事。”

    我担心的看着海东青的背影,然后便对着那巨蟒大喊道。

    “过来一个人够有诚意了吗?!”

    巨蟒没回答我,双眼紧盯着向它走去的海东青,蛇信不停吞吐。

    就在这时,那巨蟒毫无预兆的就把头仰了起来,尾巴一甩,便向海东青抽了过去,这下子可把我跟胖叔给吓蒙了,谁都没想到这巨蟒会突然发难。

    我们都以为它动手的速度很慢,起码可以给人一个反应过来的时机,但此时的情景却狠狠的给了我们一巴掌。

    海东青的反应很快,在那巨蟒的尾巴刚抬起来的时候,他就有了动作。

    只见海东青身子猛然扭转,作势就要往对岸跑以跟巨蟒拉开双方的距离,可他刚抬起脚还没踏出这一步,那比普通蟒蛇还有粗壮四五圈的蛇尾就已经抽到了他身前,然后

    “放开他!!!”

    我见海东青被蛇尾紧紧的缠绕并举到了半空,想也不想就对巨蟒冲了过去,胖叔没拦住我,因为他也跟我一样正在往巨蟒的方向狂奔。

    此时我们已经看不见海东青的身子了,缠绕在他体外的蛇尾无比紧密,连个缝隙都没露出来,按照这情况发展下去,这鸟人估计得被勒成死鸟。

    “麻烦了麻烦了”胖叔满头冷汗的看着巨蟒,没管那蛇是不是能听懂普通话,张嘴就大吼了一句:“放他下来!!!”

    *********************

    更新搞定,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