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八章 陈三那点事

姓易的2018-12-08 11:16: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客厅里的气氛吧,很和谐。

    除了赵叔跟赵哥周岩三人的谩骂之外,除了那下蛊人的一腔标准龙山脏话之外,气氛还是很和谐的嘛,起码没动刀啊不对

    “收起来收起来,别急,好好说说。”我拉住了跑厨房拿菜刀的周岩,死死的将他按在了沙发上,瞪了他一眼:“怎么跟个孩子似的!”

    周岩气呼呼的看着我,扭过头不说话了。

    “陈叔,暂时这么叫你吧,你为什么给赵阿姨下蛊,不介意说给我们听听吧?”我坐在了沙发上,点了支烟抽着,想了想,又客气的递给了陈三一支烟。

    “谢谢了。”陈三左手挠着痒,右手伸了出来接过烟,点燃后便狠狠的抽了口,摇摇头:“我是被人叫来下蛊的。”

    据陈三说,叫她来下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跟赵阿姨闹矛盾的张丽红。

    在陈三听来的版本,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那女人为人尖酸又刻薄,上次因为一点矛盾就叫了外人下蛊害我儿子,师父您帮帮忙吧!”张丽红是这么给陈三说的。

    至于他们俩是怎么认识的,那可就有说法了。

    四年前。

    那时候陈三刚好遇见了个麻烦,很棘手的麻烦,算是个接来的活儿吧。

    陈三运气真挺差的,解决那事之后差点就在荒山野地里挺尸了,如果没那位路过的人救起了他将他送去医院,恐怕现在坐在我们面前的陈三就早成一堆骨灰了。

    救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张丽红。

    “张丽红其实人不错,在荒山野地里还能送我去医院,这点就足够了。”陈三笑着:“她是跟自己男人还有儿子野游呢,谁知道半路就遇上我了,这人还是有善心的。”

    我们全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不管怎么说,她于我有救命之恩,所以我来下蛊了,多的也没问。”陈三很平静的说。

    “你平常也给别人下蛊吗?”我皱着眉,想着他先前来赵叔家耀武扬威的场景,忽然觉得那种神态跟他现在说的话有点不相符。

    陈三点了点头:“解蛊,下蛊,都干,不随便害人,你别乱猜。”

    “那么你前面”

    我话说到一半便被他给打断了,只见陈三笑了笑:“不装得厉害点,谁能怕我?”

    “你家老爷子没跟你说过行当的规矩?”陈三看着我问了句,我沉默了半响,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过去老爷子跟我说过的一段话,顿时哑口无言。

    术士,在六十年代后又叫捞偏门的,要么被人敬仰,要么被人惧怕。

    是善是恶,走的都是这两条路,想赚钱,那就必须得从中选一条,除非你有别的活儿能养自己过日子,要不然,还是顺着现实走吧。

    老爷子选的是前者,易大喜神在西南地界的行当里无人不知,这点就是他的本事。

    陈三,选的是后者。

    “人的病我的蛊不一定能治好,医院是大头。”陈三脸上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很自然的说:“驱鬼镇邪不是我在行的事,我顶多就能收拾个畜生,风水相术我不会,我想谋生计,但没路走,我走到现在这步也是无可奈何。”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人类进步的迹象似乎不只是科技的进步,人的“思想”也是在进步。

    六十年代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在为了吃喝发愁,没那么多的心思去祸害别人。

    七十年代,吃饱了,开始进化。

    八十年代,人们正在蓄力当中,蓄势待发。

    九十年代,两千年,再到现在,人与人之间好像就没那么和谐了。

    从年初南京徐老太那事就能看出来,有时候人的心眼还是挺坏的,这个任何人都否认不了。

    只不过有的人有良心,所以他坏不起来,有的人没有,所以他能坏起来。

    坏起来的人常常就爱祸害别人,比如,看谁家不顺眼了,跟谁闹了点矛盾就爱在背后下脏手了,这种事实在是太多了。

    无论怎么说,好人还是占大多数。

    虽然坏心眼的人不算多,但还是有一部分的,就因如此,陈三的生意一直都不错,虽然折寿也折了不少,但在他看来,这比饿死好。

    “你家老爷子当初救了我一命,我一直都没敢忘。”陈三说道。

    “他怎么救你了?”我满脑子雾水的问道,按理说陈三的本事也不小,就算是穷也不会穷得走投无路,哪怕是下蛊害人也能赚不少外快不是?

    陈三叹了口气:“那时候我刚巧碰见了点事,身上就几百来块钱,本来打算找机会赚点外快过日子的,可谁想到老天爷逼我逼得太紧了,走大街上我就忽然肚子疼,强撑着去了一趟医院,我发现我的钱就够挂个号跟检查的。”

    “疼得半死,医院也不给个优待服务,就说让我叫亲戚来交钱,我又没什么亲戚,这不是为难人么,没交钱想看病真的比给人解蛊还难。”陈三的笑容里全是无可奈何的意味,摇了摇头:“我他吗也得要点脸啊,不可能没脸的在医院里赖着,我就回大街上找个长椅躺着休息了,然后就遇见你家老爷子了。”

    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三年前回湘西玩时的某件事。

    那时候老爷子还在世,是个冬天,我们就在湘西呆了不过四五天而已,但就是这么短的时间,据说老爷子就莫名其妙的花了四千块,我一度认为他是拿着钱去寻找黄昏恋了,可联系上陈三的话这么一看

    “那时候是冬天,特冷,你家老爷子应该是出来散步的,说来也巧,你家老爷子还就看见我了。”陈三眼里全是感激:“二话没说就送我去医院,要不是他,我估计都得冻死在大街上。”

    我点了支烟抽了口,皱着眉头:“他认识你?”

    “不认识,但我认识他。”陈三摇了摇头:“曾经在一个给活儿的户主家见过,但你家老爷子恐怕都给忘了。”

    “四千,我住院手术啥的花了三千多,剩下的就去买了点吃的,然后回家休息。”陈三一直挠着皮肤上的红疹,咧着嘴说:“挺讽刺的吧,有房子,但没钱看病,存折里也没钱了,这可真是够逗的。”

    “你咋不找朋友借点钱呢?”我问,陈三笑了笑:“我哪儿来的朋友,平常又不爱跟人打交道,有个啥的朋友。”

    说实在的,我现在真的搞不懂陈三是好人还是坏人。

    听他这经历确实是挺那啥的,可怜吧说不上,只能说是无奈,或许走上这条路也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

    一开始我是挺不舒服他的,毕竟随便害赵阿姨这种事真的让人心里不爽,可是

    站在他的角度,这人有错吗?

    有,但他的选择确实是一个正常人的选择,自己恩人来找自己帮忙,恩人说是自己家里人被别人下蛊害了,所以要报仇,难道自己会不帮她?

    “这事是我不妥,我给大家道歉了。”陈三又站了起来,给我们道歉道。

    “你干啥上门来要钱啊?”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陈三愣了愣,不好意思的笑着:“还不是贪呗,谁不想趁机挣一笔啊?更何况你们是我恩人的仇人,肯定得宰你们一刀啊。”

    话音一落,陈三出人意料的从兜里拿出了钱包,将里面的红票子都拿了出来,厚厚的一叠,约莫有个五六千的样儿,递给了赵叔:“这事是我的错,这点钱当是一点心意了。”

    赵叔没接。

    “这样吧。”我想了想,出了个双方都也许会满意的主意:“钱我们不收,你回去给张丽红下个蛊。”

    闻言,陈三脸色难看了起来,充满矛盾。

    “不要命,不留伤的那种,就是让人不舒服一两天。”我这么说着,又思索了一下,断断续续的说道:“下蛊完了你就消失两天,他们找不到你解蛊,你也不会为难,过了两天再给他们找你的机会,解蛊之后,皆大欢喜。”

    陈三沉默了很久,然后,点点头。

    “这事揭过了吧,赵叔。”我转头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是我从大学悟出来的道理,除非你能一棒子打死你的冤家,要不然早晚都得被阴一顿。

    赵叔抽着烟看了看我,还是没说话,但抽烟的速度变快了。

    半响后,他把烟头吐到了地上,用脚踩灭。

    “行,但我会去看的,我要看见她中了蛊,要不然这口气咽不下去。”

    陈三又点了点头:“这事今晚上我办,先走了,明天你们就能去看了。”

    “陈叔,拿去。”我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塑料袋,里面装着的不是别的,正是符纸烧出来的纸灰,想解震蛊符,只能靠这个。

    “老爷子没来龙山?”陈三接过东西忽然问道,笑了笑:“我还想跟他喝一顿呢,那次在医院里没喝好,还得再喝顿。”

    “没来”我尴尬的笑着。

    老爷子你可够牛逼的,人阑尾炎发作你跟人在医院喝酒,真是不怕把人给弄死啊?

    “这点钱你拿着,是利息,明儿我给你把钱送来。”

    说着,陈三把钱放在了我面前,走向了大门,扭动了一下门把手,留了句明儿等着我,转身就走了出去,没再回头。

    正当我要起身去还钱给陈三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接通后,那头传来的是张立国的声音。

    “喂?小易啊?你什么时候回贵阳?我这儿有急事找你!”

    “怎么了张叔?”我疑惑的问。

    “有点麻烦,抓住了个“犯人”,这事挺棘手的,等你回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