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三章 鱼

姓易的2018-12-08 11:16: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如果在昨天,有人说子房湖里生活着比轿车头还大几圈的水母,那么我一定认为他是在吹牛逼。

    但是现在

    大鸟危险了

    “胖叔你看情况支援我们!我下去接应他!”我大声喊道,随即,深吸了一口气,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湖里,勉强保持着镇定,迅速向着海东青游了过去。

    那巨型水母就如凭空出现的一般,不光是我们,连海东青都没发现那玩意儿是怎么冒出来的。

    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晚了,真的晚了。

    在海东青扭过身子想要逃脱巨型水母“触手能及”的区域时,那水母毫无预兆的就扇动了一下透明的触手,看起来它的动作很慢,可仔细一观察,它触手伸出的速度,竟然比海东青在水下游动的速度还快。

    “这他妈是什么情况?!真是史前生物入侵了?!”我咬着牙往下方游动着,伸手将腰间别着的蚨匕抽了出来,左右扫了一眼,见那些小号水母都没过来阻拦我,我这才松了口气。

    大水母的小弟们都在围着海东青,没把注意力放我身上,这是好现象,起码我现在能靠近海东青并找机会接应他。

    就在此时,巨型水母的触手猛的缠住了海东青的右脚,往后一拽

    “草,这孙子不会闪开啊?!”我睚眦欲裂的看着这场景,再度加快了游动的速度,也就是几秒钟的样儿,我就游到了水母包围圈的外面,几个小水母似乎是发现了我,转动了一下身子,扇动着触手缓缓向我涌来。

    我稍微惊了一下,随即便壮起了胆,拿着蚨匕横着削了过去。

    这里是水下,不是地面,一匕首过去那是有阻力的,而且我的蚨匕可不是什么神兵利器,想用刀刃削断水母,那是妄想。

    虽然我明白这道理,但还是想试试,我需要一个答案。

    匕首横着削了过去,速度并不快,甚至可以说是慢到了有足够的时间能让水母躲过,可令人意外的一幕就忽然出现了。

    水母没有躲,而是硬扛了我一匕首,见到它们如此勇猛,我还以为我要被收拾了,但等时间过了两秒,我乐了。

    只见这被匕首削中的水母剧烈的颤抖了几下,随之,就如被针戳破的气球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炸散”而开,眨眼之间便从我的视线中消失而去。

    “果然是冤孽!!”我心中激动的大笑着:“这他吗都是冤孽!!它们害怕蚨匕!!”

    老天爷总是会在你兴奋的时候扇你一巴掌,意思是,孙子,该清醒清醒了,别太得意忘形。

    还没等我高兴一下,海东青那边又出了状况。

    本以为他只是被巨型水母拽住,暂时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可当我看见他的脸色正渐渐发白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鸟人出状况了。

    “好像是毒”我又用蚨匕削掉了两个水母,弯了弯身子,往下使劲用手一划,整个身子就笔直的对着海东青游了过去,心里焦急到了极点。

    既然小水母都能让人出现被拽住的感觉,那么大水母

    “回去。”海东青看见了我,用眼神对我说道。

    “我回去你就挺尸了傻鸟。”我同样的用眼神回了一句。

    海东青似乎是被毒素麻痹了,身子动弹不了分毫,就这么僵硬的被水母往底部拖去,也许是我跟他们的距离渐渐拉进的缘故,那巨型水母发现我后立马停顿了一下动作,扇动着身子,七八根犹如小孩手臂般粗壮的触手就伸了过来。

    “让你牛逼!”我在心里骂着,抬起手,用蚨匕的刀刃面对准了触手,横着挥了过去。

    霎时,巨型水母的触手就炸裂成了水沫,而我也成功的被它拽住了,拖向了它的本体。

    这也不怪我,毕竟我的攻击是单体伤害,顶破天也只能算是个小范围的AOE(群体或范围伤害),挡不住它铺天盖地来的七八根触手。

    在此时此刻,我深刻的感受到了海东青的感受。

    果然动不了。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绝不是**麻痹所导致的动弹不得,这是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只能用压抑来形容,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我绝对逃不出去了。

    就像是有很多只手死死的捏住了你的身子,手,脚,腿,背,无一遗漏。

    “胖叔,我错了,我不该冲动,你快支援我们啊”我眼泪都快出来了,后悔的感觉无比强烈,这次的后悔程度,仅次于我上初中时有次去厕所没带纸

    海东青无奈的看着我,我无奈的看着他,巨型水母的眼睛不知道在哪儿,但我感觉,它也在无奈的看着我们,估计是想说:“你们俩孙子就这么爱找死?”

    忽然,我只感觉被人重重的拽了一下,随即就被水母拉到了它的下方,也就是生物老师所说的,水母进食器官所在的地方。

    “我草完了”我满脸惊惧的抬头看着,心都碎了。

    头顶上,水母的触手正在不断翻搅,成百上千的触手让人只觉得心里发凉,可当这些触手散开伸向他处的时候,我敢保证,没有人愿意见到这只水母藏在触手底下的部分。

    那是一张巨嘴,布满层层透明利齿的巨嘴。

    “不是说水母是软体动物没牙的吗这又是哪出啊?!”我拼命的挣扎着,但身子完全不听我的使唤,依旧是僵硬的被触手缠着,丝毫没有动弹成功的痕迹。

    这张嘴足有小轿车的前车盖那么大,张口吞下一个活人绝不是问题,在吞进去后,那些小拇指长短的利齿又会开始咀嚼,咬碎

    稍微想了想一会被它吞下去的场景,我眼泪真下来了。

    “不行我必须想办法脱身”我死死的瞪着那张巨嘴,脑子里不停的闪过先前的画面,我想要找出一个解除困境的办法,但我发现,貌似还真没办法解决它。

    它是活的,这应该不会有错,它是冤孽,也也有可能

    如果它是冲身害人的阴魂那该多好?!起码我有喜神降魔图能暂时镇住他啊!可现在想动弹一下都是白日做梦,更别说还手搞它了!

    我现在都很紧张,海东青也是,其实无论是谁,只要是在那张布满利齿的巨嘴下被制住了,都不可能不紧张。

    虽然如此,我们可都还没彻底绝望,毕竟还有个胖叔在上面呢,有他在,我们想死没那么容易。

    这是毫无理由的信任,也是我们现在能够勉强镇定的唯一理由。

    巨型水母没在意我们脑中的天马行空,操控着触手,缓缓将我们拽向了那张巨口

    两米一米五一米

    水母嘴里的利齿似乎活动了起来,透明的肉壁不停的起伏着,嘴也是越张越大。

    “会有办法的会有”我转动着眼珠子,朝着水面上看了看,并没看见前来支援我们的胖叔,只看见了一条一条鱼?!

    我眨了眨眼睛,心中顿时兴奋了起来。

    是胖叔来支援我们了!!有救了!!

    没错,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感觉胖叔来支援我们了,因为我看见的那条鱼很有特色。

    那鱼长约一米左右,是条难得一见的大鲤鱼,只不过嘴里有一枚明晃晃的钩子,隐隐约约我还能看见那钩子上拴着一根鱼线,在鱼的游动之间,鱼线反射着阳光,很显眼。

    正当我兴奋莫名的时候,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让我摸不着头脑了。

    一艘木船正摇摇晃晃的从我们头顶上划过去,船头的人我倒是看不见,但能看见那根伸出船身三四米的竹制鱼竿。(水母是透明的,能很清楚的看见我们上方的水面)

    还没给我一个疑惑的机会,只觉得身子被制住的感觉霎时消失了,而那只在我们头顶上作威作福的巨型水母,也莫名其妙的凭空消失而去

    *******************************

    访谈是晚上七点,大家现在就能去留言提问题,晚上我好一个个的回答,链接在下面,直接点进去就行。(如果提问不了就在咱们的书评区里留言,想问什么问题,我让主持人帮你们问)

    顺便说一些我这种斯文人不该说的话吧,忍不住了,昨晚上某事气得我头疼。

    有人的拿我的文章在外面招摇,要么就是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转还说是原创,或者就是随便在外面更新我的VIP章节。

    就说几句话吧。

    做人不能太孙子,要不然你们就真孙子了,年纪小不懂事最多也就算是个熊孩子,可是你们一个个都应该满十八了吧?还干这种事?未必也太孙子了吧?

    以上的话不是对一个人说的,是对一群人说的,自个儿对号入座吧。

    我知道你们很蛋疼,心理活动不是问候我就是问候我家人,或者是“哎呀我是雷锋我是为了其他读者你怎么还骂我呢?!”

    唉,我也知道你们心里不爽,也知道你们想骂我,但是吧

    你他吗来咬我啊?感情你是孙子我就得惯着你?我是你爷爷吗?

    明着说,我从来就不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作者,额,或者直白点说,我就没一个作者的觉悟。

    对于盗版盗文这种事吧,我是抱以阶级敌人的态度对待你们,真的,我不会像其他作者那样,无可奈何的听而任之,还憋着气不敢随便骂怕影响形象。

    我他吗有形象也不是给孙子看的,对吧?

    不是喜欢盗文转文吗?有种你也把我这段话转过去诶?孙子们?

    一句话,爱咋咋地,吗的真以为我是作家(作家这词儿跟我不搭边差点忘了,我是说故事的,仅此而已。)就得注意自个儿形象而不能爆粗口问候你们?逗乐呢?

    妈蛋的,还好我从来不说自己是标准的作家,要不然骂个人还得无比装逼的斯文的声讨或者是发出抗议,太他大爷的累了。

    忍了这么久,终于畅快一回了,真是一骂解千愁,爽!

    谢谢在本站的支持正版读者,谁谁谁在支持我心里都有数,书评什么的我都有看,回复也是都在看,每当我被气得半死不活的时候,总是会想到你们。

    嗯,因为你们的支持,才让我没被气得砸电脑。

    总而言之,还是那一句话,做人不能太孙子。

    撤退。(PS:四爷诶(看见没,我都叫你四爷了),你丫问我的问题我看见了,嗯,再强调一遍,我他大爷的喜欢的是女人啊啊啊啊啊啊我擦擦擦擦擦!!!)

    顺便说一下,今天的访谈,会有关于老爷子的剧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