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九章 吃人的人

姓易的2018-12-08 11:16: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夜,九点三十分。

    贵阳,龙洞堡机场。

    “走走走,请你们吃顿好的去!”我哈哈大笑着带着周雨嘉往出口走去,海东青跟胖叔哈欠连天的看着我,嘴里嘟嚷的就只有一句话“这人(瓜皮)总算是舍得花钱咧。”

    周岩此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儿,就跟被一群大汉轮着那啥了一般,可怜兮兮的跟在后面,脸上就写了几个字“老子一点都不开心”。

    这也不怪他,难得去一趟龙山那边,还没怎么玩呢,就被张叔一个电话给催了回来,说是情况紧急,不回来那可就有点麻烦了。

    “易哥,一会儿我们去吃什么?”周雨嘉抬头问道。

    我想了想,说:“打电话给张叔,让他出来吃宵夜,顺便也能把事给咱们说说,大十字那家重庆火锅咋样?”

    “都好呀~”周雨嘉笑嘻嘻的说,完全看不出一点不高兴的样儿,这点就比周岩强得多了,吗的那孙子咋跟个小孩儿似的?!

    今天一早,陈三就去赵叔家找了我们一趟,但没找到我们,只能从赵叔那要来了我的手机号,将我从酒店约了出去见面。

    见面的过程很和谐,大多就是在问老爷子的近况,我很违心的给他说,老爷子一切安好,最近忙所以没跟我来湘西。

    说真的,我没打算给他说实话,毕竟有个老爷子在我“背后站着”,这威慑力还是有的,要是陈三真想做一些两面三刀的事儿,起码还得顾忌老爷子不是?

    当初老爷子借了他四千。(其实也不算借,直接就是给,压根就没想让他还过。)

    今天他还了我两万人民币,还问我够不够,不够再去银行取点。

    本来我是不打算要这个钱的,可仔细一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嘛,虽然利息高了点,但是

    “不收着就是看不起我。”陈三这么跟我说:“我的命比不上这两万块钱是不是?”

    被他连消带打的这么一说,我还真找不到反驳的话了,硬是被他塞下了两万块在兜里,还没等我说什么,陈三转身就走,那叫一个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两辆出租车,正好塞下了我们一行人。

    我跟周雨嘉,胖叔一辆。

    周岩跟海东青一辆。

    “胖叔,房子的事儿最近咱们就办了吧。”我打着哈欠看了看坐在前面的胖叔,说道:“陕西那些东西你都搬过来了没?”

    “没呢。”胖叔摆摆手:“有些东西还放在饿朋友那儿,过几天回气(去)拿。”

    说完,胖叔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笑道:“听社(说)小周要去相亲咧,你不跟着去相一个?二十五六了连个女朋友都没,丢人!”

    “那不是没遇见合适的么。”我笑道:“要是有合适的,我不早跟人好上了?”

    高中的时候,大学的时候,大学毕业之后,无论是谁问我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我都是上面这个回答。

    真不是在忽悠他们,我说的是实话,这东西还不是得两边看对眼了才好得起来?

    其实我也不是没喜欢过别的姑娘,没在一起的原因就是一个,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也可能是因为我没好意思表白导致了我单身十好几年。

    “易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周雨嘉冷不丁的问道,眼里全是好奇。

    我笑了笑:“看对眼了就行,其他没什么要求,咋了,你要给你自己找个嫂子?”

    “我才不给自己找嫂子呢。”周雨嘉哼了一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瞪了我一眼便转过头去没再说话。

    “我记得我没招惹她啊,咋一副被我逗生气的样儿呢”我有点摸不清现在的状况了,看向胖叔打算求救,但他早已忽视了我,沉迷于手机俄罗斯方块游戏而不能自拔。

    我叹了口气,挠着头靠在了座椅上,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路景,心里忽然有点烦乱。

    从绝书那事之后,好像有很多事都变得麻烦了,也有很多事都找上了我,这是好现象,还是不好的预兆,我说不准。

    四十来分钟后,车在大十字的重庆火锅城外停下,我们纷纷下了车,走向大厅。

    “你们可算是来了,走吧,楼上包间。”张立国迎了过来,看样子他是早早就在这儿候着我们了,准确的说是,候着我。

    “张叔,这么些天不见,您还是风采依旧啊。”我笑呵呵的说道,张立国没跟我贫嘴,脸上虽堆着笑容,但眼里的焦急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住。

    “出事了。”张立国压低了声音说道:“八号当铺的人上次不是撤了吗,后面又来了一批人,得到这消息后我带人想去一网打尽,反正他们都在一家旅馆里,结果人全跑了。”

    “到现在还没抓住?”我皱着眉问。

    “没抓住,连他妈一点线索都没。”张立国颓然的说:“后面的事你肯定想不到。”

    我见胖叔他们都进了包间,便偷偷摸摸的将张立国带到了走廊尽头的厕所,关上门,给他递了支烟:“叔,你慢点说,别急,能帮的我一定帮。”

    “抓捕活动过了之后,有十来个同事就在旅馆不远处扫尾,我们先回了局里一趟,有急事。”张立国后悔的说着,眼睛莫名的有点发红:“谁知道啊,竟然发生了那种事”

    据张立国说,他们回警局的时间也不算长,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外加在警局里耽搁的时间,离他们跟那些同事分开的时间绝不超过一个半小时。

    但就是在这一个半小时里,那十来个同事,就死了三个。

    “被吃了。”张立国脸色很白,后怕的说:“被吃了!”

    “什么意思?”我不解。

    “有个人发疯了,然后”张立国的声音很是发颤,哆哆嗦嗦的抽了口烟,低声说:“把他的三个同事吃了,都是先被一口咬断了脖子,然后脸就被那人一口一口的吃了。”

    听见他这么说我也是心里发毛,只感觉有股子冷风在后颈里窜,脊梁骨都是凉的。

    我沉默的抽着烟,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问道:“吃人的人呢?”

    “腿上中了两枪,腹部中了一枪,他动作太快,我们的人没打中他脑袋,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一点事都没。”张立国用手给我比划着:“要不是其他同事来得及时,真没人能按住他。”

    “人在精神病院,说是脑子有问题,但打死我都不信这结果。”张立国低吼道:“三条人命,就他吗这样没了!操的!”

    见张立国有点激动,我急忙安慰了他几句,示意让他冷静点,千万别在这里咋咋呼呼的闹腾,要是有人忽然进来听见了什么,那可就麻烦了。

    “明儿我跟您去看看,这事应该是八号当铺的人弄的。”我说道,心想,这群孙子还真是不要命了,明明知道警察盯自己盯得严,还顶风作案,作死作到这份上真是够牛逼的。

    张立国叹了口气:“走吧,吃饭去,你们估计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说这事。”

    话音一落,张立国便把烟头扔到了地上踩灭,转身带着我,走向了包间。

    “你们怎么才来啊,先吃了再去说正事呗。”周雨嘉笑着帮我盛了碗饭,递给了我,又自顾自的帮我夹着菜,完全无视了她哥翻飞的白眼。

    “饿死我了,赶紧弄点羊肉卷下去。”我一边往嘴里塞着菜一边好奇的问:“雨嘉你也不笨啊,你咋知道我跟张叔是去说事了?”

    周雨嘉哼哼的笑着,对我眨了眨眼睛:“你觉得我很笨吗?”

    我点点头。

    “白痴。”周雨嘉的话让我有种跟她智商一比高下的冲动。

    人吃人,这种场面我可真没见过,吃人的人我也没见过,看来明儿能去长长见识了。

    我吃着羊肉,默默思索着,从老爷子的话外带书里的内容几乎都回忆了一遍,好像还真没什么能让人变“丧尸”的东西。

    难道是T病毒爆发了?丧尸末日?

    我草,又天马行空了。

    “味道不错。”我感慨了一句,忽然发现张立国脸色不太好看,他没动筷子,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似乎眼里有种崇拜的意思。

    估计张立国是没从人吃人的那事里缓过神来,看着肉都犯恶心,但我可不会像他那样。

    小时候被老爷子带着出门接活,经常是吃着饭看着老爷子帮人整理棺材,那可比见到人吃人恶心多了,起码人吃人的时候没腐烂的味道不是?

    连尸臭都没,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提恶心这两个字?

    “走一个,祝我过几天相亲顺利。”周岩对我们举起了杯子。

    就在这时,他尴尬的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人都忙着吃饭,压根就没人理他,包括张立国。

    “木头,捧个场呗,没人理我很丢人的知道吗?”周岩用眼神给我说着,然后用嘴补充了一句:“对面的闺蜜团由你选,跟谁看对眼了,老子帮你牵线搭桥,怎么样呀小木头?”

    没等我答应,周雨嘉就把周岩的台给拆了。

    “你的魅力没那么大,还帮人牵线搭桥,先顾好你自己吧。”周雨嘉不平不淡的从火锅里捞出了一根辣椒,放进了周岩碗里:“哥,吃。”

    我埋头吃饭,装作没看见周岩求救的眼神,心里乐得不行,叫你装逼,看,你妹都看不下去了,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