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九章 巨蟒

姓易的2018-12-08 11:16: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砰!!砰!!”

    “砰!!!”

    这散弹枪的声音可比海东青原来的手枪大多了,鸟人刚开了不过三枪,我两只耳朵的耳膜就被震得要死不活了,再多被弄几下,我估计我耳朵要寿终正寝。

    胖叔拉着我往后退了几步,用手电不停在树丛中晃着,打算把那巨蟒给找出来,只不过事与愿违。

    就如我悟出的至理一般,按照常理来看,你想要找什么东西的时候,那东西大多就会失踪,你不想找它的时候,它才会钻出来。

    “胖叔,焦作这边我记得没这么大的蛇吧”我哆嗦的说道:“这儿离盘山公路不远啊,在这种地方还能有这大物?!”

    “瓜皮,那四(是)小日本搞来护阵台的畜生。”胖叔脸色很难看:“不四(是)普通滴大蛇,是修炼的畜生!”

    海东青的眼神比我们好,估计他是看见什么了才会连开三枪,要不然他不会打草惊蛇。

    “我们先走,快。”海东青咬着牙说:“这不是人力能搞定的东西,刚它在灌木丛里一闪而过的时候,我看见它的身子了。”

    我满怀期待的问:“有多大?”

    “比我们今天拿的水桶还要粗两三圈,这蛇应该是蟒蛇类的。”说这话的时候,海东青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它身子中段的部分少说都有半米宽,弄死我们几个,应该不成问题。”

    我草。

    现实版的狂蟒之灾?!

    “这比冤孽麻烦,甚至比那个金胄裹尸还麻烦。”我心里飞快的思索着对付这畜生的办法,想了又想得出的结果还是一个字,死。

    蟒蛇与森蚺这类的东西,一般都不会对“食物”手下留情,落在它们手里就甭想侥幸了,它们不是金胄裹尸,也不是普通冤孽,活人在它们眼里,就是食物而已。

    被它贴近了身子,第一时间就会被其死死缠绕

    在那种巨大的力量之下,活人会听见自己骨头一寸寸碎裂的声音,然后是内脏爆裂

    或许他会感觉到体内的空气正在被不断挤出去,随后便会渐渐窒息

    “快走,别跟它交手,闹不住!”我低声喊道,随之,带着胖叔就跟上了海东青。

    海东青打头,我断后,胖叔的眼睛可一直都没闲着,左看右看就生怕那玩意儿忽然杀出来,要知道,那可不是能随便对付的活祖宗。

    没错,是活的祖宗。

    “准备好,我数三,咱们一起往小溪对岸跑。”海东青说道:“一二”

    “三!”

    “快跑!!!”

    按照先前的情况来看,那条巨蟒潜藏的位置应该是处于我们右手边的灌木丛,小溪位于我们的左手边,如果成功的跑过去了,再加速往山下跑,应该能逃过这畜生的追杀。

    在陆地上,蟒蛇的行进速度可不比活人,它要是想追我们,纯属做梦。

    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我们一行三人就跑到了小溪对岸,将灌木丛与我们之间的距离再度拉开,现在那灌木丛离我们大概有个二十来米,这距离足够安全了。

    微弱的月光下,那树林跟灌木丛看似是连成了一片,等我们站在对岸,回头拿手电一晃,依旧看不见巨蟒的踪影。

    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很危险。

    “躲起来咧,这东西躲起来咧”胖叔一脸凝重的嘀咕着:“饿们得找办法解决它,这距离倒四(是)不怕它追过来,就怕它玩偷袭”

    “刚才你开的三枪打中它了没?”我问,海东青摇摇头:“应该没打中,它距离我们有个六七米的样子,动作挺快的,估计是躲开了。”

    我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巨蟒也够阴险了,知道明着来我们会跑掉,现在就玩阴的,吗的果然不愧是修炼的畜生啊,就是比普通动物聪明得多

    忽然,我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儿,很重要的事。

    这东西的智商跟那只百足桃花比起来不对没可比性

    我只听过蛇成精啥的,还真没听过水母成精的,蛇这东西又跟古代传说中的龙有点关系,不说别的,就说这祖宗的本事那就比水母的祖宗牛逼多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水母的祖宗是啥玩意儿。)

    既然它的智商能比过百足桃花,那么必然就比百足桃花难对付,只不过我们也能多出一个选择,老爷子所教给我的选择。

    不战休兵。

    “它有智商,不像是普通畜生,咱们跟它唠唠嗑,说不准它一开心就放我们过去了。”我说道,胖叔没好气的瞪了我一样,骂骂咧咧的说:“饿社你四不四(是)傻咧?你能跟蛇沟通?那玩意儿噢对咧!你会社(说)泐睢文哈!”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胖叔这先骂再醒悟的毛病,真的让人有种爆粗口的冲动。

    在前文中我就曾解释过,泐睢文这种文字(语言),能够跟所有的邪灵煞鬼沟通,无论是头七未过的生魂还是山中精怪,会说这门外语,沟通起来就两个字,轻松。

    说到这里我可得解释一下,邪灵煞鬼,这四个字是妖魔鬼怪的统称,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了畜生这一行列。

    古时,邪灵煞鬼分别代表的是四个不同的意思,邪祟(尸首),灵畜(畜生),煞气(阳煞阴煞尸煞都在其中),阴魂。

    到了后代,具体也说不清是从哪个朝代开始,术士这行业的人就把所有的冤孽全划归到了这四个字里。

    “你说话,我警戒,它动手,我崩它几枪,然后咱们就跑。”海东青几句话就把战略部署搞定了,胖叔也点头说了声好。

    我叹了口气,稍稍回忆了一下泐睢文的发音,随即就“咳喘”了起来。

    “我们能谈谈吗?”

    说泐睢文真心挺困难的,打个比方吧,说这门外语,那就跟同时说饶舌的闽南话还得带伦敦口音差不多,除了难还是他大爷的难。

    林中很安静,对于我的话,那蛇似乎是不置可否。

    “刚才是误会,没有伤着你吧?”

    我打算打感情牌,这招用来对付心智单纯的动物很好用,几乎是无往不利。

    果不其然,在我话音落下的时候,林子边上的灌木丛里,冷不丁的就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

    “为什么打我”

    它的话很是断断续续,似乎是刚学会说话一般,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结巴。

    当然,在场的人只有我能听懂它的话,海东青跟胖叔,听见的只是如同老人咳嗽般的声音。

    “误会啊,刚才我们以为你要伤害我们!”我大喊道,依旧说的是泐睢文,说完这句嗓子就一阵干疼。

    因为距离远的缘故,我跟那蛇交流就只能用喊的,要是跟普通人一样说话还好受点,像是我这样大声的咳嗽那可真是

    “误会是什么意思”

    听见这话,我沉默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琢磨了起来。

    它这么问我,是在嘲讽我还是真的不知道误会是啥意思?

    “你们社撒(说啥)咧?”胖叔问我。

    我低声解释了一下先前说的话,胖叔想了想,说道:“告诉它,饿们抹油伤害它的意思,包解释误会咧,它不懂,又抹油出过山见过人,哪儿能知道这么多人类用语?”

    闻言我点了点头,大声“喊”道:“我们没有伤害你的意思!能不能出来说话?!我们保证不伤害你!”

    “我的家离开”

    就在蛇的“咳嗽声”响起的同时,在对岸的树丛中,一个巨大的东西忽然立了起来,头顶上两个犹如灯笼般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们,闪烁起了寡毒的光芒。

    “我草这”我愣愣的看着对岸的巨蟒,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蛇的身子似只支起来了三分之一或者是二分之一左右,光是这么点身段,就已经比那树丛中六七米的大树还高了。

    在树冠之上,硕大的蛇头让人无比心寒,蛇口张合之间,那条如小孩胳膊粗的蛇信子不断吞吐着,看着就觉得吓人。

    “看来那灌木丛后面有秘密,否则我们不可能看不见它。”海东青也是被这蛇的动作惊了一下,但随即就镇定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对岸的灌木丛:“灌木丛的高度是挡不住它脑袋的,但我们就是没看见它的踪影,后面应该是有凹下去的地方。”

    胖叔点头:“饿们跑?”

    “不用,我再跟它谈谈,它好像”我刚要劝说胖叔他们别急着跑路,但话刚说到了一半,对岸的巨蟒猛的就发难了。

    只听一声落地的轰隆巨响,那条蛇毫无预兆的就向前倒在了地上。

    在压断它身前的大树顺便压倒了灌木丛后,这巨蟒就扭动起了身子,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袭来,眼里的寡毒更加浓郁。

    “跑!!!”

    **********************

    清明节到了呢,得忙了,提前预告一下。

    星期六,星期天,星期一,一天一更,后面就会恢复更新啦~

    下一卷就是本书的大转折,本来还想着这转折往后的,但是吧,拖着真不爽,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