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一章 子房湖

姓易的2018-12-08 11:16: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子房湖,又名平湖,是云台山著名的景点之一。

    相传,汉代刘邦的谋士张良就隐居于此,而且他还曾站在沟谷西侧的山峰上日夜操练兵马,帮助刘邦夺得天下后,他便隐退到了此处。

    坐在租用的快艇上,我们表情各有不一。

    海东青在面无表情的装酷,胖叔拿着罗盘笑容异常神秘(其实就是在装逼),我则是百无聊赖的四周环顾着,默不作声的看着此处的湖光山色。

    开快艇的人也挺好奇,估计他是没见过坐快艇还拿个罗盘看风水的人,一边开着船,这哥们一边就问了句:“先生,我们这儿风水怎么样?”

    见开船的年轻人问自己话,胖叔神情一变,故作高深的说:“有山有水,福气深厚啊,此乃福地洞天。”

    说实话,胖叔这逼装得有点过了,笑得我差点没从船边掉下去,海东青也是一乐。

    你的陕西话呢?拽文的感觉真的那么好吗?!

    “沿着水道走,对,就那儿。”胖叔抬手指着远方的某处石滩,见开船人的表情有点为难,他笑了笑,从兜里摸出了三百块钱,递了过去:“我们就是去看看风景,景点人多,我们就想去人少的地方转悠转悠,你留个电话,一会来接我们,再给三百。”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票子能让人开船。

    那开船的人笑呵呵的接过了钱,先是夸我们一句“先生们果然有想法,知道人多的地方不好玩”,后又说了一些我们很感兴趣的话。

    “玩得开心最重要,但是得注意安全啊。”年轻人用手比划着,说道:“别看岸边的水能见着底,那里的水可有三四米深,而且吧”

    说着,年轻人皱了皱眉头,还是忍不住提醒了我们一句:“最好别在这边下水。”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了句:“这下面水草多?”

    “不是。”年轻人摇摇头:“水里好像有东西。”

    我跟胖叔互相对视了一眼,没说别的,就顺着这年轻人的话头往下问了问,结果就问出来了一些东西。

    “两年前吧,我来这儿游泳。”年轻人低声说:“就是你们要去的那儿,那天的天气挺热的,我就想着下去游游泳解暑,风景区人多的地方不敢去,那儿有人管,这里可没人管。”

    一边说着,年轻人一边操控着快艇,脸上满是后怕:“刚开始还没什么,但等我要上岸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拽我的脚脖子。”

    听他这么说,胖叔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思索什么。

    “然后呢?”我追问道。

    年轻人笑了笑:“然后我就拼命往上游呗,也算我运气好,被拽住脚脖子的时候都到岸边了,伸手就扣着岸边的石头了,使劲往上拽了几下,总算是爬出来了,往水里一看,啥也没,还是一样的清澈见底,连条鱼都看不见。”

    就在这时,船慢慢靠岸了,我们也没再多问,拿着各自的行李便下了船,留下船司机的手机号后,他给我们打了个招呼,随即开着船在石滩外打了个转,扭头就向来的地方开去。

    “细伢子,你社(说),八卦分别代表滴是撒(啥)?”胖叔冷不丁的问道。

    我想了想,说:“乾为天,坤为地,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巽为风,艮为山,兑为泽。”

    “昨天饿们加工滴四(是)冀乾台,今天要加工滴台,就四兖(yan第三声)坎台。”胖叔蹲在地上,用手指在石沙子上画了起来,貌似是在计算什么东西,嘴里说着:“虽然九局的阵台不用按照八卦所代表滴东西来布,可如果真跟八卦所代表滴东西牵扯上咧,威力就大咧,不,应该四(是)稳固性就高咧,不好破啊。”

    海东青没懂,问,什么意思?

    “坎为水,这群狗日咧运气好,弄阵台,凑巧就牵扯上水咧。”胖叔叹了口气,指着三米外清澈见底的湖水:“阵台,在哈(下)面。”

    我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了当初在奉天府水道拼命的场景吗的我死也不下水!

    “胖叔,要照着你这么说,其他几个阵台是不是也会这样?”海东青问道。

    胖叔点点头,又摇摇头:“乾天坤地,前者四(是)绝对抹油可能的,后者,地气都被运输走咧,没用,震雷离火,前者不可能,啥雷能随时随地打?后者还行,说不准有机关撒(啥)的,一过阵台,就起火咧。”

    海东青插了句嘴:“不是道士都能引雷吗?他做个机关在阵台上,有人过去就打雷。”

    “做法引雷那四(是)故事,现实滴引雷是玩命的事,一不小心就当场暴毙咧。”胖叔不屑的说道,用手指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打一道雷,折寿三十年,更何况摆阵台滴人都死咧,就算有机关也抹油用,雷来了,折谁滴寿?没人折寿,雷来了干嘛?”

    胖叔拿出烟点上,顺手便把烟盒丢给了我。

    “巽风,艮山,兑泽,这三个阵台中,除去艮山,其他都有可能(胖叔所说的三个阵台分别为荆巽台,青艮台,幽兑台。)”胖叔说道:“风大滴地方,杂草丛生滴湖泽沼泽,这些都能在云台山都能找到,艮山就不考虑了,地气都被运走咧,有个屁用。”

    我一言不发的抽了口烟,沉默半响,不放心的问道:“叔啊,你忘了刚才那小年轻的话了?”

    “从那人滴话来看,下面有东西,很有可能四(是)冤孽。”胖叔说。

    “是冤孽没错,但这可能不是普通的冤孽,毕竟阴魂冲身跟被拽脚脖子是不一样的,会不会是水猴子?”我有点迷糊,想起老爷子说的种种,只感觉头都大了。

    就我听过的传闻,下水的人被拽脚脖子,除了是水猴子干的,还能是谁干的?

    (注释:水猴子,又称水鬼,各地叫法不一,体型如**岁的孩童,样貌狰狞丑陋,习性奇特,在水下,它力大无穷,在岸上,它连狗都打不过,以上都是老爷子原话,水猴子算是动物,也算是冤孽,说法各不相同,在1992年的滇池,1985年湘西洗车河,都有渔民活捉过水猴子,老爷子还亲眼见过。)

    “不会四(是)水猴子,那人社(说)咧,回头一看,下面撒(啥)也没。”胖叔摇了摇头,向清澈见底的湖水扫了一眼,笑道:“水猴子又不四隐形咧,在能见度这么高的水域,就算它游泳再快,还四能看见咧。”

    “我下去看看。”海东青说着,走到了岸边,准备脱衣服。

    我本想阻止他来着,可一想这鸟人身手不错水性奇佳,而且这地方的冤孽肯定不比奉天府的守台冤孽厉害,如若不然,那年轻人怎么可能跑出来?

    而且那人可是在这儿游泳游了好一段时间,前面没事,上岸有事,这不是逗吗?

    最厉害的冤孽莫过于尸首,但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外加这里的情况来看,用尸首守护阵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海东青下去看看也好,就算是有了危险,我们也能及时想出办法去应付,只不过

    “小心点。”我嘱咐道:“我跟胖叔随机应变,你遇见了缠身的玩意儿别急,憋住气就行,不过两分钟我们就能支援你。”

    没错,两分钟,无论是做法还是画符都应该够了,就算不够,加快点速度也是能勉强过关的。

    海东青点点头没说话,脱掉了上衣,然后把裤子也脱了放到一边,只听扑通一声,鸟人就穿着个四角内裤跳进了浅水里,缓缓向前游动。

    随即,海东青给我们做了个手势,深吸了一口气,闷头就扎进了水里。

    “还好这里水干净,要不然咱们还真得担心一阵。”我松了口气,胖叔也是。

    因为湖水清澈见底的缘故,海东青下水之后的动作,也清楚的映入了我们眼中。

    他现在应该是潜到了两三米的位置,还在往下游,由此可见这里的水确实不浅,绝不是我们能目测出来的。

    一开始我们还以为这儿就两三米的样儿,但照着现在的情况来看,估计四米都不止。

    “好像没问题,他”我仔细观察着情况,话刚说到一半,只见海东青的身形忽然猛转了过来,双脚往下一蹬,便以极快的速度游到了水面。

    “下面有东西,一块石板,被沙子埋住了。”海东青在水面上露了个头,大声问我们:“要不要把沙子弄开看看?”

    胖叔跟我都往他所在的位置下方看了看,虽没看出个所以然,但还是能模模糊糊的看出水底的沙子是凸出了一部分,好像是埋着东西。

    “别拿手摸,拿东西弄。”胖叔说。

    “知道了。”海东青答应了一声,而我也将包里的匕首拿了出来,扔给了他。

    接过匕首,海东青又潜了下去,直直游向石板所在的位置。

    正当我们全神贯注看他操作的时候,只听胖叔一声惊呼,水下猛的就有了异变。

    好像有几个透明的东西正在四面八方的向着海东青靠拢!

    “大鸟快上来!!!”

    *****************************

    官方版:

    今天我接受了丛林网的采访邀请,本周为本书做一个访谈,回答读者朋友的一些剧情坑、人物评价、剧情走向等和本书相关的问题。

    大家可以到丛林网提出自己的问题,那里的主持人骆凡会对问题进行整理和筛选,在访谈中问我。访谈会在本周上线,和大家分享。

    丛林网提问地址:_interview/index/72

    正常版:

    接受采访了~下星期一~也就是明天晚上七点吧~就在那网站接受采访~大家可以随便去向我提问~(貌似是不用注册就能提问的,我也不太清楚。)

    小声的给各位说一句:明儿给我提问题都提点靠谱的,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