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章 咒畜经

姓易的2018-12-08 11:16:1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前天我送我妈去医院了,那主治医生是我同学的舅舅,他说这病医院是治不好的。”赵哥心疼的看着躺在床上抽搐个不停的赵阿姨,脸上没害怕,反而是充满了愤怒:“要是知道是谁把我妈整成这样,我非得弄死他!!”

    我安慰了他几句,皱着眉头问道:“赵阿姨是跟谁有仇?”

    赵哥摇了摇头直言不知,说是赵阿姨平常特温和,对人很和善,压根就不可能跟人结仇。

    这点我倒是知道,我小时候,赵阿姨就经常带我跟赵哥去买零食,对我特好。

    “胖叔,你看好他们两兄妹,别让他们瞎掺合。”我嘱咐道,胖叔点点头:“抹四(没事),这东西你能解决吧?”

    “说不准,我先试试。”我没把话说满,毕竟治蛊毒不是我的专长,就目前来说,我只能祈祷折磨赵阿姨的是活蛊,如果那蛊是毒草毒药配置的,我还真闹不住。

    不过老爷子曾经说的话可是给了我不少信心,自六十年代末,药蛊几乎绝迹,剩下来的药蛊大多都是以治病为主,害人的还真没几个。

    胖叔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可惜这不四(是)饿滴专长,制服冤孽饿还行,这种细活不太适合我干,活物饿搞不定。”

    这话是实话,没一点水分。

    胖叔擅长的就是用阵局收拾冤孽,如当初在奉天府胖叔用的三十六青蚨阵,还有那山河脉术的山河镇孽局,这些都属于杀伤力强且范围大的招数,很牛逼,但都是用来收拾死物的,而不是用来收拾活物的。

    要是真让胖叔上,杀鸡用牛刀不说,估计他还真搞不定赵阿姨身子里的蛊,无论那蛊是活蛊还是毒蛊,真不是胖叔能够闹住的东西。

    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赵叔就推开大门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的全是晒干了的艾草。

    “两斤够吗?!不够叔再去买!”赵叔焦急的问我。

    我接过袋子,凑上去闻了闻,嘴里说道:“够了,再来一个洗脸盆来,别是塑料的就行。”

    闻言,赵哥连忙进了厕所,不一会就拿了个不锈钢洗脸盆出来,递给了我。

    “你们别进来,在外面看就行,胖叔你注意看着他们。”我提醒了一句,想了想又补充道:“想看就得有吐的准备,厕所就在那边,一会你们可别吐这儿,怪恶心的。”

    随即,我拿着脸盆就进了房间,搬过椅子,在床边坐下,把脸盆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点了支烟抽着,深呼吸了几下做足准备,这才开始动手。

    “喜神在上,弟子今日除蛊救人,望祖师爷慈悲,保佑弟子马到功成。”念叨着,我把包里上坟没用完的贡香拿了出来,点燃,用烟灰缸压着,紧贴脸盆而放。

    做完,我又从袋子里抓出了一把艾草放在脸盆里,这玩意儿已经被晒干了,用火一点就能点燃。

    “呼!”

    艾草被点燃的同时,一股子呛鼻的烟雾就从盆里窜了出来,我不由得捂住了口鼻,微微眯着眼看着赵阿姨,心里则暗暗琢磨着这蛊的来历。

    在让赵叔去买艾草之前我就仔细的研究过赵阿姨的症状,得出的结果让我松了口气。

    赵阿姨的脸上没有青斑,也没有类似于被击打出来的淤青,面部皮肤也没有肿胀的迹象,光是从这些迹象没有出现来说,她身子里的蛊貌似还真不是药材弄出来的。

    是貌似,不是必然,毕竟蛊毒这东西我了解得不深,只了解皮毛而已。

    赵阿姨体内的是活蛊还是药蛊,这得看我运气。

    话得在这儿说明白了,大多数的药蛊并不是很牛逼,只是很难解除而已,而且一般来讲,这玩意儿没什么传染性,只会弄得宿主死去活来。

    如果有人一摸宿主的身子就得被蛊毒传染,那么这就比化学武器还牛逼了,估计生化危机里的阳伞公司下一个研究项目就是咱们大西南的蛊毒,再联系上丧尸

    吗的又天马行空了。

    “咳咳”我皱了皱鼻子,闻着呛人的艾草味儿,我不由咳嗽了几下。

    人闻到艾草燃烧的烟雾会觉得有股呛鼻的味儿,但更多的则是类似于艾油的芳香。

    但要是这人被下了蛊,再闻到这味儿,恐怕就

    “赶紧出来啊孙子们”我死死的盯着赵阿姨扭曲的面部,从袋子里抓起一把艾草,又扔进了脸盆里,一时间烟雾更加缭绕,我都被呛得咳嗽了几下。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赵阿姨冷不丁的哀嚎了起来,张开嘴哇的一声就侧头吐出了一堆让人作呕的东西。

    蛆,一条条全是细面条粗细的蛆!

    这些白嫩的蛆虫全都缠绕在了一起扭动着,就目测来看,这鸡蛋大小的一团蛆虫,少说就有几百条。

    我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拿出先前准备好的塑料袋套在手上,我一边干呕着,一边把手伸了过去,将这团蛆虫抓进了手里,随之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丢进了火盆之中。

    “啊!!!!”

    火光闪烁之间,躺在床上的赵阿姨就猛的哀嚎了起来,嘴角往外流淌着不知名的黄色浓浆,突出的眼睛里,血丝极其吓人。

    又是哇的一声,赵阿姨就吐出了一团沾染着浓浆的蛆虫。

    这次群众的反响果然不出我的意料,她吐的同时,门外的那些人几乎都吐了。

    除了胖叔跟赵叔还在死死坚持,其他的无论男女全都在往厕所里跑,脸色皆是煞白无比。

    “这蛊好像不厉害啊”我虽然心里觉得恶心,但却不由松了口气。

    就目前来看,这蛊是活蛊,没跑。

    貌似也不怎么厉害,要不然也不会被我拿艾草烟雾一熏就被我熏出来。

    在这里可得说一下,活蛊最害怕或者说是最恶心的东西,除了艾草那就是青栗石的味道了。

    (注释:青栗石,这在前文中有提到过,是用来制作圭孽的物品之一,常见于沿海地带,通体青色有腥味,看起来表面犹如附着了一层青苔,腥味异常浓郁,甚至是让人一闻就能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只要活蛊不太厉害,基本上拿艾草烧出来的烟雾一熏,寄生在人体内的蛊就会被人吐出来。

    之所以我要用艾草烧死那些蛆虫,这也是为了防备“病毒再生”,要是烟雾没了那些蛊可是会跑回去的,如果我没烧死它们,现在做的估计都是白用功了。

    想要解蛊,首先要保证自己不会被蛊毒侵害。

    蛊毒入身才能害人,入身又与冲身相类似,有喜神降魔图在,我还真不怕这群小“东西”来跟我愉快的玩耍。

    当然,不被入身的前提是蛊毒是活蛊,如果是药草制作出来的可能我刚看出点药蛊的迹象就得转头走,没点准备我来解蛊那就纯属找死。

    虽说很少的药蛊才会有传染性,但也不是绝对没有啊,我又不是傻大胆,上去送死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干的。

    正当我刚放松警惕的时候,只见赵阿姨的手臂上猛的凸出了一块,就跟有东西在里面钻动似的,看起来极其骇人。

    这凸起来的部分呈扁圆柱形,不光凸起,这玩意儿还在不停的往前移动,自手臂而上似乎是想钻入人身

    “我草,大家伙。”我震惊了。

    这玩意儿应该也是活物,体积不算小,跟成人食指差不多粗细,有一根普通筷子长,看它这造型不是蛇就是千足虫之类的东西

    我记得老爷子说过,蜈蚣,蛇,这类的蛊毒都不是普通的蛊,艾草的烟雾貌似是熏不出这种体积大的东西的

    想到这里,我急忙把烧到一半的贡香拿到了手里,用手捏住贡香中心的部分,将香头对准了赵阿姨手臂上凸起的部分,沿着这“东西”的轮廓虚画着圈,嘴里念念有词。

    “欢喜天尊,慈悲度灵,善畜良畜,亦在灵中,天尊慈悲,苍生皆苦,无上善果而度,行恶之畜,不在其中。”

    “降魔天尊,正法度灵,邪畜恶畜,亦在灵中,天尊威严,孽畜皆服,无上正法而降,行善之畜,不在其中。

    所有能用来害人的活蛊,大多都是有着灵性的,虽不比人的脑子灵活,但绝对要比普通同类的脑子转得快多了。

    我现在所念的咒词,便是易家镇字一门中的咒畜经,这经文常用来震慑畜生,没什么实质作用,可敲山震虎的效果却很是不错。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孽畜有道,恶则无其法,善则得果,直登九天。”

    在手臂里缓缓钻动的“东西”忽然扭动了一下,随即就加快了钻动的速度,几乎是眨眼之间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而去。

    见此情景,我便把手收了回来,双手合十的夹着贡香,低声念叨。

    “无上欢喜天尊慈悲度灵。”

    “无上降魔天尊正法度灵。”

    “无上欢喜降魔天尊慈悲正法度灵。”

    (注释:喜神,名讳有三,无上欢喜天尊,无上降魔天尊,无上欢喜降魔天尊。)

    咒词落下,只见赵阿姨抽搐的动作忽然一僵,毫无预兆的惨叫了一声。

    在我们惊骇的目光之下,一条成人指头粗细的蜈蚣,缓缓就从赵阿姨嘴里爬了出来