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六章 残破的百足桃花

姓易的2018-12-08 11:16: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夜,十一点,三十一分。

    “三桶,够了吗?”海东青从门外进来,提着三个装满散装酒的水桶,缓步走到了床前放下,不放心的问道:“要不我再去弄点?”

    “够咧。”胖叔点头叫住了他。

    我把事先准备好的加大号的矿泉水瓶拿到了桌上,又拿出了一个在楼下厨房借来的漏斗,笑道:“咱们明天就拿这个下水,吗的,灭了那孙子。”

    海东青嗯了一声,接过漏斗,一丝不苟的开启了“装货”的程序。

    在回到酒店的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开始制定了明天的作案啊呸,除妖方针。

    经过十分钟激烈的讨论外加胖叔的引经据典,最终,方案被我们决定了下来,如下。

    一,准备白酒若干。

    二,干掉百足菊花啊不对桃花怪。

    三,扫平一切障碍,让胖叔安全的布置邃脉阵,以让我们全体达成破除九局的成就。

    想到这里,我稍微数了数剩下的几个阵台我草!

    不数还好,一数我脑门就见汗了。

    除去一开始我们轻松搞定的冀乾台,再勉强除去我们即将搞定的兖坎台,还他大爷的剩七个这是要命啊?!

    “那老头子不简单。”海东青说道。

    我跟胖叔点点头,都没说话。

    有的东西就算是看出来了也没理由随便问,毕竟人有人的**,我们问那么多干嘛?

    无论那老头子的身份是什么,他给我们的第一感觉,就如老爷子给我们的感觉一样,人挺和善说话也有意思,总而言之,凭印象来说,算是个好相处的人吧。

    当然,这些都是我们从主观感受到的,客观还真说不清,毕竟我们没跟那人相处太久,人心隔肚皮,我们咋知道他到底是个啥样的人?

    “胖叔,那玩意儿是真的怕酒吧?”我心里有点没底。

    闻言,胖叔毫不迟疑的点头:“抹油错,怕酒,虽然饿不太知道这怪物滴记载,可还四(是)能记住,饿师父说咧,这东西怕白酒,活人身上沾了白酒,三天内,这东西不敢近活人滴身,如果被活人摸到咧,那就得受伤。”

    “下了水酒味儿就没了啊,水母还怕?”我不解,胖叔叹了口气:“你个瓜皮,这就跟画符画到最后抹油墨水咧,但符还四(是)一口气画完咧,别看后面的字迹不明显,但那张符一样有用,懂了吗?”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有办法了”海东青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们明天这样”

    随着海东青讲解他所想出的办法,我们也从一开始的满脸不屑,慢慢变作了惊讶跟佩服。

    当然,我们佩服的可不是他能想出这么牛的主意,佩服的则是

    次日清晨。

    坐的依旧是那艘船。

    开船的依旧是那个年轻的船夫。

    船上的依旧是一脸苦逼的我们。

    胖叔跟海东青估计都没睡醒,迷迷糊糊的坐在船边打着哈欠,脑袋不时还一歪一歪的,我见他们这副模样,连心都不敢放下去,一个劲的拽住他们胳膊,生怕这俩活宝一不小心就从船上溜下去了。

    “哥们,你们带这几个桶是干嘛的?咋有一股子酒味儿呢?”年轻船夫好奇的扫了那几个大桶一眼,笑呵呵的说:“甭说你们是去喝酒,这么几桶下去,胃出血都是轻的。”

    我笑着,拿出烟递给了他一支,自己点上抽着:“我们准备去钓鱼呢,昨儿见到那里的鱼挺大的。”

    船夫更好奇了:“你们拿白酒钓?”

    “嘿,这你就不懂了吧,在我家那儿,白酒钓鱼是偏方。”我恬不知耻的吹着牛逼,海东青睁开眼看了看我,嘴角一掀差点就笑了。

    在这个吹牛逼跟被吹牛逼的时代,我愿意当前者,更何况适当的吹点牛逼能避免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我用极其接地气的描述,彻底给那船夫洗了脑。

    估计过了今天,要是有人问他,钓鱼用啥最好啊?

    他肯定回答,白酒泡双汇,妥妥的绝杀!

    “你有当传销头子的潜质。”海东青凑到我耳边偷偷说道,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滚球,那是描述导游的话!”

    “我扯淡的技术不错吧,准备充足,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我嘿嘿笑着,把一根昨天就准备好的鱼竿放进了背包里,在船夫敬佩的眼神下,深藏功与名。

    说实话,这年头吹牛也不容易,不打草稿没点根据那是吹不出来的,要是不相信我这话,各位敬请去看看七点整的娱乐节目,新(和谐)(和谐)播。

    又过了一会儿,船缓缓靠岸,胖叔此时也稍微清醒了不少,起码走路不那么飘忽不定了,在刚出酒店的时候,他走路就跟打太极似的,左晃右晃却又神秘莫测的保持着平衡。

    我记得不是有一招失传已久的绝学叫凌波微步吗,胖叔估计练的就是这玩意儿。

    “看撒捏(啥呢)?”胖叔见我正盯着他怪笑个不停,顿时就不乐意了:“脑子里四不四在社(说)饿滴坏话?”

    我急忙摇头,以迅雷不及反应之速转开话题,在船夫的帮助下接过两个装满白酒的大水桶,吃力的提上了岸。

    等我们把东西都搬上了岸,年轻人便控制着快艇,缓缓转过了头,向着我们所来的地方行去,说是老规矩,我们什么时候要走就什么时候给他电话,分分钟过来。

    “真要那样下去?”我还是不放心,心说,这鸟人的胆儿可是够大的,玩命的法子也能想出来,还敢实施,这种胆儿我是没比的了。

    海东青点点头,从桶里拿出了一个一次性的塑料杯,舀了一杯白酒,二话没说就开始往身上浇,跟在洗澡似的,完全没点不舒服的表情。

    “饿们先把那畜生勾引出来,然后在岸边四四(试试)。”胖叔说了个折中的方案,我举双手赞成。

    海东青的原计划很有特色:洗个白酒澡,跳下去,跟那大水母玩命,然后给它一个深情的拥抱,消灭那百足怪以保护世界的和平。

    这计划胖叔可是一直都不赞成,昨晚上差点就翻脸了,看他翻箱倒柜整理行装的动作,似乎就是在准备带我们回去,如果不是我及时劝住他并保证不冒险只进行有安全性的行动。

    嗯,可能我们现在已经在回贵阳的路上了。

    “有酒味儿它不一定敢过来。”我想了想,用手拍了拍左臂:“我去勾引一下,鸟人看准了时机就上,甭给他留情。”

    闻言,海东青摇摇头:“你站后面去,我有办法。”

    一边说着,海东青自顾自的走到了岸边的背包旁,拉开拉链,从背包中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似是装了什么,皱着鼻子一闻,好像那袋子里有股血腥味。

    “猪肉,去厨房买的。”海东青说道,提着袋子走到了水边,往湖里看了看,低声说:“那水母应该还在下面,你们退后点。”

    话音一落,海东青直截了当的就把袋子倒了过来,将几块沾血的猪肉丢进了岸边的浅水里,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默默的退了回来,继续重复着拿白酒往身上舀的动作。

    “那东西没这么傻逼吧?”我蹲在海东青身旁往水里望着:“咱们这么一勾引它就来了?”

    胖叔显然是对我自压士气的做法很看不惯,瞪了我一眼骂道:“你咋就不社(说)些好滴话捏?!这东西”

    就在此时,湖面上的一声水响,猛然就把我们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待我们看清楚了湖面上的场景时,一时间,我们谁都说不出话来。

    那只让我们头疼不已的百足桃花正在往我们这边游,虽然气势汹汹,但我们却没觉得害怕,因为这只怪物的身子只剩下一半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瞪大了眼睛。

    原本比轿车头还大几圈的水母,此时,半个身子已消失无踪,触手也是零零散散的摊落在水面上,游动的样子很是狼狈,甚至让我们都觉得,这孙子只剩下一口气了。

    “它好像是要吃肉。”海东青疑惑的说道,随即,他很干脆的把装满白酒的水桶提了起来,盯死了那水母的身子,只等它游过来就泼。

    十秒前我觉得咱们想用白酒泼水母没那么简单,它说不准会躲。

    十秒后我觉得是我多虑了,等我亲眼看见那一桶白酒的三分之一或是三分之二泼到水母身上的时候,我真的是不敢相信。

    “快快!!继续泼!!”胖叔大喊着,见那水母碰触到白酒的部分开始炸裂成水沫时,胖叔激动得差点就脑溢血了。

    我没那么激动,眼里全是难解的疑惑。

    这水母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成这样了?!

    就它这本事,有什么东西能把它弄成这样?!

    忽然,我脑海里冷不丁的闪过了一道身影。

    “难道是昨天那老头儿?”我倒抽了一口冷气,摇摇头,心说不可能,绝不可能!

    那老头出手也就是丢了一杯酒过去,当时我们可都看得清楚,水母的触手只炸裂了很小的一部分,比起今天这百足桃花的惨状不可能吧?!

    “包(不要)想咧!快来帮忙!”胖叔的喊声吓了我一哆嗦,等我醒转过来,也不敢继续磨蹭,急匆匆的跑到岸边拿着水桶就泼。

    水母距离我们不过两米来远,只要我们不是手残,那就必然能泼中那孙子。

    说来也怪,今儿这水母一点逃窜的意思都没,只是一个劲的用触手翻搅着水面,虽它叫不出声,可我还是能感受到,这畜生很难受。

    看着那水母的身躯渐渐变得残破不堪,我的疑惑更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今天更新完毕啦,大家记住投票票,明天我得加班呢,就一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