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九章 邃脉阵

姓易的2018-12-08 11:16:4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俗话说得好,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经过长达一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一行三人总算是走到了目的地的下方,这一路走来真不比走钢丝轻松。

    因为我们没带攀爬工具的缘故,只能徒手扣着红石,沿着山谷边上的悬崖往里走。

    别以为能走的地方就安全了,这条石头道蜿蜿蜒蜒,宽度不足四十厘米,只能侧着身子紧贴着山体走,脚边十厘米外就是落差七八十米的悬崖,要是真掉了下去,骨头渣子都得被摔成粉末。

    本来我也不想走这地方的,但左看右看也没找着其他的路,最终无奈之下,我跟胖叔就只能随着海东青开始玩命了,真的,这是玩命,不是找刺激。

    “还好,还好饿最近瘦咧。”胖叔拍着胸口说道,脸上后怕不已,写满了“还好我昨晚上没吃宵夜导致今天体重不超标真好。”这些字。

    我没搭理他,坐在块方方正正的石头上休息着,背上早已被冷汗浸透,天气虽然炎热,但我的汗可不是为太阳流的。

    点了支烟,我抽了口,壮着胆往一米开外的悬崖下看了一眼,小腿肚子都快朝前了。

    “摔摔摔下去了咋办”我结结巴巴的说道:“还好咱们那那那运气不错,这道不滑。”

    海东青平静的看着对面那座红色高山,不平不淡的说:“地上滑我还会带你们走吗?我又不是傻子。”

    我跟胖叔同一时间都想说句“你他吗不傻谁傻?!”,但是吧,一看海东青暗示性的眼神,我顿悟了。

    如果现在惹着他了,那么他肯定会记仇,走山道回去的时候他哎呀一声装作一不留神一推然后我们就

    “海哥有见地。”我讪笑着说。

    此时此刻,我们所在的位置是红石地的下方,或是说,红色巨石的下方。

    前面之所以我会认为这里是块平地,那就是因为面积太大了,而且在来的地方,我们并没看见这块巨石下面的部分。

    完全就以为这是一个斜上去的石坡,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这就是一块完整的巨石。

    “在上面?”我抬头看向了足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巨石顶部,试探着问:“咱们得爬上去?”

    胖叔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狠下心点点头:“上气(去)!”

    哎哟我的亲叔叔啊,您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本来就有点恐高,被您这么一弄上到一半我情不自禁摔下来咋整?!

    “我先上去看看情况。”海东青甩了甩手臂,做着热身活动,不放心的问了句:“胖叔,你确定那台是害不了人的,对吧?”

    胖叔点头说是。

    “真害不了?”海东青不死心的问,看样子他是在奉天府的那一行里吓出点后遗症了。

    “你见过中转站害人么!”胖叔不耐烦的摆摆手:“瓜皮,赶紧,上气(去)。”

    简单浅显的六个字,令得海东青叹了口气,我估计他也无奈了。

    随即,海东青微微弯了弯身子,双腿猛然用力蹬了一下,就如离弦的弓箭一般,直直的暴冲了出去。

    等大鸟助跑到巨石前一两米的地方时,只见他很自然的跳了起来,整个身子就像是被风吹动了似的,没有落地,而是向前飘了一米多的样子,右手使劲往巨石凸出的地方一扣,身形就彻底稳住了。

    “等我。”

    留下一句话后,海东青动作迅速的就爬了上去,没过几秒钟他就爬上了六七米高的巨石顶,整个人就从我们视线中消失而去。

    “叔,你说他们为啥要拿云台山当中转站啊?”我闲着无聊问道。

    胖叔笑了笑:“云台山自古以来就四(是)河南一带滴名山,藏风纳水,算是难得滴洞天福地,地气的流动程度可不比泰山那些地方差。”

    “想要聚集地气养宝,那么就必然得找地气盛行的地方。”胖叔跺了跺脚,笑着:“这里滴地气拿来养宝四(是)再好不过咧。”

    “南水北调,真牛逼。”我忍不住感叹道。

    这里可离藏宝的地方好一段距离呢,怀庆府就是现在的沁阳市,距离这儿少说好几十公里,地气硬是被引导了过去养宝,过去的术士啊,确实不是我们这代人能比的。

    忽然,说到养宝,我又有点头疼了。

    为啥大清重地跟这地方都得用地气去养宝呢?难道真如胖叔师父所说,没地气,宝物会消失?

    不可能啊,青铜人像还在家里摆得好好的呢,我还拿那玩意儿塞过鞋盒子,还不是一样的没事吗?

    “这上面有东西,一些符咒,是刻在地上的。”海东青站在巨石边缘,低头向我们喊了一声:“你们要上来看看吗?”

    胖叔咬了咬牙,转头对我说:“走,上!”

    “我刚是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我扣了扣耳朵,不敢相信的看着胖叔:“咱们能从这儿爬上去?要知道,我们的身手比不上”

    就在我说着话的时候,海东青忽然扔了一条食指粗细的绳子下来,平平淡淡的说了句:“差点忘了,我带着登山绳呢。”

    我草。

    “玩命啊”我哆哆嗦嗦的走到了巨石下方,用手扯了扯食指粗细的绳子,感觉没危险后,我才打了先锋,满脸煞白的往上爬着,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从目前情况来看,固定绳子上方的是海东青的手,也就是说,他两只手拽着绳子就想把我们拉上去,如果不是因为他太傻逼而且我又不傻逼,或许现在我跟胖叔已经双双上去了,然后携手含笑九泉。

    爬到一半的时候,我眼贱的往下扫了一眼,双眼一翻,眩晕感霎时就冒了出来,直欲把我就地正法。

    咋这么高啊?!!

    “快点!包(不要)怕咧!速度!”胖叔在下面大喊着,跟催魂一样催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双双死死握紧绳子,用脚踩着凸起的石壁,小心翼翼的向上爬了几步,又调整了一下姿势,稳稳的往上爬着,不求快,只求稳,我感觉这样不容易摔死。

    将近七八分钟的样儿,我总算是咬着牙爬上了顶端,在脚踩到实心地的时候,我眼泪都快出来了,心说对付妖魔鬼怪也没这么难啊,爬这个,纯属玩命!

    特别是当你知道,拽着你另外一头绳子的人,就是你经常在背后黑他说他坏话并且经常给他煮过期方便面的人,你一定会跟我一样,生不如死。

    “呵呵,怕什么呀,我又不会松手。”海东青温和的笑了笑,但我霎时就感觉到了杀气,隐隐不露的杀气。

    “哥,咱们把胖叔拉上来吧。”我礼貌的说道。

    几分钟后,胖叔也心惊胆颤的上了巨石顶端,没等我说什么,胖叔猛然就僵住了动作,随即便哈哈大笑着冲到了红石地的中心,指着地面上一些歪歪扭扭的符号说:“抹油错!这四(是)冀乾台!”

    我好奇的凑了过去看看,但没看懂,只能模糊的认出几个代表五行的符号,至于其他的符咒就完全不明白意思了。

    “叔,现在能跟我们说破阵台的步骤了吧?”我坐在了地上,看着他。

    胖叔没立即回答我,自顾自的闷头在红石地里转悠了起来,不知是想做什么,莫名其妙的从兜里拿出了一把普通的军用小匕首,弯下腰,在地上刻画了几下。

    “你们退后一点,邃脉阵规模有点大,你们踩着边儿咧。”胖叔招呼了我们一声,说完,他又埋头苦干了起来,刀尖也被磨得越来越钝,可地上划出的白痕,却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多。

    怪不得老爷子都说胖叔的本事不是普通人学的,这话我现在深有感触。

    以所谓的阵台点为中心,方圆一米的范围内,胖叔就画了足足几十个长三尺的符咒,虽然我看不出这些符咒是什么意思,但上面的阴阳注解我还是能看明白的。

    做完这些,他又以那个一米的圆为中心,再度往外扩大符咒圈。

    开始时还是一把精美的军用小匕首,现在硬是被磨成了钢条,看着就让我心疼,这玩意儿好歹是花了四五百买的呢!

    约莫一个小时的样子,胖叔才停下了动作。

    “枪构造好咧,饿得给它上膛,用滴时候扣扳机就行咧。”胖叔擦着汗说道,笑呵呵的从兜里拿出了一把铜钱,大概有个二三十枚的样儿,照着顺序,一枚一枚的往地上放。

    说来也怪,这些铜钱在落到地面的时候,竟然都毫无预兆的立了起来,就跟插进泥地里被固定了似的,立得很稳,也很违背科学常识。

    “捂好耳朵。”胖叔冷不丁的说道。

    我愣了愣,刚想问怎么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我霎时就感觉脑袋一沉,太阳穴的青筋都被震得鼓了出来。

    “走吧,一会有人要来了,旅游区发生爆炸,这新闻”海东青摇了摇头,带着我们走向了红石地的边缘。

    “胖叔先下去,我们拉着你,然后木头下去,我最后下去。”

    说着,海东青把绳子丢到了巨石的下方。

    “你呢?你咋下去?”我疑惑的问。

    海东青反问道:“我下去还用得着绳子?”

    在这世界上,你要么装逼,要么被装逼,此时我是属于后者。

    看看,这就是身手强能装逼的例子,海东青说这话时一脸的鄙视,我当即就下定了决心,回去了多看武打片,学习一下与时俱进的格斗技术跟反派的跑路技术以锻炼身手。

    *****************

    说三个事。

    谢谢大家的打赏啊啊啊啊,我今天上传的时候才发现打赏多了好多,四叔啊,特地感谢一下你的皇冠有木有!!!(看见你的皇冠,我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不是感动的,是愧疚的,想爆更又没那实力,真是让我有种以头抢地拿西瓜刀自裁的冲动)

    现在粉丝榜可以自定义名称了(我才发现啊我擦!),就在书主页右下方的粉丝榜,大家想要什么名字记住留言,我选出来,磨铁的粉丝一共有十一个等级,咱们就得想十一个名字,现在的名称是布衣门卒啥的,咱们改改,弄些好听的,嗯,记住留言哈!

    说个不喜闻乐见的消息,周末,一天一更,呵呵,双休日被老板叫去加班,我知道这消息的时候差点就爆粗了,如果不是因为有奖金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老板如果不是我先把西瓜刀收起来再继续说。

    狐狸小九啊,还有群里的同志们,你们不是羡慕哥哥我年假长吗,来,说说,现在还羡慕我不?

    (剧透,后面(说不准是多后面)会有个重要人物出来,这个人在前文中就出现过,只不过我估计大家都已经无视那角色了,忘得差不多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