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五章 九局

姓易的2018-12-08 11:16: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什么意思?”我脑子彻底乱了,急忙摆手:“咱们甭提别的,先把这本子说清楚了。”

    这本子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

    回忆录?还是行动记录?或者是日记?我想不明白。

    主席这词应该是四五年之后才启用的,就从这里来看,这本子更像是回忆录或者是事后的文字记录。

    “算四(是)回忆录吧,估计四他自个儿写着做纪念咧。”胖叔拿过本子看了看,摇摇头:“也有可能四行动滴记录,说不准。”

    我脑子有点发晕,摆了摆手:“那啥,咱们先把这事整理一下。”

    “老爷子跟你师父认识,还参加过一个组织,对吧?”我问,胖叔点头。

    “这组织在抗日时期应该是隶属国家的,对吧?”我问,胖叔又点头。

    见他这副反应,我摇摇头:“没理由啊,这么大的秘密国家能随便让人偷摸写下来?还不得把你师父做了灭口?”

    海东青鄙夷的看着我,一副“你智商低到没水平了。”的样儿,说:“国家不是电脑系统,它不可能随时随地都开着防备状态,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句话不光古代有用,现代一样的有用,之所以不把胖叔师父灭口了,原因可能就两个。”

    说着,海东青用手敲了敲桌子,低声说道:“一,看他忠心,又立过功,也觉得胖叔师父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他知道了这事,接到了封口令,不可能乱说,二,胖叔师父闪得快,没等上头抓人就撤了,靠着四处云游躲过了一劫。”

    “饿师父不四(是)不大嘴巴,四懒!”胖叔恨铁不成钢的说:“饿跟他这么些年咧,他硬是抹油跟饿提过这事,每天不四吃就是睡,要么就是听人唱大戏,如果不四饿们整理行李把这东西翻出来,恐怕饿一辈子都不知道咧!”

    海东青没多说什么,把地图递给了我,示意让我自己看看。

    接过地图,我默不作声的看着。

    “彩色的中国地图,挺高端啊。”我指着地图上方的“云台山旅游图”,又用眼睛瞟了瞟下方写着的2000年绘制,满脸不敢相信:“这还是现代的地图?”

    “饿师父去这地方四(是)几年前滴事了吧,应该四他遇见饿之前去的。”胖叔点头,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叹了口气。

    藏宝图跟一些藏有秘密的东西,在我脑海中,多是以古物的方式存在。

    例如老太爷的那一封绝书,妥妥的民国物件,看着就让人有信服感,但这个

    举个例子各位就明白了,如果有一天,你家人跟朋友拿着一张QQ飞车的宣传海报,指着海报背后的毛笔字迹说这里面有大秘密,而且秘密就在海报之中。

    你肯定会跟我一样的蛋疼,虽没那么夸张,但我感觉也差不多了。

    “朕深感天恩浩荡,帝国若得此重宝,必可万世康宁,大东亚共荣指日可待。”海东青复述了一遍密文中的翻译,自言自语似的念叨着:“这宝是什么东西?”

    胖叔摇头,直言不知。

    “谁知道呢,说不准是轩辕剑啥的神器。”我满嘴跑着火车,压根就没往正地想,一心就琢磨着老爷子参加了这组织,为啥不给我说说呢?

    这是多好的题材啊,老爷子不就爱在我面前威风威风吹个牛逼吗?

    咋没跟我说过呢

    “这玩意儿最后被国家找到了?”我抽着烟问了句,胖叔思索了一下,也说不太清楚,因为他师父没跟他说过这事。

    海东青忽然插了句嘴:“我觉得国家可能没找到。”

    “怎么说?”我皱了皱眉头。

    “如果国家找到了,那么胖叔的师父就应该不会去浪费精力找这东西了。”海东青说:“当然,国家也有可能在暗中把这东西找着了,说不准。”

    这不是废话吗?

    “照胖叔师父的话来看,这东西应该是在沁阳市的山里。”我把烟头掐灭,扔进了烟灰缸里,万分不解的问:“既然那东西在沁阳市的山里,那么又跟云台山有什么关系?”

    听见这话,胖叔嘿嘿笑了一声:“饿师父找不到那东西,就是因为有个阵护着,阵局不破,他就入不了藏着重宝的地方。”

    “你就不能仔细看看上面写的字吗?”胖叔的语言模式忽然转换,摇摇头,指了指地图上用红色墨水点出来的九个部分,说道:“这是九个局眼,但藏宝的地方不在这里,还是在沁阳市的那边,这九个局眼不破,没人能进到藏宝的地方。”

    “如果这样你还觉得没什么,那么我就给你说件重要的事,你绝对不敢相信。”胖叔的笑容如同小孩儿得到了玩具一样,兴奋的光芒在其眼中闪烁个不停,怪笑道:“这九个局眼是用来聚集地气的,我师父就看出来了。”

    话音一落,胖叔把手指指向了地图上的一行字,凑近一看,这行字的内容是:“聚地气于山,九局成眼,以地气养宝,如以山河滋养龙脉。”

    看见以地气养宝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猛的就是一哆嗦,只感觉脑子里莫名其妙的钻出了四个字:大清重地。

    “这个阵的作用就跟大清重地那个金龙的作用一样?”我干笑着问道,心里除了不相信三个字就只剩下不敢相信这四个字了。

    海东青似乎很善于分析,见我满脸的迷糊,他把话头接了过去,缓缓说道:“在大清重地里看见的金碑,上面的内容你们还记得吗?”

    我们摇了摇头。

    “把那个青铜人像拿出来。”海东青对我说,我点头走进了里屋,倒腾了好一阵才把青铜人像从箱子里弄出来,随即走进客厅,把人像递给了海东青。

    “上面有一句话,是这样的。”海东青接过人像,话音顿了顿,紧接着说道:“康熙二十六年,得闻大秘未藏宝中,圣上不语,同年四月,圣上密诏,建密地以护重宝。”

    说完,海东青用手指在桌面上虚画了起来,一丝不苟的说道:“从这句话里我们得到了两个消息,第一,这确实是宝物,也很有可能就是用来长生不死的宝物,如果不是,那么康熙皇帝不可能劳费心力的弄个大阵势保护这破铜像。”

    “第二,长生不死的秘密并没有藏在宝贝里,那么自然,藏在了其他地方,或是说根本就不存在。”海东青说道,把胖叔手里的本子拿了过去,翻到了其中一页,指着上面说道:“朕深感天恩浩荡,帝国若得此重宝,必可万世康宁,大东亚共荣指日可待。”

    “这东西连天皇都这么看重,由此可见不是普通的宝物,再联合上它跟重地的阵局布置,都是用地气养宝”海东青的语气有点兴奋,用手指着青铜人像高举的手掌:“你们看这里。”

    顺着他所指的地方一看,我们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可借着灯光仔细的研究了一下之后,我忽然发现人像的手掌处有点不对劲,好像

    “这里断裂过,这是个裂痕。”海东青说道:“青铜人像的做工不是普通人能搞出来的,起码这是我这些年见过的青铜物件里做工最好的,它的表面跟这截面都很光滑,如果不是看见截面中间有些凹凸不平的细粒,恐怕我也猜不到这是个残破物。”

    “听见地气养宝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了,难道所有的宝物都得用地气养着?”海东青的脸上很有种科学家研究高科技时的狂热,脸上也渐渐露出了笑意:“没想到真让我猜对了,看见这青铜人像我才敢断定,这两个宝物或许是同一个东西!”

    “原来我们咋没发现呢?”我嘀咕着。

    “我们什么时候仔细看过这东西了?”海东青冷冷的看着我:“从奉天府回来之后,你就顾着吃饭睡觉玩,随便收拾了一下,然后就去了湘西,我忙了几天也去了湘西,胖叔的记性本来就不好,这么一折腾,我们也忘得差不多了,哪里会想起来研究青铜人像?”

    我见海东青脸上的狂热不减,头疼的叹了口气:“说这么多,到底想干嘛?”

    “咱们把这东西拿回来!”海东青说道:“我想看看完整的宝物是什么样的!”

    胖叔出乎意料的点点头,但话并没说完:“同意,而且饿”

    闻言,我身子一软,差点滑到了椅子下面去。

    “你们疯了吧?!忘了在奉天府咱们遇见的大BOSS了?!”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瓜皮,要四抹油底气,饿能为了好奇心带你们去冒险吗?”胖叔不屑的哼了一声,指着地图最下方的一行小字,示意让我看看。

    凑上前一看,内容不过寥寥几行字。

    “九(ya第四声)局,九台为眼,破一台则殂,齐破九台则安也。”

    “以邃脉引山河入九台,齐破九台,九自破。”

    “一人破九,心有力而力不从也。”

    “若有一朝破九台,取宝悦目,何不快哉”

    看完,我顿时哑然。

    “九局是什么?厉害吗?”我满头雾水。

    胖叔哈哈大笑着:“用九个阴之地作为局眼,你说呢?”

    一听这话我就怂了,真怂了。

    阴之孽就跟阴之地有关系,一个阴之地的厉害程度,就如大清重地里的老BOSS一样,随便去招惹,那就是找死。

    “你们该吃药了。”我发自肺腑的感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