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四章 斯巴达300勇士

姓易的2018-12-08 11:16: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曾经我以为一切都像是我所想的那么和谐。

    无论是这个社会还是我所遇见过的事,很多很多,我都以为很和谐,起码不会出现太多让人难以接受的情况。

    事实告诉了我,你他吗太天真了。

    在花圈店外,张立国把车靠边停了下来,抽着烟,哑着嗓子说:“他说他一直都是清醒的。”

    “什么意思?”我问。

    “吃人的时候,我们说话的时候,包括我们在病房里做那些事的时候,他都是清醒的,只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而已。”张立国眼睛通红,在几小时前他就曾痛哭失声过许久,但现在他已经缓过来了些许,只是说话的声音略显嘶哑:“一条命啊,还没等我们拦住他,这***就直接撞烂窗子跳下去了,草他吗的”

    “要么进精神病院,要么被枪毙,就只有两条路。”张立国咬紧了牙,重重的砸了一下方向盘,似笑非笑的表情莫名怪异:“你知道吗?他已经没有第三条路了,只有这两条路可以选,你让他选哪一条?”

    选择前者,进了精神病院,肯定会被严加管教,杀过人的“精神病”在院里可不比人坐牢舒服,更何况他才刚结婚,家里人的那些事怎么解决?

    选择后者的话

    张立国咬紧了牙,沉着声音给我说起了当时的情况。

    几小时前。

    “张哥,再给我一根烟。”那穿着病号服的年轻警察乐呵呵的看着张立国,要了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其实我一直都看着呢,身子忽然不受控制了,然后就现在这样了。”年轻警察笑着摇了摇头:“你们给我喝的东西真恶心。”

    张立国当时没说话,静静的听着这年轻警察的讲述,其余人也从门外走了进来,见到张立国跟那警察在抽着烟闲聊,顿时就纳闷了,估计是在想这精神病咋好得这么快呢?

    “刚结婚还没多久呢,度蜜月的地点都选好了,海南三亚,穷嘛,出不了国,只能在国内玩玩。”年轻警察的笑容很坦然,而张立国,则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没等张立国说话,这年轻警察打了个哈欠,一边伸着懒腰一边站了起来,拿过了床头柜上的水杯,似要到窗边的饮水机那儿接杯水,可

    “哥,我先走了。”

    年轻人说出这话的同时,冷不丁的就冲向了窗户,动作之快完全没有给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机会,等张立国冲到窗边,人已经下去了。

    张立国呆呆的看着楼下血肉模糊的尸体,似乎能清楚的看见那人死气沉沉的双眼,他手里夹着的烟头已经掉落到了一旁,依旧燃烧着。

    说到这里,张立国又砸了一下方向盘,刺耳的喇叭声顿时又引起了四周路人的一阵白眼。

    “那天在现场的人很多,有警察,有商贩,有路人,上头只能用他精神病发作这理由来搪塞过去。”张立国紧紧的闭着眼睛,仿佛是累了一般,低声说:“没办法让他躲过去这一劫,没办法,但他为什么要死”

    我心里就跟吊了个千斤坠一样的难受,有点发闷,不甘的问道:“难道上面就不能网开一面?这事”

    “这事闹得很大,网开一面说不定就得出篓子,到时候消息一传出去,说是得了精神病那人又被放了出来,还不得搞起骚乱来?”张立国的笑容无比苦涩:“变态杀人狂不在医院里被严加看管,不被枪毙,还能大摇大摆的在外面潇洒,这事就算暂时能藏过去,但能藏多久?以后要是有人把这事翻出来了”

    “上面不想遇见麻烦?”我说的话像是在问他,但张立国能听出来,我这是陈述句。

    张立国点点头,没再说话,帮我打开了车门。

    在回到花圈店之前,我心情很是沉重,在回到花圈店之后,我心情就更沉重了。

    “回来了啊,坐。”小佛爷跟胖叔他们吃着火锅看着电视,见我回来了,便礼貌性的跟我打了个招呼,随即转过头去,沉浸在了《走进科学》这节目中不能自拔。

    胖叔打着饱嗝,抽着烟起身,走进里屋,对我招了招手。

    “什么情况?”我问道。

    “他社(说)找你有四(事),来滴时候饿们正在吃饭,就礼貌性滴叫他一起吃咧,结果。”胖叔摇摇头:“太直接咧,坐下就开吃,一点都不带见外咧。”

    “随他去吧。”我摇摇头。

    见我脸色不对,胖叔递了支烟给我,帮我点上,皱眉问:“咋咧?你好像不开心啊。”

    我抽了口烟,沉默半响,随之低声给胖叔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

    胖叔静静的听着我说话,一直都没发表意见,等我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这就四(是)现实。”

    “每个人生哈(下)来都站在一堵墙哈(下)面,墙上画的全四(是)美好世界,你看不见真正的现实,只能看见墙上的东西。”胖叔笑着把烟头掐灭,扔进烟灰缸,淡淡的说:“等你长大咧,站的角度高咧,才能看见墙背后的世界。”

    “其实上面能网开一面的,让人”我说到一半便没再继续说,只是摇了摇头:“墙背后的世界,以前我没看见过,今天见着点了。”

    胖叔笑了笑:“等你看见现实,再适应,你才四(是)真正的成熟咧。”

    “够操蛋的。”我笑着,也不知道自己在骂什么,转身,跟胖叔出了里屋。

    小佛爷吃着火锅哼着歌,眼神专注,电视机对他的吸引力莫名的大。

    海东青拿着匕首剔着指甲,眼神飘忽不定,小佛爷的脖子对他吸引力莫名的大,似乎都有种拿匕首捅上去跃跃欲试的感觉。

    “找我有什么事?”我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小佛爷把筷子放下,挠了挠头:“带我去一趟百鸟园,就是油炸街那上面,那里好像有家酒店,我去那儿办点事。”

    “自己打车去不行?”我有点不耐烦。

    “我哥说了,让你跟着我去,怕我不认识路。”小佛爷也是不耐烦了起来,瞪了我一眼:“去不去?不去我自己走了,要不是我哥非要我跟着你”

    我叹了口气,打断了他的话,起身出门。

    “走吧。”

    “我也去,胖叔你在家看着电视吧,一会就回来。”海东青对胖叔说了句,随即,跟上了我的步伐,看都没看小佛爷一眼,对他的敌视程度可想而知。

    十分钟后,我们一行人就坐上了出租车,直奔油炸街的方向。

    海东青与我一样两手空空,而小佛爷则拿着那装着五连发的长包,不停的打着哈欠。

    “办人?”我问,小佛爷点点头,说,办人。

    闻言,我皱了皱眉头,略微不放心的问:“就你一个人去?对面几个人?”

    “说不准。”小佛爷丝毫不担心,对自己似乎是充满了地球人对奥特曼的信心。

    当时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心说,你个孙子是能一打十还是怎么的?要是你被别人围歼了,师爷还不得把我给活吞了?

    等到了目的地,我们便下了车,小佛爷给我们说了声在路边等着他,自己转身就从小巷里走了进去,不远处的酒店霓虹灯还在闪烁,异常显眼。

    “别去拦他,管他去死。”海东青拉住了我,把我拽回了路边,让我陪他一起蹲着数数,说是五分钟回不来小佛爷基本就得千古了。

    我点了支烟,跟个小流氓似的与海东青蹲在马路牙子上:“他去办谁?”

    “几个老渣滓,抢他们古玩的就是这几个,卖古玩的恐怕已经被他们的人干掉了。”海东青打了个哈欠。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两声枪响,随之,我们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不要命的往我们这儿跑。

    啊不对,是往路边的一辆奥迪上跑,速度那叫一个快。

    忽然,小佛爷的身影在不远处冒了出来,他先前似乎是在走道右侧的小巷里开的枪,此时此刻他手都还放在扳机上,面无表情的就跟在那中年男人后面玩命的追着。

    他手里的枪似乎是有点问题,好像是受到了人为因素的破坏一般,枪中间的部分已经弯了下去,想开枪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吗的别跑!!!”小佛爷的怒吼声引来了路人的关注,外人一看他这造型,第一反应就是,哎哟拍电影呢?

    当然,这是那些人的初始反应,看到了之后的场景

    “走,这里人多,不能让外人看见我们跟他在一起,被局子里的人抓住就麻烦了。”海东青拽着我便往马路下方跑去,与小佛爷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后,这才停住脚,继续开启了观望模式,我敢打赌,鸟人现在的心里一定是笑开了花,他绝逼是在祈祷警察叔叔的降临,当场逮捕小佛还我们这些小市民一个青天。

    在此时,中年男人先一步上了车,关好车门,做足了跑路的准备。

    下一秒,小佛爷的拳头随后而至,伴随着一声莫名其妙的闷响,车窗玻璃碎了,小佛爷的拳头已经贯穿了车窗,砸在了那人的脸上。

    他手在里面转动了几下,似在捏那中年男人的脖子,然后抽了出来,回头往小巷里看了一眼,拔腿就往我们这边儿跑。

    我跟海东青兴致勃勃的看着这场面,有了种想去买爆米花的冲动,吗的这比大片还大片啊。

    但我们谁都没想到,自己不光要看电影,还得客串一次主角,电影名称叫做《斯巴达300勇士》

    “我草!”

    我看着从小巷里追出来的众人,粗略数了一下人数,顿时欲哭无泪。

    现在人数比大概是1:30,也就是说,我们三个人最少要分别干掉三十个人才能取得胜利,达成电影中斯巴达的成就。

    “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