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二章 水母

姓易的2018-12-08 11:16:5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海东青的反应远比我们想象中的快。

    我的话刚喊出声,海东青那边就有了动作,先是自然的往下一蹲,然后双腿用力的蹬了一下水底的沙地,接着作用力,整个人就如离弦的弓箭一般往水面上“射”了出来。

    事后我才知道,这不是我的大喊声起的作用,因为在那种水深三四米的情况下,声音是传达不到海东青的耳朵里的。

    “退后!”海东青大喊道,随即,他便飞快的游到了岸边,伸手抓住了岸边唯一的岩石堆底部,借力上了岸。

    看起来他好像没什么大碍,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大鸟走路的动作很不对劲,总有种踉踉跄跄的感觉。

    “你咋了?!”

    “下面有东西。”海东青脸色有点难看,没走到我们身边,自顾自的就原地坐下,表情凝重的似是在寻找什么。

    没等我们发问,海东青就指了指膝盖右侧的一个血点:“被蛰的。”

    “啥东西蛰的?”我问,心说这伤口就跟被针扎了一样,具体的说,我们谁都看不见伤口,只能看见一个凝固的血点。

    “水母。”海东青皱了皱眉头:“就是有点像动物世界里的那种,懂吗?”

    我跟胖叔都愣了。

    淡水里还有水母?!我记得那不是海里的东西吗?

    虽是这么想,但等我们回忆了一下刚才所见着的那几个透明物体吗的好像真是啊!

    见我们满脸的疑惑,海东青叹了口气:“你们是科学盲?淡水里就不能有水母吗?”

    “你的科学知识不会是从走进科学看的吧?”我好奇的问。

    “我们刚来云台山的时候,买了票,他不是一人给了我们一张导游示意图吗?”海东青更加好奇的看着我们:“你们没看?”

    我摇摇头,胖叔也是摇了摇头。

    “前面是景点介绍,背面就是云台山的特产还有稀有动物的介绍。”海东青指着子房湖说道:“这湖里有桃花水母,听说还是濒危野生动物,进红色名单了。”

    (注释:云台山子房湖的水母品种为信阳桃花水母,体态晶莹剔透,漂浮至水面的时候,便犹如一朵朵透明的桃花瓣,故名为桃花水母,首次发现的地点是河南信阳,时间为1980年,这物种诞生于亿年前,属于世界级“极危生物”,已濒临灭绝,有水中大熊猫之称。)

    忽然,海东青又疑惑的自言自语了起来。

    “样子确实是桃花水母,但是”海东青脸上的疑惑越发浓厚:“怎么会有盘子大小,一般的桃花水母不都是两三厘米的样儿吗”

    我没在意他的嘀咕,指了指他的膝盖右侧:“被水母弄的?”

    “对,被扎的时候不疼,就是感觉有人在拽我。”海东青点点头:“就是因为这点,我才想不明白。”

    据海东青说,桃花水母一般是无毒的,就算是有毒,那么毒性也不会太大,顶多只会让人的伤口肿胀,绝对不会出现被拽住的感觉。

    听着海东青给我们解释,我脑海里猛的就蹦出了一行行字幕。

    《史前生物的逆袭:水母入侵》

    导演:海东青。

    编剧:海东青。

    演员:海东青,大水母。

    “不会是还没被发现的珍稀物种吧?”我试探着问:“要不然咱们弄个水母送去中科院,让人看看这是啥玩意儿?”

    顿时,胖叔被气得一巴掌就拍我后脑勺上了。

    “饿咋发现你比饿还不着调呢?!”胖叔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估计他有种把我扔下湖喂水母祭天的冲动。

    我尴尬的笑着不敢出声,心里也是纳闷得不行,为啥我天马行空的毛病就不能改改呢?

    这是遗传还是

    霎时间,我想起了老爷子,然后有了答案。

    这是遗传。

    “这是凑巧还是什么?咋会有水母在这儿呢?”我转开话题。

    胖叔皱着眉头:“难道四(是)在守护阵台?”

    “拿活物守阵台?水母又不属狗。”我笑了,胖叔摇摇头,说,也对。

    海东青并没同意我们的观点,只是沉默的看着湖水,一直都没说话。

    忽然。

    “会不会是日本人干的?”海东青冷不丁的说道:“生物实验,还是别的什么,小日本不都爱干这种事吗?”

    我挠了挠头,忍不住问:“会不会太科幻了?”

    “也不对,如果是这样,其他地方怎么会没有,光是护着阵台,可能吗”海东青又沉默了。

    就在我们陷入僵局的时候,海东青又有了主意,一个很不靠谱的主意。

    “我再下去一趟。”

    一边说着,海东青一边站了起来,走向了堆放背包的地方,然后打开了自己的旅行箱,从里面拿出了一袋好像是昨晚上的烤肉?

    “辣椒面。”海东青拿着一个装满红色粉末的袋子说道:“小时候跟我爷爷去钓鱼,钓着鳖的时候,我爷爷就会拿泡过辣椒水的铁丝圈顺着鱼线滑下去,受到刺激后鳖就抓不了底了,很容易就能被我爷爷提上来。”

    我不解的看着他:“下面的东西不是王八啊。”

    “有时候我们钓不上鱼,隔壁钓位的人能钓上鱼,遇见这种情况,我爷爷就会趁其不备把这东西扔进别人钓鱼的地方。”海东青淡淡的说:“然后别人也跟我们一样钓不上鱼了。”

    胖叔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随即,转头问道:“你四社(是说),拿辣椒面放进水里,那水母受了刺激就不敢过来咧?”

    海东青点点头。

    “那是活的东西,又不是鬼怪,没必要那么害怕。”海东青说着,走向了岸边,紧了紧那个装满辣椒面的袋子,说了句“别担心”便跳进了水里。

    “应该没事吧?”

    “抹四,饿们看情况去支援他。”

    透过水面,我们能看见的水母不过两三只,虽数量不多,但体型却足有脸盆大小,细节我们看不太清,只能模糊的看出轮廓。

    在海东青向石板游过去的时候,这几只水母就慢悠悠的游向了他,没等水母有别的攻击动作,海东青就已经把塑料袋开了个口子,水霎时涌了进去,肉眼可见的辣椒面正渐渐融入湖水之中

    以海东青为中心点,往外半米,这都是辣椒面的保护圈。

    随即,海东青又勒紧了口袋,向下继续游。

    问,是什么给了海东青继续往下游的勇气?

    答案有两个,一,看见水母不敢靠近自己了,二,辣椒水弄着眼睛了。

    当然,这些都是我事后才知道的,当时我就是很单纯的以为海东青胆气爆棚了。

    “那是撒(啥)啊”胖叔忽然嘀咕了一句,我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只见胖叔目光中的疑惑很明显,他所望着的位置,正是不远处的水域,也就是距离海东青五六米外的地方。

    午间阳光很刺眼,水面看起来就跟发光的镜子一样,晃得眼睛一阵难受。

    我眯着眼,强忍着不适感顺着胖叔所看的位置看了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我立马就傻眼了。

    水面上那些反光的位置竟然在动!

    “难道”我脑门上的冷汗霎时就冒了出来,等我仔细看了几眼后,二话不说就冲向了岸边。

    吗的那全是水母!!!

    在水面的表层,脸盆大小的水母,正密密麻麻的漂浮着,不断向我们的位置游动过来,触手晃晃悠悠的在水面搅动着,阳光照射在它们身上的同时,这些水母的身子便会反光,犹如镜子一般。

    “胖叔我下去把他救上来!”我大喊道。

    没给胖叔阻止我的机会,我的左脚就已经迈进了水里,正准备纵身一跃跳进湖里,可当我不经意的往海东青那儿看了一眼后,脸色猛的就白了下去,动作也僵住了。

    在海东青的下方,一只比轿车头还要大上好几圈的水母,正在扇动着自己的身躯

    “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