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七章 欠你一次

姓易的2018-12-08 11:16: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写到这里的时候,仿佛我又回到了那个晚上,事事交杂,出人意料的一个晚上。

    “他们好像要过来检查了,听脚步声好像有不少人下去了,这里就剩一两个了。”小佛爷冷笑着:“躲这里有两个好处。”

    “一,说不定能蒙混过关。”

    “二,容易”

    小佛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这孙子猛的就掀开了床垫,我还没看清外面的状况,海东青又紧跟着起身冲了出去。

    伴随着几声闷响,这个房间又安静了下来。

    等我站起身,外面的战斗就已经结束了,这是一场干净利落的人民斗争,邪恶势力还是被淹没在了咱们正义的海洋之中。

    “容易偷袭啊,孙子们。”小佛爷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打量了一下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两个中年男人,没有犹豫,弯下腰拽紧了其中一个男人的头发,转身便把他往窗户边拖去。

    “你干嘛呢?”我急忙抓住他。

    小佛爷看了我一眼:“丢下去啊,吗的还敢追着我砍?!真他吗是疯了!”

    “算了,咱们现在也没事,算了吧。”我不忍的劝道,心说,把人从八楼丢下去,那人还能活下来吗?

    这些孙子只是在追着我们砍,并没有砍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砍人未遂,不至于执行死刑啊

    “成,算了。”小佛爷出乎意料的点点头,然后抬腿,朝着地上那男人的脖子一脚就踢了过去,霎时,人飞出去了三米。

    “高位截瘫。”海东青看着飞出去的那人说道,然后挠了挠头,做出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举动。

    与小佛爷一般抬起了腿,然后一脚踢向了另外一人的脖子,跟先前的场景无二,人是飞着出去的,落地时气息已经微弱到了极点,看样子就快挺尸了。

    我没再说话,走了过去,从其中一人的兜里摸出了手机,拨通了周岩的电话。

    “周岩你在哪儿?”

    “木头?怎么了?”

    “我被一群黑社会追着砍呢,吗的。”我看着小佛爷说道:“赶紧带警察来支援我吧,要不然我可就得挺尸了。”

    一听我这么说,周岩在那头立马就急眼了,急忙问我。

    “你在哪儿?!我现在就叫张叔带人过去!!”

    “百鸟园后面那条街,就是咱们大学去钓鱼的时候,回来你摔个狗吃屎的那儿。”我仔细回忆着,低声说:“右手边的岔道进来,亲福小区,我现在躲楼上呢!就是空的那栋楼,八楼!”

    “二十分钟,或者十分钟,你先躲好了,我跟张叔马上过来。”周岩说道,随即,挂断了电话。

    海东青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我,转身走出房间,估计是去楼道探察情况了。

    “给。”

    我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递给了小佛爷,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点燃抽了起来。

    “事办完了?”我抽了口烟,缓缓吐出。

    “关你屁事。”小佛爷骂道,补充了一句:“办完了。”

    我有点发困,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哈欠连天:“你啥时候回去?”

    “明儿。”小佛爷看了看我,转过头去,默默的抽着烟:“奉天府的东西,你们拿走了吧?”

    闻言,我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小佛爷难得的笑了笑,说,那就行。

    这时候,海东青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的疑惑,不停打量着我跟小佛爷:“你们聊什么呢?在笑什么?”

    “问JB?笑你傻逼呢。”小佛爷让我知道了没有最贱的,只有更贱的,我先前就以为海东青是我见过最损的人了,现在,小佛爷又一次让我见了世面,井底之蛙不知天河之大的即视感油然而生。

    如果我没及时拉住海东青,指不定他们就得分个你死我活了,真的,不开玩笑。

    半响后,楼下传来了一连串的警笛声,随之,小区里就有了阵阵大喊。

    “走!!枯子来了!!”

    (注释:枯子,是贵阳话里警察的意思。)

    小佛爷叼着烟老神在在的坐在床上抽着,没半点不自在,听着警笛声就跟听小曲儿似的,完全没有表现出犯罪分子应该害怕警察的那面。

    事后我才知道,小佛爷这胆量是怎么来的。

    “老子被警察追的次数不比你跟女人上宾馆的次数少。”小佛爷不久后是这么跟我解释的,只不过我的回答让他很难堪。

    虽然曾经想去过那种地方,只不过还是社会主义的光芒拯救了我,万恶淫为首这话令我悬崖勒马,宾馆那种邪恶之源,我怎么会去呢?我他吗连一次也没去过啊!

    好吧,上面那话有点装逼了,实际上是我没女朋友我去个蛋啊?!

    几分钟后,周岩回了个电话过来,问我们在哪儿,我把位置给他说了,不一会,他带着张叔还有几个中年警察就冲了进来,除了周岩,其他人几乎人手一把枪。

    “小易你没事吧?!”张立国第一个走进了房间,见我正跟海东青坐在床上聊天,他松了口气:“还以为你们出啥事了!”

    “没事呢,刚才在马路上就看见那群人在大家,还打算去劝劝的。”我笑着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坐稳了床垫,说:“谁知道那群孙子都以为我们是敌人,二话不说拿着刀就追着我们砍,还好我跟大鸟跑得快,要不然”

    周岩担心的走到我身边看了看,确定我没受伤后,转身,皱着眉头说:“张叔,下面抓住几个了?”

    “二十多个,其他的跑了。”另外的警察接过了话茬。

    “全送牢里坐着,吗的!!”周岩难得一见的说了脏话,指着躺在房中的两个中年男人骂道:“全他妈抓回去!!故意伤人!聚众斗殴!拿着管制刀具还敢追着人跑!!真以为没王法了!!”

    我吞了口唾沫,脚有点软。

    小佛爷肯定是杀人了,还是用枪崩的人,他现在就躲在床底下,如果被发现了我是不是得被判成窝藏罪?

    “张哥,这事的起因好像是两个团伙之间的仇杀,他们的头子被人掐死在车里了。”一个从门外走进来的警察说道,脸色很凝重:“犯人不简单,那是防爆玻璃,拿铁锤砸都不一定能一下子砸开,硬是被人一拳头砸穿了。”

    “你确定?”张立国皱紧了眉头。

    那警察点点头:“确定,现场有目击证人,他们还说那犯人向着两个小年轻跑了,之后就不知去向了。”

    听见这些话,我得到了两个信息,很重要的信息。

    第一,小佛爷的拳头别铁锤厉害,防爆玻璃一拳头砸穿,这不是普通人能干的。

    第二,我跟海东青貌似有麻烦了。

    “仇杀,这肯定是仇杀,没跑。”周岩打着哈欠说道:“大晚上的就这事,真是够闹腾的,全带回去,别让那群孙子再出来害人了。”

    张立国笑着点头,说,全带回去,我跟小周一会再回去,你们先走。

    那群警察一听老大哥吩咐了,也没敢墨迹,答应了一声,便把地上昏迷不醒的两个混混架着转身出屋,下了楼道。

    随即。

    “叫人出来吧,下面闷着不好。”张立国无奈的看着我,指了指床边的一条缝,摇摇头说:“藏人也藏好一点,别那么明显。”

    周岩嘿嘿笑着。

    “怎么会有人呢,这么小的空间,狗都钻不进去。”海东青淡淡的说,损人于无形之中。

    话落的同时,小佛爷皱着眉头就把床垫掀开了,海东青闪得快倒是没事,我则是被他掀得一个趔趄,差点扑到在地。

    “姓海的,找乐子是吧?”小佛爷压根就不在乎警察是不是在场,眼睛里就只有海东青这鸟人一个,神色无比冰冷。

    “这是”我看了看小佛爷,又看了看满脸威严的张立国,一时无言。

    张立国把枪插回了腰间,走了过来,不停的打量着小佛爷:“孔老四是你杀的吧?”

    小佛爷笑了笑没否认,肌肉隐隐绷紧,仿佛是要动手了一般。

    气氛僵持着,很危险。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候,张立国的表现,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可以说我是完全想不到他会有这种反应

    “走吧,这是仇杀,犯人在逃,咱们继续找犯人去。”张立国踹了周岩的屁股一脚,忽然反应过来,周岩是法医不是警察,尴尬的笑着,急步下了楼:“你们年轻人自己出去玩吧,小易啊,过段时间咱们出去吃顿饭。”

    说着话,张立国渐渐消失在了我们视线中,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见张立国走了,我便松了口气,故作轻松的跟周岩聊着,而海东青则跟小佛爷继续互相沉默的瞪视,还没几分钟,周岩的手机忽然就响了,只见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没说话就递给了我。

    上面是短信界面,发送人是张立国。

    “孔老四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犯的那些事被枪毙十回都是轻的,如果不是上头没下命令我不好动手,估计我早就把他抓进牢里等死了。”

    “把床下面的五连发收拾好,被发现了会很麻烦,最近上面盯得紧。”

    刚看完这短信,我正发愣呢,张立国突然又发了一条过来。

    “你是个好孩子,交的朋友也没差的,我信你一次。”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最好别跟这种事沾上边了”

    短信就只到这里,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不是劝慰就是忠告,总而言之,如果以后他再发现我跟社会人士有关联,说不准他就得收拾我,甚至进牢里坐着的就是我了。

    “张叔跟孔老四有点矛盾,而且木头跟张叔的关系也很好,所以。”周岩笑了笑,看着小佛爷:“放你一马。”

    “草。”小佛爷像是要骂人,但没接着说,拿出烟递给了我一支,从床垫下把枪拿了出来,闷头走出了屋子:“吗的欠你一次,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