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章 电话

姓易的2018-12-08 11:16: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老爷子说过,对待行里人一定得有礼数,哪怕是之间有着矛盾,也必然能三言两语说开了化解恩怨。

    老爷子说过,在喜神座下修行的弟子,那就一定得心平气和,切勿怒火攻心,导致走上邪途。

    老爷子说过,跟你说的那些都是祖师爷传下来的,听听就好,你给老子记住,要是有人给你一巴掌,那你就得反手一刀子捅过去,弄死那逼样儿的孙子,千万别吃亏,这才是咱们易家的祖训。

    “中蛊了,药蛊。”我扒开周雨嘉的眼皮观察着,见她虹膜上有几个红点,我心猛的一抽,急忙问:“你能听见我声音吗?”

    周雨嘉没说话,也没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眨了眨眼睛。

    “你说不了话,动不了,是不是?是就眨眨眼睛。”我问。

    闻言,周雨嘉顿时又眨了眨眼睛,手指轻轻动了动,死死拽住了我的袖口。

    眼底雾气渐渐就涌了上来,眼泪更是一滴接着一滴的往外流着,看得我心疼啊不对,看得周岩心疼死了。

    “雨嘉你没事吧?!”周岩满脸惊色的跑了过来将周雨嘉抱进了怀里,连续追问了好几句,照样没得到回应,他也只能咬着牙把周雨嘉抱到了沙发上,低声说:“行,他敢欺负我妹,老子非得把他骨头给拆了。”

    见他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找人“助攻”,我急忙劝下他:“有我就行,你别瞎添乱。”

    “那孙子太嚣张咧,老子非弄死他!”胖叔跟周雨嘉的关系不错,在一个星期前我能保住他喜欢我胜过喜欢周雨嘉,但现在我只能感叹一句重女轻男。

    别看我们现在都有点急眼的迹象,实际上谁都没有失去理智,个顶个的冷静。

    追上那孙子没用,你能贴身他就敢弄你,谁敢上去?

    赵叔跟周岩本来拔腿就要追的,但还是被我死死的拉住了,没点准备就不能跟蛊师斗,这是行当里的常识。

    报仇也不急于一时,就像是我一大学同学给我说过的警世恒言一般:“鼻子大眼睛小又装逼又装diao,对于这种人,刨祖坟不能急于一时,事后算账才是硬道理。”

    当然,我更愿意把他的话理解为不打无准备之仗。

    “都叫你们别跟来的。”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蹲在周雨嘉身边仔细的看了看她的瞳孔,稍微放松了些许:“没啥害人的作用,就是瘫了,估计那孙子也是怕反噬,不敢放大招。”

    “时间长了也不行啊,木头,赶紧把我妹治好啊!”周岩焦急的催促着我。

    我摇摇头,苦笑道:“药蛊我搞不定。”

    “这么说就是没救了?!”周岩眼珠子瞪得老大,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你他吗急个蛋啊,我把那人收拾了,让那孙子给雨嘉把蛊解了不就行了吗?!”我骂骂咧咧的看着周岩,叹了口气,转头对赵叔说道:“叔,还有空着的卧室没,让我朋友休息休息。”

    “有有有,这边这边。”赵叔忙不迭的带着我们往走廊里走。

    周岩抱着周雨嘉,周雨嘉拿唯一能动的手指头掐着我胳膊,我想死。

    又不是我给你下的蛊你拿眼神仇恨我干嘛?!

    “你又没劲儿了,掐我也掐不疼啊。”我忍不住劝了她一句,希望她回头是岸,但周雨嘉明显没听进去我说的话,掐我的时候眼神更仇恨了。

    等我们将她放在客房床上,正准备转身回酒店“抄家伙”,我立马就尴尬了。

    “能不能松手?”我问,周雨嘉瞪着我。

    “能不能懂点事?”我问,周雨嘉瞪我的眼神更凶恶了。

    “你这瓜皮咋这么不懂四(事)?!雨嘉这样了你就陪陪她呗!你能少块肉啊?!”胖叔恶狠狠的骂道,瞪了我一眼,然后带着周岩潇洒离去。

    赵叔走过来问道:“这小姑娘没事吧?”

    “没事,等胖叔把东西拿过来,晚上我就弄他,赵叔你们先去歇着吧,我陪她聊聊。”我说道。

    听见这话,赵叔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我承认我输了,确切的说,我从认识周雨嘉到现在就没赢过。

    五六年了,我接近胜利的情况有很多,但总是会在各种各样的原因下夭折,例如胖叔拉偏手,周岩拉偏手,老爷子拉偏手

    吗的,为毛就没人帮过我?

    想着想着我就无奈了,唉声叹气的坐在周雨嘉身边,斜着眼睛看着她:“能不能不欺负我。”

    当即,周雨嘉又开始眨巴着眼睛一副要哭的样儿了,这是无声的反抗。

    “姑奶奶您别哭,要是让你爸知道这事,我回贵阳就是个死啊。”我猛然想起了周雨嘉他爹的一副凶相,哆嗦了一下,赶忙安慰着周雨嘉:“不哭还是好孩子,摸摸头,咱不哭哈。”

    一边说着,我抬手就摸了摸周雨嘉的头,心说这可是老爷子原来哄小孩的专用招数,百试百灵,我小时候就经常被这一招搞定。

    老爷子搞定我的同时,我还收了他的红包跟零食小吃若干。

    “对嘛,这样才对,多大的人了,哭得跟狗似的。”

    见周雨嘉停下了眼泪,我便笑着把手收了回来,嘴里贫了一句,然后周雨嘉秒哭。

    我想死。

    就在这时候,我千想万想都没想到,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给我打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随即我整个人都莫名其妙了。

    “喂?”我接通电话的时候看了看来电显示,这人我不认识。

    “吗的你是不是易林!?”对面的人出口成脏,语气有种熟悉感,好像在哪儿听过。

    “我是你爹。”我回道,然后挣脱了周雨嘉的魔爪,给她使了个眼神,示意有急事别闹小脾气,随之异常正式的走到了一边。

    “你再跟我叨逼叨一句我就崩了你,信吗?”

    我听出来了,是那杀人不眨眼的孙子,小佛爷。

    此刻我也没敢回话,心里暗暗打着鼓。

    这孙子来找我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啊,虽然他是拿脏话给我拜的年,但是他找我干嘛?!

    “有事吗?”我不安的问。

    忽然,电话那头的声音换了,很温和,也很难让人起一点敌意。

    “易先生,你好,我是师爷。”师爷说话不墨迹,直接点中了正题:“听说你们到湘西了,照这么看来,墓里的东西应该拿到了吧?”

    我没说话,沉默着。

    “放心吧,东西我们不感兴趣,这次是有事要麻烦你。”师爷笑着说:“当然,这不算是要求,易先生不愿意帮就算了吧。”

    我嘴角抽了抽,默默的把“这事就是我当初答应你的要求是不?”给咽了下去。

    “我们还是别扯上关系比较好。”我没给他面子,但说这话的时候我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话音一落,那头小佛爷的怒吼声就响了起来:“你他吗不给我哥面子是不是?!老子今儿就去湘西办了你!孙子别跑!”

    “我草你吗给你脸了是不是?”我实在忍不住了,这小佛爷咋没一点素质呢,张嘴就是脏话,还能不能好好沟通了?

    当时我并没想到我也算是个满嘴脏话的人。

    那头小佛爷的骂街声如雷贯耳,我这边的脏话也是层出不穷,躺在床上的周雨嘉一言不发的看着我,眼里充满了好奇。

    “小佛,别吵了。”师爷苦笑道:“易先生,不愿意帮忙就算了,我先挂了。”

    “等等。”我低声喊道,偷偷摸摸的看了看周雨嘉,见她正盯着我,我便躲到了靠近窗台的角落,细声问:“想让我帮什么忙?”

    其实那时候我想得很简单,帮他们一次,以后他们要是想为难我,肯定也得考虑考虑,毕竟我是帮过他们一次的雷锋不是?

    “小佛过几天要去贵阳一趟,那边没我们的人,而且小佛也对贵阳不熟悉,所以我想”师爷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你能帮忙照顾照顾他吗?饮食起居他自己会负责,就是对贵阳的路不太熟,有时候你帮他带带路就行。”

    “他来贵阳?”我心有点颤,这孙子不会是奔着弄死我来的吧?!

    “啊,他去办点小事,和谐的事,你放心吧。”师爷好像是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安慰着我:“他如果找你麻烦你就打电话给我,我会收拾他的。”

    我忽然想起了那天,在奉天府一别时,师爷递给我的写着他电话的纸条,那我记得回家就扔垃圾桶里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我还是忍不住想问这问题。

    师爷笑了笑,高深莫测的说:“虽然那里没我们的人,但还是有别的掌柜眼线插在贵阳,我私底下找人调查了一下你的联系方式,然后”

    “然后就找到了?!”我有点不敢相信,这群孙子比警察还牛逼啊?!

    “然后他们在你家店铺的外面看见你贴的小广告了,下面就是你手机号。”师爷咳嗽了一下,我脸黑了。

    师爷强忍住笑跟我说:“这几天你应该有事在忙,等你回贵阳了打电话给我吧,我再叫小佛过去。”

    我没再多说,随口就答应了下来,然后挂断电话,走回了周雨嘉身边。

    “好好睡一觉吧,等我晚上把你这蛊除了就没事了。”我笑着,蹲坐在床边靠着床头柜点了支烟,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