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八章 蛇

姓易的2018-12-08 11:16: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往往被忽视的人才是最牛逼的人,这句话我是深有体会。

    除了那老头儿之外,海东青这鸟人也是深藏不露,借着他的口才外加我出人意料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洗脑能力,胖叔终于被我们给忽悠晕了。

    刚开始,胖叔咬紧了牙说着要回去,不能让我们冒险。

    到现在,他已经大骂着谁抢谁死了,这一点血性可是被海东青给勾起来的,他说话忽悠胖叔的中心点就一个“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反抗才是胜利等等”。

    当然,他的那些话可不敢给外人听着,这种与反清复明有着鬼使神差关系的话语,咱们还是和谐得好,毕竟咱们都是和谐的人,你要不和谐,那就得被和谐了。

    或许有的人会对海东青这种冷面帅哥忽悠人的话感兴趣,说真的,我不能告诉你们内容,要不然我觉得我得被和谐,不信,各位就看看。

    他刚才说:“[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我们一定要[敏感词][敏感词]!”

    我应该说过吧,海东青刚才的话,跟反清复明有鬼使神差的关系,我都听愣了,这种话要是不被和谐,花圈店的水表也就没必要安装在外面了。

    回了酒店,我们并没休息,而是找上了那个船夫,让他晚上偷偷带我们去某几个景点转悠,我们说是想看看夜景并且露营,缺个人带路,让他帮个忙行个方便。

    这方便可不便宜,花了我五百,拿钱的时候我手都是颤的,吗的带个路就要这么多钱他是要命啊?

    “九局已经有两个台被镇压咧,冀乾台四(是)饿们搞定滴,兖坎台四(是)那个老货搞定滴,剩下滴还有七个。”胖叔跟我们坐在车上,任由那司机开着车带我们在山道上转悠,虽然此时我们距离目的地青龙峡还有一段距离,可是这山道上压根就不堵车,我看了看地图后,估计二十来分钟左右就能到那儿。

    “青艮台,徐震台,这两个是在青龙峡的吧?”我问,胖叔点头。

    “咱们今儿晚上一起把这两个阵台给破了,争取早点搞定,把那老货甩出去一截。”我嘿嘿笑着,拍了拍后座,意思是我装备都带好了,胖叔你丫的就别瞎想,放点心吧。

    海东青与我们一般的压低了声音,虽然车里的音乐声大,但我们还是得小心,毕竟我们说的东西是不能随便给外人听见的,要不然引来的麻烦可是一串一串的。

    “叔,那两个阵台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吗?”

    胖叔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点点头:“应该有,但我摸不准,毕竟地气被运走咧,今儿也抹油打雷滴迹象,这两阵台应该抹油撒(没有啥)油水咧,可按照湖里那阵台来看,剩下滴阵台应该都不简单,饿们轻松破了第一个阵台,那四(是)运气,看样子,饿们运气好像四(是)到头咧。”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咱们要乐观。”我说这话的时候没半点底气,从某种特殊并且不可见外人的角度来说,我很同意胖叔的观点。

    就在这时候,司机(也就是那船夫)发话了:“哥几个大晚上的去青龙峡,真是有情调,你们不怕遇见危险啊?”

    “能有啥危险?”我笑道。

    “也对,你们别去深山老林里就行,就是怕你们遇上大型动物呢。”司机很健谈,似乎还很关心我们的安危,算是个好人,当然,也许这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出手阔绰让他带路从没还价的缘故。

    一边聊着,这司机忽然提醒了我们一句。

    “哥们,一会我带你们走青龙峡的后山路,前面进不去呢,晚上景区就关门了,去那儿就得被保安逮住。”司机说。

    我客气的发了支烟给他:“没事,能上去就行,到时候你送我们到那儿,明儿早上六七点,我们就打电话给你,你来接我们一趟就行。”

    司机笑呵呵的接过烟说了声谢谢。

    晚,十二点二十四分,我们一行人就到了青龙峡景区的右侧小道,司机帮我们把行李搬下车后一骑绝尘就离开了现场,临走时还好心的嘱咐我们,当心别被保安逮到,逮到了也别把他供出来。

    呵呵,这是多么有职业道德的司机啊。

    “沿着小道走。”胖叔拿着手电,满脸专注的看着罗盘,抬手指着前方:“不出一里路就能找到第一个咧,这司机送饿们滴位置还真合适,要四(是)送饿们到景区,估计饿们还得走一两个小时滴山路。”

    “我开路,你们小心点。”海东青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不动声色的把背包放在了地上,然后拿出了来复枪,很淡定的上着子弹,说道:“见到野兽别怕,两枪过去,我们就能吃野味了。”

    听他这么说,我立马咽了口唾沫,这不是馋的,是怕的。

    这地方不会有野猪野熊啥的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往周遭的密林扫了一眼,心猛地跳了几下。

    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峡谷外的小山道,后面是盘山公路,左边跟右边则是山下的密林,林中漆黑一片,时不时的还传出几声怪异的鸟叫,光是这点就足够把我镇住了。

    妖魔鬼怪不可怕,躲起来,随时准备吓你一跳的妖魔鬼怪才可怕。

    “前面有水声。”海东青忽然说道。

    我点点头,刚进山道没多久,我就听见了前方隐隐约约传来的流水声,那应该是小河或者是小溪的流水,声音很清脆,带着一种大自然特有的宁静,让人听了会莫名其妙的觉得心安。

    往前走了三百米左右,我们过了第一个山间的拐角。

    第一时间,映入我们眼里的就是一条清澈无比的小溪,听着耳旁流水叮咚,借着月光一看,只看见这条小溪的水面上正在冒着白雾,那种景象不在现场的人恐怕是难以想象到的。

    安静,宁静,朦胧,光是看着这小溪我就觉得是享受。

    “快咧快咧,马上到咧。”胖叔拿着罗盘左右转悠了一下,确定方位后,便带着我们顺着小溪往上走,说是半山腰就有阵台的存在。

    说来也怪,在往目的地前进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在不远处的林子里看我们,那种被看的感觉很是让人心凉,我甚至都能感觉到那人看我们的眼神。

    寡毒,冰冷,还有别的东西,但我没办法形容出来,只能说那是种让人心寒的眼神。

    “怎么了?”

    忽然海东青停下了脚,似乎是发现了我有点不对劲,转过身看了看我,疑惑的问了句:“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没没什么”我笑着摇了摇头,往前走了几步,猛然把头一转,将手电晃了过去,看向了那目光所在的地方。

    林中近处什么都没有,远处依旧一片漆黑。

    “鸟人,你说那老头为什么会盯上我们?”我头也不回的问道。

    “不知道。”海东青也走了过来,与我一样,看向了林丛。

    我皱了皱眉头,低声又问:“那人是碰巧知道那儿有阵台的,还是早就知道那儿有阵台的?”

    “不知道。”海东青的回答没有改变,只不过补充了一句:“如果是前者,那么他威胁不大,如果是后者,那么威胁就大了,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既然他早就知道那里有阵台,说不准那宝贝的所在他也知道”

    “鸟人,我们会不会是想错了?”我继续扫视着树丛,忍不住问:“有一点我们都没有想到,会不会那个老头是高人,但他并不是想要跟我们夺宝,而是觉得那怪物留在那儿会祸害人,顺手就帮我们收拾了?”

    “也有可能。”海东青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

    “什么叫有可能,是很有可能,看那老头也不觉得他是坏人啊,而且”我话没有说完,海东青就朝着树丛开了一枪,脸色比我们好看点,只是凝重,而不是吓得脸都白了。

    在前一秒,我们都清楚的看见了一条蛇尾从树丛边上钻了进去,绝对没有看错,是蛇尾。

    怪不得我总觉得有“人”在看我们原来是这玩意儿吗的麻烦了!

    如果是普通的蛇,我们肯定不会害怕,海东青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开枪

    “从蛇尾看,这条蛇比普通的森蚺(ran第二声)还大”海东青一步上前,将我们挡在了身后,端着散弹枪不停扫视着前方的树丛,手指轻轻的扣在扳机上面,做好了开枪的准备。

    森蚺有多大?

    我记着生物老师给我们说过,森蚺,全称亚马逊森蚺,是一种体型巨大的蛇。

    这玩意儿的平均体长是五米至六米,最大的森蚺,体长可以达到十米。

    举个现实的例子吧,一层楼的高度大概有三米不到的样儿,一条大森蚺立起来,就差不多有三层楼那么高。

    “~~”

    在林中,这种类似于人踩过枯叶的声音,正接连不断的传来,无论是我还是胖叔,只要是在现场看见了那条蛇的肯定都能猜到

    它在接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