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章 改良版七阳震

姓易的2018-12-08 11:17:0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今天,我们一行三人就经历了这辈子最丢人的事儿。

    那巨蟒刚掠过小溪,我们就已经跑出了三十来米的距离,海东青本想往后开几枪,但被我及时拉住了,现在可不能乱跟那畜生动手,要以德服人。

    胖叔跑路的速度不比我们慢,甚至还快上一筹,这足以说明人的潜能是无限的。

    当时我们谁都不敢回头看那蛇,海东青也是如此,闷着头拽着我跟胖叔往来的方向跑,大概跑了有个两三分钟的样子,我们便发现了一件丢人的事儿。

    巨蟒压根就没追来,身后空空一片,连点异样都没。

    “耍我们玩儿?”海东青皱紧了眉头:“它到底想干什么?”

    胖叔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摇摇头:“那畜生好像不想杀饿们。”

    “什么意思?”海东青不解。

    “好像它只是想让饿们离开它滴窝”胖叔脸色很纠结,拿着罗盘看了又看,最终只能以唉声叹气告终:“亲娘咧,它刚才躲着滴位置就在阵台上面,饿们想要“加工”阵台,那就必然得搞定它。”

    我试探着问了胖叔一句:“动手?”

    “屁,饿们四(是)那种下黑手滴人吗?!”胖叔没好气的骂道,我笑着说,也对,人都放我们一马,何必要苦苦相逼呢?

    得饶人处且饶人,和谐至上,咱们以德服蛇让它乖乖让路,何不快哉?

    我是这么想的,但接下来胖叔所说的话差点没把我气过去,太臭不要脸了。

    “饿们不下死手,下轻手,那也不算黑手嘛。”胖叔笑呵呵的说道:“人太天真容易被整,畜生也四(是),细伢子,你还记得老爷子教滴七阳震吗?”

    我闷闷的点头。

    “搞它,把它滴魂魄震出气(去),咱们以最快滴速度搞定阵台,然后再送它滴魂魄回肉身。”胖叔笑眯眯的说道,将笑里藏刀的那战术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们干水母的时候你咋不早说呢?!”我气得眼睛有点发晕,心说,七阳震这一茬都不知道被我忘到哪儿去了,你丫的咋现在下黑手才想起来叫我用呢?!早点用七阳震搞定水母不就简单多了?!

    胖叔看我的眼光就跟看海东青一样,说出的话让我一时无言:“饿明白七阳震滴原理,那玩意儿透了水就抹油用咧,水里阴气重,能中和七阳震滴阳气,给你社(说)了也抹油用,何必说咧。”

    我沉默。

    “瞧见没?傻逼不傻逼的时候那还好,傻逼真傻逼的时候那就太傻逼了。”胖叔的普通话无比标准,连海东青都为之侧目。

    我草,胖叔这主谓宾的运用真是惊为天人了

    听见他的话,我更沉默了,脑子里除了脏话就是和谐词。

    你说话的时候是陕西口音为毛一嘲讽我就说起了一级甲等的普通话是故意针对我还是看我不顺眼啊?

    海东青没想那么多,只是夸了胖叔一句:中国的主持界后继有人了。

    “你负责引怪,胖叔注意给我们支援,我负责主力输出。”我无奈的说,用着言简意赅的方式给他们说了说战术,海东青没懂,胖叔显然是懂了,还忍不住问我一句用不用加BUFF。

    看样子胖叔是玩网游的,没跑,海东青这鸟人没童年,除了挖人祖坟就是自个儿埋头吃饭,绝对没玩儿过毒害大中国无数少年的网游。

    说真的,其实我挺不想用七阳震去收拾巨蟒的,因为我感觉这样有点太孙子了人都放了我们一马再杀个回马枪过去把人给弄翻

    好像是有点孙子啊。

    对了!

    就在我陷入矛盾之中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七阳震的某个特点,急忙问胖叔:“它是畜生魂魄,属阴,被七阳震那么一打,打出毛病了咋整?!”

    胖叔没说话,半响后,才没底气的嘀咕了一句:“应该不会吧那瓜皮蛇体型都这么大七阳震又不四(是)万能无敌滴东西只要对方厉害点甚至连魂魄都震不飞啊”

    我脸色霎时就黑了。

    “你的意思是我有可能震不出那蛇的魂魄?!”我眼泪差点就下来了:“你咋不早说呢?!我还以为七阳震是无敌的东西呢!!”

    “现在不就早社(说)咧么。”胖叔哈哈大笑着,脸上全是尴尬。

    我犹豫了一下,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也不想那么多了,咱们就试试吧,我把七阳震的规模搞大点,那蛇跟咱们的距离只要不超过十丈(33米左右),我应该就能震出它的魂魄来。”

    话里的规模大点,可不代表威力大了,只是把作用力的范围给弄大了,要是让那巨蟒近身我才开七阳震估计挺尸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七阳震并不是无敌的招数,如果这玩意儿能把任何活物的魂魄都给震出来,那么我还怕个屁啊?

    能被七阳震打出魂魄的无一不是中等偏下的冤孽,要是牛逼点的东西遇见了七阳震,也就是被震得不舒服而已,并不会出现魂魄离体的现象。

    “走吧,咱们先过去。”我说道,随即,低头数起了先前在兜里揣着的铜钱,抓出了一把细细数着,丝毫不敢马虎。

    自张庆海那事过后,七阳震这术法我就研究了好一段时间,满心想着把这术法的威力加强,可研究来研究去,最终还是没把威力给提上去,只是想了个偏门的办法,将这东西的作用范围给扩大了。

    原先,七阳震的作用范围不过五丈,而经过我的加工,这东西的作用范围足以提升到十丈。

    “一个七阳震需要七枚铜钱,七个七阳震就是”我用小学的算数水平计算着一会要用的铜钱数量,刚把话嘀咕出来,海东青就插嘴了。

    “七七五十八,要五十八枚。”海东青的表情很认真。

    我“哦”了一声,然后数出了五十八枚铜钱,可等我仔细一想,脏话就蹦出来了:“你丫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七七不是四十九吗?!”

    海东青装作没听见我的话,自顾自的走在前面开路,表情如临大敌。

    我无奈笑着,心说这鸟人也够逗了,咋跟个小孩儿似的呢。

    “以七个七阳震作为阵眼,然后再同时“引爆”这七个七阳震”我暗暗在心里想着:“虽然没对这种畜生实践过,但就我实验时七阳震产生的爆炸声而言,绝对要比当初在张庆海家那次发出的爆炸声响得多。”

    这是实话,当初我在花圈店后街实验的时候,差点没把隔壁邻居家的狗给吓死,连隔壁小区的不少孩子都被我那一声闷雷响给吓哭了。

    实验过后的第二天,我发现花圈店附近就多了十几个巡逻的民警,打电话找周岩一问,他说是得到线报,有人要搞恐怖袭击,据说还是人肉炸弹,危险至极。

    就如前言,最操蛋的还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几分钟之后,我们一行三人又猥琐啊不对,又万分小心的潜伏到了巨蟒出现的对岸,在来这里的路上我们就在四处观察,结果很是喜人,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等着,我摆七阳震,这地方跟那巨蟒不过二十多米,绝对不会失效。”我说道,海东青跟胖叔点点头,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见处境暂时安全,我也松了口气,蹲下身后,先是将七枚铜钱按照北斗七星的样子摆放好,又将另外七枚铜钱摆放在了先前七枚铜钱所在的位置右上方

    每七枚铜钱就是一个七阳震,等我将所有铜钱都摆放完毕,无论是谁都绝对能够看出来,这七个七阳震,又组成了另外一个巨型的七阳震。

    “你说咱们术士为啥割手就不会得破伤风呢。”我一脸郁闷的拿出蚨匕,划破了食指,用鲜血分别滴在了这些铜钱之上。

    胖叔看了我一眼,咧嘴一笑:“祖师爷保佑啊,估计祖师爷也怕,怕饿们抹油死在冤孽手里,反而死在破伤风上咧。”

    我没搭理他,继续往铜钱上滴着血。

    说来也是奇怪,从古至今的术士都有过拿匕首自个儿招呼自个儿的时候,但还真没人死在破伤风上,这可就算是奇迹了,估计是术士一行里的第十大未解之谜。

    第九大未解之谜貌似是老爷子说过的,外星人是否存在。

    就在我满脑子天马行空的时候,只听一声嘶鸣,整个地面就忽的震动了起来。

    “嘶!!!!”

    “来了!”

    ************************************************

    终于抽着空上来更新了……妈蛋的……累死个人啊……

    话说各位应该是在放假吧,不是上坟扫墓就是四处旅游吧,是吧是吧?

    我勒个擦的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