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一章 我是鬼

姓易的2018-12-08 11:16: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婴儿应该是刚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估计是有臭不要脸的把这儿当产房了。”周岩冷笑着说道,站在门外,拿手电不停的晃着厕所里的马桶,缓缓说道:“死了很久,白骨化很明显,肉都烂没了。”

    厕所=产房。

    这个公式在很少很少的一部分女孩子心里都是成立的,在这部分人中,大多都是未成年的那种初涉世事的小丫头。

    在没有责任心的情况下,遇见早产的症状,或者是要生了而不想留着,她们会直接坐在马桶上自个儿进行高科技操作,以便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无儿无女一身轻,美好爱情依旧在不远处向自己招手。

    我不是在开玩笑,这种事很多地方都出现过,如果你经常注意报纸,或是网上新闻,那么必然就会看见过类似的消息。

    没责任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我猜不到。

    真的,我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导致那些女孩子能狠下心把婴儿生在厕所的马桶里。

    难道她们看着自己的孩子在马桶里徜徉很开心?还是觉得终于甩掉了一个麻烦?

    “吗的”我擦了擦嘴,哆哆嗦嗦的点了支烟抽着,深深的吸了一口,默不作声的吐出。

    此时此刻。

    我的心底莫名其妙的涌出了一种害怕的情绪,毫不夸张的说,我是真怕了,或是后怕。

    很奇怪吧,先前看见y人心里还真没怎么怕,我好歹连阴之孽都见过了,你他吗一个y人算个屁啊?

    但到了现在我竟然有种害怕他母亲的感觉了吗的

    “你们别进来,我先去看看,有喜神降魔图在,不怕冲身。”我说道,从周岩手中拿过电筒,一言不发的进了厕所,然后捂着鼻子,默默的打量着马桶中的浮尸。

    看着早已烂透的婴儿尸首,我默然不语,就在此时,我不经意间看见了身后的一面镜子。

    在镜子里,一个腐烂不堪的婴儿正坐在马桶边上张大嘴看着我,手伸向我,不停的摇晃着。

    “你想”我话还没有问出口,只觉双手脉门一阵冰凉,两股阴冷的气息缓缓缠绕上了我的手腕,没有普通冤孽冲身时向里钻的动作,好像是在等着,等我给他一个回答。

    我苦笑着摇摇头,心说,当初王雪那事我也是这么搞定的,没想到还得再经历一次

    “没事,进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话音落下的同时,双手脉门猛然一疼,眼前霎时就黑了下去。

    随即,一个小婴儿状的人影,渐渐在我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

    我是鬼。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鬼,我只知道我死了很久了,久到我都忘了我的妈妈是什么样子。

    “教我”说话的,是周围的住户。

    给我讲故事的,是冯奶奶。

    她活着的时候住的是隔壁房间,对了,冯奶奶能看见我!

    唔我说的是她活着的时候能看见我。

    冯奶奶跟我一样,是一个人住在这儿,只不过又有点不一样,她是活着的,我是死了的。

    活跟死的区别就是一个能呼吸,一个不能吧?

    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冯奶奶吓坏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见到冯奶奶吓坏了,我就跑回了这里,回到了我身体漂浮的地方。

    这里真的很臭,我不喜欢这里,而且为什么我会感觉很疼呢

    隔了好几天,我又忍不住去找冯奶奶了,她是这里唯一能看见我的人,当时我还小,不知道什么是寂寞,就是感觉自己一个人待在这儿很不舒服,我想去找能看见我的人,那样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第二次见到冯奶奶,她还是有点害怕,但是并没有原来的那么怕了,只是小心翼翼的给我烧了一炷香,然后叫我快吃,不要去害她。

    什么是害人?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在这里?”冯奶奶当时问了我一句这个。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对啊,我为什么在这里?

    “你的妈妈呢?”冯奶奶又问了我一句。

    我还是摇了摇头,妈妈,是什么?

    从那天之后,冯奶奶好像就不害怕我了,还经常跟我讲故事,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其实我知道我的样子很吓人,要不然冯奶奶第一次见到我也不会吓成那样,但是现在她好像不怕我了,这是一个好事!

    过了很久,冯奶奶死了,在葬礼上,她抱着我坐在灵堂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笑呵呵的说:

    “奶奶要走了,小乖乖以后要好好待着,遇见能看见你的人,就叫他们帮你,奶奶在下面等你,好不好?”

    我觉得很难受,比在池子里泡着更难受。

    听见冯***话,我拿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疼,奶奶,这里,疼。”

    “你不是肚子疼吗?”冯奶奶意外的看着我腐烂的身子,忽然想到了什么,笑了笑:“傻孩子,那里是心啊,是心。”

    从冯奶奶消失的那天开始,这栋楼里的住户就越来越少了,也许这跟我半夜在走廊上嘻嘻哈哈的乱跑有关吧,其实他们也不用怕的,我不会害他们。

    害人,这个词冯奶奶给我解释过了,就是掐人脖子!

    反正冯奶奶不许我去害人,不许我把活人变成死人,就是这样。

    没多久,这栋楼里来了一只野猫,它能看见我,也不害怕我,但是我不喜欢它,因为它老是爱追着我跑,虽然不会用爪子抓我,可我还是讨厌它。

    还好这栋楼的拐角有个垃圾堆,这只臭猫每天都能去吃点垃圾,总算是不会饿死了。

    看来鬼也比活的东西强,我不吃饭一样能活,哈哈!

    臭猫很臭,但我好像比它还臭,唔还好它不讨厌我的味道

    冯奶奶走了之后它每天都陪着我玩猫捉老鼠,每一次都是我当老鼠它当猫,虽然它本来就是猫,可是我也想追它一次!

    老天爷总是不公平的吧,这句话是我从冯奶奶那学来的,原来经常听她念叨呢,听多了也就会了。

    当然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还真的不知道,就是在不开心的时候,这句话说出来总是很舒服。

    臭猫去偷吃楼下那家人的贡饭被抓住了,然后被一个小孩子用棒子打死了,流出来的血很多,在它死的时候,眼睛一直都在看着我,好像是

    为什么我会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跟冯奶奶去世的时候一样,眼睛酸酸涩涩的,很像是电视里说的哭,但却没有水从眼睛里流出来。

    那天我做了很多事,很多冯奶奶不喜欢的事。

    我冲进了那小孩子的身体里,这叫附身吧,冯奶奶给我说过鬼故事,故事里的鬼都是这么害人的。

    然后,我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越来越紧

    第二天,不对不对,是第三天。

    那家人搬走了,小孩子死了,我很开心。

    对了,那天他死的时候,我看见他从自己的身体里走了出来,然后被臭猫用爪子挠得满脸血痕,哭哭啼啼的跑了。

    臭猫没多久也走了,竟然没给我说一声就走了,我讨厌它!

    自从臭猫走了之后,我更加的无聊了,好无聊!为什么没人陪我玩!

    白天,我乖乖在角落里躲着,不然会被太阳晒到,被太阳晒到了,会很疼。

    晚上,我会坐在阳台的边上,看着天上的星星,然后用手去抓。

    冯奶奶说了,她死之后会变成星星,然后每天看着我,如果我把星星抓住了,冯奶奶应该就能回来了吧?

    我有两个身体,是不是很厉害!

    一个是我,一个是小光球,灰扑扑的,像烟雾一样。

    我是小光球,小光球也是我好像混乱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能自己跟自己玩的,拍球!

    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两年,其实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栋楼里忽然来了很多人,我很高兴,因为有人能陪我玩了!

    走到隔壁房的时候我发现那些人都很厉害,我不能靠近他们,靠近了皮肤会变得很疼很疼,就像是我在冯奶奶家靠近了佛像之后的那种感觉,但没那感觉疼。

    等他们走了,又来了一群警察,就是电视里的那种警察,很厉害,我也不能靠近他们。

    这些人都不是最厉害的,最让我害怕的,是一个年轻的大哥哥,样子很凶,身上的气息让我感觉好像靠近了他他会杀了我

    我可不想再死一次,我要离他远远的,不跟他玩。

    最后他也走了,就剩下了先前躲在床底下的两个人,还有一个跟警察一起来的大哥哥。

    嘿嘿,这三个人里,有一个的气息跟冯奶奶一样,是好人,前面我想跟他玩,然后就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虽然我离那个凶恶的大哥哥很近,但我感觉,这个好人会保护我的,就像是冯奶奶一样。

    我好像做错了事,这大哥哥吓坏了,也不知道他自己看见了什么。

    没过几分钟,他们也要走,但我想让他们多陪我一会

    他们应该不会生气吧?

    我说的话别人都听不懂,但那个大哥哥好像能听懂,我终于找到能帮我的人了!

    身子可以不用再疼了,哈哈~~

    ************************

    忽然,我清醒了过来,看着镜子里腐烂不堪的婴儿,我只感觉嘴里干涩无比,张了张口,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半响后,我挤出了一副轻松的笑容,对那婴儿笑了笑。

    “孩子,你想妈妈吗?”

    婴儿摇了摇头。

    “你知道妈妈是什么吗?”

    婴儿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会,又摇了摇头。

    闻着散之不尽的腐臭,我揉了揉眼睛,想继续摆出轻松点的笑容缓解情绪。

    但不知是为什么,眼睛毫无预兆的就酸涩了起来。

    见到那婴儿歪了歪头,似乎是好奇我在做什么。

    我笑了笑,顿时泪如雨下。

    “别想你妈妈了,我送你走吧,去找你的奶奶,她在等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