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章 婴尸

姓易的2018-12-08 11:16: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走廊里的情形肯定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们三个站着的位置是楼梯拐角,靠着墙站着,警惕无比。

    在楼梯上方,一个五官移位的小婴儿就踩着血水,啪嗒啪嗒的往下走着,怪笑的声音除了刺耳之外,还让人莫名胆寒。

    “嘻嘻”

    见它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都不自主的把心给提了起来,手紧紧握着拳头,双腿微微颤抖个不停。

    如果不是我先前说了逃跑没用,估计周岩这孙子绝对拔腿就往楼下冲,连头都不带回的。

    “它不会吃了我们吧”周岩一边颤抖着,一边往后退着,背都靠着墙了,还在不停的往后退,生怕那冤孽冲过来咬死他。

    虽然我心里也有点没底,但我还是强装冷静,安慰了一句:“别怕,没事,幻身是伤不了阳人的,只能冲身才能害我们。”

    闻言,海东青点点头,也随我安慰着周岩。

    “嘶”

    邪龇声断断续续的在楼道中响着,声音不大不小,倒是不觉得震耳,就感觉有点刺耳膜,耳朵里生疼生疼的。

    没半分钟,y人就走到了我们身前半米处,脸上裂开的大嘴让人心惊胆颤,脓水混合着血液,带着腥臭味缓缓从它张开的大嘴中流出。

    诡异的笑容,再度添上了难掩的暴戾。

    “没事的没事的”我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双眼紧盯那向我走来的y人,心跳渐渐加快,只感觉呼吸都有点不畅了。

    就在这时候,我们想象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y人之孽抬头看了看我们,对我们晃了晃手臂,嘴里模模糊糊的发出了一声声哼唧,就如普通的小婴儿一样,是种很普通的哼唧声。

    “什么意思?”海东青挡在我们身前,疑惑的打量着y人:“它不动手?”

    “看看再说。”我也没搞懂现在的情况,只能小心翼翼的盯着y人,做好了随时被冲身的准备。

    y人在原地愣了愣,见我们没反应,它自顾自的走到了海东青身前,用手拽了拽他的裤子,嘴里依依呀呀的叫着,声音很急。

    此时此刻,我们三个人都石化了。

    吗的这是搞毛呢?!套近乎还是想先礼后兵?!

    “它好像没恶意。”海东青冷不丁的说道,随即,缓缓蹲了下去,一脸平静的看着刚到他膝盖的y人,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仔细回忆了一下泐睢文的读音,开口哼唧了几声,打算跟这y人交流一下,这不说还好,说了,我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回答了。

    “你想干什么?”我问道,用的是标准的泐睢文,听起来跟天书似的,海东青跟周岩都听得一头雾水,满脸好奇的看着我。

    y人嘴巴边的脓液还在往外流着,它抬起头歪了歪,放开了海东青的裤脚,走向我,一把拽紧了我的裤子,似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儿一样,断断续续的哼唧着,一样的是泐睢文。

    “厕所帮我”

    我没回答它的话,只是皱了皱眉头,转开话题问道:“你为什么要用鬼打墙拦住我们?”

    “你们帮我”y人使劲的扯了扯我的裤脚。

    “帮你什么?”我问。

    “好疼帮我”y人似是发出了哭哭啼啼的声音,指着自己腐烂的腹部说道:“疼帮我我想不疼”

    我不解的问道,心里的警惕往下放了一分:“什么意思?”

    “厕所我”y人遥遥指着八楼左侧的一间空房,声音颤抖着,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走道中轰的又响起了一声邪龇,吓得我们顿时一哆嗦,没等我们反应过来,站在我脚下的y人霎时就失去了踪影,而四周,又恢复了我们先前进入这栋楼时的“黑暗”。

    此黑暗非彼黑暗,与前几分钟的黑暗不同,没了那种让人心颤的阴冷感。

    “快走。”就在我发愣的时候,海东青一把拽住了我跟周岩,拖着我们往楼下狂奔而去。

    不到两分钟,我们一行人就站在了楼下的入口处,相顾无言。

    “怎么回事?放我们走了?”周岩不解的抬头看着空荡荡的大楼,转头问我:“你刚才跟它说什么了?”

    我摇摇头,没说话。

    正当海东青要开口询问我的时候,身后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喝骂。

    “饿社(说),你们四(是)逗饿玩儿啊?!”胖叔背着一个大包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担心的打量了我们几眼,点点头:“咋滴了么?你们四(是)咋出来咧?”

    “我要上去一趟。”我皱着眉头说道,并没回答胖叔的话。

    胖叔使劲的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低声骂道:“你上气(去)找死?!”

    “你们在这儿留着吧,没事,要是十分钟我不下来,你们就上来救我。”我笑了笑,拿出烟递给了胖叔,自己叼上了一支,点燃。

    话音一落,我没顾胖叔的反对,很自然的走到了他背后,把包打开,拿出了熟悉的蚨匕跟家传的喜神锣,笑道:“胖叔准备得果然丰富,连喜神锣都带来了。”

    “你瓜皮要干撒(啥)咧?!”胖叔气得恨不得给我一巴掌,但他也明白,我一般是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皱了皱眉头:“社(说),你要气(去)干撒?”

    “不知道。”我摇摇头,拿着家伙走向了入口,见海东青要阻拦我,我叹了口气:“你觉得我会去傻逼呼呼的冒险吗?”

    海东青迟疑了,摇摇头。

    “没点安全措施我敢上去?”我笑着:“你们上去了不太方便,指不定到时候还得分心照顾你们。”

    “什么意思?你是要跟那冤孽干一架?”海东青问我,眼里的担心更明显了。

    我抽了口烟,叹道:“干架个屁,我上去有事,那冤孽好像是要我帮它,应该不会发生不和谐的事。”

    “那么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去?”周岩插了句嘴。

    “如果真是要我帮它,那么你们去了也没用,说不准还得添乱,如果它是想偷袭我,那么你们跟着上去了只会拖累我,我肯定能顶住十分钟,十分钟不下来,你们就去支援我,那时候它目标就在我身上,不会攻击你们。”我不耐烦的摆摆手,把烟放回了嘴里,转身走进了入口:“别跟着来,等我的好消息。”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贵阳的史前猛兽,威严之大,人们无有不从也。

    当然,我的自我感觉从未准过,例如现在。

    “走吧,再上去走一遭。”周岩摇了摇头,跟上了我。

    “麻烦。”海东青骂了句,跟上了我。

    “傻逼。”胖叔摇摇头跟上,觉得不过瘾,又补充了一句:“真傻逼。”

    我草,拆台也不带这么拆的啊,起码你们也得伪装一下,然后等我上去,你们再慢慢跟上来不是?!

    随着烟头燃尽,我们一行人也缓缓到了八楼,除了我之外,这三个拆台专业户基本上都是警惕万分,蓄势待发的做好了一切出击的准备。

    啊不对,周岩是做好了跑路的准备,他属于打酱油的。

    “厕所。”我站在一间空屋的门外往里看了看,见客厅右边就是厕所,我犹豫了一下,心说这到底是去看看还是不去呢

    “你们小心点。”

    我说着,把烟头扔到了地上踩灭,将喜神锣拿了出来,右手紧握木槌,小心翼翼的走向了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厕所。

    胖叔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手电,站在我身后三米处,遥遥用手电往厕所里晃着,估计是在打量里面的情况。

    厕所跟普通的家用厕所一般,没什么不同,要是非得说有什么不同的话

    “好臭啊。”周岩捂紧了鼻子,看着那马桶,满脸疑惑。

    我皱了皱鼻子,心说这味儿怎么有点熟悉呢

    各位可别乱想,我所说的熟悉,可不是说这厕所里的味道是那种普通厕所里的臭味。

    这怎么有点像是尸臭?

    周岩是干法医这一行的,闻到这味道的同时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厕所里怎么可能会有尸臭?

    走到厕所外,我将胖叔手里的手电拿了过来,往马桶里一照。

    不照还好,一照,我

    “呕”我扶着墙忍不住就吐了出来,只感觉眼前金星乱冒,胃里那叫一个翻江倒海,恨不得把五脏六腑都给呕出来。

    马桶已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水下不去,只能溢上来。

    此时,马桶里的液体是说不出的恶心,有凝固的血块,还有一些黄色莫名的液体。

    最让我无法接受的就是马桶里飘着的一具尸首。

    那是具婴儿的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