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四章 编号,行动

姓易的2018-12-08 11:16: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三天后,海东青跟胖叔带着一堆行李从陕西回了贵阳。

    这俩人就跟小孩儿似的,回来也不打个招呼,说是要给我个惊喜,然后大半夜的胖叔在门外面学鬼叫,吓得我一激灵就醒了,这惊倒是有了,喜,我真没看见。

    “三点。”我无奈的坐在客厅里,见海东青正忙着搬运行李,我唉声叹气的指了指墙上的壁钟:“现在才三点,你们不能白天过来?”

    海东青闷头大包小包的从门外搬东西进来,嘴里回答道:“白天没票,晚上有。”

    “托运过来的?”我摇摇头,看着堆满客厅角落的杂物,我好奇的问:“你们说的行动录在哪儿?拿过来我看看。”

    胖叔嘿嘿笑着:“饿保证你绝对不敢相信这里面滴东西。”

    “咋了?”我问。

    “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么?”胖叔说着,从随身的腰包里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本子,很旧,特像六十年代的小人书,只不过这封面很简陋,就是一张牛皮纸制的封面,上面歪歪扭扭的用毛笔写了几个大字“第七行动录”。

    拿着行动录在我眼前晃了晃,胖叔笑道:“饿们大中国能人多滴很嘛,你瞧瞧。”

    话音一落,胖叔把这破本子递给了我,而我也忍不住好奇,坐在桌边,借着台灯橙黄昏暗的灯光,一字一句的看了起来。

    第一页零零散散的写了几个人名,更多地方都是一些涂抹的痕迹,最让我看不懂的就是每个人名前的字。

    一,二,三,四,七,九,十四,末。

    老爷子的名字,在三这个字的后面,很明显。

    “这是谁写的?”我埋头问道,胖叔回答了我:“饿师父,应该跟日记一个意思吧。”

    我点点头,继续看着。

    别看这本子不薄,随意一翻才发现,里面的内容也就寥寥几页,除开第一页的那些人名,剩下的都是些零零散散的记载。

    以下的内容,皆是从本子上照抄下来的,一字不落。

    ***********************

    一,钱壮飞。

    二,白清儒。

    三,易归远。

    四,赵云天。

    七,叶知乡。

    九,海无平。

    十四,卜铁算。

    末,何不求。

    (整篇中被涂抹掉的地方是,五,六,八,十,十一,十二,十三,十五。)

    ***********************

    上面的这些内容就是本子第一页的内容,按照这些内容来看,名字前面的数字很可能是编号,或者是别的什么记号,总之,这很有可能是不容忽视的东西。

    之后的人名就让我无奈了,除了老爷子的名号之外,其他人我一概不知,就是感觉那个叫钱壮飞的有点眼熟啊这名字

    “钱壮飞,抗日时期前的名人。”海东青见我看着那名字发愣,没有多问我,自然的给我解释了起来:“共军内部顶级特工,长征过后,他被任命为共军总政治部副秘书长,有点像是情报头子吧,跟那性质差不多。”

    我迷迷糊糊的点点头。

    海东青难得的笑了笑,对我眨了眨眼睛:“知道那九号海无平是谁吗?”

    “谁?”

    “我爷爷的父亲,海家曾经的家主。”海东青说。

    听见这话我只感觉脑袋轰的一下就死机了,难道老爷子跟海东青家的老太爷有关系?!还认识过?!

    “继续往下看你就明白了。”海东青卖了个关子,并没给我明说书中的内容。

    我无奈的笑了笑,没多问,继续往下看着。

    ***********************

    【一九三五年】

    特第七队成立,队长钱壮飞,为前总政治部副秘书长,副队长白清儒,云游道家弟子,不负高人之名也。

    主席于一九三五年特队成立当日,亲临并发言。

    “在齐力抗敌的人民面前,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

    【一九三七年】

    卢沟桥事变,大战即发,虽贫道乃堪舆一脉子弟,却仍有杀敌护国之心。

    然,军令如山,不可随意上阵杀敌,救民,护国,听命,三点,皆乃重中之重。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疆外邪术,不足道也,弹丸之地也敢犯我中华,去他吗的!

    ***********************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心说,胖叔这师父也够有个性的,写着写着还爆粗口了,一开始看着还跟个高人一样,现在纯属一个老流氓啊!

    胖叔咳嗽了几下:“包(不要)笑咧,继续看!”

    我点了支烟,抽着往下看了看,疑惑的问道:“感情老爷子还见过主席?够牛逼的啊,他咋没给我说呢?”

    “饿师父不一样抹油给饿社(说)么。”胖叔耸耸肩。

    闻言,我也没再多想,接着看了起来。

    ***********************

    【一九三七年】

    华北战区受日军东瀛邪术所害,阵亡**将士三百四十一名,阵亡将士未受枪弹之伤,却唇乌瞳散,七窍流浓(后面的全被抹掉了。)

    【一九三八年初】

    奉首长之命,开展华北特殊行动。

    五号,十号,十一号,前往华北战区,于同月十五日阵亡,与敌同归于尽,并解东瀛邪术,救**将士于水火。

    (一九七八年补记:东瀛七窍涌脓术,以草人为介,将女子阴气注入其中,上刻咒词,三日后术法即可大成,草人埋藏之地,若有人踩之,必被邪气侵体,七窍流脓,身死魂飞,施法致死一人,折寿五年,由此可见,倭寇贼心鬼胆,疯狂至极!)

    【一九三九年七月】

    华北战区再度出现怪症,于同月,第二战区,第五战区,皆出现同样病症。

    战场烽烟四起,枪弹横飞。

    凭空而出缕缕黄烟,其中有怪味,如腐肉,闻者身出烂疮,不出三日必命归黄泉。

    经队长调查,此黄烟是由几盏油灯散发而出,其下贴有符咒。

    副队长将其称作为,灯油符。

    【一九三九年八月】

    三号,六号,八号,十二号,十三号,十五号,分头前往三大战区,归来之时幸存者唯有三号,其余人尽皆阵亡。

    (一九八零年补记:灯油符,源于茅山一支,全称,灯油噬身术,三大战区所受的灯油术法之害,皆由叛国四贼布置而下,被害者七百八十一名,叛国四贼于术法成时,折寿而终,暴毙而亡。)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

    获悉,731部队于华北之地,挖出秘宝。

    宝换人命,日军六百余人于挖出秘宝之时身亡。

    人命换宝,秘宝竟落入日军之手,悲哉。

    (注释:731部队(1937年-1945年),位于哈尔滨平房区,是二战期间,日军在中国进行生物战与细菌战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

    【一九四零年初】

    截获秘密电报,发报人,昭和天皇裕仁,收报人,731部队首脑,日陆军中将石井四郎。

    译文如下。

    “朕深感天恩浩荡,帝国若得此秘宝,必可万世康宁,大东亚共荣指日可待。”

    (注释:朕,这种自称不光是中国古代有,日本天皇也一样使用,详情请看各种天皇语录,比较好找的就是二战战败后的日本投降书。)

    【一九四零年一月初】

    高层下令,特命第七部队负责此事,誓要夺回秘宝。

    主要负责人为一号队长,行动负责人有四人。

    二号,三号,四号,末号(本人)。

    【一九四零年一月底】

    接到线报,731部队正秘密运输重宝前往河南沁阳县。

    计划制定,二号三号负责前往拦截,四号与我,则负责接应,行动时间未定。

    【一九四零年二月中旬】

    计划失败,二号身负重伤,命在旦夕,三号伤势较轻,尚有战力。

    为保全手下战士一百余人,三号毅然决然放弃夺宝计划,转而帮助二号与手下转移阵地。

    三日后,三号再度出发,孤身一人,随车队,直往沁阳县。

    【一九四零年二月十七日】

    除队长外,其余队员尽入沁阳县,支援三号。

    我与四号也放弃接应,直入沁阳。

    怀庆行动,正式开展。

    【一九四零年二月二十五日】

    除手下战士,队内人员尽全身而退,伤势轻重不一,皆无性命之忧。

    秘宝为局,起诱骗之用,险被日军围剿,祖师保佑我等脱身,大幸也。

    沁阳为假宝,真宝位置未知,怀庆行动,失败?功成?

    (在本子上只写到了这里,后面的内容很多,但都被涂抹掉了,内容我猜应该很丰富,满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字迹,可惜了)

    ***********************

    “我草特别战斗组?!”我震惊无比的看着手里的本子,语气轻颤的问道:“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

    “还能有假滴么?你个瓜皮!”胖叔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我一眼:“饿师父闲咧?写这逗饿们玩儿?”

    海东青用手敲了敲桌子,低声说:“一开始我也不确定它的真实性,但是”

    说着,海东青从搬进来的行李箱中拿出了一张破破烂烂的白纸,不对,这好像是一副地图啊!

    “这上面也是胖叔师父的笔迹,说是建国后第七队的人都散了,没有一个人愿意留在官方。”海东青指着地图背后的几行字说道:“他年迈后也没了降妖除魔的兴致,就想找出当初那天皇的宝贝看看,结果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些线索。”

    我皱着眉头问:“什么线索?”

    “几个农夫的话吧,就是沁阳县的几个农夫。”海东青说道,仔细的看了看地图背后的字,缓缓说:“在胖叔师父他们展开行动前的一晚上,有几个农夫凑巧看见了日军在用大大小小的车装着东西往山里送,但第二天后,却没任何人回来,这点他们说很奇怪,因为那山里是没有山路的,军车进去了不可能翻山越岭,只能原路退出来”

    “然后?”我问。

    “这消息当时官方的人并不知道,估计他们以为这是个局,真宝还在731部队,而且胖叔师父在打听这事的时候都过了几十年,那地方的仗早都打完了,几个农夫也都是老头子了,如果没人问起这事,恐怕这消息都还没有人会知道。”海东青低声说:“后来胖叔师父进了山一趟,模模糊糊的找到了位置,但破不了阵,进不去。”

    *******************

    明天两更,嗯~~~大家记住投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