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二章 度y人

姓易的2018-12-08 11:16:3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夏日的夜晚应该很闷热,但此时此刻我却觉得心里莫名的有种冷意,心凉吧,还是别的什么,我说不清。

    从胖叔手里接过贡香,我对镜中的婴儿笑了笑,点燃贡香后,把这柱香插在了洗漱台旁的玻璃杯里,低声说:“吃点吧,吃饱了,哥哥送你去找奶奶。”

    婴儿依依呀呀的笑着,在镜中,它缓缓坐了下来,用鼻子不停的嗅着贡香的烟雾,似乎很是享受。

    说来也怪,这烟雾被它吸了几下之后,竟没有对它飘去,反而是直直飘向了马桶里的浮尸,看来它的真身应该就在那里面。

    先前,我被它冲身的时候,所听见的那些话,都被我自言自语似的念叨了出来,海东青他们也是明白了这婴儿的来历,尽是默然不语。

    “这世道”胖叔苦笑着摇了摇头,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口,转身走出了厕所,没一会就拿了一个塑料袋进来,自顾自的走到了马桶旁,用塑料袋套着手,伸了进去。

    小婴儿的眼睛被腐肉盖住了,虽然如此,我依旧能感觉到它的目光里充满了好奇。

    只见它一边吸着贡香,一边看着胖叔打捞自己的身体,嘻嘻笑个不停。

    “它的智商很高,跟活人一样。”海东青忽然说道,脸上充满了不解:“王雪好像没多少智商,不像它。”

    我擦了擦眼睛,并没回头,就这么背对着他们,一言不发的看着小婴儿吸食贡香。

    沉默了半响,我缓缓给他们说道。

    “冤孽的智商,不比人,因为他们都是精神病。”我说道,海东青跟周岩都没听懂,可胖叔却早就明白其中的道理,点点头没说话。

    我点了支烟,抽了口说道:“王雪修成了真身,可她却没有太多的正常人意识,这是为什么,你们知道吗?”

    “真身抹油y人厉害?”胖叔皱了皱眉头。

    “他不是y人。”我说道,又补充了一句:“也是y人,只不过是半成品,还没完全修炼到y人的地步,如果他真的变成了y人,像是王雪的那种真身,他一巴掌就能拍死一个。”

    “你是说?”胖叔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吸了口烟,缓缓吐出,低声说:“之所以冤孽会失去活人的意识,那就与它们的心有关,罗大海冤死后怒气冲天,修成了怒孽,他没有意识,就是因为怒气蒙心。”

    “王雪修成真身,本事不算小,但她一样的没有意识,原因很简单。”我抖了抖烟灰,说道:“怨气冲心,哪儿会有什么意识?”

    海东青很聪明,听我这么一说,他随即就明白了些许,问道:“你的意思是负面情绪让它们失去了意识,也就是失去了正常人的思维,跟个疯子一样”

    没等他说完,我点点头,接过话茬:“这婴儿没有太多的负面情绪,怨,恨,怒,悲,这四种最主要的负面情绪他都没有,所以才能拥有活人般的意识。”

    闻言,海东青也皱起了眉头:“照你这么说,拥有活人意识的冤孽应该也存在,那么道士术士想收拾它们,岂不是很难?”

    我把烟头扔到了地上踩灭,指了指镜中婴儿的幻身:“我们收拾他了吗?”

    海东青没明白我的意思,摇了摇头。

    “从古到今,拥有意识的冤孽,从未害过人。”我低声说道:“意识或许也是善心吧,没有意识的冤孽反而是最棘手的。”

    此时,胖叔也把小婴儿的尸首打捞了上来,尽数装进了塑料袋里,放在了洗漱台上。

    “小家伙,哥哥送你走了,好不好?”我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勉强笑了笑,对镜中的小婴儿说道。

    听见我的话,小婴儿嘻嘻哈哈的点了点头,显得很是高兴。

    “乖乖坐好,哥哥送你下去。”我又点燃了一炷贡香,插进了水杯里,随即,解下了腰间别着的喜神锣,重重的敲了敲。

    “锵~~~”

    往日震耳的喜神锣响,现在却莫名低沉,仿佛它也是感觉到了气氛的沉重,喜神锣响声中的悲戚,无比明显。

    “天苍苍,地苍苍。”

    “日月无光,天地无方,阳人受罪,阴人心伤啊~~”

    “锵~~~锵~~~锵~~~”

    “老天也曾不长眼,阳人何曾不心酸,y人非孽心不恶,善念长存至阴山。”

    “锵~~”

    “落地时辰不过半,哀乐悠然腹中弹,三声锣响人落泪,此生不愿归家还。”

    “锵~~~锵~~~锵~~~”

    超度,这是门很复杂的学问,道家,堪舆家,佛家,以及民间术士,超度的方法各有不同。

    念经送鬼,打斋送“人”,虽方法皆有不同,可目的却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能让阴魂归入地府,静待来生轮回。

    易家五门术法中的超度是很复杂的,比起其他术士超度阴魂的方法更加复杂。

    敲桌,响锣,这是易家超度阴魂必须要有的“伴奏”,此时这里没有木桌,想要超度那么也就只能用喜神锣。

    各位应该也发现了,超度这y人的唱词,与超度王雪他们的唱词,各有不一。

    在易家的传承之中,超度阴魂的唱词是得自己编的。

    不光要贴近现实并且说出这阴魂身死冤屈的地方,还得说出他家人如何如何的舍不得,或是死者让人怜惜惋惜的地方。

    希望用这些唱词感动上天,以便让阴魂能够早日投胎做人,下了地府也少受点苦。

    “常言善者有善报,恶人恶行必入台,今日y人心还善,祖师见之满眼欢。”

    “锵~~锵~~锵~~~”

    “苦海茫茫万事悲,弟子只愿求轮回,求的是,y人下辈还为人,求的是,y人下辈莫伤悲啊~~”

    “锵~~~”

    伴随着唱词响起,镜中的y人之孽也不停的笑着,脑袋一歪一歪的看着我,忽然说了句:“谢谢哥哥我不疼了”

    他说话的声音依旧是断断续续的,很像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儿,语气里虽有着阴冷,但更多的则是让人眼睛发红的稚嫩。

    “送君上路,望君下世还为人。”

    “锵~~~”

    “送君上路,望君下世莫伤悲啊~~~~”

    “锵!!!”

    一声锣响,送走了一个人。

    一声锣响,在我心里留下了一个难以忘却的画面,天色漆黑,满天繁星。

    一个稚嫩的孩子坐在阳台的边上,伸出手去,想要遥遥抓住天空中的星星

    见到y人渐渐在镜中消**影,海东青跟周岩都松了口气,眼里都有着期待,应该是在期待这孩子下辈子投个好人家。

    其实有一点,我没有给他们明说,胖叔也知道这一点,他也没说。

    这孩子下了地府是不能马上投胎的,只能等接受了刑罚后才能去投胎,这一点我无法改变。

    他害死过一个活人,光是这一点,他少说就得受几十年的苦难。

    “没法改,顺其自然。”胖叔叹了口气,拿出烟递给了我:“想你父母了?”

    我摇摇头,把烟点燃,放进了嘴里:“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孙悟空的小号,对了,我们真的没办法”

    胖叔叹了口气,打断了我,拍拍我肩膀走了出去,低声道:“别为这孩子难受了,放宽点心,咱们没法改变的事太多了,这就是命,这就是现实”

    现实,看似简单的两个字,却沉重无比。

    胖叔说的没错,这就是命,现实总与意淫小说有很大的出入,差别最大的地方,或许就是现实的残酷程度这一点了。

    小说里,人总能逆天改命,老天爷在男主角面前连个屁都不算,逆天这两个字,显得无比轻松愉快。

    现实里,老天爷真是爷爷,他给你一巴掌,你必须接着,想反抗那就纯属扯淡,你在他眼里连个屁都算不上。

    “现实”我抽着烟,跟上了胖叔。

    ********************

    夜半三点。

    黄金路,烧烤摊。

    “走个走个,咱们今儿不求喝好,只求喝倒。”周岩哈哈大笑着举起杯子,仰头就是一口干,喝酒之豪爽不禁令我侧目。

    这孙子有点不对劲啊。

    “明天去相亲,家里人安排好了。”周岩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语气悲伤到了极致,摇头苦叹:“最新消息,那女的明天会带七八个闺蜜去围观我,据说是要考察。”

    我点点头,问,然后呢?

    “哥,咱们认识这么些年了,摸着良心说,弟弟对你怎么样?”周岩客气的给我说道,并给我倒了一杯酒。

    “不怎么样。”我呵呵笑着,装作没听懂他的话。

    周岩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直入正题:“明儿陪我去呗?”

    我喝了口酒,不耐烦的骂道。

    “滚球。”

    周岩摇了摇头,没跟我继续说,转头找胖叔说了起来,声音不大,我也只是零零落落的听见几句话。

    “胖叔,木头年纪也不小了。”

    “我相亲对象的闺蜜团阵容庞大,内容丰富,他去了,说不准就找到真爱了。”

    “哎哟,胖叔果然有见地!年纪大了不能拖啊,现在他都二十五六了,再往后拖拖,那不就得三十才结婚了吗?”

    听到这里,没等我发表意见,胖叔就猛拍了一下桌子,大喊了一声:“明天你跟小周一起气(去)看看,有合适咧,直接带回家!”

    我一愣一愣的看着胖叔,见他的笑容里充满了威胁性,我也只能委曲的点点头,默默的答应了下来。

    随即,我转头怒视着周岩,脏话忍不住的脱口而出。

    “你个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