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八章 冀乾台

姓易的2018-12-08 11:16: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07年,九月,七日。

    云台山,中国的著名五A级旅游风景区,不去那儿我还觉得中原的山都矮,可到了那的旅游区大门,往上一看,才发现是我孤陋寡闻。

    高,这山是真的高。

    没去过的朋友肯定感受不到那种感觉,几座巍峨的高山连成一片,山尖直插云端,雾蒙蒙的山区看起来很飘渺。

    那几座山不是普通的形状,就有点像是长方形的巨石,很难描述出来吧,总之就是特震撼人。

    今儿一大早就被胖叔拖到了这儿,说是要带我们去看看风景,当是散散心了,至于寻找九局,那就是之后的事儿了。

    工作之前不忘娱乐,这才是做人的王道。

    话说回来,这几天我们可真没闲着,九局的九个局眼,位置基本上都被我们确定了下来。

    在这儿说说九局的构造吧,这局的作用前面说过了,此处暂且不提。

    九局,顾名思义,局中正是以九个阴之地为眼,但在胖叔的解释中,这九个阴之地,都是人造的。

    其实也对,毕竟阴之地的威慑力摆在那儿呢,哪怕是祖师爷,也不敢随便用这种东西去布局吧?

    至于人造阴之地的方法,那可是失传已久了,除了胖叔的师父跟那几个布置九局的人之外,会这方法的屈指可数。

    开始我还特好奇的问胖叔,叔啊,你肯定会这种牛逼上天的法门吧?

    他给我的回答有点操蛋:“饿会啊,梦里会,老道士又抹油教饿咋弄,饿咋会?你个瓜皮!”

    买票,跟着旅游团,我们坐上了环山景区大巴。

    “各位旅客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云台山风景旅游区,我是你们的导游,叫我小李就好了。”一个戴着小红帽的年轻女孩站在大巴里,礼貌的笑着,给我们介绍了起来:“云台山风景区,大致有以下几个景点,百家岩、红石峡、子房湖、泉瀑峡、潭瀑峡、猕猴谷、叠彩洞、茱萸峰、万善寺、峰林峡、青龙峡,那么我们的第一站去的地方就是红石峡”

    耳边听着导游的介绍,我有点犯困,倒不是因为没有意思,实在是因为今儿起得太早,现在被太阳一晒,整个人就提不起来精神,懒洋洋的靠着窗子,索性把这几天胖叔给我说过的话回忆整理一下。

    九局,共九个局眼,又称为九台,这九台分别为。

    冀(ji第四声)乾台,兖(yan第三声)坎台,青艮(多音字,在此读gen第三声)台,徐震台,扬中台,荆巽(xun第四声)台,豫离台,雍坤台,幽兑台。

    别看这些名字复杂不太好记,其实若是知道每个台局名字的含义,这些名儿可就好记多了。

    九台的名字都是三个字,前两个字,分别有不同的意思。

    第一个字,是九州之意,古代记载的九州各不相同,在堪舆一脉的门道里,真正的九州,其实是指: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雍州,幽州。

    第二个字,是九宫之意,也就是乾,坎,艮,震,中,巽,离,坤,兑。

    从“科学”角度来说,九个台就如地气的中转站一般,地气汇聚之地,就是地气的总处理厂,地脉则成了地气的运输管道。

    一个台或许不足以把地气压制住并强制运输,但若是有九个台呢?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狼,以多打少自古就是中华的传统美德,在术士一行里,这美德经常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想要破解这九个局眼,那就必然得看胖叔表演了。

    邃脉阵,起于明末,是堪舆一脉的不传之秘,据说这种阵法可以小幅度的改变地脉流向,更能将四周的山河之力聚集一部分于阵眼,冲击阵中最中心的部分。

    这最中心的部分,自然就是九局的阵台了。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件性命攸关的事,九局的阵台不能按照常理,一个一个的破,如果是轮着破阵台,那就跟找死没区别。

    “九台成局,破其一,局则,八台逆流,万邪冲身。”

    这话可得给各位翻译一下,否则各位理解得可能不会那么清楚。

    翻译如下。

    “集合了九个阵台的局才是完整的九局,破其中一个阵台,九局则就会出现棘手的漏洞跟缺口,出现缺口之后,其他八个阵台就会把地气转流,齐齐引向被破开的阵台位置,而破开那阵台的人,几乎是同时间就会被冲身,导致暴毙而亡。”

    (注释:1,,是缺口缺损的意思。2,冲身,此冲身非彼冲身,这里的冲身不是被冤孽冲身,而是被气冲身。3,万邪不代表冤孽,在这里,是气的意思,其中包含了人造阴之地的阴气,还有日渐增多的秽气,以及地气。)

    或许有的朋友就会不解了,地气不是可以用来降妖伏魔吗?怎么还会害死人?

    其实这道理很简单,物极则反,是药都有三分毒。

    阳气攻心,阴气攻心,地气,一样的可以把人攻心致死。

    在我们的计划中,破除九的九个台,那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毕竟胖叔都说了有九成的把握,我们也没理由不信他。

    胖叔跟我一样,没把握的事儿不敢去做,有把握的,也不敢把成功率说得太高。

    老天爷的爱好就是玩自己的孙子,这道理我们都懂。

    连胖叔这种不爱夸海口的人都能喝着酒拍桌怒吼:“要四(是)不能轻轻松松滴破了九个阵台,饿以后就用手爪子走路给你们看!”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海东青忽然说了句。

    “风景不错。”

    闻言,我下意识的往车窗外看了看,笑道:“确实。”

    云台山不愧是五A级旅游区,这里面的风景那可真是没得说的,蜿蜿蜒蜒的山路盘旋而上,道路两旁尽是山林,在前方不远处,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一座座红色的石山。

    这也是我孤陋寡闻了,经过那导游的介绍,我才知道那是红石峡。

    “一会塞个红包给导游,让她走的时候打电话通知我们一声,咱们一会自由活动。”我凑到海东青耳边说道,他点了点头。

    半小时后,我们从红石峡的另外一边进了谷内,走的是很久没人走过的崎岖山路,不属于风景区的游客行进路线,也幸亏这里没保安,否则咱们还真得费点功夫才能进去。

    “不过三里路,东南方向。”胖叔拿着罗盘站在块巨石上琢磨着,点了支烟,皱着眉头四周环顾,似在寻找什么。

    海东青懒洋洋的蹲在一边,与我一般,只不过他在吃薯片,我在抽闲烟。

    “木头。”

    “嗯?怎么了?”

    “你说胖叔的师父为什么破不了这局?”海东青不解的问道:“刚才我去问过胖叔了,他让我来问你。”

    “你记性不太好,对吗?”我无奈的问道,他摇摇头头。

    “你忘了?胖叔都说过这事了,三次啊。”我更加无奈的问道,他讶然,说,怎么可能?我怎么不记得了?

    这不怪海东青,真的,错就错在胖叔说事的时候,总是在饭桌上。

    他一边吃着饭一边说,我一边吃着饭一边听,海东青就嗯纯吃饭的货色,吃东西的时候,他脑子不管事。

    胖叔给我们的解释很简单,他师父就是个轻微偏执狂,还是个强迫症重度患者。

    在他师父看来,我一个人都搞不定这阵台还混什么?

    经过一番努力且又失败后,他师父的看法就变了,老子非得一个人把这阵台给破了!

    “撞了南墙不回头,饿滴瓜皮师父,太逗咧。”胖叔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脸的惆怅,摇头叹道:“结果一来二去他就墨迹了不少时间,后来觉得时间不够咧,寿数要到头咧,就来找饿咧。”

    虽然这些都是胖叔的猜想推测,但我觉得吧,**不离十了。

    这世界上最了解他师父的人,莫过于他自己,用胖叔的说法,他师父一撅屁股,他就知道老道士要拉什么屎。

    “上气(去),沿着这条道走两公里。”胖叔用手挡着阳光,眯缝着眼看向远方,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块红石平地:“那儿,第一个台。”

    “冀乾台?”我问。

    胖叔点头,把罗盘放回了背包里:“对,冀乾台。”

    听见这回答,我也好奇的往那块红石地看了一眼,可却没看出半点异样。

    那里的石头草木都跟红石峡其他的地方差不多,除非是胖叔这种精通风水术数的堪舆先生去看,否则任由我们再怎么看,都是看不出区别的。

    “乾子连天福气盛,冀处藏富送子孙,不见青山不见水,东松破石露水归。”胖叔笑呵呵的说着,用手指了指那块红石地上唯一一棵松树:“难得一见的藏福送富之地,可惜不能埋人,要不然就把我师父埋在这儿,以后我也能发达发达。”

    “听您说普通话我真有点不习惯甭装高人了咱们接点地气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

    “你们两个瓜皮,饿滴意思就四(是)那儿四风水宝地,懂了么?不懂也别问,术业有专攻,饿说得再清楚,你们一样的不懂,这是智商问题。”

    闻言,我拍了拍海东青的肩:“听见没,胖叔嫌弃你智商低了。”

    海东青疑惑看着我,他的眼神我能看懂,意思大概是

    “胖叔嫌弃的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