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五章 空楼

姓易的2018-12-08 11:16: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站住!!!日你们先人!!别跑!!”

    “吗的抓住砍死你们!!!”

    海东青跟小佛爷一样的能打,甚至还得弱上小佛爷一线,毕竟那孙子是在无数次生(jin)死(ji)搏(pao)杀(lu)中练出来的格斗技术,下手稳准狠,跑起路来也是相当的给力,起码他比我的百米十一秒四牛逼多了。

    “吗的,出意外了。”小佛爷不一会就赶上了我们,面不改色的骂着街:“草的,他们没在酒店,刚好出来就遇见我了,八个,不好办。”

    哎哟卧槽,你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吧?后面少说一百多人你给老子说八个?!

    “两枪崩了六个,小巷里面积不大,散弹好收拾他们。”小佛爷不愧是一代高人,吗的后面一百多个人追着我们,这孙子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儿,继续谈笑风生:“跑了一个,剩下的那个被我掐死了,后面的都是援兵。”

    幸亏这里是郊区的百鸟园不是市区,否则一百多人在大马路上PK我们三人,绝对要引起轰动,这场面比好莱坞还好莱坞。

    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电影里一群人干一群人的时候,警察总是迟迟来到。

    吗的后面那群人气势汹汹路人谁敢报警?!

    各人自扫门前雪,谁管他人瓦上霜,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在此时此刻,被这群一边看着我们逃命,一边抽着烟互相闲聊的路人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草。

    在这里就得科普一下了,问,被一群人追着打该怎么办?

    答,就在大马路上狂奔,千万别傻逼呼呼的往巷子里钻,别以为能借着弯弯曲曲的巷子甩脱后面的追兵,要是不小心被包了饺子,或者跑进了一条死巷里,那就够你一乐了。

    与跑死路不同,在大马路上狂奔,指哪儿跑哪儿,说不准还能遇见警察叔叔神兵天降,帮助你一举制服后面的那群孙子。

    说起来,被这一百多个人追着,感觉还真没什么压力,比起奉天府的阴之孽,他们的威慑力差远了。

    “拳头挺硬。”海东青继续损着小佛爷:“手臂不硬吧?”

    小佛爷眼睛一瞪,没管正在往外流血的右臂,一把拽住了海东青的衣领就要停下:“吗的咱们现在就练练?”

    “你试试?”海东青冷冷的看着他。

    “试试你们祖宗!!”我怒吼道,都他吗多大的人了?!还在这种生死关头置气呢?!

    海东青转过头,拽着我拼命往前方跑着,没再继续跟小佛爷斗嘴。

    哎呀,我就说嘛,人与人之间要和谐,千万不能随便结仇,要不然

    “小佛,你的枪质量不错,在地摊买的吧?”海东青忍不住挖苦了一句。

    “要不是老子挡了一斧头枪废了,我他吗现在就崩了你!!!”小佛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怒不可遏的看着海东青,完全忽视了我。

    多年后出现了一位奇人,名叫凤姐,跟她所说的话相似,往前三百米,往后三百米,连个岔路口都没,照着这么往下跑,我感觉一会要死无葬身之地。

    “还能跑得动吗?”海东青见我有点喘,他担心的问了句:“要不然我拽着你跑?”

    “吗的废物,跑几步路就不行了。”小佛爷的话一如既往的难听,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孙子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微微一弯腰,往前猛的就窜了出去,还得我急忙跟上,差点一个踉跄局扑街了。

    海东青弯了一下腰,捡起了地上的一块板砖,头也不回的就向后方甩去,随着闷响,我感觉后面绝对扑了一个人。

    “前面右转,那后面是马路,我来过这儿。”我说道,小佛爷没回答我,拽着我就向马路右边狂奔,冲过马路的时候我心都快跳出来了,吗的一辆轿车就是贴着我过去的,到达彼岸的时候,我依稀还能听见司机的“我草你们过马路不看车急着投胎啊?!”

    现在还真别说,要是让那群畜生抓住我们,指不定真得去投胎。

    “你他吗不会是把人大本营抄了吧?!”我低声骂道。

    “谁知道呢。”小佛爷说:“我咋知道那儿有这么多人!?”

    “你哥不是聪明吗?!他没想到后招?!”

    “后JB招!”

    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吧不怪师爷“没构思好剧情”,怎么都得怪在小佛爷这傻逼的头上,人跟他起了冲突,这不要命的硬是从大东北跑到了贵阳,说是要讨个场子。

    师爷也是有点要教育小佛爷的意思,让他自己来,就是为了给他点教训,别以为天南海北都是能让自己随便嚣张的地界。

    之所以会叫上我,原因就一个。

    “贵阳你熟,听说你在警局有熟人,到时候小佛出事了,你也能帮帮忙。”师爷许久后曾这么跟我笑着说过,完全没有顾忌我有一颗想把小佛爷弄进监狱的心,

    跟师爷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才发现,事实并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无论是谁,只要是跟师爷相处的时间长了,肯定会发现一件让人佩服又害怕的事。

    师爷对于人性这两个字了解得很透,甚至可以说是摸得很清楚,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什么样的人,看出你大概的为人了,他就好给你下套子。

    最现实的例子,比如这次的事。

    我是个好人吧,虽然有点贪财,但还真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儿,见认识的人有难,还真没不帮的时候,当初谢枫他家里出事,我不还是去帮了?

    有了师爷的拜托,就算我再看不爽小佛爷,在这孙子为难关头,我能不帮他吗?

    但人算不如天算,师爷猜到了开头,绝对没猜到结尾。

    在他看来,小佛爷遇见的麻烦无非是被警察局的人意外抓了,或者是被部分想要生吞活剥小佛爷的人给围住了。

    “我想着怎么也就一二十吧。”师爷后来跟我们说这事的时候也是一脸的纳闷:“你们运气也是够差的,我打听了一下,那群人正准备跟附近的开发商闹事呢,你们一去就正巧撞着他们了,还把领头的几个给崩了,这不是找死吗?”

    话先回来。

    等我们跑了两三分钟,后面的人就开始慢慢脱节了,骂街声也越来越小,直至只剩下了零零散散的跑步声,从这儿就能看出来,他们的身体素质没我们牛逼,绝对的。

    “我草,胸闷,等我缓一缓。”我剧烈的喘息着,小佛爷全然不顾,依旧拽着我继续跑,还是海东青看不过去了,猛的往前一窜,一把就抓住了小佛爷的肩膀。

    “甩掉了,可以休息一下。”

    “别他妈抓着我!”

    相比起来,海东青还是很客气的,起码没直接跟小佛爷动手,可小佛就没那么好脾气了,见有人抓着自己肩膀,二话不说就顿住了脚步,猛然转身,一记侧踹就踢向了海东青的腰间,丝毫没有留情。

    海东青往后退了两步,本能的躲开了小佛的侧踹,给我说了句:“你闪开。”

    “别他吗闹了我草你们俩祖宗!!!”我怒吼道,死死的瞪着这两个即将要大打出手的孙子,心说你们就算要单挑也他吗不会挑个时间啊?非得现在干一架?咋跟个孩子似地不能忍忍脾气呢?!

    小佛爷想要还口,可往后一看,脸色一变便继续往前狂奔,估计是看见什么不和谐的东西吓着他了。

    我转头一看,确实不和谐,在离我们二十米开外的地方,三四十个中年男人正拿着砍刀往我们这边追,没喊,没骂,很安静,看来是想玩偷袭了。

    “前面有岔路,向右走,马路上得成靶子。”海东青一边跑一边打量着远处的情况。

    只见我们正前方的马路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就目测而言,至少有三十来个人在那儿堵着我们,跑过去了绝对是死没商量。

    而前方靠右则有一条岔道,应该是小巷,那里面如果是死路的话

    “还挺聪明。”海东青冷冷的看着钻进小巷的小佛爷,没有多说,带着我就跟上了小佛,拐了个弯,直直跑进了小巷。

    在进小巷前我还有那么一丝的期望,进去之后,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里面是个老式住宅区,没有别的路。

    “吗的,咱们都被这孙子害了。”我咬着牙往前跑着,虽已经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但还是不敢放慢半点速度,我可不想没被阴之孽弄死,反而被一群老混混砍死。

    “草你们快点!傻逼啊?!往我这儿跑!!”

    小佛爷对于挑起内部矛盾似乎很有天分,加上他的出口成脏,简直就是无人能出其右,现在别说是海东青了,就算是我也想弄死他。

    周围住户楼的一层都有个防盗门,按了“呼叫器”没对上暗号,基本上是没人会给你开门的,可小佛就是傻逼呼呼的去按了一溜,等人接通,他就大吼了一声“查水表!开门!”然后转身,带着我们直奔最右边的一栋楼。

    那栋楼是空楼,从外面就能看出来人早就搬走了,阳台护栏都被拆了个干净,连窗户都没剩下。

    后面的骂街声越来越大了。

    “上去。”海东青低喝道。

    我没说话,跟上了他们,但在不经意抬头往上一看的时候,好像看见

    在八楼那扇破破烂烂的窗户边上,一只黑色的手正在往外扒拉,很小,应该是小孩的手。

    “前有狼后有虎啊”我哆嗦了一下,却不敢迟疑,壮着胆就冲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