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六章 九成的成功率

姓易的2018-12-08 11:16:4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被揍了一顿后,我明白了许多事,其中两件事是最为主要的。

    第一,胖叔跟海东青的好奇心不比我小,甚至犹有过之,怪不得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啊不对,应该是狼狈为奸,同流合污。

    第二,不能在别人面前说别人的坏话,会出人命的。

    “九局到底是什么?”我拍了拍屁股,想将上面的脚印给拍干净,可这脚印就跟长城上写的“XX到此一游”一样,任由我尽心尽力的拍,它依旧淡然不动,高傲的浮现在我的屁股上。

    胖叔见我满头雾水的样儿也是不忍,老神在在的点了支烟,摆出了一副高人姿态,切换了语言系统,缓缓解释了起来。

    九局,全称九引脉局,是堪舆家一脉中代代相传的阵局。

    这种阵局本就是堪舆家的不传之秘,可到了宋朝,这种局的布置方法,在堪舆一脉中也渐渐开始消失。

    也许是历史洪流太过强悍的缘故,也有可能是上天注定,在宋朝末期,这种阵局基本上也就失传了,包括书中的记载也是寥寥无几。

    直到现代,能布置这种阵局的人,一个都没有。(这是胖叔原话。)

    别以为九局很简单,想要布置这九局,绝不可缺少三点。

    一,启动阵局之前,必须要动用人力,开山挖地,找寻地脉的脉络。

    (注释:地脉的脉络是能看见的,形状犹如水管,大小不一,其中的空心部分有空气流通,还有阵阵热浪铺面,地脉是看不见的,就如人的穴位一样,人死了,你把他解剖了,能看见体内的穴位吗?还不就是一堆血肉?)

    二,在地脉的四面八方,寻找九个阴之地,以特殊方法,将阴之地镇压,把其中的阴气引到地脉里去,就靠这个来改变地脉的流动方向。

    三,地脉齐聚一地,地气也将齐聚一地,在这个聚集的点上,必须有厉害的东西压住(不是冤孽,是符咒或者是别的阵法),否则阵局一破,地下阴气暴涌而出,恐怕方圆百里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当然,听见胖叔这夸张的解释,我压根就不信。

    “不吹牛能行吗?方圆百里?”

    听见我这么说,胖叔无奈的摇摇头,也没急眼,神秘的笑了笑:“在明朝天启年间,九局就失败过一次,但被几个老前辈及时压住了,可阴气还是从地脉缺口暴涌了一些出来,然后”

    话没有说完,给我留了个悬念,但这悬念明显不是悬念,因为在胖叔说出明朝天启年的时候,我猛然就想起了小时候在《中国未解之谜》一书中看见过的文章。

    明朝天启大爆炸(又称王恭厂大爆炸,古籍记载,历史书记载,甚至是百度百科,都有这方面的资料)。

    据说,在明朝天启六年五月初六,北京西南隅的王恭厂火药库附近区域,就发生了一起离奇的爆炸事件。

    方圆两公里还要多的地界,全被炸上了天,死伤两万余人,爆炸威力相当于一万吨至两万吨的TNT炸药爆炸。

    在《天变邸(di第三声)抄》中,就有详细的现场描述,以下特举出一段供大家了解参考。

    (注释,天变邸抄,是明朝北京一份由民间报房编辑发行的邸报,跟现代报纸的性质很相似。)

    “天启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时,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这里的僵尸特指僵硬的尸首,不是冤孽)层迭,秽气熏天。”

    想到这里,我只感觉嘴唇有点干涩,下意识的咂了咂嘴,不敢相信的问了句:“天启爆炸是九局出了问题?”

    胖叔点了点头:“废话。”

    我草,看来书本上的东西还真不一定能全信。

    在官方的一些记载里,对于天启爆炸的原因,有不少猜想。

    龙卷风,陨石,地震,火药焚爆,各种各样的猜想都有,但就是没一个胖叔说的这种猜想“阵局出现了漏洞,走火了”。

    “还好有人及时压住咧,要不然,啧啧。”胖叔笑道。

    我头皮有点发麻,干笑着问:“这么危险咱们还去?这不是找事儿么?要是一走火把咱们给送上天了,那可就不和谐了。”

    “饿撒(啥)时候主动带你冒过险?没点底气饿敢带你气(去)么?”胖叔无奈的说道,看着地图,嘴里解释着:“破九局,那就必须用饿师父社(说)滴邃脉阵,引山河之力冲入九台地脉,中和阴气,这九局自然就破咧。”

    “有把握吗?”我问道,还是不放心,可心里却隐隐约约有点兴奋。

    估计吧,这是去奉天府冒险弄出毛病来了,安稳了这么些天,不去干点刺激的事儿,好像还真有点不得劲。

    “有,最少九成。”胖叔点头。

    我想了想,又问:“你说的那个地气汇聚之地,压住那儿的是什么东西?”

    “阵局或四(是)特殊滴符咒,对人无害,那四用来镇压阴气咧。”胖叔笑了,随之,我也松了口气。

    忽然,海东青接了个电话,说是自己叫的外卖烤鱼到了,现在去拿。

    没等我们说什么,这吃货小跑着就出了客厅,直奔侧大门。

    “胖叔。”我拿出烟,递了支烟给胖叔。

    “怎么了?”胖叔熟悉的接过,点燃抽着。

    “去那里冒险,恐怕不止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吧。”我笑着,胖叔沉默了一下,苦笑着点点头:“瞒不过你咧。”

    我不知道外人对于师父这两个字是怎么理解的,在我看来,师父,就等于父亲。

    老爷子在我眼里可不是爷爷,那就是我爹!虽然年纪老了点。

    传授术法,供养上学,衣食住行,这些全都是老爷子包办,胖叔的师父,也给胖叔包办了这些事。

    虽然胖叔平常骂骂咧咧得厉害,也是对老道士很看不顺眼,可在心里,老道士是个什么样的形象,恐怕只有胖叔自己知道。

    在湘西的时候,我就曾见过胖叔喝醉了嚎啕大哭,说自己的老爹不要自己了,吗的全世界云游去了。

    “饿师父一辈子抹油撒(啥)愿望,也抹油遗愿。”胖叔轻轻笑着,平常听起来很有笑点的陕西话,此时却听得心里难受:“咱俩滴命差不多,都四(是)天不收地不养滴孤儿,饿不知道爹是啥感觉,但饿看来,老道士比饿亲爹还亲,真的。”

    我与胖叔一般笑着,但彼此的笑容里都没有开心的意思。

    “走吧,走一遭。”我说。

    “饿师父临死滴时候老念叨一句话。”胖叔用厚实的手掌揉了揉眼睛,笑着:“小胖啊,你社(说)师父厉害吧?不厉害,有滴局,饿一辈子都不能一个人破啊,可惜见不着那玩意儿滴真面目了”

    我笑了笑,心说,怪不得胖叔会这么反常,平常他是懒得动弹,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想着去破局寻宝,搞半天原因就在这儿。

    “饿想,要四(是)饿把宝贝拿到坟头去祭奠祭奠饿师父,让他瞧瞧,应该会很开心咧。”胖叔笑得咳嗽了起来:“如果不四(是)翻着这些东西,可能饿一辈子都不知道老道士滴遗言四(是)撒意思。”

    “咱们准备准备吧,过几天就走。”我打了个哈欠,看着窗外渐渐变亮,霎时,倦意开始涌了上来,想睡觉的感觉那叫一个强烈。

    胖叔嗯了一声,沉默半响,又说:“细伢子,这次饿们四(是)去寻宝咧,也算旅游咧,按照我滴推算,成功率高达九成,如果有点不对劲,饿们就撤,反正这次又不四(是)像奉天府那一趟一样,抹油人逼咱们,也抹油撒(啥)尸骨要拿,就是为了一个不是遗愿滴遗愿旅游一趟。”

    “胖叔,你现在真不够爷们,说那么多干嘛,咱又不是怂,一个字,干。”我哈哈大笑着。

    奉天府那一次冒险我们也算是略有斩获,一百多万就这么被刮来了,现在我账户里还有四十来万呢,要是真如胖叔说的,成功率高达九成,那么这次

    发达了,真有可能要发达了!

    话又说回来,我对小日本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侵略敌人的斗争之中,这群孙子不光侵略了咱们大中国,还他妈抢了一堆的宝贝,现在又说是把“重宝”给抢去躲起来了不对!

    “胖叔,小日本既然都藏过去了,那么没偷偷运送回日本?”我忽然问道。

    胖叔气不打一处来的将地图摔在了我脸上,怒吼着:“能不能他吗好好看看地图后面的话!眼睛长哪儿气(去)咧?!”

    我讪笑着拿起地图,一字一句的往下看着,等看到了位于中间部分内容的时候,霎时间豁然开朗。

    “倭寇贼心不死,夺中华之意长存,视夺中华,如囊中取物”我念叨着,看见后面的内容,不由笑了起来。

    怪不得这群孙子没把东西运走,他们压根就运不走!

    ******************

    先谢谢大家的支持,支持正版的人有几个,我心里清楚,真的,看见有你们支持,我是真的感动。

    昨晚上回家有点晚,码完字都快两点了,头疼,但看见大家在书评区的回复回应,心里那叫一个乐啊,脑袋也好受点了。

    妈蛋,为啥说话感觉有点前沿不接后语呢,难道我迷糊的毛病又犯了我擦

    总而言之就几句话:感谢所有能忍受我龟速并且支持正版的朋友,真心感谢,能回报你们的不是爆更(想爆也没那本事爆啊原谅我的臭不要脸),而是更好更有质量的文吧,嗯,我会继续努力的。

    今天是星期三,星期四一更吧,然后星期五两更,周末说不准,得看我那老板准备咋安排任务。

    最后,我他大爷的爱死你们了啊啊啊啊啊~~~

    (这本书目测已经进行到三分之一,或者是二分之零点八了,嗯,差不多这样,不会太长,免得水,后面的剧情慢慢铺展,各位请期待吧,友情提示,无论是书中的哪个角色,都千万不要从单方面看,最好是联合实际看看,书中的角色,是什么年龄段该有什么样的心态,这才是人物的特点,哈哈,撤~)

    (记住投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